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丧师失地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935字
二次长州征伐,长州藩军队脱胎换骨,将幕府军队斩瓜切菜,除了各路主将的出色指挥外,大村益次郎实施的军制改革是最重要的原因。 说到指挥,高杉晋作和大村益次郎同为军事天才,但两人的风格完全不同。 高杉晋作是“出奇谋、用妙计”型的,是将传统的兵法,在近现代战争中做最大限度的发挥,本质是一种“抖机灵”。这种打法,成功了是多少有一点偶然性的,也非常依赖于指挥官个人的“状态”:如果脑子一时僵住了,没有“机灵”可抖了;又或者敌人防备严密,无懈可击——该怎么办呢? 而大村益次郎指挥作战,却是真正深谙近现代军事之道:战前,做细致、深入的情报收集和资料分析工作,完备后勤保障,精确计算我、敌力量对比、分布,寻找敌人的薄弱点,制定有主有次、节奏分明的作战计划,原则上不行险,并在每个环节上留下一点“冗余度”,但一旦行动,就要保证百分百执行到位。 通俗点说,在指挥作战上,高杉晋作是一个“诗人”,大村益次郎是一个“工程师”。 好吧,让我们来看看,这位“工程师”,是怎样完成他的“工程”的。 这一路幕府的主力是滨田藩。滨田藩是幕府的“亲藩”,领地和战国时期的石见国大部重叠,石见国又称石州,因此这一路叫做“石州口”。 藩内有著名的石见银山,这是日本最重要的产银地,幕府将之划为“天领”——即幕府直辖地,和大阪一样,派“代官”管理。不过,幕末这个时候,因为世代过度开采,石见银山的产银量已经大大降低。重要性比不得早年了。因此,石见银山的“代官”的级别,比大坂“城代”就差得远了,比长崎奉行也差着一截。 滨田藩藩主松平武聪调兵遣将,并未耽误事先约定的进攻日期,可是先动手的,还是长州藩。 松平武聪有两个没想到。 一没想到。大村益次郎为加快进军速度,走得是海路——当然,是长州北部的日本海。两千长州军在藩厅荻城下海,在靠近边境的须佐上岸。 补充两句,长州藩的“藩治”是山口城,但“藩厅”——即行政中心。是荻城。长州传统的“藩治”一直是山口城,但毛利辉元被德川家康减封之后,就把“藩厅”搬到了海边的小城荻城,算是韬晦之意。近年来,长州藩腰杆渐硬,开始偷偷地往回搬。和幕府破脸后,“藩厅”就完全搬回了山口城。公然重新以山口城为“藩治”了。 下船的时候,大村益次郎穿着件皱巴巴的灰色“浴衣”——和式常服,在一众黑压压紧衣窄袖的士兵中,非常扎眼。 嗯,腰间还悬了一把短刀。不过,大村益次郎承认,这把刀,别说用了。他拔都没有拔出来过——拔出来,也不知道怎么用。 又不是做手术。 许多人都注意到,大村先生面色惨白,胸口的衣襟上还有点点秽迹。呃,这是晕船闹的。 松平武聪第二个没想到的是,长州军神不知鬼不觉地通过了津和野藩。 津和野藩在长州藩和滨田藩之间,也就是说。津和野藩本来应该是石州口的前线。 但津和野藩是小藩,只有四万三千石高,根本不敢得罪长州藩,更不愿自己的领地变成战场。整成个玉石俱焚。因此早就和长州军互通款曲,达成了默契:你们过去吧,我就当啥都没看见。 松平武聪本来也没指望津和野藩帮什么大忙,可你总不能把长逆放过来了,却连招呼都不和我打一个吧? 待得滨田藩惊觉,长州军已经进入滨田藩境了。 当时滨田藩内,除了本藩的兵马外,还有过来助阵的纪州藩、备后藩的人马,加起来共有八千余人,“军监”是幕府派过来的三枝刑部。 幕府诸部人马都驻扎在益田町,夜幕降临之后,正当松平武聪和三枝刑部手忙脚乱的时候,一个农民打扮的人来到了益田町。
这个人是大村益次郎,他扮成农民的模样,孤身一人进入益田町,没有引起幕府方面任何人的注意。大村益次郎身材矮小,相貌丑陋,平时说话举止也是平和温顺,毫无威势,扮起农民来,那是相当之像。 大村益次郎详细调查了幕府各部兵力配属的情况后,安然返回本阵。 次日凌晨卯正一刻,长州军兵分三路,突入益田町。 幕府方面虽已“严加戒备”,可还是没想到敌人昨天向晚才到,今天一早就开打,乱作一团。 益田町只是幕府军的“前进基地”,原先根本没有想过战斗会首先在这里打响,因此只有“营地”,没有“阵地”,几乎不存在任何像样的防御设施。而益田町并不大,幕府方既没预料在此开战,各部之间,就不是一个合理的防守的格局,八千人挤成一团,阻手碍脚,一片混乱。 长州军武器精良,射程既远,命中率也高。而且,经过大村益次郎的调教训练,长州军冲锋的时候,并不排成密集队形,而是分散开来前进;在进攻的时候,还会利用町内的各种掩体,保护自己。 幕府军很快就撑不住了,备后藩先往后退,军监三枝刑部大急,接连亲手斩杀了几个逃兵,然后跃马阵前,来回驰骋,大声吼叫,鼓舞士气。 阵脚刚刚重新略略稳定下来,突然,一颗子弹飞来,三枝刑部正正眉心中弹,一头栽下马来,幕府方面立即大乱。 滨田藩大将岸近江见不是事,提枪上马,领着一队死士,向长州军呼啸杀去。 岸近江是宝藏院流的枪术名家,号称“滨田藩第一勇士”,此时骏马奔腾,长枪挥舞,红缨晃动,颇见威势。 密集的子弹向这一小队人马射来,骑士们一个接着一个倒下马来,最后只剩下了岸近江一人。 因为距离很近,岸近江一鼓作气,冲进了长州军阵,左搠右刺,放倒了两个长州兵。可是他的战绩也仅限于此了,枪声接连响起,岸近江前胸后背同时中弹,连人带马,摔倒在地。 幕府军的右路首先失守,接着中路、左路也不支,撑到午末末初,终于全线崩溃,乱哄哄地向滨田城方向撤去。 败退的幕府军一直撤到滨田城西南的大麻山、云雀山、鸢巢山一带,希望可以凭据天险,挡住长州军向滨田城挺进的步伐。 幕府军立足未稳,长州军已经杀到。而大麻山、云雀山、鸢巢山虽然险峻,但并无像样的防御工事,加上幕府军新败,建制混乱,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军无战心,根本无法阻挡长州军向上的进攻。大麻山、云雀山先后陷落,鸢巢山上的守军,见黑压压的长州兵爬了上来,一枪未放,便一哄而散。 大村益次郎乃指挥长州藩军,进抵滨田城下。 松平武聪急以“幕府征长北路总督”的名义,札调因州藩、备前藩来援。因州藩藩主是池田庆德,备前藩藩主是池田茂政,这哥俩本来就反对征长,当然是不肯出兵的,回信中反而假惺惺地劝松平武聪和长州藩议和,“订定睦邻之盟,销兵解怨,以慰圣心”,气得松平武聪发昏章第十一。 正在彷徨无计,长州军开始攻城了。 松平武聪料定自己守不住,像小仓藩的小笠原忠干一样,在城中放了一把火,然后举藩下海,乘船逃往松江藩。 大村益次郎率军进入滨田城,在城中各处竖起“长州支配”的木牌。 接着,大村益次郎分兵北进,进占石见银山。石见银山的代官未做任何抵抗,便弃城而去。 石州口一路,幕府不但丧师,而且失地,真正是一败涂地。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shu8.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