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原始轮回 1546处置

魔天记 1546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521字
法阵之中,柳鸣全身被黑光包裹,看不清身形,显然是在凝聚全身法力进行反抗。 黑光滚滚涌动,强大的魔气引起的波动即便是身处阵法之外的众人也清楚的感应到了。 柳鸣身旁,叶天眉与珈蓝根本没料到场面会发生如此巨大的突变,均是面色一白。 虽不知为何这些通玄境修士会设下此等困阵,但以二女实力自然是无从反抗的,不过两女却没有露出太多惊惶之色,只是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看着外面之人的一举一动。 八大世家以及天妖谷的通玄修士们,此刻目光都看向了甄夫人,玄鱼老祖,皓首长老和魔玄宗黑袍老者身上,脸上均露出惴惴不安的神色。 毕竟之前虽然迫于除太清门外的三大太宗的威势,以及一丝贪念和侥幸心理作祟,最终同意了此次行动。 但自从那以后,这些通玄境修士一番细细斟酌下,不禁都有些后怕起来。 其实他们虽然通玄,不仅对于永生境修士与通玄修士的差距究竟如何,并没有太清楚概念,同时对四大太宗即将开展的行动了解更少,如今贸贸然被卷入此次风波,实在是祸福难料。 近日柳鸣在主峰广场上所讲的那一席话,更让他们心中对于永生境存在的认识和敬畏又加深了几分。 只是如今再提后悔,却已是有些晚了,只有寄希望于一切顺利了。 甄夫人等四人显然也清楚阵法之内的情况,面色严峻,口中飞快念念有词,四人身前的石板光芒大放,“嗖”的一声飞入了阵法之中,融入里面。 就在此刻,一声东西碎裂发出的巨响。 阵法之中,捆缚在柳鸣双手上的九天神雷枷锁赫然被一股巨力硬生生挣断。 阵法之外的其余通玄大能们脸色一变,不过他们此刻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 柳鸣正要扯断双脚的枷锁,周围的阵法光幕上光芒一闪,数道粗大的五色符链浮现出,闪电般一般将柳鸣身体再一次捆住。 这次的五色符链威力与之前截然不同。柳鸣身上的黑光一碰到符链,立刻发出“兹兹”的声音,消散开来。 柳鸣脸上终于现出痛楚挣扎之色,口中闷哼了一声,身体被符链死死困住。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眼见此景,大殿之中的所有人脸色顿时一松。 柳鸣似乎感觉无法挣脱出去,不再动弹,目光冷冷的朝着周围看去。 “诸位这是做什么?柳某自问没有得罪你们,为何要动用此等上古禁制对付柳某?”柳鸣沉声问道。 周围的通玄存在互望了一眼,一时没有人说话。 柳鸣转首看向了玄鱼老祖,目光森然。 “玄鱼长老,柳某身为太清门一员,自认从未危害过太清门利益,你为何联合外人设计害我?”柳鸣冷冷的问道。 玄鱼老祖被柳鸣目光直视。眼中愧色一闪而过,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摇了摇头,轻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柳鸣,你不必再试图花言巧语的辩解什么了。你自己的身份应该比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清楚!” 一旁的皓首长老冷声说道。 “我们中天大陆的人族和魔人乃是宿敌,若是不将你除去,必将遗祸整个中天大陆万千生灵。”北斗阁主扬声道。 “不过你修为已臻永生,寻常手法恐怕已无法将你除去。所以我等只得动用这先祖传下的大阵,将你的魔躯肢解,再分别封印起来了!”魔玄宗精瘦老者叹了口气道。 柳鸣目光一转,从在场诸人身上一一扫过。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冷声道: “诸位难道都忘了,若非我出手,你们此刻恐怕早已死在了沽凤山脉,而中天大陆也将生灵涂炭!”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通玄境修士均是一怔。不少人脸上更是露出惭愧之色,在柳鸣看向他们时均是移开了目光,都不敢直视柳鸣的目光。 “柳鸣,你对人族的莫大恩义……我等自不会忘记,你身为魔人之事,除了今日在场众人,不会有其他人知道,以保全你在中天大陆的声名,如此你也不算白忙一场了。”甄夫人冷冷开口说道。 柳鸣眼中厉色一闪,脸上讽刺意味更甚。 “柳鸣,此事……此事涉及到中天大陆万千修士,以及人妖两族的未来,我等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希望你能够理解。”玄鱼老祖叹了口气,沉声说道。 “你可以放心,我等事后会为你树碑立传,将你的功绩万世流传下去,你也不枉此生了。”魔玄宗的黑袍精瘦老者说道。 柳鸣将这几人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不再说话。 只见其双目紫光一闪,朝着阵法各处看去,身上光芒一闪,浮现出一道道紫色魔纹,身上黑气大放,奋力挣扎。
整个大殿似乎也被柳鸣的巨力撼动,微微摇晃了起来。 只是这些黑气稍一触及五色雷光,便迅速溃散,周围的大阵纹丝不动,柳鸣身上的符链更是越缠越紧,几乎将他全身都覆盖住了。 “你也不必妄图挣脱了……此阵乃是上古之时人族先祖遗留下来之物,专门用来克制你们这些上古魔族的,四大太宗各有一处。而我们太清门的禁制阵眼,便是五岳两极狱中蕴含的九天神雷之力,本就是魔气克星,纵然你法则之力通天,也是无法施展分毫的。”玄鱼老祖沉声说道。 柳鸣听闻此话,脸色微微一变。 “九天神雷之下,连那些真正的上古魔人也无法抵御,更何况是你?聪明的,便放弃抵抗,或许还能少受一些苦楚。”甄夫人嘲讽的笑道。 “好,我身为魔人,被你们忌惮本无怨言可说!只是她们两个可是货真价实的人族,还望你们能够放了她们。”柳鸣面色默然,似乎放弃了抵抗,目光看了一眼身旁的珈蓝和叶天眉,缓缓说道。 “夫君,既然我们已经结成道侣,自然同生共死,何必哀求他们!”珈蓝脸上淡然,丝毫畏惧神色也无,淡淡说道。 “不错,夫君不必向他们此等忘恩负义之人开口。”叶天眉也冷冷开口,轻蔑的扫了大殿众人一眼。 “哼!这两人是你的道侣,岂能凭你一句话就放过,斩草自然要除根。”甄夫人看到珈蓝二人讥讽的目光,心中大怒,斩钉截铁的开口道。 “甄夫人所得没错,万一两女之中,有人怀有身孕,那岂不是后患无穷。”皓首长老也寒声说道,虽没有直接说出什么,但言下之意却再明显不过了。 “正该如此,以免出去妖言惑众,搬弄是非。”魔玄宗黑袍精瘦老者点头附和道。 然而在外围的那些通玄境修士,此刻却并没有立刻出声附和,而是面色各异起来。 柳鸣没有理会其他人,目光只是看向了玄鱼老祖和他身旁的火烨、风清三人。 在场所有通玄境修士目光也看向了玄鱼老祖三人。 此处毕竟是太清门所在,而叶天眉与珈蓝又是太清门中人,封印柳鸣是太清门出了大力,玄鱼老祖等人说出的话自然分量也会不同。 “玄鱼道友,某非你有异议?”甄夫人面色一沉,说道。 “诸位道友,能够看在老夫薄面,只将柳鸣封印即可?此事与此二女并无太大关联,她们二人修为至多不过天象境而已。退一步来说,即便有心,也兴不起什么大风浪的。便由我太清门负责看管,留她们一条生路吧!”玄鱼老者与火烨、风清对视了一眼后,如此说道。 甄夫人、皓首长老以及魔玄宗黑袍精瘦老者脸色均是一变,尚未开口,欧阳世家的那位白眉老者,却在此时开口道: “老夫倒是有个想法。这二女虽是柳鸣双修道侣,但毕竟是真正人族,本身并无什么过错,我们若是将之格杀,未免有些不妥。但此间事情不宜外传,为稳妥起见,不如将二女修为废去,贬为凡人,并发配至极北人迹罕至所在,终此一生将不得踏足修仙界。诸位道友意下如何?” “欧阳道友此法可行!” “不错,此乃双全之策,既不失道义,又可免除后患。” “我同意欧阳道友的建议。” 结果欧阳老者这一提议方一出口,便得到了在座八大世家、天妖谷及北斗阁主等人的附和。 就连天工宗、浩然书院及魔玄宗的其他几位通玄修士也隐隐有附和之意,只是碍于甄夫人等人在此,而没有出言罢了。 毕竟他们这些人修为到了这般地步,若不是此番异族入侵,平素是不屑于再参合一些打打杀杀之事了,如今让他们去杀两个毫无抵抗力的人族女修士,不免师出无名,万一传了出去,脸面上可是挂不住的。 甄夫人、皓首长老及魔玄宗司徒老者脸色难看了。 他们倒不是真要杀二女而后快,欧阳老者的提议也算合理,只是以三人在中天大陆的的身份,之前既然狠话已说出口了,若是轻易收回,不仅有损威严,脸面上也是有些挂不住的。 (忘语新书《玄界之门》已经发布了!) http://www./Book/3676417.aspx 天降神物!异血附体! 群仙惊惧!万魔退避! 一名从东洲大陆走出的少年。 一具生死相依的红粉骷髅。 一个立志成为至强者的故事。 一段叱咤星河,大闹三界的传说。(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