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接连

清穿纪事 246 作者柠小音 全文字数 2196字
多博成婚后,过了九日,就去了直隶。 是特意赶在年前走的,云澜为此送了一些东西过去,这个侄子的婚事才算结束。 事后,纳兰氏来了一趟府里。 “我也算是想明白了,往后家中侄子侄女辈的婚事只要不太过,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们的心意,这样也不至于枉做好人。” “嫂子这话的意思……”明显是带了怨气的。 纳兰氏没有说,只是笑了笑:“好在多博成婚后底下的人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赶着百日进行,这守孝的日期虽不能婚嫁,可也能暗中悄悄相看,这些我都随了他们的意思。福晋日后也不必太过忧心,能帮的话帮一把,不能帮的只管和嫂子说。”虽说不再管的意思,可也不能让她们吃饱了撑着肖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云澜微一沉吟,笑道:“这事我明白了,嫂子也该知道我虽是福晋,可我们爷如今也就是个阿哥,替多博筹谋一回,也是借了宫中贵妃娘娘的光。” 佟佳氏和乌拉纳喇家可没有什么关系,人家不帮忙,你也不能强求。 纳兰氏一听就明白了,笑了笑,同云澜说起末末的事情。 云澜让奶嬷嬷把她抱出来。 这个时候的末末已经差不多两个月大了,脸上白白净净的,一看这皮肤就是像云澜的,特别笑起来的一对狐狸眼,像极了一只萌物。 “这大名还没有起好呢?”纳兰氏轻轻把手指塞到末末的手里,就被一把抓住,力气可有劲了。 纳兰氏想抽回来,竟是有些动不了。 “还没呢。”云澜说起来还是有些无奈,幸好自己的小名是定下了。“说是要上折子,以前也没见过谁家的格格起名还要宫里人同意的。”实在是小格格门不怎么受重视,就是大阿哥府那边,四个格格里面还要三个没有名字呢。大家喊她们的是都多半就是大阿哥府的大大格格,大阿哥府的二格格诸如这样的称呼。 “哪怕是宫里面重视呢。”纳兰氏想了想,也不能说其他,只能这样安慰云澜。 云澜也是点点头,又对纳兰氏说道:“毓庆宫那边的产期不是和富察氏很近吗,嫂子可有想好什么主意。” 纳兰氏一怔:“这……这没什么关系吧。” “谁知道呢。”云澜有些感慨:“其实这生孩子吧,虽说宜迟不宜早,可有时候早一些也是没关系的。” 也不是云澜想太多,实在是两人的预产期太近了。 而毓庆宫那边,不管是太子还是太子妃,但凡他们有点其他的心思,都可能对富察氏不利。 只是这些话,云澜不好明说。 太子妃当年能截胡玉宁,就也有可能做出其他事情。 以四阿哥和云澜目前的能耐,或许可以阻拦,但显然会付出更多。真到那一步,云澜会动,但不能强求四阿哥帮忙。 所以最好的结果,还是乌拉纳喇家早做打算。 今天哪怕纳兰氏没有过来,云澜也是打算找个机会亲自去说一说。 看末末还把纳兰氏的手指拽着,云澜有些无奈,从旁边的小篮子里面捡了一只萝卜塞了过去。
萝卜大概也就承认的拇指大,末末一看到就丢开纳兰氏的手指,抱着往嘴里面放。 纳兰氏新奇地看了几样,见她只是放在嘴边,没有咬也就移开目光了。 因着心里存了事,纳兰氏很快就回去,一会去就先找上星辉和富赉父子,三人商量了将近一个多时辰,这才把富察氏叫了过去。 又过了几日,小两口就去了富察家的一处庄子上看雪景。 等又过一日,云澜就听说富察氏不小心摔了一跤导致早产,纳兰氏着急派人来云澜这里求太医。 云澜就让人去找郭太医。 张海回来禀报:“郭太医被太子妃请走了,过去的是陈太医。”原本陈太医是不出诊的,后来听说是四福晋的娘家侄媳妇,这才放下手头的事情。 这天气又是大雪又是路滑的,跑去郊外看诊,对于一个太医来说是十分不容易的。 云澜心里感动之余,也是叹了一口气。 太子妃这个人…… 可见小心防备实在是没有错。 说起来这些年,也不见别人对她又什么不好的风评,可见这人实在不能看外表。 晚间的时候,富察氏那边没有传来消息,五阿哥府那边却是说刘格格生了,是个小阿哥。 不同于富察氏,刘格格是足月生的孩子。 而富察氏那边一直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才生下一个儿子。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去关注她的事情。 云澜对香蒲说:“我这个侄媳妇怕是遭了老一番罪了,你回头去库房挑一些补品过去,正好咱们庄子离那么也近,鸡鸭这些还有蔬菜每日送一些过去。你同大夫人说,既然在那边生了,就也在那边把月子坐了吧。” 虽说眼下这京城里的视线都在五阿哥府那边,可富察氏既然一开始要避开别人才选择提早生,索性就坐完月子先,估摸着那个时候该生的生了,是到了尘埃落定的时候了。 香蒲应声下去准备。 云澜这边也派人去和三福晋那边商量了一下,两家都简单地送了贺礼去五阿哥府。无论如何,毕竟只是一个格格生子,虽说是这一代第一个孙子,但那是对别人来说的意义。就是三福晋这个似乎哪怕嫉妒到不行,在外面也不能显露出来。 眼红一个格格,实在是有些跌份。 香蒲从庄子回来后,笑着说道:“虽说早产,不过小哥儿长得好,陈太医说了再养一养,出了月子就和正常孩子差不多了。大少奶奶虽然受了一番罪,可身体也是不错,奴婢过去的时候还见了奴婢,说是要给福晋道谢呢。” “那就好。”虽说意思是直接提的,下定决心的是她们自己,云澜也不希望这一次的事情伤到富察氏的身体。 “福晋。”香蒲突然走上前,小声说道:“大夫人说了,你让办的事情已经办妥了。这事是她陪嫁的人办的,大爷那边也是不知道的。” “那陈太医没有怀疑吧?”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