第一六零章 夫君救命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3128字
一见夫人的面儿,伊克桑的心里,便微微的“咯噔”了一下。 夫人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令他如沐春风的笑容,可是,眉宇之间,隐约郁结,好像有什么沉重的念头,无论如何,排遣不开;而目光闪烁,也没有了往常那种秋水般的光亮,甚至同伊克桑的目光一对,便下意识的移了开去——竟有些不敢和夫君直接对视似的。 总之,笑还是在笑,可是,那是一种勉力维持、岌岌欲坠的笑容。 她毕竟只是一个十八岁的女子,暖房中一朵花儿一般长大,没有经历过任何的大风大浪,还没有能力将所有的心事,都隐藏在温婉的笑容之后。 换一个大大咧咧的,未必第一眼就能发现伊夫人的异常,但伊克桑对夫人的神态笑靥,异常敏感,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人还没坐定,侍女还没上茶,他便确定:情形有异,家里必定是出了什么事儿! 上过茶,伊克桑将侍女支了出去,然后转向夫人,温言说道:“我瞧你好像不大高兴似的——怎么,家里出了什么事儿吗?” 夫人身子一颤,脸上的笑容,立即无影无踪了,勉力压抑的惊恐,随即浮现出来,“家里都好,是,是,是——” 说了三个“是”字,说不下去了。 她的神情,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浑身都在微微颤抖,伊克桑心中大为不忍,伸出手去,在她手背上轻轻一按,“你慢慢儿说——一切都有我。” 夫人喘了口气,声音中已经带出了哭腔,“是父亲……” 父亲,自然是指她自己的父亲,伊克桑早就父母双亡了。 “岳丈?” “是……” 又喘了口气,伊夫人终于把话说了出来,“父亲惹上人命官司了!” 伊克桑微微一惊,“人命官司?” 脑子里转着念头:岳丈端善,官居詹事府少詹事,那个位子,清华贵重,与人无尤,与世无争,端善本人的脾性,也很温和,能惹上什么人命官司呢? 他的念头还没有转完,伊夫人已站起身来,往地上一跪,泪水长流,“老爷,求你……救一救父亲!” “别这样,起来!慢慢儿的说——” 伊克桑弯下腰,将夫人搀了起来,“还是那句话——一切都有我!” 待夫人坐好了,伊克桑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怎么没给我送信儿呢?” 这件事情似乎还没有扬开来,不然,就是家里不送信儿,自己也该收到消息了。 “半个月前的事儿,也不晓得怎么跟老爷说……本来……以为已经没事儿了,谁知道……” “好,好,”伊克桑说道,“我不打岔了,你慢慢儿从头说起吧!” “半个月前,”伊夫人依旧是一脸惊忪的样子,“父亲有一个学生,请父亲去听什么‘髦儿戏’……” 说到这儿,打住,等着丈夫发问,果然,伊克桑问道,“髦儿戏?那是什么?” “就是女人唱戏……” “女人唱戏?”伊克桑颇为意外,“洋人是男、女都唱戏的,咱们中国——上海那边儿,好像开始有女人唱戏了,不过,北京这边儿也有了?——我倒不晓得。” “这个女戏子,”伊夫人低声说道,“不唱戏园子的,也不出去唱堂会,只在‘下处’……唱的。” “下处”,指的是优伶的本寓。 伊克桑心中一动:只在“下处”唱?那不成了—— 他不动声色,点了点头,“你说下去吧。” 伊夫人的声音,愈发的低了,苍白的面孔上,也泛起了红晕,“那天晚上,父亲就留在了那个女人的‘下处’……” 果然。 伊夫人停了下来,微微的喘着气,好像方才这两句话,有着很大的重量,说出来,花了很大的气力似的。 伊克桑再次在她手背上轻轻按了一按。 过了一会儿,伊夫人面上的红晕消散了,脸色显得愈加苍白,“当天晚上,不晓得为了什么事情,父亲同那个女人吵了起来,期间,拉拉扯扯的,你来我往,一不小心,那个女人,就跌了一跤,碰到了桌角还是墙角什么的——我也说不大清楚,反正,人,就没有救转过来……”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伊克桑的头皮,隐隐有些发麻。 岳丈的这桩烂事儿,牵扯的,不止是人命,还有“官常”——真正叫“有玷官常”! 如果个中情形,果然如伊夫人所说,那个女戏子是因为自个儿“失足”跌死的,那么,端善这儿,偿命是不至于的,可是,“丧心病狂”、“卑鄙无耻”的考语,是绝对逃不掉的,一撸到底之后,“永不复用”、“交本旗管束”,是必定的——这还算轻了,整的不好,发谴、军流什么的,也不稀奇。 “你方才说,”伊克桑用尽量温和的语气说道,“‘本来以为已经没事儿了’——什么意思呢?” “父亲那个学生,”伊夫人说道,“替父亲向那家人赔了一大笔钱,那家人答应……不再追究了……” “那家人?” “是,”伊夫人说道,“那个女戏子,还有一个叔叔、一个婶子。” 伊克桑微微皱眉,“亲叔叔?” “呃,似乎是的,不过,这也不大好说……” 伊克桑沉吟片刻,“赔钱——怎么?是岳丈的学生赔的?不是咱们自个儿赔的?” “是,”伊夫人低声说道,“很大的一笔钱,具体数目多少,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咱们自个儿……拿不出来。” 好家伙。 端善是放过两、三任学政的人,再清廉,宦囊也不是瘪的,居然拿不出这样一笔“买命”的钱? 这个数目,到底是多大? 当然,里面夹着人命,夹着“官常”,对方狮子大开口,也没什么稀奇。 “岳丈的这位学生——是他外放学差时的学生吧?” “是,姓李,是父亲做安徽学政时的学生。” 就是说,端善是秋闱的主考,李某是中式的举人。 “这位李先生是做什么的?” “做生意的,不过,身上捐了一个同知。” 举人,商人,捐班的同知。 嗯,有点儿意思。 “如此说来,”伊克桑说道,“事情不就了结了吗?不过咱们欠人家一笔钱,慢慢儿还就是了,怎么——” “唉,”伊夫人说道,“我们自个儿,本来也以为事情了结了,谁成想——” 说到这儿,又有点儿喘不上气儿来的样子了——下面的话,真的有很大的重量,说出来,真的要花很大的气力了。 “不管怎么着,你直说就是——”伊克桑用鼓励的语气说道,“我再说一次,一切都有我。” “姓李的……对父亲说,”伊夫人终于极吃力的把话说了出来,“他要……见一见你。” 伊克桑目光一跳,语气还是很平静,“哦?要见我?有没有说,为了什么呢?” 伊夫人的话,更加涩滞了,“没说,就说……仰慕你什么的……” 仿佛朝廷的“亲贵不得交通朝臣”,轩军也有“将领不得交通朝臣”的规矩;朝廷对于亲贵的约束,只是“具文”,形同虚设,可是,轩军的这条规矩,虽然从未摆到台面上,却没有任何人敢于轻易违反,即便桀骜如吴建瀛者,对于这条“潜规则”,亦十分小心谨慎。 因为,大伙儿心里都明白,王爷是极在意这件事情的。 不然,你以为陈亦诚那帮子人是做什么用的? 关于轩军的“将领不得交通朝臣”,外人自然不知底细,可是,伊夫人父女是清清楚楚的——没有公务,即便尚书侍郎,伊克桑都不会轻易与之往来,何况一个捐班的同知? 端善不会不把这个情形告知李某,即便如此,伊夫人还是将李某的要求转致夫君,则端善受了李某的挟制,是不消说的了。 “父亲说,”伊夫人觑着丈夫的脸色,小心翼翼的,“也许,姓李的是想做些军需的生意……” 伊克桑微微一笑,“轩军的军需,皆由粮台负责,粮台自成系统,不关我们军事主官的事情,做轩军的生意,甭说找我了,就找华军团长,也是没有用的。” 顿了顿,说道:“先不说这个了——这样吧,我先见一见岳丈。”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