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新的规则,激变

神门 988 作者薪意 全文字数 4733字
一个灵魂,一个灵魂之影,五个影子,代表的便是五个灵魂之影。 方正直觉得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可是,在揉了揉眼睛后,他发现仇七身上的五个灵魂之影依旧清晰无比。 怎么回事? 难道,仇七有五个灵魂? 这是什么鬼! 方正直有些不相信,可事实就是事实,自他开启了轮回鬼道之后,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诡异的事情,要说完全没有一点惊讶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之前与仇七交手的时候,并没有用鬼眼看过仇七的灵魂,倒是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五个灵魂…… 有没有可能,之前自己伤的只是仇七的一个灵魂? 其它的灵魂并未受伤,所以,仇七才会再次追到黑石宫殿中。 方正直不太确定这种猜测,但是,既然是神境强者,身上有一些诡异的东西,他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五个灵魂,五条性命。 那就一股脑儿,全部杀掉。 简单,直接。 “这就是你最后的一个问题?嗯,我杀琴闲,一共用了两招。”仇七似乎没有想过方正直会问他这个问题,但是,还是如实回答道。 “两招?”方正直的目光一滞。 在他的记忆中,仇七虽然也称得上强大的神境强者,可是,从实力上而言,却与琴闲差距不大。 甚至可以说…… 仇七的实力,还要略低于琴闲。 两招杀掉琴闲?! 偷袭吗? 但就算是偷袭,也不太可能啊,而且,最主要的是,琴闲和仇七一样,都属于神境强者中的异类。 这样的异类,最大的问题便是不会信任任何人。 在这种情况下,要偷袭得手,难度可以说是非常的巨大,除非,本身的实力要强过琴闲太多。 只有这样,才可以在短短两招内结束一个神境强者的生命。 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 方正直不确定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可是,他却隐隐的觉得,眼前的仇七,似乎和之前见到和交过手的仇七有着质的区别。 同样的气息,但是,实力却不同? 简直太过于诡异。 不过,现在想这些的似乎也并没有意义,现在的仇七到底有多强,交过手之后,自然就清清楚楚了。 方正直对于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有自信的。 虽然,他还不至于说可以一挑五,但是,随便对付一两个神境强者却还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既然如此,又何须想太多? “还是按照天下盟会的规则,三局两胜吗?”方正直没有继续想下去,而是直接开口说道。 “是的,但是,为了区分这并不仅仅只是天下盟会,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天下盟会的规则上,做一些变动。”仇七点了点头。 “怎么变?” “很简单,在三局两胜的前提下,你我可以各改一个规则来限制,这样也相对公平一点儿。”仇七回道。 “你想怎么改?”方正直听明白了仇七的意思。 三局两胜不变。 但是,具体的出场,还有其它的就可以变。 “我的规则很简单,不管派谁出来比,一人都只能出场一次。”仇七略微思索后,也开口说道。 “一人只能出场一次吗?”方正直的眉头再次皱紧了。 规则这样一改,几乎可以说是死局,因为,妖魔两族中现在一共有五名神境强者在此,而自己这一方,却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与神境强者对抗。 如果一人只能出场一次…… 代表的便是,只有方正直这一场有可能获胜。 而周围的人类联盟弟子们听到这里,也同样明白了过来,一个个的脸色都是变得有些难看。 “这样的限制,还怎么打?!” “是啊,完全没有办法打嘛。” “三局两胜,方正直只能出场一次,其它人对上的都会是神境强者,我们人类联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胜算。” 人类联盟的弟子们抗议。 “这样就放弃了吗?呵呵……”仇七听着人类联盟弟子们的议论,嘴里也发出一声轻轻的冷笑。 “无耻的家伙,我们不用和他废话了,直接杀吧!” “对啊,和他们拼了!” 乌玉儿和平阳此刻也站了起来,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义愤填膺,毕竟,这样的限制一出,实在是没有再比下去的意义。 而如此直接开战,或许还有一丝胜利的可能。 方正直没有直接回答平阳和乌玉儿的问题,而是拳头微紧,他自然是可以拼,但是,平阳和燕修又如何拼? 按照仇七所言,一旦开战,仇七是绝对可以拖住自己一时半刻的,可是,平阳和燕修却无法在四名神境强者的面前支撑一刻钟的时间。 “先说一下胜负的代价吧。”方正直没有马上提出限制,因为,他要确定一下仇七到底想要什么。 “很简单,按照天下盟会的条件,哪个门派赢了,就由哪个门派统领妖,魔,人三族,我们赢了,人类的命运便由我们做主,而反之,我们输了,妖魔两族的命运,同样由人类联盟决定。”仇七淡然道。 “统领妖,魔,人三族?!”方正直这一次倒是真的有点儿吃惊了。 他以为仇七要的仅仅只是云轻舞,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仇七竟然比云轻舞还要更狠,要一口气将人类联盟全部吞并。 很伟大的理想。 不单是他沉默了,沐清风和墨山石以及人类联盟同样沉默了。 这个赌注实在是太过于巨大了一些。 虽然,仇七说的是妖,魔,人三族由一人统领,可是,一旦人类真的输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成为妖魔两族的奴隶。 而反之…… 则同样如此。 如果人类联盟真的赢了,他们又怎么可能真的会愿意留下巨大的隐患,与妖魔两族共立呢? 这是一场恃持了千百年的争斗。 只有赢与输。 不可能会有真正的和平。 “怎么,不敢赌吗?”仇七问道。 …… 圣域,天禅山。 三座巍峨的神门静立在天禅山的天际,浩瀚古老的气息不断的散发开来,使得天禅山有着一种苍茫的神圣。
而在天禅山山顶的祭坛处,则是守卫着森严的妖族,十只妖王站立在山顶的四方,守着祭坛中间的一方棋盘。 棋盘上不染一点尘土,可以看得出来每天都被精心打理。 这里是妖魔两界神门开启的地方,时常会有上古强者降临,自然便会有妖魔两族在此守卫。 而坐阵的便是妖帝白芷。 曾经圣域的第一强者,现在却是身处在山顶一座新建的石屋中,雪白的毛绒长裙披在身上,有着一丝慵懒,又有着一种强掩的妩媚。 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面透出来的妖,让人心颤。 不过,妖帝白芷脸上的表情却看不出来有着太多的喜悦,毕竟,这天禅山的山顶,多少还是有些无聊。 毕竟,至天禅山一战之后,这山顶上便再无人类敢踏足。 “真是无趣。”妖帝白芷伸了个懒腰,又将身体换了个姿势躺下,然后,眼睛也慢慢的闭了起来。 “无趣,为何还要守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也在石屋的门外响了起来。 这让妖帝白芷原本闭起来的眼睛瞬间睁开。 一抹明亮的光芒自妖帝白芷的眼睛中闪过,一闪即逝,很快的,妖帝白芷的脸上便多出了一分笑容。 妩媚的笑容,可以让任何男人心醉。 而接着,妖帝白芷也慢慢的从床塌上坐了起来,细心的梳理了一下衣裙,然后,便站起来朝着门口走去。 门开,在门口,一个正站着一个穿着银白色长裙的女子。 很美的一个女人。 端庄而雅静,与妖帝白芷的美完全是两种极端,一个妩媚到骨子里面,一个却端庄的让人心中生畏。 千虞。 凌云楼楼主。 “有事?”妖帝白芷笑了笑,看起来竟然完全没有因为千虞的出现,而有要马上动手的意思。 “嗯,凌云楼待得久了,想找只妖活动活动手脚。”千虞同样微微一笑,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很有创意的想法,只是,我这里有十只妖王,单凭你一个人,似乎不够吧?”妖帝白芷脸上的笑容越发盛了一分。 “十只妖王,再加一只妖帝,倒是很富有挑战。”千虞同样笑得很灿烂。 “看来,是一定要动手了?” “应该是。” “嗯,我来猜一猜,千楼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妖帝白芷点了点头,然后,目光也看向远处:“趁着云轻舞带军去天道阁,凌云楼出手偷袭天禅山,这个计划不错,只是,却未免有点儿飞蛾扑火的味道,千楼主,觉得呢?” “计划好,就可以了。” “你真觉得仅凭凌云楼一门之力,便可以毁掉天禅山,关闭妖魔两界神门?”妖帝白芷的笑容依旧。 “不试一试,又怎么知道?”千虞反问道。 “那就试试。”妖帝白芷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直接出手,一掌便朝着千虞的胸口拍了过去。 速度极快。 澎湃的力量,如高山般恐怖。 “轰!” 两掌相接,千虞的身体飘飞而起,飞速的落在远处,同时,头顶上方,八轮银白的月亮也亮了起来。 “半年不见,实力倒是有些微末的长进。”妖帝白芷望着飘飞到远处的千虞,目光中也闪现出一抹赞赏。 “可惜啊,你这只妖的实力,倒是退了不少。”千虞浅笑回道。 “论嘴巴上的功夫,还是千楼主强一点,就是不知道大夏皇帝林慕白,有没有试过千楼主的嘴上功夫?”妖帝白芷眼中闪动着若有若无的光华。 “贱货!”千虞的脸色一变。 她当然知道妖魔两族在某些方面比起人类而言要开放很多,但是,听着妖帝白芷赤果果的说着这种污秽的话语,她还是忍耐不住。 一句贱货,怒意横生。 而妖帝白芷却是一点不以为意,因为,她的目光正扫向四周,望着那些正与妖王们对恃的凌云楼弟子。 不到两百名弟子。 却拖住了十名妖王,还有足足上千的妖族军队,若论凌云楼的实力,确实可以堪称圣域五门中最强。 不过,这并不是妖帝白芷真正顾虑的东西。 因为,想凭凌云楼一门,就灭掉妖帝白芷还有十名妖王以及数千妖族军队,还是有些过于天真。 但千虞来了。 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来了。 那么,千虞自然就不可能空着手而来,而是一定有所依仗,这份依仗当然不可能是千虞的实力。 而是…… 凌云境。 一个曾经让妖族军队退回十里大泽的东西。 这是妖帝白芷心里的想法,她知道,千虞既然来了,就自然不是和她来谈论友情,或者来打个架那么简单。 况且,她和千虞之间也没有什么友情可以谈。 所以,千虞是来拼命的。 “看来,今日便是凌云楼来灭门之时。”妖帝白芷很快收回目光,然后,嘴角的妩媚笑容也变得有些森冷。 “以一门之力,换得人类的胜利,还是挺值。”千虞的手掌一伸,一只玲珑透彻的白玉小塔便出现在她的手上。 凌云境。 凌云楼的无上至宝。 即使是当初的方正直,也无法以蛮力破掉,可以说一旦被困住,基本上就不可能有逃脱的可能。 当然了,之所以用基本上这个词,原因是因为,方正直从凌云境中逃了出来,但是,千百年来,也只有方正直一人做到而已。 妖帝白芷! 似乎还做不到! “如果真的能换到,那当然是值了,而且,还是大赚特赚,怕就怕……你换不了。”妖帝白芷的目光落在千虞手中的白玉小塔上,眉头也隐隐的皱了一下,因为,她太清楚凌云境的强大了。 不过,凌云境虽强大,但是,真正要将凌云境的威力全部用出来,依旧要付出惨烈的代价。 毕竟…… 没有人会傻着站在原地不动,让其施展。 “如果有人能够缠住你,再由我在一旁施展凌云境,不知道换不换得了?”千虞一边说的同时,也也一边朝着妖帝白芷踏出一步。 “你什么意思?”妖帝白芷的目光一变。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