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新闻>作家圈> 宁缺:做人当如梦神机

宁缺:做人当如梦神机

做人当如梦神机,年头通达有神明。
从前梦入神机还在写《佛本是道》的时候,就已经很火。《佛本》我看了几十章,感觉很不喜欢,后来《黑山老妖》也看了一段,没有在追看,只记住了一个七杀碑的故事,主角也是杀杀杀杀杀杀杀,真的是猛男。那时候就能感觉到,梦入神机这个人很不一样,也很不一般,有一种凌厉的感觉。写《佛本》的时候,还有些青稚,比如开头诱骗那个小吸血鬼拜师的情节,显然有一些老的套路在里面,当时的梦入神机还有些泯于众人的感觉,是一个新嫩写手。《黑山》就很有些味道了,不过依然是历史传说人物大乱斗,精彩是精彩,还是没有什么内在的东西在里面。这个时候梦入神机的文字功夫已经不凡,境界更是不俗。《黑山》中,王钟练了十多年的铁砂掌,不过现代社会也没有用武之地。这一天在街上遇到小偷行凶,一时间心头怒火起,“不杀死那畜生,也不算为人。”在公交车上破窗而出,追上去把那小偷一掌打死。开头几章,梦入神机就表现出一种出尘的味道,一股凌厉劲,完全没有俗套的念头,就像黑山老妖对王钟所言,“就算在几百年后的未来,你也没被万丈红尘污染了本心。”一本书里面的世界,也是一个作者的内心世界,主角也是作者心中念头的化身,一定程度上表现了作者的真实自我。从王钟这个形象,也可以窥见梦入神机这个人。
     
    从《佛本》到《黑山》,梦入神机在写书的过程中也在慢慢领悟,慢慢成长。一种精神在他心中慢慢酝酿着。就像他自己说的,“梦入神机一直在求新,求变,求突破。”《黑山》梦入写的非常痛苦,他不想唐三跳舞那样满足于现状,一部又一部的重复自我,他要叩问自己的本心,就像《阳神》中所言,他要明心见性,追寻本性真如的人生境地。
     写《黑山》的一年中,梦入神机行遍四海,走访了许多拳师,跟他们谈论国术方面的事情,这也是心的洗练,梦入神机心中渐渐有了自己的道。在《阳神》中梦入神机写道,道术道术,心中有了道理,还要有术,也就是手段,才能用出来。除了道理的寻觅,梦入神机还注意文字上的功夫,比如他自己说,“关于新书,我会注意到刻画人物这一点。”显然在写作方面,梦入也在不断思考和努力。
     《龙蛇演义》这部书,正是梦入神机追寻的成果。这部书写的不是武侠,而是国术,一下子从打打杀杀上升到了文化与文明的境界。看了武侠你可能觉得很过瘾,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想出去砍人,但看了《龙蛇》你说不定回去静下心来学武。《龙蛇》我当时追得不紧,但有个哥们很迷,还因此参加了学校的武术社团,每周末大清早出去打太极。
     《龙蛇》我只是草草读过,有一个情节印象很深刻。当时王超正在寻找突破,遇到一个老人家,是走过长征路的老红军(lhj)。王朝向他请教暗劲是怎么练的,老人拿出唢呐,吹出一首《十送红军》。“上个世纪那个热情如火的年代,这样的人,这样的精神,像老人这样许许多多的人汇聚到一起。这样千千万万的精神凝聚在一起,还有什么能够战胜。”(《龙蛇演义》)正是在长征路上,老人才拳术大成。王超说道:“你的感动,你的拳术,我都知道了。的确是无敌的力量。”之后王超超脱尘世,去追溯当年那条振奋人心的路线,走雪山过草地,瞻仰当年的感动。最终他练得“心如赤子,意如钢铁”,暗劲大成。
     这种感动无疑是震撼的,起点再没有那个人有这种真诚。
经过《龙蛇演义》的淬炼,梦入神机真正有了自己的体系,这时候的他已经很有一股大家风范了,《阳神》出世,无人能当。
     《阳神》开篇就有真意,一种大气的感觉迎面而来。这种掷地有声,一气呵成的精炼,上次体会到,就得说树下野狐的《搜神记》,再往前,就是金庸的作品了。作品先是存在于作者的心中,从作者开始写第一个字时,整部作品就活了起来,有自己的神魂。这已不再是平常的写手以码的形式码出的故事,而是真正的著书立作。
     一般的丫丫文,开篇是要先入戏的,然后再开始讲故事。穿越文要先把穿越这件事讲了,再讲明异界的基本情况;重生文也是如此,网游文更是千篇一律,从排队领头盔到拎木棒出门杀鸡,每篇小说都必须不厌其烦的重复这个套路,然后才能开始写自己的内容。一部书根本没有自己的神魂,而只是循规蹈矩的套路罢了。这些都只能叫做讲故事,离真正的著书,还差得远。
    
    
    下笔有神魂,已经有著书立作的气度了。
     相比《搜神记》的华丽和金庸的沉稳,《阳神》的神魂更加了不得,是一种读书人的气度。开篇第一章有子洪易,先交代了朝代背景和地点、人物背景,写道洪易这个少年在读书,“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读的是前朝大儒李严的《草堂笔记》,而且讲了一个封神的故事。洪易虽然年纪小,但心中却是雪亮,不读死书,知道人情达练即文章。第二章小人如鬼,洪易手无缚鸡之力,却正气凛然,一言呵退恶奴,然后说到治鬼,读书人心中有正气,神鬼不能近。后来洪易在野外破庙中夜读,遇到香狐王元妃,也不惊慌,“我辈读书人,寸大义,明六合,知妖鬼,达神明,这才是格物。”
     几行文字之间,读书人的气度显露无遗。这种气度可是了不得,是中华几千年,无数读书人积淀下来的。主角是作者心中念头的化身,由洪易推及梦入神机,梦入显然也真正具备这种读书做学问的气度。《阳神》正如书中的《草堂笔记》,讲的是怪力乱神,内里却是大道理,大学问。
     梦入神机又写道,“洪易读书不是死读书,而是要揣摩著书人的思想,甚至平生经历,更有甚至,要搞清楚成书的时间,考查著书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环境,出在什么样的状态,心态如何,这样才能把一本书彻底的读通,心灵和著作人交流。”通过揣摩人来理解书,以及我所理解的通过书来推及作者的内心世界,都是这么个意思。起点上一些写手跑出来写书,内心的污秽和恶念,一下子就在书里暴露出来了,却还不自知。
    《阳神》中写到科举一节,一百零三岁的文坛大宗师谢文渊,梦入神机这么描写道,“他的目光一闪,竟然爆发出了一种深邃到极点的光辉,好像眼睛之中有一种洞穿时间空间的意境。”这种人虽然不修习道术,但是在道理上的意境和修为,比鬼仙都要厉害,远远望上一眼,就知道洪易深不可测。科举开场后,朝廷大员们都跑出去望气,比如七岁中秀才的神童上方,就是祥云缭绕,如一团锦绣,写的是锦绣文章。
     望气在现实中当然是荒谬的,但读书做学问的人,不仅是读书,格物、观人、看世界的功夫,也非同小可,真正的大师就如同梦入神机所写的,“有一种洞穿时间空间的意境。”一个人从大师眼前走过,就能看到人的心。一个老人站在大师面前,大师可能就心神震动,看到老人身上积淀的沉甸甸的数十年的过去。写《神游》《鬼股》《人欲》《灵山》四部曲的徐公子胜治,就有这样读书人的功力。他在《人欲》中写道,一个小青年死后附身富家弟子身上,骗过了身边的亲人,但被一个在世仙人和一个玄学大师看到,就知道不对劲,一口道破天机,说这个人并非他本人。不仅是写作,其他创造性的工作和艺术中都有这种意境,艺术大师观人,看世界,都有这样的功力。就如同梵高的画作,一般人看不出什么,但真正的大家或知音人,第一眼看上去,就可能心神震动,不能自已。
前几天跟人说,《搜神记》抓了一个中国神话的表象,而《阳神》有中华文化的内涵和神韵。就像大唐双龙、搜神中的修为,长生诀,回光诀,水螺旋,火螺旋,定海神珠,气旋在体内转啊转,转的是物理的力量,什么离心力向心力扭力。搜神中的神也好,仙侠小说中的仙也好,吸纳天地元气,实质上都是能量的积累,把龙珠里的测试仪拿来一照,一个个显示两千万三千万,立即就能分出个高下。这种书都是借了一个神仙的名头,其实跟中国的文明和文化毫无内在的关系,而是一种唯物质论的西方哲学思想。而在《阳神》中的仙,才是中国人本哲学思想的体现。《阳神》中讲,世间是个大苦海,神魂出了壳,就像人从船上掉下来,溺水了一样,要想在世间畅游,就要修炼和壮大神魂。洪易一开始修习弥陀经,通过观想法来修炼神魂,及至后来洪易修成鬼仙,和各大道门斗法,大道门都是通过自己道门的道理和认知,观想出宝塔、如意,蕴*无上大道,有莫大的神通。武举科场上,洪易手持代表江山社稷的大稷神刀,一刀之威,近乎人仙,从中领悟到了社稷之重,从而使自己观想出的战神也持上了大稷神刀,发出的刀气,几乎有了上古圣皇,盘皇生灵剑的气息。科举开考,洪易作的文章符合诸子百家的道理,引起百圣齐鸣,自身念头也经过百圣意志的洗练,生出毫芒,几乎相当于渡过一次雷劫。可以说《阳神》中的道术唯心唯人,根植于中华文化之中,真正有了文化的神韵。其中道术修为的表现形式,也不是金丹元婴这些大路货,而是神魂和念头。普通人的魂魄中念头杂乱不堪,受到世间红尘的污染,蒙上一层尘埃,而修道人洗练心灵,念头都是明光自如,有如钻石一般。二次雷劫念头生出毫芒,四五次雷劫就达到了一念一世界的地步,九次雷劫后成就阳神,有数亿个念头。
     《阳神》中的武道承袭自《龙蛇》,练肉练骨练皮膜,有一种血气阳刚外放,阴神妖鬼不能近,而不是武侠小说中捏造的内力真气,以及狗血的真气外放。巅峰武圣的精气如狼烟笔直冲天,身边血气翻涌如着火一般,鬼仙近身也要被灼伤。这种设定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有一种浑然的大气,读者读了以后,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要振奋三分。武侠中的功夫与之相比,实在是有如萤火之于皓月,上不得台面了。种创造其实一直都有,但大都是作者的灵光一现,泯于平凡之中。-鬼雨的《道缘儒仙》中就有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主角出身书香门第,以儒入道。书中有大学问、大见地的大儒们所在,都有一股精气笔直冲天,几百里都能看到,因此招来妖魔窥伺,无处藏身。后来几位大儒合力研究,琢磨出一种炼精化气,把儒家济世的大功德转化为修为的功法。当时仙神的泥丸宫里都有两种东西,道心和佛元,既是修为,也是仙界的货币。后来主角成为圣人,把凝聚了无数代大儒功德的丹心神尺炼化成神器,为仙界增加了儒功,与道心佛元并立。这个创造就已很有些味道了。
     四年前我还在高二时,就有过一个构思,当时江湖上的主角们,跳个崖都有奇遇,各种美女纷纷投抱送怀,混的无限精彩。我厌倦了这种精彩,想换一个视角,从这位有主角光环的大侠身边的一个人的角度写一篇小说。当然这个构思就一页纸,一直没有实现。两年前大一,看都是丫丫小说时,突然怒从心头起,拍案道,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这些小说中的烂人,不过是得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传承或异能,就能称雄,实在是恼火。我在恶魔中设定了一个美国大组织,专门监测和猎杀这些走了**运的人,后来随着恶魔构思的成熟,这个设定拿掉了。
在《阳神》中梦入神机也做了同样的事。《阳神》中的洪玄机,年少时也是个不可一世的人,年纪轻轻就成就武圣,立下赫赫战功,又弃武从文,高中探花,入朝为官。他不仅娶了赵夫人这种大家族的子女为妻,还和大罗派瑶池派等几个道门的掌门或掌门之女有瓜葛,更有天下第一道门太上道的圣女梦冰云委身下嫁。读者都知道他是谁了,他就是武侠和玄幻小说中的种马哥。这样一个人在《阳神》中成了大反派,后面更是点出,梦冰云嫁给他,是以自己为束缚困住洪玄机,让他在武圣的境界上生生停滞了二十年,不能成就人仙。
    冠军侯更是了不得,有天下八大妖仙之一的神鹰王辅佐,与武圣精忍和尚对决时,表现出了冲天的豪气,想要把对方收服。洪易与他对面,发现他有一种超越天魔的大欲望,仿佛天下的一切都应该是他的。遇到八大妖仙之一的银鲨王,冠军侯也想收服,即使是八大妖仙实力第一的天蛇王星眸,他也敢出言调戏,被天蛇王的分身追杀万里,却因此意外发现了天柱神石。还有孔雀王之女幸雨仙,真罡门圣女……冠军侯似乎认为天下的美女理所当然全是他的。就在梦入神机点出冠军侯发明了活字印刷术的时候,读者都恍然大悟,原来是穿越哥啊。他还有穿越哥的另外一个象征事物:小时候发现天降陨石,凑近一看,却是上古第一圣皇盘的盘皇生灵剑,于是滴血认主,收为己有。
     有句话叫,这简直是一个大茶几,上面摆的都是杯具。关于冠军侯,梦入神机说,他就是一个大茶几,好东西都摆在上面。通过冠军侯,梦入神机对穿越哥进行了**裸的嘲讽。地元仙丹助洪易成就武圣,天柱神石被洪易抢走,孵化出人仙分身,寒月女神被洪易抓去炼成了第九道光圈,今后冠军侯显然还会为洪易贡献更多的好东西。八大妖仙中的大龙套神鹰王被洪易抓住的时候,还在大叫:“侯爷有盘皇生灵剑,是天命所归,将来统御天下的人,他会为我报仇的。”在这样讽刺性的场景下,穿越哥颜面尽失。很多书的主角虎躯一震,都有一股王八之气,我最新看到的有这种气的就是罗霸道的《星际屠夫》,而在《阳神》中洪易说:“冠军侯已经被我打败了,他根本没有什么王八之气。”冠军侯在知道自己的女人被洪易抓住时,怒气冲天,在愤怒的支撑下,马上就要突破境界,成就人仙,如果穿越哥是主角,自然是夺回美女,功力大进,但现在洪易是主角,于是三拳两脚把穿越哥打回原形,让他狼狈而逃。
     种马哥和穿越哥的套路,实在是太烂俗了,老读者都厌倦了,偏偏许多作者还被这个套路束缚着,一次又一次写出这样的故事。现在梦入神机把二者拎出来,挨个扇耳光,读者看了自然是心中震动,进而大爽。这种创新是颠覆性的,振奋人心。
    网络小说自然要读者觉得爽,心头念头舒畅。《龙蛇》中王超简直是王无敌,一部小说从头打到尾,一场没输过。《阳神》中更是爽到不行,不走老路,不但不走老路,还删人耳光。相比之下,番茄还在最近的章节中安排自不量力的恶少挑衅主角,挑动读者的怒火,实在是老套到不行。
     《阳神》中的八岁鬼仙,拥有上古圣皇极的无极龙戒。洪易问他,你怎么有这个。答曰,是我打扫祖屋的时候扫出来的。这个场景不紧令人捧腹,想起番茄的《盘龙》。梦入神机显然小小调戏了番茄一把。
     《阳神》中的世界非常干净。读者读《阳神》,觉得念头舒畅,心中通明,就是得益于这种干净。梦入神机在《阳神》之中说,普通人魂魄之中念头杂乱不堪,蒙上了滚滚浊世的尘埃,洪易在修道之前,梦冰云就教过他读书的方法,用智慧之剑斩断俗念,使心中如明镜一般锃亮,不染尘埃。梦入神机本身也有这柄智慧之剑,能断俗念,写书的时候心中没有杂乱的念头,书中的背景描写、人物、意象、对话,都清晰命了,让读者心中舒畅,能一心一意的享受阅读。而有的作者,写书的时候静不下心来,脑海里杂乱一团,屈从于自己的兽性本能和贪欲,笔下的故事充斥着乱七八糟的意象,一会捡到钱,一会被脑残二世祖欺负,一会莫名其妙要去参加什么上流社会的拍卖会,一会又遇到了一个大美女。这就好比作者把一个滚滚大浊世,呼地一下子灌进读者的脑海,让他一会惊,一会喜,一会怒,一会*(……阿弥陀佛),胡思乱想,整个脑袋纷乱不堪,一下子*了
有些作者写小说是一种本能和冲动的力量,一阵狂码,这种东西就跟野兽的欲望一样,是非常无脑的。好一点的多少能比较克制,控制得住自己写的东西,但有时候也回不由自主的照搬老套路,典型的就比如佣兵公会/冒险者协会,拍卖会情节,奴隶市场情节,恶少情节等。作者凭着冲动去胡乱使用这些情节的时候,不免乱了方寸。番茄休整两天后连出奴隶市场和恶少找茬,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而天蚕土豆就有意思了,这个人其实很稳,能控制情节,把这些桥段当成一副好牌来打。三年之约之后那段时间人气低迷,蚕豆用好多章描述了一个拍卖会,就起到了调动读者兴趣的作用,但这样的手段毕竟流于下乘。《阳神》中提到道术道术,文坛大家修道理学问而不学法术手段,《仕途风流》中主角的老师赠他一本《厚黑学》,扉页写着,此可以为术,不可以为道,都是这个意思。
     艺术源于生活,好的作者都不缺乏这种感悟,从生活、书本中得到自己的道义,然后用心去写书。梦入神机把中国传统读书人的神魂气度融入《阳神》,然后用精彩的剧情编出来,道与术相合,是非常了不得的成就。又如前面提到的王超和老红军的故事,梦入神机在现实中接触到这种感动,敏锐的把它捕捉,放在心中不断酝酿,最终写出了这一段,化为感动的力量。一个好的作者,他的心绝不缺乏对生活的敏感。海派清口的周立波说,我知道观众想从我这里听什么。他每天读十四份报纸,同样是读,他却能从中读出不一样的东西。如果真的想创作一些东西,却不用心琢磨,就太不应该了。
     梦入神机的同城写手罗霸道,在新书《星际屠夫》中也不修习真气了,开始练肉练骨练皮膜,真的很有意思,不知道下一本书是哪个。
    我真的不想吐槽,但我对树下野狐的新书《画仙》一点兴趣都没有。先是山海经,现在是白蛇传,下次是什么。伸手就抓一张皮,三国题材都要写烂了,隋唐演义也被写了多次,封神演义里的圣人天天都要赶场,简直成了烂戏之王。这些群众津津乐道的东西确实有市场价值,但从一个作者的角度我却不能认同。新说经典有如竭泽而渔,而且这种束缚对于作者自身的发展非常不利。把一尊尊大神搬进自己的作品,确实能吸引人气,但这些角色作者不一定能控制得住。明星大腕与导演的冲突,有时候也是这个道理。番茄仔《九鼎记》中的四大至强者,硬是加塞进去一个诗仙李太白,还有青莲剑歌,像这样生硬使用已有的意象,连带着作者的思路也僵化冻结了。
     今何在写过《悟空传》,江南写过《此间的少年》,但后来他们都有了自己的东西。梦入神机在《阳神》中,就立足于中国文化和历史、传说,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又如书中的上古圣皇盘和盘皇生灵剑,读者马上就能想到轩辕剑,但它确实又不是轩辕剑。无形中,盘皇剑具有了轩辕剑的威严和历史气息,同时又是全新的,令读者耳目一新的同时,作者也能把它掌控住,进行随心所欲的刻画。而面对已有的意象,作者可能难以下笔。
    网络文学绝非一个独立的事物,也绝非丫丫那么简单。在为大众带来愉悦的同时,网络文学要发展,作者自身要发展,就需要不断的探索与创新。在这个暴走的时代,奇幻、玄幻、穿越、重生、无限流、网游、机甲、种田,这些像群星般闪耀的新事物要不断发展,就需要更多想梦入神机一样的人物出现。金龟子在央视少儿频道装嫩,一装就是几十年,陪伴了一批又一批小盆友。难道像唐家三少这些作者,也要迎来一批又一批小白,送走一群又一群老鸟,靠吃老本不断走下去?
    快一个月之前写的啦……现在突然想起来发出来
     是因为刚才看了那个自己说来找骂的,然后推荐步步生莲的那个人的帖子,突然想笑,然后想起来自己写的这点东西了

梦入神机相关新闻

近期小说新闻

返回顶部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