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 几多轮回少一人,轮回几多到凡尘

求魔 1 作者耳根 全文字数 5477字
苏铭带着雾气,不去在意岁月的流逝,不去在意苍茫轮回了多少次,还在寻找着记忆里的面孔,属于他们的痕迹。 直至他找到了二师兄,在那一朵雾气形成的花中,他找到了其内已改变了生命层次的二师兄,那是一种类似幽魂的生命。 在那雾气形成的花朵外,苏铭找到了虎子,他似乎从来没有与二师兄分开过,二师兄成为了另一种生命的幽魂,而虎子则化作了这幽魂外,无尽的苍茫之风。 还有许慧,还有火傀老祖,还有一个又一个面孔的痕迹,在这不知多少岁月后,于这轮回的苍茫漩涡一次次的转动翻滚间,被苏铭一一找到。 直至他找到了白灵,找到了紫箬,找到了……阿公。 最后,在苍茫中,苏铭找到了一颗树,那树不是厄苍,而是一颗看起来很平凡的树木,在那树下,苏铭找到了三荒。 当他找到了所有人时,苏铭回到了苍茫的轮回中,最深处的其罗盘所在的地方,在那里,他重新选择了盘膝打坐,最后的看了一眼这个世界。 “你……孤独么。”苏铭沉默,许久,缓缓地传出了神念,没有开口的话语,只有这神念的回荡,在这苍茫里久久不散。 这神念,只有一个人可以听到。 “多少年了……你一个人的存在,孤独么?” 苏铭的神念再次传出,回荡苍茫时,在他前方,于那苍茫的漩涡中,传出了一声冷哼,随着冷哼出现的,是一艘仿佛撕裂了苍茫,带着无尽闪电游走凭空出现的古老舟船。 在那舟船上,灭生老人盘膝而坐,此刻随着古舟的出现,他的双眼已缓缓睁开,凝望苏铭时,苏铭也抬起头,看向灭生老人。 “我们的道不同……这是老夫选择的路,这条路,我可以独活无尽岁月,以牺牲所有……来完成我的道!”灭生老人沉默片刻,沙哑的开口。 “这条路,孤独么?”苏铭再次传出神念。 “多说无用,从你夺舍玄葬成功的那一刻,老夫已败了一半,今时今ri,无数岁月流逝后,你说出你的要求,老夫用尽所有,去完成就是。”灭生再次沉默,这一次过了许久,他的声音带着果断,传遍苍茫。 “帮我去寻找……秃毛鹤,它在一个或许存在的世界里,你去帮我找到它……将它带回……无论它在那个世界里做了什么事情,无论它成为了什么样的生命,都要将它带回,带它……回家。”苏铭轻声开口,抬起头看向远处的苍茫,他的目中露出思念,露出惆怅与遗憾,他找到了所有人,可却找不到秃毛鹤。 因为秃毛鹤……不在这里。 话语间,苏铭右手抬起时,他的掌心内出现了一颗珠子,那是玄葬手串的第七颗珠子,那里面原本存在的鹤的虚影,如今早已消散。 “你都无法找到,老夫如何去找,你为何不自己去找。”灭生老人皱起眉头。 “循着它的痕迹,你可以找到秃毛鹤……我已不能去自己寻找了。”苏铭轻声开口时,灭生那里沉默,他仔细的看了苏铭一眼后,渐渐眼中露出了一抹复杂。 “值得么?”他轻声开口,在看向苏铭时,他已经看到了苏铭的身体,正在慢慢的僵化,他的生机正在慢慢的减少,他已经将一切的生机都融入到了体内的那个世界里,以自己的生机,来让那个世界存在生命,以自己的生机,来让那些被他找到的生命痕迹,从冥门内苏醒。 “这是我的道……我已不想……继续孤独。”苏铭脸上露出微笑,他没有回答灭生的话语,可这句话在传出时,也已然算是回答。 在说出这句话后,苏铭松开了右手,其手心内的珠子化作一道长虹,没有飞向灭生,而是想着远处的虚无,如要破开这片苍茫的界,冲向那不知距离这里多远,或许存在的……秃毛鹤如今所在的世界。 与此同时,苏铭身下的罗盘,更是在这一刻猛然间停止了旋转,化作一道长虹直奔那珠子而去,渐渐缩小,直至追上了珠子后,与那珠子融合在了一起! “或许,在那个世界里,会有一个人……此生执白子。”苏铭轻声开口,渐渐闭上了眼,在他双眼闭合的瞬间,那与罗盘融合的珠子,成为了白se。 灭生沉默,许久之后轻叹一声,大袖一甩,其身下的孤舟蓦然飞起,向着那罗盘珠子破开的方向,冲出的世界,随之而去,直至他们的身影消失在了苍茫,去了那或许存在的世界,离开了……属于苏铭的苍茫。 “我会将它带回,这是我欠你的赌注。”灭生,走了。 苏铭的双眼,已经闭合,这将是他此生最后一次闭上眼,他的身体已彻底的僵硬,他身上的生机已经全部内敛,散发在外的,渐渐成为了浓郁的死气。 他的生机融入到了体内的世界里,融入到那一个个痕迹化作的生命烙印中,唯有这样,才可以让这些生命的烙印,在他的世界里睁开眼。 这些生命的烙印,在融入苏铭的生机时,于雨萱、沧兰、许慧那里,苏铭的心起了波澜。 “我以前无法带给你们什么……唯有现在给你们……一个由我生命凝聚的孩子,来延续我们之间的故事……”苏铭的内心,回荡他的呢喃,这声音融入到了雨萱三人的生命印记里,并在那印记中,融入了苏铭生机之外的,他的生命的凝聚。 时间慢慢的流逝,苍茫内的苏铭,他的身下没有罗盘,他就这样盘膝坐在那苍茫中的漩涡轮回内,渐渐下沉,渐渐被那漩涡掩盖了身影,渐渐沉浸在了轮回里,外人……找不到了。 一声叹息,在这苍茫内回荡,天邪子的身影,从模糊中凝聚,从虚无内走出,看着漩涡中消散的苏铭,他的脸上露出悲伤。 “罢了,师尊……陪着你。”轻声喃喃里,天邪子向着苏铭消失的漩涡,迈步走去,与苏铭一起,消失了。 …… 随着苏铭的闭目,在苏铭的体内,那已经盎然的世界,天空是蓝se的,大地一片绿意,远处有大海磅礴,山脉起伏间,有山名为九峰…… 随之,天幕上出现了一扇门。 那是一扇紫se的门,此门缓缓开启时,整个世界在这一瞬,成为了紫se。 这紫se的光芒持续了很久很久,当消散时,那门也如从未出现过一样,消失无影。 九峰上,虎子是第一个睁开眼的,他茫然的看着天空,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右手抬起下意识的就向旁边一摸,可却没有摸到酒坛。 “他nainai的,怎么感觉好像睡了一觉,睡的很久很久的样子?”虎子诧异的挠了挠头,看到了不远处,此刻从闭目盘膝中睁开眼的二师兄。 二师兄默默的望着远处的大地,目中有些茫然,但很快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抬头看着天空,看着看着,他的眼角已湿润。 脚步声传来,大师兄一步步走到了这里,他已有了头颅,此刻强壮的身躯,却是在走到了二师兄与虎子身边后,仿佛脆弱的颤抖了一下。 “小师弟呢……”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喃喃的话语,却找不到回答的声音…… “小师弟呢……”二师兄看着天空,他咬着唇,脸上露出苦涩。 “别藏了,小师弟,虎子要着急了啊,你快出来。”虎子睁大了眼,连忙站起身子,向着四周大喊起来。
回声回荡…… “哈哈,虎子知道了,小师弟你一定是藏在了洞府里,嘿嘿,虎子保准能找到你。”虎子的声音,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回荡在这第九峰上,久久不散时,在那山脚下,子车怔怔的看着身边女子,那是子烟,那是他的姐姐。 远处……白常在茫然的望着四周,喃喃中,似乎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远处,一片平原上,长河苏醒,睁开了眼,他感觉到自己的手似乎握住一个人,下意识的转头时,他整个人脑海轰鸣,怔怔时眼角流下了泪水,望着那此刻也醒来,他记忆里的妻子。 乌山下,阿公默默的坐在那里,看着远处的夕阳,他的身边有北陵,有尘欣,除了苏铭与雷辰,当年的乌山部的所有人,一个不少。 只是,他们都在茫然中看着四周,对于这陌生中带着熟悉的世界,仿佛不知身在何处。 苏轩衣,沉默的盘膝坐在一处湖水边,看着湖面,喃喃着外人不懂的低语,神se时而复杂,时而低落,时而癫狂。 远处,风雪里,白灵一个人在走雪地上,渐渐远去…… 唯有一声声带着凄厉的猿啼,似乎在这风雪里回荡,映出了那乌山上,一抹红se的身影。 海岸边,方沧兰望着海水的起伏,坐在沙滩上,默默的拿起一掌的沙土,轻轻握住时,那些细柔的沙土却止不住的流下,似乎……握不住太多。 一滴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划过脸颊,滴落在了沙土中,或许等下一次chao汐之时,这滴落的融入沙土的泪,会被海水带走,成为大海的一部分。 一幕幕众生,一幕幕画面,在这片世界内,齐齐出现…… 雨萱抱着双膝,坐在一处山崖上,将头埋在了膝盖上,秀发盖住了脸,可却盖不住间隙里露出的,她脸上的晶莹,天空已是黄昏,那余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 许慧的长衫在风中飘舞,她站在一处山峰的顶端,那里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站在那里,许慧凝望远处,直至黄昏消散时,转身离去的她,随着长发的挥舞,有一滴泪离开了脸颊,不知飞向了何处。 “你的路,若走下去,最终整个苍穹,你的世界里只有你自己。” “那么你的路呢,走下去,最终整个苍穹内,消失的只有你自己!”当年苏铭与灭生之间的话语,似乎在这一刻,回荡在了这个世界中,回荡在了这世界里,每一个想起苏铭之人的耳边。 岁月变迁,几多轮回里,永恒的少了一个人,少的这个人,是苏铭。 三十三天上,苏铭没有去选择如灭生般,斩掉过去,选择未来。他选择斩了未来,留住了过去的美好。 如他的路,行走的是追求,曲折而苍凉,如他的求道一生,孤独而执着,亦或者……这,就是魔,一场求魔路。 一样魔前千古间,独看桑碟化人间。 一叹求魔千万年,几多轮回古葬边。 …… 时间流逝,这片大陆除了被苏铭复活的生命外,也渐渐出现了属于这世界的众生,出现了城池,出现了宗门,那一年年的时光游走,一场场的轮回梦幻,似乎可以将一切曾经的故事都埋葬起来。 唯有……那叫做九峰的山门内,永恒的流传着有关这个世界的一个传说,传说里,这个世界是一个叫做苏铭的九峰老祖衍变出来,每当黑夜降临时,那是他……在注视着师门,注视着众生。 在这大陆上的乌山,也流传着同样的传说,有些出入的是,这里的世界之所以有白天,那是传说里的苏铭,忘不掉黑夜,而之所以有黑夜,是因闪烁的星光,才可以让他眨动的眼睛更为明亮,可以注视他的家乡。 还有这世界里,一片属于蛮族的大地上,流传着关于蛮神的传说,那传说渐渐有些改变,渐渐将这个世界,称为了蛮神界。 …… 风飘飘,雪遥遥。 梦中不知岁已老,朦胧人间谁登高。 夜渺渺,烟袅袅。 是非真假一座桥,轮回几多,一人少。 若干年后,一个雨夜的黄昏,雨幕中,雨亭下,一个女子拿着油纸伞,她的秀发披肩,只能看到优美的背影,看不清样子。 她的身边,站着一个六七岁的孩童,那是一个女孩,扎着两个小辫子,一边拉着女子的手,一边抱着一个玩偶,粉嘟嘟的小脸此刻似乎有些不开心。 “娘……我昨晚又梦见爹爹了,皮皮也梦到了,爹爹到底在哪呀,这一次你一定要告诉我……” 女子低头,似乎向着小女孩露出了慈祥的微笑,摸着小女孩的头发,轻柔的声音在这雨水的黄昏里回荡。 “闭上眼睛,他就在彤彤的身边啊,你可以感受到……他永远都在。”女子说着,脸上也露出微笑,看向了远处。 小女孩似懂非懂,听着她娘亲的话语,慢慢闭上了眼。 黄昏的余辉透过雨水散落时,依稀在那小女孩的右侧,似乎多出了一个男子的身影,那身影渐渐从模糊成为了清晰,挺拔的身影,一头紫发,带着让人亲切的气息。 低头时,他看向了小女孩,露出了他的侧脸,还有那脸上,柔和的笑容。 远远看去,雨幕里,雨亭下,这一幕如一家三口,充满了温馨,充满了美好…… “娘亲,彤彤感受到了。”小女孩立刻睁开眼,带着惊喜向着右侧看去…… …… “大哥哥,你要回来……等你回来时,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大哥哥,这个秘密可好玩了,是我昨天晚上梦见,许多年后,你成为了我的爹爹……” (全书终) 后记,仙逆篇。 “婉儿,修仙之路永远没有尽头,一定还存在了第五步、第六步甚至第七步……” “那么,我陪着你一起,我们即便是走不完修道,也可以走一生轮回。” 仙罡大陆,王林柔和的望着李慕婉,拉着她的手,向着远处的星空走去,越走越远……直至在那无尽的星空中,他看到了一艘漂浮在星空内的古老舟船。 那舟船上盘膝坐着一个老人,那老人此刻含笑看着王林,王林也在看着他,这老人,正是那与王林下棋之人。 “这一界,我遇到了你,已没有了遗憾,你已超越了我,老夫的道……终究没有完全失败……王林,你的路还漫长,走下去……” 王林望着舟船上的老者,微微一笑,没有开口,而是拉着李慕婉的手,越走越远…… 许久,舟船上的老者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仙罡大陆。 “找了你无尽岁月,终于等到了你的苏醒,秃毛鹤,老夫灭生,欠下苏铭一个承诺,带你……回家!” “我的家乡……道晨……”一声茫然的呢喃,从仙罡大陆的虚无中回荡时,一只黑se的鹤……蓦然间从那虚无内飞出,它的眼中露出了激动,它的双目瞳孔内,在迷失了无数轮回后,终于出现了一个……在它记忆深处,无论过去多少年,无论它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永远不会忘记的身影。 那是一个含笑的男子,一个向它伸出手的男子。 他,叫做苏铭。 “回家……”(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