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明晓溪 全文字数 13109字
傍晚时分的病房。 窗外晚霞宁静地映红天际。 欧辰走近她,目光暗烈,充满深邃的感情: “五年前的我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 刚才她的震惊和失措已经完全落入了他的眼中,那么,五年前在他的生命里,果然是有她的存在吗?所以,才仿佛宿命般,自从见到她的第一眼起,就再也无法将她忘记。 ………… …… 在喧闹的彩虹广场上…… 当他自车窗第一眼看到那个女孩子,就像所有的阳光都落在她身上,而其他所有的一切都淡化成了阴影。她身上的阳光太过强烈,刺得他有一瞬间的失明,她恍若在令人眩晕的光圈里,世间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了…… ………… …… 深夜的泡沫酒吧里…… 女孩子的笑容淡淡的,目光也淡淡的,洁白如象牙的面容和浓密如海藻的长发使她看起来就像慵懒的小美人鱼。与那日在彩虹广场上的表现判若两人,在她身上已然看不出任何紧张的痕迹,歌声放松自如,美妙动听。 ………… …… 蕾欧公司的大堂里。 阳光灿烂而透明。 空气中似乎有流动的香气。 她望着他,嘴唇略显苍白,眼珠是失神的琥珀色。忽然,她闭上眼睛,脸上闪过决然的神情,飞快地转身向大堂门口走去。 …… 她仿佛没有听到,没有回头,她走的很快,似乎是想要逃开。阳光照在她的背影上,有种冷冷的阴影和绝情的味道,就像他的噩梦中那反复出现的场景…… ………… …… 废弃的库房里。 她的声音里有种低柔的感情。他一怔,低头看怀抱里的她,她的眼睛里蕴着星芒般的泪光,嘴唇苍白如百合花。 他的心底忽然寂静无声。 他忽然想用手指碰触她的面颊,轻轻地,就只是轻轻地碰触她,为什么她总是那样轻易地,那样轻易地就让他心痛。 …… ………… “我们相爱过,对吗?” 欧辰的呼吸轻轻有些紊乱。五年来无数次在他的梦里出现,却始终看不清面容的那个女孩子,让他心痛得无法呼吸,任凭怎样呼唤也不肯回头看他一眼的女孩子…… 就是她…… 对吗…… 此时。 雪白的病床上,尹夏沫却已经从惊骇和混乱中渐渐平静下来,她的嘴唇有些苍白,睫毛轻扬,瞳孔幽深地看向欧辰。 窗外彩霞满天,他贵族般倨傲淡漠的面容恍若有金色的镶边,眼底隐藏着浓烈的感情。她的心脏紧缩痛楚,真的失忆了吗,那为什么,他跟五年前一模一样,甚至连凝视她的眼神都完全一样。 可是…… 也许正是因为失忆了啊…… 淡淡地,她回忆起五年前那晚的樱花树下,夜风清冷,他悲痛绝望地望着她,她神色冰冷地将绿蕾丝丢弃在空中,没有星光的那一夜,庭院里有白色的雾气,他绝望地呼喊她,她绝决地转身离去……她听到了…… 其实…… 她也看到了…… 可是,那种世界顷刻间全部被毁掉的恨意让她失去理智地迁怒于他,五年前的那一夜,她选择用最残忍的方法伤害了他…… ………… …… “你当年对少爷做的事情,我全都看到了。”沈管家看着她,眼睛中带着隐约的恨意,“既然你能那样地伤害少爷,想必你对少爷是一丝感情也没有的,那么,就不要让他再记起你。你留给少爷的痛苦已经太多了。” …… ………… 尹夏沫淡然地笑了笑。 她看起来那么平静,心底如潮水般涌动的各种复杂苦涩的滋味丝毫也没有流露出来。晚霞渐渐消失在窗外的天际,暮色四起,她轻轻地垂下幽黑的睫毛,唯有嘴唇依旧微微苍白。 “我不认识你。” 声音很轻,就像如烟的往事一般飘荡在静悄悄的病房。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或许是她的错,或许是他的错,可是如果已经遗忘了,那就彻底遗忘了吧。 欧辰惊怔。 不,他不会错,她认得他!她刚才的反应,她恍惚的神色,她凝望他的眼神,五年前她肯定认得他…… “你骗我。” 他暗怒地逼近她,高挺的身材透出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她静静地瞅着他,如深夜花瓣上的露珠般静静瞅着他,琥珀色的眼瞳淡漠地静静瞅着他: “为什么要骗你呢?” 她微笑,笑容里有种满不在乎的神情。 “如果要骗欧氏集团的少爷,也应该骗你说五年前我认得你,你爱过我,我爱过你……可惜,我不认识你。” 就让他永远地忘了吧,忘记她对他的伤害,再不要想起那会让他痛苦的记忆。而如今的她,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只能依附在他身上才能生存的尹夏沫,她想要得到的一切,她会用自己的双手去拿回来。 没有开灯,暮色中的病房光线昏暗。她的神态如此自然,语气里淡淡的嘲讽让恼怒中欧辰忽然动摇了。 他定定地凝视她。 海藻般的长发,洁白的面庞,淡色的嘴唇,她只是安静地坐着,却让他想要一直一直这样看下去。 “你真的……” 他喉咙沙哑。 五年前,她真的并不存在于他的生命中吗,他一直是孤独空白的吗。为什么,自他出生之日起就已经习惯了寂寞,这一刻,他的心却仿佛充满了夜的暮色。他抿紧嘴唇,面容渐渐变得冰冷淡漠起来。如果她并不认得五年前的他,那么…… “那么从现在开始,留在我的身边。” 欧辰用不容拒绝的口吻宣告说,握起她没有打点滴的右手,在她手背的纱布上,印下一个冰凉的吻。他的眼底黯绿,仿佛那不是吻,而是给她的烙印。 尹夏沫的指尖轻轻颤了下。 那么轻微。 她心中也恍若被轻微的夜风吹过,一圈涟漪慢慢地荡开,然而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她斜睨他。 笑容慵懒嘲弄: “欧家少爷一贯是如此追求女孩子吗?” “尹夏沫。”欧辰沉声。 “不要告诉我,给我角逐广告代言人的机会只是为了追求我,”她懒懒地靠在病床上,勾起唇角,“可惜,我只对蕾欧的广告感兴趣。” 她迎着他的视线,笑容淡淡的,眼瞳中没有任何表情。如果可以代言蕾欧的化妆品,或许还会继续遇到他,不如就让他对她避而远之好了。 “跟我交往。”欧辰逼视她,眼底深黯,他忽略掉心底隐隐的痛楚,神态冰冷地对她宣告,仿佛他认定了就已经是事情了,没有任何她拒绝的机会,“如果你终究没有办法爱上我,我会给你分手的权利。” 尹夏沫惊愕。 然后。 吃惊和恼怒让她失笑。 欧辰果然还是欧辰,只是,她却已不再是当年的她了。 “不可能。” 她收敛起唇角的笑容,眼神淡然冷漠。不能再同他兜兜转转,过往的悲剧她绝不容许再次上演。 “原因。”他抿紧嘴唇。 “因为……” “因为她有男朋友了。”夜风从病房的房门处轻轻吹来,一个声音美丽如白色的雾气,有点邪恶,带点嚣张。 尹夏沫回头望去。 病房的顶灯忽然大亮,一室黑暗顿时消散。就算出现在医院里,洛熙依旧美好得如同在春日花瓣飞舞的场景中,他笑吟吟地看着病床上的她和病床上的他,笑容轻柔无害,这笑容却忽然让尹夏沫的背脊有点发凉。他微笑着走过来,坐在她病床的左边。 她沉默,明白很可能是珍恩告诉洛熙她在哪里的。此刻,欧辰在病床右边,洛熙在病床左边,真如电影一般。她应该表现出受宠若惊才对,可惜,她太累了,希望他们两个全都消失。 “沫沫,”洛熙温柔地说,“不可以伤害别人的感情,知道吗?”沫沫这两个字从他唇间逸出,竟无丝毫肉麻之感,缠绵如婉叹。 尹夏沫瞟他一眼。 “当别人向你示爱时,记得要告诉他,你已经有男朋友了。”洛熙心痛地抚摸她掌心包缠的纱布,言语虽略有责怪,但语气爱怜呵护,竟似对她疼惜入骨,“不要轻易**别人的感情,若是别人对你感情已深,到时候可怎样收拾才好呢?” 她不动声色。 眼角余光可以看到欧辰的手掌在病床上渐渐紧握成拳,她犹豫挣扎了一下,最终只是暗暗叹了口气。 “放开她。” 看着洛熙碰触她的手指,欧辰沉声说,声音冰冷刺骨,有种贵族般的倨傲淡漠。 “沫沫。” 洛熙没有理会他,只是轻轻将她下巴抬起,逼得她的视线正对他。他唇边有怜惜柔和的微笑,乌黑的眼瞳里却有深不可测的暗芒。 “告诉他,我是谁。” 他声音滚烫,轻轻凑近她。 尹夏沫装作漫不经心地用眼角余光看去,只见欧辰指骨已握得青白,手背筋脉突突直跳。她心中暗痛,仿佛被玻璃碎片深深划过心底。抬眼又望向洛熙,他脸上绽放着美丽的光芒,就像黑夜里的复仇天使,她微怔,而终于还是静静闭上了眼睛,任由洛熙吻上她的唇。远离她吧,如果已经忘记了她,那么就让所有的痕迹全都抹去吧。 她茫然地想着。 突然,唇片一痛,洛熙竟然狠狠地咬破了她的嘴唇,血的腥气冲入她的口中。她惊得睁开眼睛,只见洛熙眼底有股恨意,忽而,这恨意转瞬又转为悲伤的爱恋,他温柔地吻着她,小心翼翼用舌尖拭去她唇片的血,轻柔地抚平她的伤口。 病床边。 欧辰“霍”地站起来! 望着正在亲吻的洛熙和尹夏沫,欧辰的身子竟似痛苦得有些摇晃。他记得这个少年,彩虹广场和泡沫酒吧里,这个如珠玉般美丽的少年就陪她的身边。 他沉默地望着尹夏沫。 她的脸颊有微微的红晕,沉浸在那少年的亲吻之中,她美得惊心动魄。可是,他无法再看下去。眼底仅剩的光芒被寒冷的冰霜一寸一寸冻结,无声地,心底仿佛被挖出了一个洞,漆黑的,死寂的,恍如在这人世间再无一点温暖。 从病床到门口。 如同从光明走向黑暗的距离。 欧辰僵硬地走出病房。 一阵夜风吹过,窗帘被猛烈地吹扬而起。 洛熙放开了尹夏沫。 他冷冷地凝视她半晌,仿佛刚刚亲吻她的并不是他,而她的目光失神地越过洛熙的肩膀,望着空落落的病房门口。她不想让过去的记忆再伤害到欧辰,可是,他这次走了,或许在他的生命里就再也不会有她的任何存在了。 她心底忽然空空洞洞的。 病房里冰冷的死寂。 吊瓶里的液体输完了,护士将针头从尹夏沫的手腕取出,洛熙扶着她起床。她挣扎着想自己走,他冷冷看她一眼,用力将她箍到自己怀里,握得她的肩膀一阵疼痛,她痛得皱眉。 “痛吗?”洛熙似笑非笑,“放心,你不会比我更痛。”声音低沉阴柔,恍如是从齿间磨出来的。 回家的车里,尹夏沫默默地望着车窗外的夜色出神,洛熙沉着脸,一路两人无话。车到了她的家门口,她伸出包着纱布的右手想去开车门,他已伸手帮她打开了。夜风灌入车内,她准备下车离开。 洛熙突然低咒一声。 他扳过她的身子,瞪着她:“你是冷血的吗?” “是。” 她淡淡地说,眉宇间无比疲倦。 车门“砰”地被关上!洛熙一眼也没有再看她,冰冷地加大油门,轰然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夜风清冷,她身子冷得颤抖起来,抱紧自己,慢慢地向家里走去。 ****** 尹夏沫站在家门口,艰难地在包里翻着钥匙,她不想惊动小澄,不想让小澄看到她受伤的样子。刚刚找到钥匙,门却从里面打开了,明亮的灯光,混合着饭菜香气的温暖扑面而来,尹澄对她笑: “你回来了。” 尹夏沫望着他,忽然她侧过脸去,只觉胸口酸涩,一天的惊恐与疲累在见到小澄的这一刻如同洪水般向她涌来,眼圈蓦地红了。 “姐,你受伤了!” 尹澄看到了她身上包扎的纱布,吃惊地痛呼,又见到她侧脸躲闪的神情,不由只能压下追问的冲动,扶住她,再三确定她现在好好的,才略微松了口气。 尹澄将小餐桌抬到客厅里,让她窝在沙发中吃饭。晚饭他炒了两个清淡的菜,煲了排骨茶树菇汤,香味飘散在空气里,尹夏沫顿时觉得饿了,她正想去拿汤勺,尹澄阻止了她。 “我来。” 他舀了碗汤,然后轻轻吹凉了。 “又不是小孩子。”她笑着摇头,“只是掌心有些伤,手指一点问题也没有。” “怎么受伤的?” 尹澄低声问,没有理会她的拒绝,坚持将小汤匙送到她的唇边,静静望着她,直到她终于将汤喝下。 从他很小开始,妈妈在酒吧里唱歌,就是姐姐一直照顾他。每当他生病,她都会用手轻柔地试他额头的温度,一口一口地喂他吃饭,整夜整夜守在他的床边,当他病情重一点的时候,她的眼圈总是红红的。但是姐姐没有哭过,在他面前,她一直表现得坚强如大树,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只有有她在,似乎就什么都不用担心。 可是,她不知道。 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哥哥,她是妹妹,由他来照顾她,所有的风雨让他来承担,使她可以成为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公主。 “一点意外。”尹夏沫将双手悄悄藏起来,对他微笑,叉开话题说,“这汤煲得真好。”她心里隐约清楚今天的绑架事件是谁做的,然而毕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多说无益。也是自己太过大意才给了对方下手的机会,往后多提防些就好。 尹澄细心地将汤吹凉。 他没有再说话。 一勺一勺地慢慢喂她吃饭,每勺汤都是温热的,每勺米饭上都放了一口青菜。他明白她在敷衍他,也不想去逼迫她说什么,于是,他只能让她吃得好好的。 客厅里的气氛宁静得有丝古怪。 尹夏沫不安地看了看尹澄,只见他乌黑的睫毛低垂着,纯净的面容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沉默地吹凉要喂给她的汤,他自己却一口饭都还没有吃。 “小澄……” 她犹豫着开口。 “……还在生姐姐的气吗?” 那天因为他的高考志愿和她执意要进入娱乐圈,她失手打了他。虽然一直懊悔当时过于冲动,但是她心意已决,不可能回头,就并没有向他道歉。两人谁都没有再提那件事,尹澄仍旧宁静温和,然而总仿佛有什么隔在了她和他之间。 他怔怔地停住手中的动作: “姐,我怎么可能会生你的气呢?” 这想也不想的回答,让她的胸口一下子被热流涌堵住了,忽然忘记该说什么。半晌,她才低声说: “对不起……” “姐,”尹澄打断她的话,“从小到大,你对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又怎么会生你的气呢?不想听到你说‘对不起’那样的话,我会很难过。” 她轻轻伸出手,掌心包扎的纱布轻轻碰触他的脸颊。那天打了他,她的心都要淌出血来。她的小澄,这世上她唯一的亲人,她会好好地守护他,就算是她自己也不可以再伤害他。 尹澄在她的掌心微笑: “我不学建筑了,就听姐的,我去美术系,将来做一个让姐值得骄傲的画家。” 她也微笑:“你会非常出色。” “而且,我可以把画送到画廊去,如果有人喜欢,画稿的收入可以贴补家用。前几天我送了几幅过去,画廊老板说已经有人定下了,过两天让我去拿钱。”他的眼睛纯真柔和,“姐,你不用那么辛苦地养家了,以后这些事情都让我承担,好吗?” 她的笑容慢慢凝住:“你不要去考虑这些……”只要他好好地生活着,陪在她的身边,让她能看到他,就是她的幸福。 “别进娱乐圈。”
尹澄突然说,声音低而沙哑。 “那种地方太黑暗复杂。” “小孩子懂什么,”她淡淡地笑,“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黑暗和复杂,无论躲到哪里去都一样。” “但是娱乐圈的人们为了争取名利,使出的手段更加肮脏卑劣。” “那是因为在娱乐圈能够更迅速地得到名利,所以竞争也就倍加激烈,”她叹息,“既然每个行业都一样,为什么不用最短的时间用最直接的方式,去拿自己想拿的东西呢?” “姐,你想要什么?”尹澄凝视她。 尹夏沫沉吟,良久,她笑了笑:“我想要靠自己的力量立足在这个世界,有足够的影响力,有足够的钱,可以守护我想守护的人,可以在面对任何突如其来的灾难时,都不会被打倒。” 四年前她被关进那个地方,无法照顾病床上的小澄,家里的财产被抢掠一空。在阴冷潮湿的房间里,她暗自发誓,她一定要变得强大,任何人都是无法倚靠的,她必须完全倚靠她自己! “即使会经常出些意外吗?”他沉痛地望着她双手和腿上的纱布。 “以后我会小心的。” “即使我反对,你也坚持要进娱乐圈吗?” 他屏息说。 尹夏沫静静地看着他。 她的目光澄静如水,缓缓地在他的面容上流淌。她笑了,笑着用裹着纱布的右手揉揉他柔软的短发,说:“笨蛋,你又能反对多久呢?”小澄对她的感情,就像她对小澄一样。 尹澄的眼睛黯淡下来,她的决心是这样无法动摇了吗?深吸口气,他对她露出微笑:“好,那我支持你。” 她心底柔肠百结。 抱住他的胳膊,她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轻声说: “谢谢你。” 尹澄将碗又端起来,试了试,还是温温的,可以吃。 “要再吃点饭吗?” 尹夏沫打个哈欠,只觉倦意一阵一阵涌上来,竟已困得无法睁开眼睛。她喃声说:“……你还没吃……热一热……你多吃点……” 等他扭头看她时。 她已靠在他的肩膀上熟睡了。 望着她的睡容,尹澄怔怔地呆住,过了好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让她睡在沙发上,拿来被子盖住她蜷缩如婴儿的身子。他关上客厅的大灯,将被角轻轻掖好,然后跪坐在沙发边的地板上,长久地望着睡梦中的夏沫。 无论她去哪里。 他都会在她身边守护她。 四年前,当她被关进那个可怕的地方,他就对自己发下了这个誓言。 ****** Sun演艺公司。 经过几天修养,尹夏沫身上的伤口已经基本上愈合,掌心新长出的肌肤粉红滑嫩,应该不会留下疤痕。她的肤质似乎还好,几年前那道伤疤最终也没有留下痕迹。只是往后还是要留心少受伤了,她很清楚,容貌是艺人最可珍贵的财富之一。 “她的头发不要卷得太紧,要松松卷卷的……” 尹夏沫微笑着听珍恩正热烈地跟发型师讨论她头发的卷曲度,珍恩曾经在名牌服饰店和婚纱影楼打过工,对服装配饰和发型颇有心得。前天晚上在酒吧里,珍恩脸上兴奋惊喜和激动的她现在还记忆犹新。 ………… …… 酒吧里热闹的音乐,闪烁的灯光。 “是真的吗?!”珍恩接到电话便一路打车赶了过来,顾不得跟旁边沙发里的潘楠打招呼,就激动地扑到尹夏沫身边,兴奋得眼中有泪光在闪,“公司说,你要求我当你的经纪人,是真的吗?是真的吗?!我在做梦对不对?!” 尹夏沫笑着点头: “是真的。” 蕾欧公司的广告代言人合约正式签署之后,采尼先是恭喜了她一番,然后说到经纪人的事情。他说,她刚出道就有这样的好机会,公司准备大力培养她,原来打算安排Jam做她经纪人,只是Jam放长假出国旅游去了,短时间内无法回来,所以只能从其他经纪人里选出最优秀的配给她。她表示感激,却提出能不能考虑让珍恩做她的经纪人。采尼惊愕,若有所思地看了她半晌,说他会想一想。既然珍恩已得知消息,那么采尼应该是通过了。 “可是……” 珍恩忽然惶惶不安。 “我……我什么都不懂……我只当过薇安的助理,当的时间还没有多长……如果我做你的经纪人……我怕会影响你的前途……” “你想做吗?” 尹夏沫凝视她。每个人都应当有实现自己梦想的机会,她已经拿到了机会,珍恩也应该有属于她自己的机会。 “我……” 珍恩咬住嘴唇,能成为经纪人是她的梦想,但是毫无经验的她或许不但无法很好地帮助夏沫,反而有可能会拖累她。夏沫出于友情帮她争取,如果由于她的原因耽误了夏沫,她会良心不安。 “没有人一出生就什么都会。”尹夏沫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微笑对她说,“只要用心,就能做好。” 潘楠深深地凝望夏沫,又看向内心挣扎的珍恩:“暂时你可能不会是最出色的经纪人,但也许你是最希望夏沫成功,会为她的成功付出最多心血的经纪人。” 珍恩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她拿起小桌上的啤酒,仰头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砰”地重重把空酒瓶放回桌上,瞪着夏沫,认真严肃地说: “夏沫,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酒吧里。 “祝我们——” 三个女孩子的啤酒杯清脆响亮地相碰于半空中,小小的酒花轻溅而出。潘楠的首张唱片即将上市,尹夏沫的广告即将开拍,珍恩成为了经纪人,她们三个需要的都是—— “——成功!” …… ………… “好漂亮!” 珍恩开心的声音从尹夏沫身后传来,她望着化妆镜中的自己,蓬松卷曲的长发,安静地垂在肩上,整个人看起来清新美丽,又很自然。今天要去蕾欧公司见广告片导演和合作的男演员,这个发型非常合适。 “谢谢绢姐。” 尹夏沫回过头,对公司的发型师绢姐表示感谢。 “谢谢绢姐!” 珍恩连忙也对绢姐弯腰鞠躬。 “不用谢啦,你们太客气了。”绢姐笑容满面地连忙摆手,开始收拾化妆箱。 这时,化妆室的门被推开,姚淑儿和她的新助理小珠走进来。小珠相貌极为普通,透出几分傻气,是刚刚招进公司的女孩子,做事有点笨手笨脚,姚淑儿气色有些差,面色苍白,眼珠漆黑漆黑,脚步很轻,整个人仿佛是飘在空中。 珍恩愣住。 姚淑儿落选蕾欧代言人居然受到如此大的打击吗,以前无论怎样,凡出现在公司里她都看起来温柔可人,妆容衣服无半点瑕疵。 “淑儿小姐。” 尹夏沫站起身,把刚才自己坐的靠窗的化妆位置让出来,虽然化妆室里还空着四个位置。她起身后,其他正在化妆的艺人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随她一同起身,还是继续坐着。 姚淑儿眼神古怪地望着她。 化妆室的空气立刻紧张起来,众人全都清楚原本蕾欧的这支广告姚淑儿希望很大,谁料想她带尹夏沫去开会,竟然被尹夏沫横空将机会抢了过来。尹夏沫如此,早先的薇安亦是如此,不知是姚淑儿没有挑助理的眼光,还是她命中注定总是与大红大紫的机遇擦肩而过。 “不用客气,也不用叫我‘淑儿小姐’,”姚淑儿虚弱地笑一笑,走到最偏僻的化妆镜前,手撑住化妆椅的椅背,似乎病弱得随时会晕倒,“我担当不起。” “淑儿小姐素来提携后辈,怎么会担当不起呢?”化妆室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一个助理扶着门,一个助理拿着化妆箱,薇安边走边对着精美的宝石小镜补着唇彩,眉眼间顾盼生辉。最近绯闻渐渐减弱了一些,她又开始出现在某些场合。 姚淑儿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硬。 薇安冷笑着瞟一眼姚淑儿,径直走到尹夏沫让出来的化妆椅前,大喇喇地坐下。 珍恩皱眉欲向前。 “咱们走吧。” 尹夏沫低声说,她无意在这些闲事上多惹是非,而且也到了该去蕾欧公司的时间。珍恩看到她劝阻的眼神,又不甘心地看看薇安,终于还是算了,取过化妆桌上的包包准备离开。 “蕾欧公司试镜那天,你被绑架了对吗?”薇安旋上唇彩的盖子,绢姐为她梳理头发,她悠闲地问尹夏沫,恍若丝毫不知这句话在化妆室引起了怎样的爆炸。 “绑架——!!” 珍恩惊呼,她瞪着夏沫,不是说因为堵车才来晚了,因为赶着跑来不慎摔倒才伤到了双手和腿吗? 其他艺人们也皆震惊地望着尹夏沫。 尹夏沫的眼角余光却留意到角落的姚淑儿,只见姚淑儿仿佛被雷击,手指痉挛似的在化妆椅的扶手上一阵颤抖。她心中暗叹。 “被绑架怎么不去警局报案呢?” 薇安冷冷地看着她。 “为什么说我被绑架?” 尹夏沫不动声色地问,她被绑架的事情并没有告诉任何人,欧辰虽然清楚,但是以他的性格绝不会说出去。 “这世上哪里有不透风的墙。”薇安冷笑,神情已有些不耐烦,“到底在害怕些什么?这么怯懦,被绑架了都不敢报警,以后别人会更加欺负你,你以为忍一忍就会天下太平了吗?” “夏沫……” 珍恩轻唤,她觉得薇安的口气不像在作假,而夏沫却又沉静得看不出她究竟在想什么。 “淑儿姐!你怎么了?!” 助理小珠突然大喊,引得众人全都望过去,姚淑儿额头尽是虚汗,脸色煞白,仿佛已晕了过去。听得小珠的呼喊,她吃力地摆摆手,挣扎着想站起来,身子一晃,又重重跌坐回去。 “病得真及时啊,”薇安似笑非笑,眼中迸出寒光,“姚淑儿,你以为每次装可怜就可以涉险过关吗?” 姚淑儿脸色苍白如金纸,她死死咬住嘴唇,额头脖颈浸满虚汗,那模样确确实实像是病了。小珠紧张地跑去倒水拿药,慌慌张张碰翻了纸杯,洒湿了桌面,化妆室里霎时乱作一团。 尹夏沫默默地把视线从姚淑儿那里收回来,她淡然微笑,回答薇安: “谢谢,我会认真考虑应该怎么处理。” 薇安打量她半晌。 想了想,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递给尹夏沫: “或许你会用得到这个。” 信封不是很重,里面方方正正的,触手有些像是照片之类的东西。尹夏沫心中一凛,她眼睛微微睁大,盯着薇安,许多念头飞快闪过。 薇安当作尹夏沫不存在般转回身,她示意绢姐继续为她梳理发型,同时开始打电话,让助理去买咖啡。尹夏沫将信封收起来,从她身后离开时,她忽然低低地说—— “不用谢我,我是为了我自己。” 去蕾欧公司的路上,珍恩一直好奇地盯着夏沫的手袋,问她为什么不打开看看那信封里究竟是什么。尹夏沫笑了笑,却解释说,没有告诉她绑架的事情是因为怕她担心,而且毕竟并没有造成很严重的后果。 “你真的被绑架了!” 珍恩吓坏了,绑架不是只会在电影里出现吗?可是她竟也觉得宽慰了些,刚才在薇安说话的时候,她隐约有种受到伤害的感觉,这么严重的事情夏沫居然不告诉她。此刻夏沫解释给她听,她便就释怀了。 “应该去报警!” 珍恩愤怒地说。 尹夏沫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默默出神。 ****** 走在蕾欧公司的走廊里,两旁遇到的职员纷纷客气地向尹夏沫打招呼,尹夏沫礼貌地微笑。今天开会是蕾欧广告部组织的,主要由广告创意人员介绍整体广告的策划和力图达到的效果,正式开拍将要从明天清晨开始。 这时。 走廊的另一端迎面走来一行人,为首正是欧辰。他边大步走着边低头看一份文件,沉吟片刻,一伸手,西蒙将一支笔放入他掌心,他在文件右下方飞快地签上名字。 “少爷!” “少爷!” 蕾欧公司的职员们恭敬地行礼。 尹夏沫停下脚步,自从医院之后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欧辰。她怔住,脑海中闪过那天他离开病房时僵硬的脚步和病房空洞敞开的房门。 欧辰此时也看到了她。 他俊美的面容上没有任何表情,眼底隐约有丝黯淡,然而很快就消失不见,转为如常的淡漠。西蒙将他签好名的文件接过去,欧辰漠然的将视线从她身上收回,仿佛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走进会议室,跟在他身后的蕾欧公司广告部主管也随之走进去。 “咦,少爷也来开会?”珍恩吃惊地说,看了看会议室的号牌,确定欧辰走进去的就是夏沫被通知的开会地点,“蕾欧公司只是欧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之一,怎么广告这种事情也需要少爷亲自主持吗?” 尹夏沫沉默。 她轻轻吸了口气,将心头所有的思绪全都压下。既然已经决定要忘记,那就彻底地忘记,不要让过往影响到现在的事情。 “是不是……”珍恩迟疑地说,打量夏沫的神情,“……少爷对你还是有感情的,五年前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试镜的时候你迟到,少爷他……” “以后再说好吗?”尹夏沫微笑着轻声,“马上到开会时间了。” “好,好。” 珍恩吐吐舌头,暗自责骂自己太八卦了,明明知道有关少爷的话题都是夏沫的禁区还非要提起。 可是—— 为什么有关少爷的话题都是禁区呢? 她忽然又困惑了起来。 会议室里很安静。 欧辰低头看广告文案,修长的手指漠然翻过纸页,手腕上缠系的绿蕾丝在上午的阳光里轻轻飞扬。尹夏沫也认真地看着广告文案,虽然前几天她就已经看过了。 广告内容讲述的是小美人鱼的故事。小美人鱼幻化为人类时第一次使用彩妆,脸上绽放幸福的光芒,美丽绝伦地出现在王子的宴会中,使得王子为她倾倒。当王子将要和公主订婚时,小美人鱼流着泪又一次为自己化妆,出现在订婚宴会上,王子为她的美丽怔住,小美人鱼趁机轻轻吻上王子的嘴唇,然后身体逐渐透明消失,幻化在空气里,终于成为大海的泡沫。拍摄出来后将会剪成三只广告,有不同的秒数,相对独立的故事情节,唯美浪漫,又不至于使得观众看得腻烦。 创意很新颖。 拍出来效果应该会很不错,尹夏沫暗想,无意识地抬头,却恰好与对面欧辰的目光碰触在一起。他的眼神沉暗而寂寞,凝望着她,当她抬头的这一瞬间,他又冷漠地转开视线,望向会议室墙壁上的时钟。 十点十分。 会议室里的人们已经完全到齐了,只除了在广告中扮演王子的凌浩。珍恩事先收集了一些关于凌浩的资料,他是平面模特出身,二十一岁,两年前因为出演一支饮料的广告而名声鹊起,后来进入影视圈,接拍了一部由日本漫画改编的电视连续剧,收视率奇高,迅速红得发紫,在娱乐圈里炙手可热。除了洛熙,男星里当前风头最劲的就是凌浩了。只是,据说凌浩被宠坏了,性格娇纵,通告迟到是家常便饭。 今天…… 凌浩又要迟到了吗? 珍恩正想着,会议室里突然响起一阵手机音乐,在安静的气氛里显得分外突兀。蕾欧公司广告部的经理掏出手机,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来电号码,微显困惑地怔住,走到会议室外面将电话接通。 广告经理吃惊的声音从走廊上断断续续地飘进会议室—— “什么?!” “要求换女主演?!” “……” 会议室里的人们震惊地面面相觑,视线齐刷刷落在尹夏沫身上。五分钟以后,广告经理面色不豫地走回会议室,站到欧辰身边,低语几句。欧辰听着听着,眼神中透出寒意,广告经理局促不安地向尹夏沫看过来。尹夏沫身子僵住,只觉一颗心直沉沉地往下坠。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