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卷 第十七章 梅花香(大结局下)

作者我吃西红柿 全文字数 12968字
“北冥道友,之前我的确有不对之处,可修行路本就是如此,一路争锋。之前你们的混沌宇宙是其他所有混沌宇宙中最弱的一个,我那徒儿自然会选择你们的混沌宇宙。如今争夺战已经结束,他也死了,你则是成了掌控者。过去那些恩恩怨怨……便让它就这么过去吧,可好?”青袍牛角人完全明白纪宁的心情,依旧温和笑着说道,“毕竟你我如今都站在最巅峰,都掌控着各自的混沌宇宙,也是谁也奈何不得谁。既然如此,何必结怨呢?” “哼。”纪宁冷哼一声,便收回目光,断绝联系。 青袍牛角人见状笑了笑,也丝毫不恼。 …… 白衣纪宁站在虚空中看着死去的伊耶尔留下的一些器物,浩荡的神念瞬间渗透所有的宝物观察起来:“这伊耶尔敢来反攻,应该有些依仗。” “哦,是这牌子?”纪宁发现了山水碑。 山水碑,看似普通。 可渗透仔细观看便让纪宁有些吃惊,内部的精妙让纪宁都惊叹:“这应该是那西斯族掌控者所炼制,否则伊耶尔早就拿出来了,真是厉害,在炼器上,这掌控者是真厉害。而且这件器物对我也有不少启发。” 那黑色战兽对纪宁帮助有限,可山水碑帮助却比较大。 “这山水碑,能够让大量元力一瞬间爆发,爆发出远超平常的可怕一击。了不得。虽然无法炼化,却对我炼器有不小的帮助。”纪宁心意一动,原本背在身后的六柄北虹剑尽皆进入了自己的心之世界内,如今广阔的心之世界,和真实世界毫无区别。 心之世界内,纪宁一念可为真实,甚至他能够在极短时间内就炼制出上百柄乃至更多的北虹剑,可代价就是——巨大的消耗! “嗡~~~” 在心之世界内。北虹剑开始发生改变。 一切如纪宁心意,先是内部的本源变成了‘至尊终极剑道’,接着整个剑身的构造也发生变化,纪宁将在‘山水碑’上的一些感悟也融入到北虹剑中。关键时刻,利用北虹剑可以爆发出超强一击。虽然没山水碑那么夸张离谱,却也有三成之效了。 同一刻,法身也在自己的心之世界内重新炼制了‘北月剑’,法身受到整个混沌宇宙力量的孕养,实力也攀升到本尊的八成了。 “我成了掌控者,还没有好好观察过外界。” “只有完全了解外界一切。才能安心。”纪宁也是之前被攻击怕了,对外界怀着很深的警惕。 他不会本尊冲出去的,那位西斯族掌控者在外界的同样只是一尊法身而已。 法身有本尊八成实力,死了,又能迅速再炼制,是在外冒险最适合的了。 “我倒要看看,无尽空间内到底有哪些奥妙。”背着神剑的金衣纪宁走出了混沌宇宙膜壁。 金衣纪宁行走在茫茫无边的璀璨绚烂的无尽空间中,这里有混乱的时空,有一座座庞大的天体。还有一些奇异生命,那些生命碰到金衣纪宁后都恐惧无比。 虽仅是一法身,可金衣纪宁也携带着整个混沌宇宙那无尽的威压,这便是掌控者的可怕之处。只需要一道目光……就足以镇死终极至尊了,所以伊耶尔才拼命的想要掌控一座混沌宇宙。成不成掌控者,区别实在是太大了。 “九座混沌宇宙,最是庞大。” “其他天体都要小的多。无数的天体,分散在各处,这里的时空还真是乱。”金衣纪宁也明白。“太大了,且每个维度的时空都不一样,恐怕就是上千万混沌纪,我也不可能将整个无尽空间查探下来。而且无尽空间时时刻刻在变化,查探也没意义。” “我的家乡,一座庞大的混沌宇宙,到底什么起源?”既然难以查看整个无尽空间,纪宁就想要弄明白过去的历史,乃至一切的起源。 呼。 纪宁遥看向远处,自己的家乡那庞大的混沌宇宙,以及另一座庞大的混沌宇宙都在视线范围内。 混沌宇宙实在太庞大了,即便隔着无尽遥远,都觉得庞大。 “回朔。” 纪宁心意一动。 嗡嗡~~~~ 在纪宁目光中,时光迅速回流,过去的场景不断倒退。这种时光回朔一般消耗力量很小的,在三界时一些很弱小的仙魔就能施展类似法术的,纪宁如今何等境界?只是他要时光回流的区域太庞大了,遥远处的两个混沌宇宙都在范围内。 所以元力消耗也极快,自身急剧消耗,混沌宇宙本源则不断传递力量给纪宁。 这也是掌控者的厉害处,他们的力量可以肆意挥霍!只要挥霍程度不超过混沌宇宙恢复速度即可,庞大的混沌宇宙在纪宁控制下也会汲取外界无尽空间的力量,这汲取速度就夸张了。 “快,快,再往后。”金衣纪宁看着远处。 时光不断回流。 “嘭。” 忽然纪宁看到了远处两个混沌宇宙爆炸的场景。 “嗯?” 纪宁陡然停下时空回流。 并非是爆炸,时光倒流,一切是倒着呈现在纪宁眼前,实际上正常的场景是——无尽物质汇聚经过漫长时间最终形成了庞大的混沌宇宙! “混沌宇宙,原来是无尽物质汇聚形成?”纪宁轻轻点头,继续时光倒流。 “嗯?”纪宁立即发现了特殊之处。 那些物质朝四面八方冲击,它们逐渐汇聚,形成一个个天体,有的大,有的小。最大的便是九座混沌宇宙。 “所有的物质,都是来源于一个方向。”纪宁发现了这点,目光立即顺着那些物质的来源处看去。 看到了。 随着时光倒流,纪宁循着物质‘倒退’的方向看到了。 在无尽空间极为遥远的一处广阔区域,那里曾经有着一座无尽庞大的陆地,那陆地之广阔不可思议,甚至都远远超过了混沌宇宙。 “好大一座大陆,它就是一切的源头?”金衣纪宁一迈步就立即朝那一区域靠近过去。 “他发现了?”在漂浮的巨石上。消瘦的青袍牛角人遥遥看着,当纪宁朝一些起源的区域前进时,他心中一紧。 当即青袍牛角人也迈步穿梭虚空朝那赶去。 …… 纪宁来到了当初那庞大大陆所在的区域,时光倒流,纪宁眼前浮现当初庞大大陆还存在时的场景,这比混沌宇宙庞大的大陆……同样孕育了比混沌宇宙还要多的多的生灵,无数的生灵,无数的种族。 “真是繁华。”纪宁看着,目光穿过时光,看到过去那无数的生灵。 “轰~~~” 那块庞大大陆在碎裂。 “你们这些叛徒。叛徒。”一名黑袍帝皇体型巍峨,气息巍峨。在他周围则是足足过百名气息强大的存在,他们长相各异,或是人形,或者兽形,可他们战斗起来威能浩荡。 “叛徒?你奴役我等,我等艰辛修行难道要永远成为你的奴仆?” “哈哈……你以为留在我们的魂魄真灵中的印记能控我们的生死,愚蠢啊愚蠢,你终究只是这片大陆的意志生命。并非是真正的修行者。你哪里知道终极至尊的厉害。你对我们的控制,我们早就都摆脱了,只是故意伪装隐瞒而已,就等机会了。” “我们隐忍这么久。苍云兄更是耗费无尽心血,创出这灭绝大阵,就是为了对付你。” 纪宁虽然听不懂那一个时代的强者们所说的话。 只是从战斗场景纪宁就能判断那过百名强者的境界,也能判断那位黑袍帝皇的境界。 “什么。”看他们战斗的模样。纪宁吃惊了,“围攻的都是终极至尊!” 围攻黑袍帝皇的一百二十九位强者,个个都是终极至尊。且他们构成了极为繁杂的庞大阵法。即便纪宁同样是终极至尊,也觉得那阵法难以堪透,他隐隐感觉,那恐怕是一位凭借阵法成就终极至尊的大能所创。让一百多位终极至尊力量完美结合。 “竟然这么多终极至尊。”纪宁有些被震住了,“反而那黑袍帝皇一招一式威能虽然浩瀚,可境界反而要弱一筹,似乎不是终极至尊。境界弱,竟然能以一敌一百二十九?” 哗。 旁边一道身影跨过时空出现,正是青袍牛角人。 “你?”纪宁看着他。 “我们这是第一次真正面对面吧。”青袍牛角人微笑道,“我,西斯宇宙,太初。” 纪宁一怔。 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自己的混沌宇宙还没名字呢,毕竟九个混沌宇宙,难道一直叫‘混沌宇宙’。该叫什么名字呢?回忆起自己的家乡,那浩瀚的混沌宇宙内无数生命一路挣扎修行,多少先行者一路披荆斩棘,直至纪宁如今功成,这混沌宇宙才算进入新的阶段。 “莽荒宇宙,纪宁。”纪宁看着青袍牛角人。 “莽荒,纪宁?”青袍牛角人念叨着。 “你来这,何事?”纪宁对青袍牛角人没好感,直接问道。 青袍牛角人指着前方,那时光回朔下观看到的那一场大战:“在上一个纪元,那座无比庞大的大陆最终就是因为这一战而最终大崩解。崩解后,在无尽空间中形成了无数的天体,最大的就是我们的九座混沌宇宙。” 纪宁听着。 “那座黑袍帝皇,是这片大陆世界的本源意志化身。这座大陆的本源,可比我们混沌宇宙要强多了。所以本源意志愈加强大,甚至产生自我灵性。”青袍牛角人说着,“他管理着整个大陆,操纵着整个大陆无数生灵,那些修行者一旦修行到永恒帝君境界,在合道成功时都会被他烙下印记,个个生死都受他操控。” “他只是意志生命,只懂得一条条永恒终极之道……并不懂至尊终极之道!可他能够利用整个大陆的力量,所以他是无敌的。” “这大陆生灵无数不断衍变,渐渐有终极至尊诞生,可即便成了终极至尊,依旧脱离不了那烙印。渐渐的,终极至尊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这些终极至尊中,终于有极为厉害者,悟出了破解烙印之法,暗中传授给其他终极至尊。” 纪宁在一旁聆听着。 “看,就是他。”青袍牛角人指着围攻中的其中一位白发男子,“他叫赤风大帝,是黑袍帝皇座下九位大帝之下,帮他管理整个大陆,就是他破解了烙印。” “后来这位叫苍云的阵法终极至尊,创出了这可怕的灭绝阵法。”青袍牛角人又指向了一位颓废男子。“他是黑袍帝皇座下第七宇宙巡守者。” “第七宇宙?”纪宁忽然道。 “你可能没太在意,在庞大的大陆周围,其实还有三十二座宇宙。大概有我们混沌宇宙一成大小。”青袍牛角人说道。 纪宁道:“你知道的真多。” “哈哈,这段上个纪元的历史,我时光回朔看了太多次了,甚至他们的语言我都学会了。”青袍牛角人笑道,“看的次数多了,这些终极至尊们,我一个个都能知道来历。甚至知道他们从弱小崛起的过程。唏嘘啊,可惜那一战,最终那位黑袍帝君疯狂下宁可毁掉整个大陆和这些终极至尊们同归于尽了。” 纪宁也看到了。 那一个大爆炸。 上个纪元的那可怕的意志生命以及一百二十九位终极至尊,个个身死。甚至大陆上所有生命,其实周围那三十二座宇宙也被波及毁灭。那爆炸威能太大了!整个无尽空间都因此都被扫荡了一遍,无数奇异生命都尽皆灭绝。 …… 纪宁听着青袍牛角人叙说,不断时光回朔。历史不断显现。 那座大陆的历史太长了,纪宁在倒退中也逐渐学会了那个大陆的语言,也认识了那一位位已经死去的终极至尊们。 比如黑袍帝皇座下第十九宇宙巡守者‘飞云尊者’。同样的一位剑道终极至尊。 又比如黑袍帝皇座下第三宇宙巡守者‘阴阳尊者’,那是一头通体漆黑无比雄壮的老牛。 一位位强者,擅长不同。 “幸亏我的家乡,混沌宇宙本源产生的意志只是一种本能,而没有形成‘自我’,形成生命。”纪宁越看越加后怕,那座大陆,所有生灵都在那位黑袍帝皇奴役下无法摆脱,直至那最终一战。 时光回朔一直倒退到整个庞大大陆内还没有任何生命的最早期,便无法再继续倒流。 “到尽头了,时光无法再倒流了。”青袍牛角人说道。 纪宁点头,一切场景消失,眼前都恢复了正常场景。 “嗯?”纪宁看到了前方,在当初那片广袤大陆的位置竟然也有一座宇宙,这座宇宙还在缓缓吸收着周围的物质,显然还在形成的过程,没有真正完善。 刷。 金衣纪宁一迈步,就到了那座宇宙的面前。 “纪宁。”青袍牛角人心中一紧,连跟过去。 纪宁的神念瞬间就渗透进了这座逐渐形成的宇宙内部,它内部还一片混沌,都还没有任何生命,说道:“真奇怪,上一个纪元都过去这么久了,其他的混沌宇宙都早就形成了,这一座宇宙竟然还没形成。” “无尽空间,一切皆有可能。”青袍牛角人说道。 “它形成的速度真慢。”纪宁笑道,“从之前时光回朔来看,那场大爆炸后,这里就开始有物质凝聚,只是凝聚到如今,依旧都远不如我们的混沌宇宙。在我的家乡,一般生长的越慢,最终诞生出来的就会越加厉害了得。” 青袍牛角人心中一颤,依旧面色如常:“哦?” “我没和你说谎。”纪宁笑了。 是啊,哪吒,是在胎里三年六个月才生的。自己女儿纪明月,也是在胎里五年两个月才出生。 “总感觉这一座宇宙,形成速度太慢,而且还是在原先的大陆位置。”纪宁笑道,“说不定将来会诞生比我们混沌宇宙更强大的存在。”纪宁纯粹是联想丰富。 “不可能,当初那座大陆爆炸崩解,大部分物质都汇聚成了九大混沌宇宙。剩下的物质根本不可能再形成更强的宇宙。”青袍牛角人自信道。 “说的也对。”纪宁看了青袍牛角人一眼,说着便拔出了背后的北月剑。 锵。 一剑划过无尽虚空,带着无尽之锋芒。直接斩向了前方那一座在逐渐形成的宇宙。 “住手。”青袍牛角人立即一伸手,手臂暴涨,挡在纪宁的剑芒前方。 二者撞击。 衣袍碎裂,青袍牛角人露出了干瘦却无比坚韧的黑色右臂,右臂表面丝毫无伤。 “纪宁,你这是作甚?”青袍牛角人怒道。 “当然是毁掉它。”纪宁道。 “好好一座宇宙,没任何威胁,你为何毁掉?”青袍牛角人道。 “我一开始只是觉得好奇,毕竟在原先大陆位置有一座宇宙形成如此之慢,让我想到家乡那些出生越慢越厉害的一些事……可你却一直反驳我。你越是这么说,我越加觉得不对劲。这一试……你果真阻挡了。”纪宁笑了。 青袍牛角人听了顿时焦急后悔。 他也是想让纪宁认为这宇宙很普通,没想到反而让纪宁警惕。须知纪宁这次法身出来,就是怀着戒备之心查看有无对自己家乡威胁的,他本就觉得这宇宙有些特殊,出手试试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青袍牛角人如果阻挡,这代表有秘密。 不抵挡?毁掉一座没生命的天体,毁了也就毁了。 “哗。” 金衣纪宁再度挥出神剑,威能浩荡。杀向那座宇宙。 “别,我告诉你它的秘密。”青袍牛角人一边抵挡一边连道,“这也是我漫长时间偶然发现的,若是将来有其他掌控者。你切勿告诉其他掌控者,这座宇宙的确有许多特殊之处,虽然它体型不会太大,可其中也有许多玄妙处。且听我细说。” 说的再好听都没用! “给我灭。”纪宁眼中泛起杀意,显现三头六臂,六只手各抓着一柄北月剑。剑光纵横凶厉无比,携带着庞大混沌宇宙的威能。青袍牛角人也愈加焦急,眼前这个北冥是终极剑道至尊,最擅长杀伐啊。纯粹防御他扛得住。可要完全挡住纪宁不让他伤到那一座宇宙就难了。 “吼~~~”青袍牛角人身形陡然变化,化作了无比庞大的一头雄壮凶厉黑色老牛,这座老牛的蹄子下方还有着巨大的阴阳阵图。 “是你,那黑袍帝皇座下第三宇宙巡守者‘阴阳尊者’?”纪宁认出来了,眼前青袍牛角人,正是上一个时代围攻黑袍帝皇的一百二十九位终极至尊之一,“你竟然没死?” 在之前时光倒流场景中,明明他已经死了。 纪宁立即意识到背后有大秘密。 “该死!”黑色老牛越加焦急愤怒,“有我在,你休想毁掉它。” “轰轰轰~~~” 在那一座宇宙旁,金衣纪宁和黑色老牛搏杀在一起。 威能浩荡,波及四方。 这黑色老牛,从上一个纪元活到这一纪元,他如今显现的身体更是他炼制出的最强的可怕的战兽兵器。 纪宁则是终极剑道至尊,擅长杀伐,而且他目的也不是击败这老牛,而是毁掉那座宇宙。这西斯族掌控者显露出身份都要保住那宇宙,也让纪宁意识到它的重要性。 “你别毁了它,它有诸多好处。”黑色老牛继续劝说道。 “给我灭吧。” 纪宁疯狂了。 大量力量疯狂灌入北月剑,北月剑之前已经重新炼制过,内部有类似山水碑的禁制,可施展出极强的一击。 黑色老牛也感觉到这股威能了,也焦急色变,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山水碑还是他给的伊耶尔! “轰。”“轰。”“轰。”“轰。”“轰。”“轰。”
毁天灭地的六道剑光,贯穿无尽虚空,黑色老牛也扛不住,只能绝望痛苦的看着那一幕。 足足五道剑光都撕裂了那一座宇宙,那座还很弱的,甚至还没有真正完善的宇宙,作为一名掌控者的疯狂一击……剑光完全撕裂了那不完善的宇宙本源,整个宇宙都在震颤开始了崩塌。 “不,不——”黑色老牛发出痛苦的低吼。他显现出了原先模样,依旧一袭青袍,他绝望看着这一幕。 “为什么,你为什么一定要毁掉它。”青袍牛角人看着纪宁。 “不管这座宇宙将来会有何等的神奇,可现在它毁掉了,便一切成空。”纪宁道,“你也不必和我说那么多,你说的再多,我都不会信你,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只知道……毁掉一切威胁。那就无需再有什么厮杀纷争。能成为一名掌控者我已经心满意足,我没有野心去侵入其他的混沌宇宙,没有野心争夺其他,我只要保护住我的家乡。” 纪宁说完,转头就走。 看着金衣纪宁飞离而去,青袍牛角人痛苦无比,在西斯宇宙内,他的本尊正手握着一块碑石,上书‘定界’二字。 “上一纪元。最终功亏一篑整个大陆毁掉,我侥幸得到那帝皇死时遗留的‘定界碑石’,一丝真灵躲在定界碑石,才逃过那一劫。甚至进入一座混沌宇宙,最终成了掌控者。”青袍牛角人痛苦无比,“残存的那座宇宙一旦真正完善,就能和定界碑石合一。那我就有希望真正登顶……” “没了,没了。” 青袍牛角人渐渐的也平静了。 失去的,已经失去了。无法再返回了。 “或许我太偏执了。” “现在成了掌控者,已经无敌了,为何一定要变得更强?”青袍牛角人渐渐清醒,他也是上一个纪元被奴役太久,所以病态的渴望成为最强,站在最高处统领一切。 可这个时代,和上一个时代已经不同了。 在纪宁毁掉那宇宙的时候,那大陆重现的机会也被毁掉。 已经没机会了,他反而真正解脱了。 “解脱了,没什么好争的了。”青袍牛角人也朝自己混沌宇宙走去,“没有野心,只要保护家乡?莽荒,纪宁?有这样的掌控者,也不错。” …… 纪宁的金衣法身在无尽空间中建造了一座别府,长期居住在无尽空间,偶尔便行走各处。 他不敢保证将来会不会有威胁出现,可他为了家乡,会倾尽全力。 ******* 莽荒宇宙内。 白衣纪宁在虚空中,波林至尊、厄孔至尊在其身后两侧。 “鸿然兄,来吧。”纪宁笑着道,前方顿时无数光点显现,在自己的混沌宇宙内,纪宁堪称无所不能,他能够观察到过去的鸿然至尊的魂魄真灵一切,虚空造物,重现真灵。 只见一名有着两条肉须的秃顶老者出现了。 “我这是怎么了?”鸿然至尊愣住了,看着纪宁、厄孔、波林,“北冥,你们,你们……我不是死了吗?不是连真灵都被吞噬了么?” “别急啊。”波林笑道。 “再等等。”厄孔也道。 纪宁也笑着:“鸿然兄且稍待。”说着旁边又是无数光点出现凝聚,出现的是貘谷至尊,跟着是帝石至尊、天食至尊。后来又出现了一位飘逸潇洒的启至尊,最后出现的则是一位沧桑的熵骨至尊。 八位至尊齐聚,整个莽荒宇宙从古到今的八位至尊都聚集在这了。 “这位便是北冥。”波林至尊笑着介绍,“他修终极剑道,跨入终极至尊境,炼化掌控整个混沌宇宙。这才将大家一一都复活过来。” “北冥兄。”熵骨至尊瞪着那大眼睛看着纪宁,启至尊也好奇觉得纪宁很亲切。 “说起来,启至尊待我还有指引之恩。”纪宁笑道。 他们在一起叙说着。 个个都觉得世事无常,死去了竟然还有复活之日,启至尊的指引对纪宁很重要,若无指引,恐怕也悟不出永恒终极剑道。而纪宁最终成了掌控者,又复活了启至尊,一切就是如此的有趣。 “诸位,两次战争,我们死去的太多太多的主宰帝君。他们为我们整个文明而战死,自然都得活过来。”纪宁笑道。 轰—— 整个混沌宇宙都在震荡。 “我,我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吗?” “这里是哪?” 一个个复活出现在混沌宇宙各处的主宰帝君们都有些发愣,他们的记忆都停留在死前那一刻,纪宁观过去,知晓一切主宰帝君。那些因为战争战死的尽皆一一复活,其中也有自己一些认识的,比如自己的弟子‘青竹’杨屈定,还有合道失败后行走四方认识的一些朋友。 大量的强者重新归来。 “北冥,这么大规模复活,对混沌宇宙不太好吧?”鸿然至尊问道。 “放心。”纪宁笑道,“复活后,依旧是混沌宇宙一份子。力量轮转,真正消耗掉的极少。比如复活了你们六个,消耗的大概是一名至尊的力量。复活了大量的主宰帝君。真正消耗的依旧很轻松。” 开玩笑,杀死一个伊耶尔,吸收的力量就超过百名至尊了。 …… 纪宁和其他八位至尊嘱托一番后,便立即离去,来到当年三界所在处。 对三界,纪宁情感更深。 女娲、菩提、弥勒、夸父、济癫等一个个也都得到纪宁传音来此,都站在纪宁身后迎接当年的老友们。 “归来吧。” 纪宁看着前方,一念之下,当初的三界重新显现。在三界虚空中。 顿时无数光点汇聚,出现了密密麻麻身影,其中有和源老人、无间门一战死去的三界仙魔们,也有更早期死去的仙魔。三清道人、如来佛祖、觉明佛祖、燧人氏、神农氏、伏羲氏、桓木主人、大师兄后羿、共工、三寿道人…… 无数的仙魔一一复活,老友们一一齐聚。 如来、阿弥陀佛、阿难等等一个个老友在一起,道门的三清、逍遥道祖、吕洞宾等等一个个相聚,活着的叙说这些年发生的事。 太多了。太热闹了,那么多老友都复活。 “师弟。”后羿牵着嫦娥的手,走到纪宁面前。“谢谢了。” “哈哈,大师兄,你就和嫂子多聊聊吧,不用管我了。”纪宁说着。 “师傅。”纪宁走到了三寿道人面前。 三寿道人却有些犹豫迟疑,他本是豪爽之辈,可他也听到了菩提等老友的叙说,知道如今纪宁何等的厉害。简直到了逆转生死,穿梭过去未来,无所不能的地步。这样的存在是自己的徒儿?虽然名义上是,可自己还是第一次看呢。 “北冥。”三寿道人还是有些迟疑,终究第一次见面,没有真正的师徒感情,感情是处出来的。 纪宁也没强求。 他看着远处,三界众仙魔们,活着的,和那些复活的,一个个彼此相聚叙说着,恐怕没个几年折腾,这热闹停不下来。 纪宁当即往后退了一步凭空消失不见了。 …… 纪宁来到了当年三界的大夏世界的安澶郡黑白学宫内,这座因为纪宁一念形成的大夏世界,还没有任何生命。 “师姐。” 纪宁走到了黑白学宫的论道殿外,师姐将是自己最后复活的,也是专门单独复活的。 “归来吧,师姐。”纪宁心意一动。 无数光点浮现。 光点美丽充满灵性,飘洒着凝聚在一起,形成了黑衣少女余薇的模样,随着真灵碎片的不断汇聚,黑衣少女余薇渐渐的眼眸中有了神采,她在看着面前的纪宁,纪宁也在看着师姐余薇。 白衣纪宁、黑衣余薇,就这么的彼此对视着。 当所有真灵碎片完全汇聚,余薇完全恢复了记忆,整个人也有着生命的气息。 “师弟?”余薇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记忆还停留在在三界战场上,被神王杀死的一幕。 “师姐。”纪宁走上前去,轻轻拥住了妻子,抱着,闻着她的发香,已经很久远一直尘封在记忆中的味道在鼻尖,纪宁感到自己都醉了,一路修行,一路征战,拼了,搏了这么久,一切都值了。这一刻就已经超越了永恒。 余薇也抱着纪宁,她还有着些懵懂,她的记忆是从三界战场被杀死直接跳到现在,她不知道纪宁经历了多少,可她能知道,能死而复生,纪宁一定付出了很多很多。 纪宁终于放开了余薇,握着妻子的手。指着周围:“师姐,还记得这里吗?” “怎么不记得,论道殿,你和我比试,那次你可是输给了我。”余薇也说道,忽然她忍不住道,“师弟,能告诉我,都发生了什么吗?” “我们坐下来慢慢说。” 纪宁拉着余薇。 二人就坐在论道殿殿前的台阶上,纪宁叙说起来:“那一战。神王将你杀死……” 纪宁叙说着,将三界之战说完,说了自己去大莫域,还有被芒涯主宰掳掠去,甚至进入异宇宙的事。后来悟出终极剑道跨入道君,一步道君,二步道君……在虞星海冒险,在易波界内争洞溟玉符……甚至和圣城之主搏杀,得到洞溟玉符。乃至禽火神,求鸿然至尊复活…… “那次复活失败,我很伤心。”纪宁指着前方,“我在论道殿前喝的大醉。睡在雪地上。” 纪宁心意一动。 周围雪花飘飘。 纪宁和余薇欣赏着着雪景,纪宁笑道:“说来奇怪,当时我很伤心,于是雪花飘。可现在看着雪花我却很开心。” 余薇没说什么。只是紧紧握着纪宁的手,她听纪宁说那么多早就很心疼了。 “后来我合道了,可惜失败。”纪宁继续说着。说去找女娲,说见了五位至尊,说救丹尊者陷入西斯族的隐秘世界得《木尺五篇》,最后一搏自己悟出虚空不灭,得以真灵不灭。尔后因终极帝君的诞生,西斯族发动了战争。 “生死一线,我们赢了,我突破了,跨出了最后一步。”纪宁笑着看着余薇,“赢了,所以一切都能成真,那一个个朋友都活了过来,当然还有你。” 余薇看着纪宁。 她真的想不到对她而言,仅仅是一眨眼,便从三界战场战死到了此刻,纪宁却经历了那么多,她真的很心疼。 “看。”纪宁指着前方。 在论道殿前方,满是积雪的土地上忽然长出了一株梅花,梅花生长绽放出一朵朵美丽的小花,幽幽的芳香弥漫开来。 “我前世有一句话,不经历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纪宁哈哈笑了,“我也算是经历过寒彻骨了,现在总算闻到这梅花香了。”说着纪宁在余薇的脸旁嗅了下,很是臭美道,“嗯,梅花香,真香,真香。” 论道殿前。 雪地上,梅花卓然而立。 纪宁和余薇就依偎着坐在台阶上叙说着,谈完修行事,又说起了女儿。纪宁有很多话要说,余薇有很多想要知道的。 …… 三界。 一场前所未有巨大的盛宴正在进行,混沌宇宙掌控者北冥至尊‘纪宁’亲自召开,八大至尊,无数有功的主宰帝君们都被纪宁直接挪移过来,参加这一场盛宴。这也是战争取胜后的欢庆盛宴。 盛宴高处。 纪宁坐在最高处,身旁便是妻子余薇。在两侧便是鸿然至尊、波林至尊等一个个共八位至尊。 在下方便是不分高低,海量的主宰帝君们。至于菩提、女娲、纪明月他们为首的一批三界仙魔们则是单独占领一片区域。 这场盛宴。 会有大能们论道,也有诸多欢庆之事,甚至许多修行者带来一些表演,擅长乐曲者,擅长绘画者,各种表演精彩绝伦,众多修行者同乐! “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地藏佛祖微笑道。 “我更没想到,这位北冥至尊会是我的徒弟,我一天都没教过他呢。”三寿道人哈哈喝着酒。 “故意炫耀,你这是炫耀。”赤明也连道。 “就是炫耀咋地?”三寿道人瞪眼。 …… 后羿和嫦娥在一起,后羿不再是过去樵夫那等落魄模样了,反而意气风发。 在另一边。 青竹杨屈定和泓曦主宰也同样在一起。 他们这两对,一个是三界阵营,一个是纪宁弟子阵营,都是靠在一起的。双方都是微笑点头。 …… “你就是芒涯,听说你当初将北冥至尊掳了过去?”芒涯主宰也是一名人了,好些主宰帝君都来结交,芒涯主宰乐呵呵:“哈哈,是啊,我也是运气啊。谁知道呢,就那么一口,刚好就带走了当时的北冥至尊。哈哈,运气运气。” …… “北冥可是我生死兄弟,我跟你说,我当初就瞧出北冥肯定不凡了。”九尘正和其他主宰帝君们吹嘘着。 …… 丹尊者也和她的大哥在一起,笑吟吟来参加这场盛宴。和远处的纪宁视线碰撞时,都遥遥举杯。 …… 一片海吃海喝,众仙魔大能同乐,这么多大能汇聚。也是前所未有。那些表演的大能们都极尽手段。 在最高处的纪宁和余薇。 看到下方各处,看到了纪一川尉迟雪,看到了女儿纪明月和她道侣石泽,看到了三界众仙魔,看到了自己成长过程中和自己有过接触的无数大能们。 “西斯,太初。”纪宁默默道,“有什么好争的呢?守护好自己最关心的,便足够了啊。” 纪宁转头和余薇目光交汇。 “我想亲你一下。”纪宁说道。 “这么多仙魔大能呢。”余薇吓了一跳,连道。“不行不行,等盛宴结束后。” “别怕,你丈夫可是混沌宇宙掌控者,我让他们看不见。他们谁都看不见。”纪宁埋头一口吻在余薇的嘴唇上。 (全书终) 呼。 结束了,从2012年12月16号开始到今天,近两年半时间,《莽荒纪》的旅程终于结束了。从那个地府中懵懵懂懂的去投胎的纪宁到如今,庞大的莽荒纪世界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这是番茄写的第七本小说,从《星峰传说》《寸芒》《星辰变》《盘龙》《九鼎记》《吞噬星空》过来。这是第七本。 《莽荒纪》小说做了游戏做了动画,动画第一集已经播放,因为刚开始不够熟练会比较慢,从第三集开始应该会越来越来快,最后应该会稳定在一周一集,会持续播放。还有电视剧也要开拍了,到时候也会上卫视播放的,电影也在筹备中,不过莽荒纪电影投资比较大,肯定会很慢,这些消息的进展,大家可以关注莽荒纪的品牌专属站优宅网youzhai。 呼,回忆这两年半。 哈哈,两年半好长的时间啊,番茄的宝宝出生,如今都能背诗词了,我都吃惊。 至于这两年半写小说,刚开始的时候很轻松,激情四射,一气呵成写的很爽,可到了中后期就太累了,特别过两百万字后,就好像长跑到了一个极限一样,那时候很崩溃。每天睡的都很晚,夜深人静抓头发想小说,甚至都懒得去洗澡,疯魔了般。 最累的就是去年下半年,压力太大,因为每天得更新两章,情节想的不够完美也逼自己想,因为必须得更新。这种逼迫,都快疯了。去年下半年有好几个深夜时分,我心跳都很难受,感觉随时可能挂掉。后来撑到一月份,一咬牙不管了,选择了一天一更。 的确轻松很多,精神身体迅速恢复,我感觉我身体素质上升了50%,哈哈。 《莽荒纪》是我的心血,也好像我生命的一部分,写完了,有一些轻松,可以好好放松休息下了。可同样也有着不舍,心情很复杂。 不管怎样,莽荒纪写完了! 番茄这本书ok了,这个大结局番茄是笑着写完的。 嗯,接下来嘛…… 就是新书啦! 新书会是一本异界大陆类小说,这种类型和番茄之前写过的任何一本书类型都不同,甚至里面的体系都是从没有小说写过的!哈哈……毕竟写小说已经近十年了,自然要寻求突破!我只想说,新书我会用所有的感情去写,所有的热情去写。 当然—— 莽荒纪写完,番茄会先完全放松放空头脑休息,尔后再准备新书。番茄会休息两个月多点时间,在6月15号正式开新书! 嗯嗯,关于番茄新书的消息,还有其他一些私密消息等等,大家可以关心番茄的公共微*信哦,番茄会经常发一些消息的,搜‘我吃西红柿’或‘fanqie34’就能加番茄了。 好啦~~~~ 一切ok啦。 莽荒纪的世界,就到此结束了。再次见面就是新书的世界了,6月15号再见喽~~~~ 番茄 4月10号晚于扬州(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