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归元阵图 五花妖蟒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600字
南疆密林湿热潮闷,毒沼瘴气横行,各色烟岚映着日光显得五彩缤纷、绚丽无比。 丛林深处,藤蔓翠萝郁郁葱茏,一篷光雨纷纷扬扬,漫空飘舞,直将此地幻成玄奇异彩。定睛一看,只见一片硕大芭蕉叶,在浓郁的灵气潮水中,载浮载沉,沐浴在七色灵光中。 那芭蕉灵叶席子一般,好似一抹绿云,闪烁着无穷符文天篆,看其仙光威势定是异宝奇珍。 在那下方有一位蓝袍道人,正在盘膝运功,吞吐着澎湃灵潮,可不正是庞宪。此时他正在以五行精气凝练婴儿,只见那和庞宪神似的元神婴儿,一幅陶醉模样,丝丝缕缕宛如龙蛇般的灵气,匹练也似直射婴儿口鼻。 如今算来距离天山冷魂峪一别,也是两年有余了。庞宪这两年多来,开始着手修炼《太乙金章·元婴篇》,更是以师姑许飞娘传授的法门,祭炼了一卷五方归元阵图,再也不用困居翠萝峰灵泉洞,外出行道便捷无比。 庞宪盘算自己的银蛟剑虽然出众,寻常地仙中人也不见得有如此飞剑。可是终究算不得独步乾坤,蜀山有名仙剑。 细数下来,庞宪倒也知道不少前人遗宝,比如那汉未仙人张免所留三阳一气剑,大雪山深处南明离火剑等等。可是三阳一气剑,若论品质跟自己的银蛟剑不过在伯仲之间;南明离火剑倒是堪称峨眉派紫青双剑之下最强飞剑,可是不论其背后因果,单是炼剑路数就与五台剑诀大相径庭。 庞宪可是想要炼成一口用来寄托元神的本命飞剑,自然还是和五台派师传剑法相合为妙。当初黄山斗剑,庞宪趁乱收了祖师一口龙蝗剑,后来又在五岳散人帮助下收服毒神蛮都,加上师姑赠给自己的星吴和朱蜮,已经凑齐四种至尊毒物。若是再能寻到一种与其匹配的毒神,就能炼成一套超越祖师的五毒仙剑。 只是以前的好运貌似用完了,庞宪炼成五方归元阵图就踏遍南疆千山万水,没少用魔教索影晶盘透射大地山川,可就是找不到合乎心意的毒物。这次准备前往西南边陲碰碰运气,那里深山毒沼多有龙蛇,应当有不少奇异毒虫,甚至出现些洪荒异种也不稀奇。 突然,密林中响起悉悉索索的声响,好像有不少人过来的样子。树枝摇曳间,显出一位手持骨笛的妖巫,身后山民环拥,似是长途跋涉而来。 这妖巫看到在祥光瑞雨中修行的庞宪,顿时满脸喜色,伸手止住骚动的一众山民,乖乖地立在一旁,像是为庞宪护法的样子。 庞宪虽然灵空返照,进入深层次的虔修中,可是对到来的诸多山民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等吞吐过最后一股灵潮,缓缓收功还神。太乙金章所载凝练元婴法门,明确标注不可贪功冒进,否则根基不固,将来恐有瓶颈阻碍。 一见庞宪睁开精光神目,妖巫俯身上前行礼,道:“闵泓见过仙长,恭喜仙长道行精进,长生有期。” 这位妖巫正是天苗山斩杀巫女姬瑶花时所结识的闵泓,后来庞宪在南疆行道,又遇到过他几次,屡屡指点他修行秘要。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此处距那天苗山可是足有千里啊!”庞宪有些疑惑竟能在云南地界遇到故人。 闵泓恭敬回道:“多亏仙长传授黑姜族修行武道,如今族运壮大勃发,在山民之中威名远播。这些人正是仰慕族中声势,想要投靠我等。在下此来,就是要护卫他们举族迁徙。” 庞宪听到此言心中自得不已。当初随手闲棋,如今茁壮成长,心中已经有无数后续计划,为婆婆所许三十万善功,说不得就要落在他们身上了。只是现在时机未至,还要静待天时。
看着闵泓身后三百余位头裹红布,面绘艳丽色彩的山民,颔首道:“恩!你们黑姜族能有今日,还是自身自强不息,奋勇拼搏,与贫道关系微乎其微。” 随口指点他们几句,本要将之打发,忽然心头一动问道:“道友可知南疆十万大山,哪里有奇毒虫蛊出没?” 听到心中高大如仙神的尊长第一次询问自己信息,忍住激动雀跃,细心回想过往经历,最后犹疑道:“在下也不知道什么算是奇异毒蛊,不过在经过落魂岭的时候,曾经见到丘陵上云雾蒸腾,烟岚弥漫,比那夕阳火云还要灿烂。似乎有奇毒之物盘踞,不知对仙长有没有用处。” 庞宪心忖,听他描述倒是毒物出世的征兆,倒是可以前去探查一番,只是也不抱太大希望,毕竟寻常毒物还不放在他的眼中。 当下与闵泓等山民匆匆作别,一道银白剑虹划过天际,带着长长的焰尾,晃眼间不见。 ………… 红菱山落魂岭常年被烟岚毒瘴笼罩,遮蔽天日一片阴森恐怖,碧水寒潭多藏蛟龙。 庞宪降下遁光,四下一扫,便见三角毒蛇、丛林绿蚺熙熙索索耸动不止,心道说不定还真来对了地方。 袍袖一挥,拿出索影晶盘就要探查此山地脉走向。最厉害的毒物肯定潜藏在大地灵穴深处,不经乾坤造化,地气孕养也成就不了至尊之名。 一经晶盘照影,地下虫豸好像是水中游鱼,往来穿行,山石沙土皆不能阻隔。再往有树之处一照,树根竟和悬空一般,千须万缕,一一分明。 庞宪纵起遁光,徘徊在群峰峻岭之间。忽然,晶盘上的影像一阵晃动,流光溢彩炽盛耀目,似是照到了不得的东西。 “轰隆……” 眼前山岭发生轰天巨震,好像地龙翻身,乱石穿空,巨木横飞。又有极其绚丽浓烈的毒瘴翻涌,好似炸裂的锅炉,沸气喧涌,声势骇然。 一条五花大蟒蛇在烟岚之中现出身来,只见它二目通红,精光四射,七八寸长的信子火一般地吐出,朝着四外狂喷毒烟。通体五彩斑斓,红翠相交,映着日光好似一根彩柱。 庞宪看到这毒物出世,心中欣喜之余稍有遗憾,这条五花蟒气候匪浅,当有八百年法力道行,足矣匹敌祖师当年那柄紫蟒剑,不过也仅止于此了。这些年来庞宪已经捕捉了一头铁背苍蜈和千年红蛛,只是心有执念,不甘止于此步。 心中盘算之余,倒也没有耽搁动作,哪里容得五花蟒精耀武扬威。把手一扬,银蛟剑夭矫纵横,光华乱闪,眨眼间便将它圈在剑光丛中,手中剑诀频频施为,任它乱摇硕大妖躯,均不能摆脱。 人身修道果真是天地钟灵,庞宪所修炼的太乙金章又是旁门顶尖天书,不过二十多年岁月,便能压着八百年道行的妖蛇吊打,直令人赞叹不已。 此地斗法冲霄剑气,早已惊动数百里之外的一位颇具道行的山人散修。只见他乱发披在两肩,头束金箍,面上刺有五毒花纹,手持两把缅刀,背上背着长弩匣子,与中土修士风格迥异。 他一看落魂岭崩裂云霄的犀利剑光,脸色倏地大变,怒吼道:“不好,哪家小贼偷袭我的宝贝。” 双脚一顿,驾起一团红云,其赤如血,伴随着滚滚雷音,浩浩荡荡奔赴红菱山而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