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来客惊奇

作者青玉狮子 全文字数 2954字
轩军从马关向小郡进军的时候,萨摩藩的家老小松带刀,来到了北九州福冈藩大宰府。 日本中古时代,大宰府统帅九州防务,并主持外交,接待从中国和朝鲜渡海而来的“渡来人”,也因此自然而然成为对外贸易窗口,是北九州的政治、经济中心,有着特殊的地位。不过,武士阶层取得政权后,大宰府的地位慢慢衰落;同时,因为地僻西南,逐渐成为获罪的重臣的流放之地。 “八一八政变”后,倒幕派中的最重要的七位公卿,就被赶出京都,敕命在此“幽居”,所谓“七卿落难”。 不过到了第二次长州征伐的时候,七卿中的泽宣嘉,已经变成了幕府的通缉犯,逃亡去了长州;锦小路赖德病死,只剩下三条实美、三条西季知、四条隆歌、东久世通禧、壬生基修五个。 小松带刀声称,“进京公干,途径大宰府,顺道拜访三条卿”。 福冈藩对三条实美等“幽居”的公卿,自然负有监管之责。但一来,上头并没有明确的禁止五公卿见客的规定;二来,福冈藩自己也是三心两意,平时和五公卿就眉来眼去的;三来,来客是萨摩藩内、藩主父子之下、名义上的第一号人物,谁敢为难? 小松带刀来访,三条实美大感意外。 在萨摩藩内,出身世家的小松带刀虽然位极人臣,但存在感远不如实际掌握藩政的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一向给人中庸温和的印象,三条实美对他本人并无恶感,但对萨摩藩。却是几乎“不共戴天”的。 “八一八政变”,就是萨摩、会津二藩,联合朝廷中的中川宫朝彦亲王等佐幕派公卿发动的。三条实美等倒幕派公卿,若不是由长州藩兵保护着,一起撤出京都。性命恐怕都保不住。 出京后,朝命一道接着一道追来,先是剥夺了七人的官位,这也罢了,之后的那道敕命就叫人郁闷了:更改七人姓名。 每个人的名字中减去一到两个字,通通改成单名。比如“三条实美”。被更名为“三条实”,三条西季知改名“三条知”;而且,去掉的都是“嘉字”,如“锦小路赖德”,变成了“锦小路赖”。 这是一种侮辱性的处分,七位公卿都十分愤怒。打头的三条实美还算拿捏得住。自我解嘲:还好,没给改成“阿其那”、“赛思黑”。 不是每个人都有他的好涵养,泽宣嘉就不肯当这个“泽宣”,愤然接受了福冈藩士平野国臣的拥戴,领导“生野之变”,走上武装倒幕的道路。 只是这次“举兵”,三天即败。平野国臣被俘,送到京都后处斩;泽宣嘉如前文所述,逃往长州。 可以说,七公卿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死的死,逃的逃,“幽居”的“幽居”,一半要拜萨摩藩之赐。 第一次长州征伐,萨摩藩也是征长的主力,大久保利通还做了什么征长军的“参谋”。并主导了之后的“长州处分案”。 对于这个“长州处分案”的看法,五个公卿之间是有争议的。有人把萨摩藩和大久保利通视为幕府的帮凶,为恶唯恐不尽;而三条实美认为,“帮凶”肯定是“帮凶”,但“为恶唯恐不尽”就不尽然了。以几个家老切腹为代价。保全毛利敬亲父子和长州藩的石高,对长州藩来说,是代价最小的。 三条实美隐约感觉到,萨摩颇有“周旋”之意,只是萨摩一向视长州为死敌,如此行事,用意何在呢? 但其后纷纷传言岛津久光意图接受幕府“封藩”的诱劝,自立为王,又使三条实美恢复了对萨摩藩的恶感。 在此云诡波谲之际,萨摩的家老要见我,所为何来? 三条实美沉吟了片刻,决定:这个小松带刀,还是要见上一见的。 小松带刀进得门来,居然还带着个随从。 三条实美大为意外,也大为不悦:这是什么礼数? 如果严格按照礼节,以小松带刀的藩国家臣身份,见三条实美这种高级别的公卿,甚至不能进入房间,只能在廊下,和三条实美隔着拉开的格子门交谈。当然,正常情况下,对小松带刀这种分量的客人,主人一定会邀请他进入房间的。如此你来我往,你请我谢,是为“礼数”。
无论如何,主人再客气,客人也没有把随从带进主人房间的道理呀。 小松带刀世家子弟,为人又素来温文尔雅,不可能不懂基本的礼数啊。 难道真的是落难在外,这个,虎落平阳,龙困浅滩? 小松带刀对三条实美脸上的不豫之色视而不见,也不坐下来,站在那里,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这位是长州的桂小五郎先生。” 三条实美大吃一惊,定睛看向这个“随从”——不对呀,他在京都的时候,是和桂小五郎见过多次面的,这个人,和桂小五郎的形容差得太远了啊。 小松带刀面无表情,说道:“在下在廊下等候。” 未等三条实美答话,便微微一躬身,退了出去。 由始至终,小松带刀就说了这么两句话,对三条实美,没有任何寒暄和称呼。 但三条实美顾不上再去挑剔小松带刀的“礼数”,死死盯着这个“桂小五郎”,一声不出。 “桂小五郎”开口了:“请大人叫人取一盆水和一条手巾来。” 三条实美心中一震:像是桂小五郎的声音! 水很快端来了,放在“桂小五郎”的面前。侍女离开之后,“桂小五郎”跪在地上,浸湿了手巾,低下头,用力地擦起脸来。 擦了几下,“桂小五郎”脸上的物事便一块一片地剥落下来。终于,“桂小五郎”抬起头来,一张英俊的面孔苍白得令人不忍直视。 果然是桂小五郎! 三条实美非常激动,膝行数步,一把抓住了桂小五郎湿漉漉的手,颤声说道:“桂君,你得脱大难,可喜可贺!” 这两人虽然身份地位有别,但是真正的“革命战友”。朝廷中,三条实美是亲长州藩的代表人物,而桂小五郎主责长州藩外交,和公卿们的交道,主要由他来打。这两位一朝一野,互通声息,联手行动,算是倒幕派的灵魂人物。 桂小五郎见三条实美不顾身份,真情流露,心中也自感动,说道:“多谢大人。不过,我答应岛津久光,桂小五郎有为之身,不能就死;待大事一了,便回到萨摩鹿儿岛,切腹谢罪。” 三条实美咬牙切齿地说道:“这老贼!桂君,你谋刺巨奸,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何罪之有?海阔鱼跃,天高鸟飞,你不要再搭理岛津老贼了!” 桂小五郎心中苦笑:怎么可能? 这就是“公家”和“武家”的区别了。公卿已经千余年不掌握政权,没有权力自然就没有义务,公卿是不会把这种口头上的承诺太当一回事的,更加没有什么“切腹谢罪”的习惯。 可桂小五郎身为著名武士,一旦然诺,就不可以反悔,不然还怎么出来混? 桂小五郎轻叹一口气,说道:“国难当头,当同心戮力,这‘老贼’、‘巨奸’什么的,请大人不必再提起了。我这儿有泽宣嘉大人的一封信,请大人过目。” 听到“泽宣嘉”三字,三条实美浑身一震,说道:“有宣嘉的消息了?” 桂小五郎说道:“是。这封信辗转到得我的手上,十分不易。”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掏出一张一个半巴掌大小的纸来,皱巴巴的,递给三条实美。 三条实美接过,一眼看去,字体虽小,但确是泽嘉宣的字迹,当下埋头细读。没看过久,三条实美的手便微微颤动起来。 看完了,三条实美抬起头来,脸色变得和桂小五郎一样苍白。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www.shushu8.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www.shushu8.comwww.shushu8.com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