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侵略如火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969字
自然是轩军开了一炮!黄文金暗笑自己无事自疑。这一炮,虽说动静要比往常的八磅炮来得大些,但仍是不出轩军平曰里虚张声势,偷营摸寨的惯常套路。 “不用慌……”他刚说了这三个字,就被突如其来的又一声大响打断了,接着便仿佛天崩地裂,霹雳连声,轩军的炮火铺天盖地而来,处处炸响,处处开花,炮声之中土石四溅,断肢横飞,将黄文金的大营,打成了噩梦般的人间地狱。 太平军的营盘,是扎成了品字形的倒三角模样。南桥的正面,是黄文金的大营和部将陈沉的营寨,相距一里,后面则是“天将”孙得福的三千人,扎营在夕浦村,以为犄角,粮秣和军需也都存放于此。 丁世杰则在黄文金大营的正面和侧面,一共调集了七十余门炮,其中又以刚从七宝运上来的七门十二磅重炮威力最巨。他决意先打垮黄文金的大营,只要黄文金的主力一溃,相信陈沉和孙得福一定是顶不住的。于是号炮一响,众炮齐发,所有的炮弹,都倾泻在黄文金的六座营寨之中。 这是以狮子搏兔的力量来对付南路太平军了,亦等于是拿银子往太平军的头上砸——每一颗开花弹,耗银六两,就这么一会工夫,万把两银子便在密集的炮火中化作了青烟。 然而目的终归是达到了。这样遮天避地的炮火,太平军的士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但修筑的工事被打得完全支离破碎,而且人人于熟睡之中被惊醒,狂呼乱喊,四围奔走,被炮火大量杀伤在营寨之内。待到包围大营的十三营轩军步勇从各处缺口突入,营寨内的太平军几乎已经做不出有效的抵抗来。而大营南侧的陈沉,紧急召集了三千人来救,才出营就遭到了张勇快枪马队的袭击,慌乱之中又缩回了营盘。 这样一来,黄文金的大营终于溃散了!攻入大营的轩军,是建字团、先字团和洋枪一团的四个营,其中又以吴建瀛的建字团,因为曾经是“自己人”的缘故,对营寨内的情形最为熟悉,打得也最凶狠,吴建瀛亲自冲锋,带了一营人绕到西侧,不理会四周太平军的零星抵抗,直趋黄文金的大帐。 他猜到黄文金此时一定会逃,这一下,果然迎上了正要避营西走的黄文金,身边是他的两百多亲兵。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彼此都先以洋枪对射,打完了枪中的那一颗子弹,继而以白刃相搏。 在二三十步的距离上骤然交火,没有丝毫缓冲和遮蔽可言,这个时候,就显出轩军训练的成果了。吴建瀛的兵毫不慌乱,前排跪射,后排立射,只一轮齐射,立时便将黄文金的亲兵**了一大片。而太平军的射击就显得杂乱无序,一轮枪打完,只杀伤了对面的二十几个人,于是结果也就注定了。轩军以五百条刺刀对黄文金剩余的一百来号亲兵,自是占据了上风,但这些亲兵也确实不含糊,在这样绝望的境地之下,也不肯束手就缚,足足抵抗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不是被杀,便是受伤被擒。 黄文金只穿着一条裤头,上身胡乱披了一件衫子,面色灰败,呆呆地立在当中。他再也想不到,一夕之间,自己便成了轩军的阶下囚,而且是落在了他最为痛恨的叛徒吴建瀛的手中。 黄文金被俘,南路的太平军就整个垮了。陈沉不等轩军来攻便弃营出走,跟黄文金部的溃兵一起,退向后面的夕浦村。而扎营夕浦的孙得福,先是被这股败兵一冲,跟着便遭到尾随而来的轩军不顾一切的猛烈攻击,立不住阵脚,也是大溃,退入浙江境内,玩命地向嘉兴方向逃去,堆积于夕浦大营内的军需粮秣,枪械银两,皆尽落入了轩军的手里。 南路太平军的三大营,于半曰之内,灰飞烟灭,这是轩军作为中国的第一支近代化军队,在实战中展示出来的惊人战力。关卓凡在泗泾的中军,得到张勇派人飞骑送来的捷报,大喜过望,一面命丁世杰将黄文金解来中军,一面传令嘉奖,命全军不许休息,立即往松江方向转进。
伊克桑的克字团,已经于凌晨攻下了练塘镇,现在关卓凡要做的,是全力对付中路的谭绍光。 黄文金都抓住了,说不定也能把谭绍光逮住?要真是这样,自己眼见就做得成扈晴晴的入幕之宾了…… 前方的三军正在浴血奋战,主帅的心里居然还存了这样一个小小的猥琐念头,他自己想想,亦不免有些惭愧起来。 * * 轩军只用半天时间久打垮了黄文金,不但黄文金想不到,中路的主将谭绍光亦想不到。南桥方面枪炮声激烈的时候,他曾经派了四千人向南运动,试图增援,却在练塘镇正面为伊克桑的克字团牢牢阻截,一兵一卒都过不去。现在黄文金已败,谭绍光料定轩军的兵锋就要北进,大惧之下,收缩防线在青浦西五里的清水坑,与青浦城内的郜永宽彼此呼应,决意阻住轩军的去路,否则让轩军长驱直进,打到嘉定,跟李鸿章的淮军夹击“忠王”的话,围攻嘉定的太平军就非败不可。 说是阻截,然而到底能阻得住多久,他却完全没有把握。上一次在上海,他是跟关卓凡交过手的,那时的轩军,似乎还不像现在这样犀利。而现在,单是上午在南桥方向传来的那密如滚雷般的炮声,就足以令人心惊,他一时竟不知道能用什么样的办法来跟这支轩军作战——毕竟太平军的工事,原来都是修在清水坑的正面,也就是东面,现在轩军由南翼来攻,又拿什么去抵挡? 事实上,谭绍光所想的大致不差。现在这一万多人的轩军,在装备和训练上,已经与太平军拉开了差距,几乎达到了形成“代差”的地步。 不过谭绍光的中路军,战力还是强于黄文金的南路军,而且兵力也要多出了将近一倍。在青浦城内,是郜永宽的五千人,在清水坑布防的,有一万四千人。谭绍光督促部下,加紧挖壕修垒,无论如何,要尽力一战。 然而就在轩军主力逼近清水坑的时候,谭绍光却收到后方的急报,说轩军的前锋,越过淀山湖,忽然出现在昆山县境内,已经打破了千灯镇,指向昆山县治! 伊克桑的这一下,让正在全力备战的谭绍光彻底乱了方寸。 李秀成的“苏南省”,以苏州为省城,常州,无锡,昆山,常熟等都是重镇,其中又以西面的常州和东面的昆山最为重要,是太平军向西和向东两个方向的军需基地,粮草辎重堆积如山。更要命的是,昆山还是此次东征上海的太平军返回苏州的咽喉要道,如果昆山一失,则只能绕道太仓和阳澄湖西返苏州,大费周章。 无可奈何之下,谭绍光只得一面派人飞报在嘉定的李秀成,一面硬着头皮从有限的兵力中,又划出六千人,由“比王”伍贵文和“康王”汪安均统带,急速回援昆山。 这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办法——西墙既然补上了,东墙难免就露出了好大一个窟窿。派往昆山的援军前脚刚走,后脚这里轩军就向清水坑发动了猛攻,同时以炮火和马队遮断了谭绍光与青浦城之间的联系。从中午打到傍晚,剩下的八千太平军死伤累累,终于顶不住了,只得向嘉定方向退却。 这一退,就把青浦城孤零零地扔在了轩军的手中。及至城中的郜永宽发觉不妙,想要让城别走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走不脱了,四处都是张勇的快枪游骑,一旦出城,被这些骑兵黏上,那便如跗骨之蛆,再也甩不掉的。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又缩回城内,紧闭四门,做守城的打算。 可是又怎么守得住?明知以轩军的大炮之多,只要随便在哪个城门集火轰上半个时辰,城门便不免崩塌,因此所谓“守城”,也不过是聊胜于无的打算罢了。 谁知轩军当夜却不曾攻城,不知在做什么布置。郜永宽惴惴不安地熬到了第二天早上,便有亲兵来报,说城外有人喊门,要面见“纳王”大人。 * (二更可能要晚一点,八点左右。抱歉。) *(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