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节 襄助义军

飒飒西风 724 作者居简 全文字数 2332字
两千多名武林豪杰逶迤前行了许久,终于在晌午之前赶至义军大营。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早在大部人马到达之前,早已有轻功卓绝的高手先一步赶至,并将消息告知了义军首领黄巢。 黄巢对这支从天而降的江湖友军大喜过望,自从王仙芝、朱温叛离和王道之自我封印后,他少有如此开心过。 在眼下寒冷饥饿的冬天里,长安城这场大战已然变成了意志的比拼,守城唐军和攻城义军谁先人心溃散,谁就将成为失败者。在这残酷的乱世,作为失败者,不会有解甲归田的可能,迎接而来的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逐鹿天下,从来都没有退路! 首领黄巢深深地明白这一点,同时也相信那个镇守长安城的刘驽怀有同样的想法。那个刘驽若是不怕输,不会在连皇帝都逃至蜀地投奔米斗会的时候还要固执地坚守长安城。 此时大雪仍然未停,义军无法对长安城展开全面攻势。兼之冬季交通甚是不便,自从王道之冰封之后,义军粮草辎重供应甚难。 这些日,各营将士为了填饱肚子,将长安周围的村庄掠夺了个遍,早将王军师昔日勿欺百姓的教诲忘了个一干二净。 黄巢在主帐中设下宴席,款待武林各大门派中的首领人物,由大将尚让、林言及一众黄氏子弟亲自作陪。 为了伺候好此番来投的武林群豪,黄巢命手下人将营中所剩不多的牛羊肉都集中起来,加上盐和辣椒,放在一口铜锅里烩煮。 煮沸的肉汤在大冷天里冒着热气和香气,既能取暖又能果腹,乃是两得之举。 黄巢及义军诸将坐在铜锅的东侧桌案旁,法严禅师、苏青、肖苍蓝、冯破、薛红梅、韩不寿、金逸、云鹤真人和玉鹤真人等武林中的头面人物坐在铜锅的西侧的桌案旁,双方人物彼此寒暄介绍了一番。 几名小童守在铜锅边上,不停地用铜勺拨弄锅里的牛羊肉,查验肉是否已经煮熟。由于羊肉比牛肉熟得要快,因此首先被装盘,并端送到了各人面前的案几上。 唯有法严禅师及几名僧人食素,因此面前各自摆着一碗粟米粥和几碟咸菜,粥碗在寒冷的空气中淡淡地散着热气,竟有几分温暖感觉。 又有童子端来热好的水酒,为僧众之外的诸人斟上。 黄巢望着面前腾着白汽的热酒,轻声叹了口气,向在座群雄道:“菜食简陋,还请诸位勿怪。恰逢大雪,我军难以展开攻势,诸位恐怕要再等些日子才能冲上城头杀敌。眼下粮草短缺,若是军中招待不周,还请诸位大侠勿怪。” 说罢,他仰脖饮尽杯中酒,愁苦之情溢于言表。 法严禅师呵呵一笑,“大王不必担心,我等不需等这场大雪停下,便可为义军建功立业。” 作为一个久居寺庙且自命不凡的僧人,他的才华比孕妇腹中的胎儿郁结得还要久,好容易遇上一次施展的机会,自然不可错过。 他带领群豪初来投奔义军,深深明白一鸣惊人的重要性,只有如此,黄巢方会放心让他去攻打掌剑门,他才能彻底施展胸中才华。 “哦,还请大师细细道来!”黄巢作大喜状,目光中的疑虑却仍旧没有抹去。
“阿弥陀佛!”法严禅师淡淡一笑,“这次随贫僧前来襄助义军的武林同道,皆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这严寒大雪天气对于普通人来说难以克服,可在江湖高手眼中却如儿戏一般。飞檐走壁、隔空杀敌,样样都是精通!” “既然如此,不知大师打算用何法攻打义军?”黄巢放下了手中酒杯,身子前倾着向老僧问话,“莫非大师想派轻功高手进城赚开城门,助我义军一举攻进城内?” “非也!”法严禅师摇头,“此时大雪遍地,极难进军。即便我等能打开城门,恐怕大王的人马也无法列阵进城,若是在城门口堵塞混乱,反倒会给唐军可趁之机。更何况刘驽那厮心思狡诈,若是我等贸然进城,有可能会中掌剑门设下的埋伏。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便是‘徐徐除之’!” “何谓徐徐除之?”黄巢顿时来了兴趣。 法严禅师笑着看向坐在自己右首的霹雳堂堂主苏青,苏青顿时会过神,向黄巢施礼道:“启禀大王,所谓的徐徐除之,便是每日击杀唐军两百人。如今唐廷守军加上掌剑门总共不过四万人,如此只需要二十日便可尽除城上人马,我军便能大大方方地进城。” 黄巢眉头一皱,“每天两百人,谈何容易。那些唐军和掌剑门的人高高据守在城墙之上,即便拿利箭去射,也难以每天拿得下这么多人头。” 苏青哈哈大笑,“大王不必疑虑,待会儿我们喝完这场酒,诸位江湖豪杰自会献艺给大王看。” 黄巢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笑眯眯地说道:“那我倒要看看各位豪杰的真本事了,若能立功,定有封赏!” 肖苍蓝坐在案前本不想说话,可一想到四万条人命这就要交待在长安城前,心中便一阵难受,终于忍不住说道:“启禀大王,除去大师和苏堂主所言办法外,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拿下长安城。” 黄巢目光微闪,笑着向肖苍蓝伸手道:“肖大侠请讲!” 肖苍蓝从案前站起身,全然不顾苏青略微发青的脸色,道:“兵法云,‘上策攻心’。如今我献一法,可让大王兵不血刃地拿下长安城。如今那唐廷皇帝已然投奔了蔽会的袁总舵主,只要袁总舵主劝皇帝宣布刘驽为叛贼,那么长安城内的那残余的三万多守军势必不会再跟着他拼命。如此一来,长安城守军必会作鸟兽散,凭刘驽麾下掌剑门中的那几百人马,怎能守得住城?将来唯有投降一途。” “挟天子以令诸侯,袁总舵主端地是好打算!”黄巢用指节敲打着案前桌面,冷冷地看着肖苍蓝,“还请肖大侠回头转告袁舵主,黄某谢过他的好意。长安城,黄某自有主意拿下,就不劳烦他大驾了。” 他作为一方统帅,怎能看不穿那个潜伏在蜀地的袁龙城的野心,因此几句话便将肖苍蓝的提议堵了回去,扫视了一圈群豪,道:“就依法严大师的主意办,徐徐除之。待吃完这场酒,孤出帐看你们杀敌!”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