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原始轮回 1550故人依稀

魔天记 1550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536字
“师尊赐予了这么多的宝物,弟子原本不该再有其他的非分之想,只是……只是弟子这些年心中一直有一个心愿……”黑袍大汉并未起身,口中有些迟疑的想要说些什么。 “我知道,当初为师便曾允诺过你,若是你能够修炼至化晶期,便正式收你为入门弟子,虽然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若是你还愿意拜我为师,我便收下你这个弟子了。”柳鸣淡淡一笑,说道。 “弟子拜见师尊!”黑袍大汉脸色大喜,拜倒在地,对着柳鸣重重磕了九个响头。 “好,你起来吧。”柳鸣微笑着点了点头,口中却叹了口气。 这钟闻道虽灵根不佳,但身负罕见的阴骨灵体,加上颇为刻苦,否则也不至于能修炼到如今的地步了,且其又是钟师姑后人,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将其正式收归门下了。 自己这千年修行,至此,也算是留下了一脉传人。 “我虽是你的师尊,但是这些年对你基本没有指点过你什么,所幸你悟性不错……这个,便算是拜师礼吧。”柳鸣又翻手取出一个玉匣,想了想后,又取出一个玉盒,一起递给了黑袍大汉。 黑袍大汉珍而重之的双手接了过来,先打开了玉匣,里面放着一套紫色铠甲,看起来似乎是由某种矿石所炼制,通体散发出阵阵荧光,一看便是极具灵性之物。 另一个玉盒之中,则放着一个墨色的圆球和一面玉简,圆球表面铭刻着密密麻麻的细小符文,散发出强烈的法力波动。 “这炫光铠乃是用炫光石炼制而成,品质颇高,你穿在身上,便是任凭真丹境高手攻击,也足可保你无恙。除此之外,还能提升你吸收阴气速度,对你修炼冥骨决也有不少裨益。”柳鸣淡淡说道。 黑袍大汉听闻此话。顿时大喜。 “至于这个圆球,乃是一具天象境的傀儡,你根据玉简所述花些时日炼化的话,便能自由驱动了。能够发挥出天象境初期左右的实力。不过要驱动此物,需要极品晶石,盒子里面有一些。若是没了晶石提供法力,傀儡也不过是死物而已。”柳鸣继续说道。 黑袍大汉听闻此话,脸色大惊。 天象境的傀儡。简直闻所未闻,有了此物,蛮鬼宗要在沧海之域称霸也不过是举手之劳了。 “我给你此物,并非让你仪仗它逞威的,你可明白?”柳鸣看透了黑袍大汉的想法,口中淡淡说道。 “是。”黑袍大汉精神一个激灵,急忙恭声说道。 “这傀儡便算是蛮鬼宗的镇派之宝好了,只需让历代太上长老知道此物存在即刻,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之际,不可随意使用。我将它赐给你。不过是为蛮鬼宗留下一道守护之力,怀璧其罪的道理,想必我不说,你也是清楚的。沧海之域,也并非你想的那般简单。”柳鸣淡淡说道。 “是,师尊教诲,闻道一定谨记在心。”黑袍大汉心中一震,急忙恭敬的答应下来。 柳鸣淡淡一笑,身形一闪,便从密室中消失无踪。 “我回来之事。你仅让门中几位长老知晓便可,不得外传。”柳鸣的声音在黑袍大汉耳边响起,随即很快又消散开来。 黑袍大汉身体一僵,呆立在了原地。片刻之后,又珍而重之的朝着柳鸣刚刚站立之处,恭恭敬敬的行了三个大礼。 …… 蛮鬼宗一座阁楼之中,摆放了历代长老,各峰首座及灵师坐化后的灵位,是蛮鬼宗的祭祖之地。地位及其重要。 阁楼之中常年有一位化晶期长老坐镇,所以并无一般弟子巡视。 就在此时,阁楼中虚空一动,一个青袍人影无声无息的浮现而出,正是柳鸣。 他的目光淡然的环视前面的众多牌位,竟意外的在此看到了不少熟悉之人的灵牌。 当年为宗门呕心沥血的化晶长老彦师叔,曾赐予自己冥骨决的阮师叔,九婴脉主圭如泉,掌门黄石…… 这一个个曾经耳熟能详之人,如今寿元耗尽,终究身陨道消,成为了一抔黄土。 片刻之后,他目光落在一个黑色灵牌之上,上面赫然写着“钟灵秀”三个古纂大字。 钟师姑早已坐化多年,对此他并没有感到意外,但此刻眼中仍闪过一丝黯然。 口中轻叹了一口气后,从一旁的桌面上拿起一束香,点燃之后,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祭拜了一番这位曾经的恩师。 …… 蛮鬼宗上空,珈蓝和叶天眉并肩而立,似在轻声交谈些什么。 就在此时,二女身旁人影一花,柳鸣的身影浮现而出。 “夫君,事情已经办完了吗?”珈蓝开口问道。 柳鸣点了点头,看向两女,出言问道: “你们是否也要各自回去,见一见以前的故人?” “我就不必了,族中几个熟识之人如今应该早已不在了。不过天眉姐姐应该要回天月宗一趟吧?”珈蓝摇了摇头,看向叶天眉说道。
叶天眉美眸一闪,露出一丝追忆之色,轻轻点了点头。 “那也好,我在天月宗也有一两个熟人,正好趁此机会见上一见。”柳鸣说道,心中不由浮现出张绣娘的身影。 此女身具通灵剑体,当年便已经是凝液后期大圆满境界,并被云川联盟奉为“三真六子”之一,得享优厚修炼资源,如今数百年过去,以她的资质,应该已经进阶化晶期了。 …… 天月宗山门。 这数百年来,天月宗作为大玄国第一宗派,发展也是颇快。虽然境内有蛮鬼宗异军突起,实力大涨,但是天月宗仍是稳稳位列大玄第一之位。 山门附近,一队巡逻弟子正乘坐机关飞舟,在巡视山门。 忽的一道白光从山门之内激射而出,朝着远处激射而去,闪了两下便消失在天际,白光激起一阵劲风,使得机关飞舟连连摇晃,好一会才稳住。 “刚刚那道遁光,应该是张绣娘长老的吧。”机关飞舟之上,一个灵徒后期的白袍青年男子看向遁光远去方向,面露羡慕之色的说道。 “除了张长老外,放眼这大玄国内,还有谁能有此等御剑遁速!”另一人点头说道,言语中满是自豪感。 飞舟之上的几人面露憧憬神色,张绣娘如今是天月宗第一长老,一身修为已经到了化晶期巅峰,御剑之术更是号称如今云川大陆首屈一指,几乎可以和当年的化晶长老叶天眉相比了。 此女和蛮鬼宗太上长老钟闻道,并称为当今云川大陆最有希望踏入真丹境的大能修士。 而且张绣娘容貌无双,数百年来,整个大陆上不知有多少各门各派的年轻化晶修士前来求亲,但是都被其拒于门外。 “张长老看起来有些匆忙,这是要去哪里吗?”白袍青年自言自语的说道。 “长老行事自然有她的理由,我们继续巡视山门,做好分内事便可。”飞舟之上一直沉默不语的领队修士淡淡说道。 其他几人闻言,急忙闭上了嘴巴。 张绣娘的遁光飞出了天月宗山门,毫不停顿的朝着东面方向飞行了一炷香时间,落在了一处山脉之中,剑光敛去,露出了一张英气逼人的秀丽脸庞,目光有些激动的朝着周围看去。 数百年过去,此女看起来也没有多少变化,只是眼神中更多了几分坚毅之色。 “绣娘。” 人影一花,张绣娘身前浮现出一个美眸晶莹如星的宫装女子,正是叶天眉。 “叶……叶师叔!真的是你,我刚刚收到你的神识传音,还真的不敢相信!”张绣娘脸色一喜,有些激动的说道。 下一刻,叶天眉身旁又多出两人,正是柳鸣和珈蓝。 “你……你是……柳柳鸣,不,柳前辈!”张绣娘看到柳鸣的身影,神色一怔,轻声呢喃了一声,身体朝着后面退了一步。 “张道友,许久不见。”柳鸣微微点头,淡淡一笑的说道。 张绣娘美眸一闪,目光随即落在了柳鸣身旁的珈蓝身上。 “这是珈蓝,曾经也是蛮鬼宗弟子,她和天眉一样,现在都是我的双修道侣。”柳鸣淡淡一笑道。 “道侣……叶师叔也是……”张绣娘脸色一怔,看向叶天眉。 叶天眉面色微红,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难怪柳前辈上一次回到云川大陆,便一直在千方百计的打听叶师叔的行踪了。”张绣娘一怔,随即微微一笑,眼中却悄然闪过一分失落,不过转眼即消失不见。 “我们这次回来,并不会久待,见一见旧人便要立刻离开了。绣娘,这里面是一些修炼资源和一些剑修典籍,便留给你吧。”叶天眉面色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取出一个储物法器,交给了张绣娘。 “多谢叶师叔。”张绣娘听闻此话,脸色一黯,随即恭敬的说道,目光一转,飞快的在柳鸣身上一掠而过。 一刻钟之后,一道遁光从天月宗附近的山脉激射而出,朝着一个方向远去。 张绣娘看着遁光消失在远方,怔怔出神。 片刻之后,她叹了口气,心中泛起一阵苦涩,身形一转,朝着天月宗山门方向飞遁而去。 (《魔天记》若是没有意外的话,明天就差不多结束了。按照忘语原来的计划,这本书应该在元旦就应该结束的,但为了填下前面的大小坑,咱竟然不知不觉又写了这么多出来了哦。呵呵,等此书彻底完结后,忘语也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新书《玄界之门》的创作中去了。)(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