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青轮电转 箭雨纷飞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213字
姚开江的三口缅刀被庞宪绞断,回山之后红发老祖又赐给了他一口以前未成道时的佩刀,天罗化血刀,单论品质威力也就仅次于老祖的镇山至宝天魔化血神刀。 匹练血光,阴森森冷沉沉,比电还急,兜头卷向两位童子。 “啊呀!”银姝轻呼出口,不禁为两位新到童子感到担忧,毕竟看他们神情气朗,颇似正道中人。可惜!就是脑子不好。 庞宪右手微动,做好出手准备。忽觉眼前一亮,滔天血光中冲出一轮青月,莹莹银光,水波一般洒落满殿。被天罗化血刀一激,波涛乱涌,荡漾开来。 英气大童子祭起光轮将二人护持起来,小童子也不甘示弱,双手向前平推,同样一轮青光,飙轮电驭,银雨纷飞,血光四溅。 姚开江感到刀势不稳,劲力用到空处,被卸到一旁。心中冷笑,顺势一带,划出一个圆轮,将两位童子圈将进来,运劲一搅,伴随着青光大炽,深深地陷了进去。 双方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可是结果却出乎所有人预料。两位童子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势均力敌的对手不说,姚开江可是货真价实的副掌教级人物,比多数教派诸多长老都厉害三分。如今更是得了天罗化血刀,这都能被人抵挡住。 庞宪缓缓收了暗手,心中猜测这两位童子到底是何方人物,有哪家传人用的法宝是青色光轮? 场上斗法一开始便进入了最激烈阶段。姚开江身子一晃,背后浮现一条五花妖蟒的幻影,激荡的气流引得虚空潋漾,天罗化血刀血光倏地暴涨,百十丈的刀气纵横在整座大殿。若非祖庭被红发老祖祭炼多年,宛如金精铁壁,早就引起了坍塌。 赤阴阴的血光映得两位童子面色一片灰暗,两个青色光轮幻化无方,晃眼间便虚虚实实,数百团光华将二人护得风雨不透。 庞宪看的心情激动,若非估计红发老祖的感受,都忍不住想要吹口哨了。虽然身入仙门多年,每次看到这种仙家斗法,仍然感到庆幸,能够与群仙共舞,真是千百世难得的旷世福缘,咱也是神仙中人。 双方角力之时,忽见小童子胸前亮起三道青光,混合着乙木真气一摧,宛若万木齐发,“嗖嗖”一片青光夹杂万千箭雨朝前射去。 “轰轰!”好似万千春雷破灭诸天,冲的满天血光四散,无数漩涡随生随灭,吞噬着无量血光青雨,竟然形成一团混芒。 “啊!”姚开江右臂被青光灵箭射穿一个血洞,踉跄倒退。不过因此反而激发了他的凶性,伸手摸过一把鲜血,应势抹在天罗化血刀上,一股凶厉之气猛然暴涨。 明亮的刀光,好像天地之间第一缕光,携着开天辟地之势劈开混芒。 “轰隆隆!” 满耳都是霹雳雷震,滚滚轰鸣喧嚣得众人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五感被惑,唯有血色刀光成了唯一,“噼啪”声不断,青色狂潮电卷,便被打通一条血海烈焰通道。 庞宪此时已经放下心来,先前的青色光轮,现在又是清灵飞箭,哪还不知道两位童子的来历?心忖姚开江虽然新近法力神通暴涨,可是想要置他们于死地,恐怕还不能够。
果不其然,这般撼天动地的一击固然打破清关巨轮的防护,可是两小童子接着祭出一件青霞闪闪的光网,环身绕在二人身侧,直将余波抵御了开来。 二人对视一眼,心知这次踢到铁板,眼前这位红发老者的手下就将己等打得灰头土脸,任凭使出诸般法宝都不能够取胜。可以想见那位老祖多么的深不可测,更何况殿中那对神仙璧人,目若曙星,寒光炯炯,对视之下令人心神皆颤,分明也是高明人物。 当下急忙掏出一枚灵符,本命真气一摧,无穷符文闪烁,龙章凤篆旋转飞舞,好像是一头头仙禽灵兽,瑞气蒸腾中朝着大殿门口狂奔而去。氤氲仙气缭绕,千条瑞彩一冲,红发老祖所设禁法尽数失效。 庞宪看到二人应对手段越发肯定心中猜测,这分明跟广成天书所载手段相类,明显是一脉相承。更何况他们用的法宝飞箭也能对上号,从旁佐证下已先于红发老祖猜到二人出身来历。 实际上也是红发时运不济,为了尽情展示五云桃花瘴的威力,先前暂时中止修罗化血神阵的运转,这才被二小占了便宜。 晃眼工夫,他们已经突破红发诸弟子的阻拦,一片青霞精光迸射,突破层层禁网,眼看就要飞渡离去。 斜眼一看,红发老祖已经忍耐不住,就待起身擒拿两位胆大包天,莽撞无比的无知小童。庞宪心道不好,他们虽然有灵宝护身,可在红发手上恐怕还是讨不了好,最少也要落得个兵解重修的下场。既然被自己赶上了这一场,说不得就要横插一手,阻止事情朝着坏的方向演变。 右手五指张合,五色光华乱闪,虚空挪移变幻。两位小童来不及欣喜逃出生天,便带着惊骇的面容,回到了殿中来。这……这怎么可能?明明是向着外面飞遁啊! 庞宪长身而起,玄冥五鬼的神通越发广大了。自从假借姚开江的天劫,吸纳一股雷霆生机阳气,便在虚空之道稳稳地前进了一个台阶。庞宪可是垂涎地仙高人的擒拿大手很久了,自身端立不动,一张大手千里之外拿捏仇敌,这才是大能风范。照着现在的情形,玄冥五鬼大擒拿并不算遥远了。 顶着红发老祖的怒火,庞宪挥手撒出一道金光,以九天元阳尺幻出一幢金色光幕,将二童子束缚了起来。 两位童子还没有从乾坤颠倒中回过神来,便觉身子一紧,好像落入琥珀中的虫豸,再也动弹不得。可这层金光帷幕怎么和自己的真气水**融?二人修道也有三十余年,这层金光品质是那么的的高远超凡,宛若大道在世间的具现,分明是自己所修道书终极道果,这位清雅道人到底是何来路? 看着怒火澎湃的红发老祖,庞宪洒然一礼,朗声道:“老祖,且听我一言!”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