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红发有邀 初探毒沼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343字
三天之后,空净明澈的天空忽地卷起彻霄云霞,祥云瑞霭,浩气蒸腾。 正在茅棚内运转玄功,凝练婴儿的庞宪乍然睁开双目,铮铮神光利剑一般,攒射而出。把手一挥,收起五方归元阵图。 方才走出茅棚,便见眼前云蒸霞蔚,好像羽化飞仙,现出一位娉婷仙子,端坐在流云也似的灵豹之上,正是银姝骑着云豹从连屏山而来。乘烟霞,驭灵兽,尽显仙家风范。 仙家道侣自然不同于世俗缠绵情爱,银姝闭关苦练多年,许久未曾和庞宪团聚。手中一提,五彩仙网中兜着星吴、蛮都和朱蜮三大毒神。 “相公急匆匆地唤我前来,可是有什么变故?” 庞宪体贴地接过魔道禁网,将自己的打算合盘向银姝解释明白,两人不得不承认以前想法有些一厢情愿。至尊七毒每一种都是秉承天地间阴毒戾气,穷阴凝闭上千年孕化,方才化生而出,实在是钟天地之灵秀,可遇而不可求,要不然当初混元祖师也不会用四种次级毒物凑数。 庞宪既有决断,银姝自然支持到底。 等夫妻二人达成共识,庞宪才有暇看自己的灵宠,只见云豹宛如傲娇的女王,半点也没有讨好自己主人的意思,优哉游哉地卧在一块青石上,仪态清闲地梳理着自己的毛发。 说来云豹可比主人庞宪活得自在多了,自从庞宪有了玄冥五鬼,出行远遁少有用到它的时候。平日里四处撒欢寻觅灵果仙药,时不时地去天苗山打打牙祭,早就吃成了土肥圆,壮实的好似牛犊。 近来李修阳和袁化前去毛公坛旧址取得《内景元宗》,实为异类修行秘要,这小畜生修炼之下,越发神通广大,各派剑侠绝非它的对手,即便是寻常散仙也对它的速度望尘莫及。 庞宪忍不住摇头叹息,这灵宠做的,比自己还像大爷。 自此之后,庞宪便和银姝在此定居虔修。苦练婴儿之余,以五云桃花瘴祭炼三大毒物。五台剑诀奥妙非凡,千年毒瘴培育至尊毒物相得益彰,感受着蛮都等毒物气息越发勃发壮大,庞宪感到由衷的欣喜。可以预见,将来剑成之时定能惊摄天下群仙。 夏去秋来冬又至,南疆之地不记年。庞宪和银姝好似忘记了人间的忧愁,每日行完苦工,便驾着云豹追逐浮云清风,饱览山水美色,这段时日竟成了人生最温馨和美好的片影。 银姝也并不痴缠庞宪,在云南一带结交了好几位旁门女仙。可惜,安逸的日子并不长久。 这一日,姚开江带着喜意来到芦蓬,看到庞宪便感慨道:“老弟,贤夫妇真是神仙眷侣羡煞旁人啊!” 庞宪呵呵笑道:“道兄何必眼红旁人,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抓狂你道行法力精进速度呢!” 姚开江听得此言,顿时红光满面,忍不住喜上眉梢。经过大半年水磨工夫,如今已经猛增四百余年法力,堪称红发门下第一人,已有老祖八成本领。 “哪里哪里!这还多亏老弟你帮忙。” 心中乐呵倒也没忘记此行目的,稍作平复心情,便道:“家师日前终于用五云桃花瘴炼成一件至宝,又逢为兄道行大进,专程设宴想要邀请贤夫妇前去与会。”
庞宪心中略一寻思,便明白这是姚开江想要帮助自己结交红发老祖。红发老祖威震南疆五百余年,仅有绿袍老祖能够与其比肩,这还不算化血神刀能够克制那老怪物。 如今穿心道人和鸠盘婆退隐,能够和红发结交,对于自家连屏山一脉稳立南疆好处不少。 当下便带着欢喜笑道:“能够向红发前辈请教是在下的福分。” 姚开江眼看目的达到,也不多做耽搁,把脚一顿,便化作一条百丈花蛇通天而去。 遥望他远远离去,银姝才面带忧虑地说道:“相公,我从几位同道那里得知红发一脉在南疆名声可不算好啊!咱们和他纠缠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庞宪自然知道,红发老祖虽然听从追云叟白谷逸和金姥姥罗紫烟的劝说,定下教规管教门徒,可是多少流于形式,对门下恶徒颇多纵容。不过在峨嵋派如日中天之时,此佬虽被讨伐,最终却能只身幸免,仅仅是门人弟子被屠戮一空,可见还是有些可取之处。 最终道:“咱们连屏山对他红发并无所求,到时候看情况再说,如果实在令人不喜,也不用勉强与他交好。” 言罢,庞宪眼中流露奇光,对银姝说道:“为夫想要冒冒风险,探索一下这烂桃山地下千年毒瘴。” 烂桃山沉腐淤积的沼泽毒泥,每天都会向外迸发七彩炫丽的毒瘴。庞宪和银姝采集起来以祭剑诀,磨砺三大毒物,费时几近一年,如今已是进无可进。唯有地底深处品质最高的毒瘴似有灵性,出没无常,让人无可捉摸。 庞宪倒是心知沼泽中的五云瘴,被一蛮荒异兽象龙操纵,凭着天险毒瘴,无论仙凡俱不能奈何得了它。不过自己有九天元阳尺护身,倒是能够尝试一下。 拚手一指,光华耀处,紫气金花缭绕旋舞,庞宪合身一纵,宛如流星飞坠,噗通一声跃进沼泽泥潭。 银姝禁不住心跳加速,听姚开江所说,当初红发老祖、罗紫烟、白谷逸和凌雪虹四位能手合力都没能够将毒瘴降服,庞宪此去恐怕也是无功而返。不过万一功成,那深具灵性的桃花瘴稍加祭炼便能成就一桩至宝。若是不加尝试,任谁也不会心甘。 庞宪陷入泥潭之后,便觉得好像身处蒸笼,四外泥浆涌动,暗雾翻滚。以自己如今道行也难以查知十里之外的动静。 唯恐出现闪失,急用广成子真传九字炼魔真符,九朵碗大金花噼啪暴涨,流光溢彩,打着旋向前铺设一条蜿蜒通道。 庞宪来不及打量沼中详情,匆匆一瞥,看见数不清的腐烂蛇虫尸骨,令人观之作呕。便随着金花紫气,流光也似飞逝而去。 银姝在烂桃山旁凉亭,怀中抱着云豹,有些坐卧难安。魔门功法本就讲究至情至性,不像道门太上无情,忧虑就是忧虑,兴奋就是兴奋,绝不会刻意压抑自己。 “嘭!” 忽然一声炸响,深潭泥沼轰然爆裂,乱泥飞溅,污臭熏天。五彩毒瘴咕噜噜涌现,朝着天空凝聚,顷刻间便幻成一幢五色光城,斑斓绚丽,耀眼生颉。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