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枯竹传人 执法长老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871字
庞宪扭头看向两位童子,微笑道:“若我法眼无差,两位仙童应当与枯竹老人关系匪浅!” 二小童子对视一眼,均是不解,枯竹老人?他是什么人? 没等二童子出言应答,红发老祖已是心神大震,这……难道是那位老前辈插手,想要为死去的老鬼韦八公讨还公道? 幸好大童子出口解惑道:“你在说什么?我们不知道谁叫枯竹老人啊?” 殿中诸人除了庞宪、红发老祖和银姝三人,余者均是一头雾水。盖因枯竹老人名列大荒二老,得道于唐朝初年,除了一些长老级大能,很少有人听过他的大名。就连承蒙他老人家恩惠的后生晚辈,也不知道这神秘莫测的高人是何来历。 庞宪略一寻思,便明白内中纠葛。摇头叹道:“可惜你们遇到当世最顶尖的无上高人,却不识庐山真面目。” 看着两位童子迷惑的眼神,庞宪细说道:“你们二人用的法宝乃是枯竹老人成名故物,太乙青灵箭和六甲分光轮。” “后来用的灵符,演化无数灵兽仙禽,冲破一切禁止法网,当是广成子仙传。世上早就流传西崆峒广成子旧居仙府,藏有一部玉页金简,正是风雷辟魔篇章。我说的可对?” 看着庞宪侃侃而谈,一语道破二人修炼道书跟脚来历。就连传授小童子道法的不知名前辈,都被他说的分毫不差。真是好厉害的道人啊!自己二人可以确定,从来没有外泄过求道经历,可见此人前知之能多么令人敬畏! 红发老祖暂时放下心中顾虑,看来这两位童子并不是那老怪物派来找自己麻烦的。枯竹老人名列宇宙六怪,拥有千年道行,法力神通深不可测,绝非自己能够望其项背。 自家师执长辈韦八公和他是同一时期的人物,只因当初一念之差,偷盗灵药,连累韦八公与人斗法下,不及救治,惨遭兵解,如今已是转劫多世。 “我二人乃是方瑛、元皓,别看我们相貌幼小,修道至今也有三十余载。这两个野人蛮夫在山下肆意掠夺妙龄少女,其罪当诛。我们今天认栽了,要杀要剐请便!” 红发老祖这下可是被气乐了。近些年来虽然屡被白谷逸和金姥姥劝诫,为了应对将至四九末劫,订下教规严律,可是护短秉性难移,哪里容得别人说自家弟子不好? 庞宪见此,及时截口道:“二位慎言!” 转身阻开义愤填膺的姚开江、洪长豹等人,郑重对方瑛元皓道:“二位此话未免得理不饶人。看来你们是不知道眼前这位红发老祖的来历,他老人家威震南疆五百余年,群邪万仙无不敬仰畏惧。” “你们一来便打伤他老人家的弟子,还指着鼻子当头喝骂,这哪里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我们修道练士为什么要有护道手段?还不是既要有理,又要有力。没有那个身份地位,偏还要摆那么大的谱,谁会服你?” 不提方瑛元皓二人听到这话什么感受,红发老祖是百般刺耳,怎么觉得庞宪小儿在指桑骂槐?摆谱?这不是在说自己吗? “哼!”元皓把嘴一撅,嘲讽道:“还不是蒙昧落后,霸道欺凌。我看道兄你仪表不凡,怎么甘心和山野蛮民为伍?” 银姝抿嘴微笑,真是两个天真的小子,倒要看看夫君怎么去处置。 庞宪沉声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每一方水土,都有不同的文明,南疆自有南疆的规矩。你们两个强行将礼乐文明套在蛮荒之地,只能说幼稚好笑!” 方瑛脸被气得通红,大声道:“无耻!这么说还是我们的错了?” 庞宪暗忖,真是一心修炼不通人情世故啊!不过这样也好,未免日后你们投靠峨眉,还是让小爷我给你们找个出路吧! “在其位谋其政,我看你们很适合做执掌教规的工作啊!”说着转头看向红发老祖,“贵派创建至今,还欠缺执法长老之职,老祖看他们两位如何?”
“荒唐!”秦玠满脸不可置信,这是做什么?难道说对师父出言试探不满,就欲要恶心本门吗?他怎么敢? 洪长豹和姚开江二人也是一脸茫然,更加不要说方瑛元皓了。这小子搞什么鬼?脑子秀逗了吗?怎么提出这么莫名其妙的建议? 红发老祖闻言却是一愣,不顾躁动的几位得力弟子,反而闭目凝思起来,仔细考量其中得失利弊。 庞宪笑意吟吟,随手安抚来到身边的银姝。看似胡闹的提议,实则早就在脑中过了一遍,堪称神来之笔。红发老祖那点阴暗过去,瞒得了别人,还能瞒得了自己?有这个台阶能和枯竹交下渊源,谅他也不会错过。 “政策的生命力在于执行,我知教祖最是仁慈,舍不得惩罚门下弟子。现在这倒是个好机会,请两位小友担当惩戒之责,可不容错过啊!更何况他们还是枯竹老人的记名弟子!” “枯竹老人的记名弟子”好像是闪电划过脑海,他们是枯竹老人的记名弟子。红发老祖豁然起身,迎着诸弟子期待的目光,肃声道:“我红木岭一脉虽然不算多么壮大,可也关乎十万山民。两位小友可愿助我共创基业?” 疯了!都疯了!二师兄修成妖蛇元神之后,一切都变了!秦玠满脸不可思议,又是庞宪,怎么还是他?姚师兄一跃成为副掌教不说,三言两语间又为己等头上安插了两个执法长老。这……师父啊师父!您不是要压服他们连屏山吗?怎么现在感觉红木岭成了连屏山分舵了? 庞宪挥手收回九天元阳尺,鼓励地看着方瑛元皓,语带劝勉道:“独自修行,眼界会变得狭隘。你们想要改变苗疆风气,何不加入老祖教下,这样一来还能多得几位良师益友。” 银姝眼珠子一转,便知道夫君肯定算出了红发一些**秘事,否则单凭枯竹老人还吓唬不了他老人家。说来庞宪大衍神算真够精准,万魔法会连发一十三条箴言,会后不就褚南川便被逐出师门,道左相逢被妙一真人齐涑溟封入山中秘窟。 银姝以前修炼的本命神魔乃是七情秘魔,最擅蛊惑人心,如今升阶为迷天圣魔,神通越发叵测。温言软语处处替两小童考量,过不多时便将他们给说服了。 调皮地向庞宪眨眼一笑,不提犹觉梦中的姚开江等人,没什么心思在此逗留,趁势便对红发老祖提出告退。红发老儿巴不得这两个外人快走,今日之局真是出人意料。 ………… 红木岭三百里外,云豹宛若一抹飞云,金光闪闪笼着庞宪银姝二人。因为扛不住银姝软磨,庞宪对她道出实情,只是唯恐红发老祖天视地听,特用元阳宝尺遮掩天机。 “咯咯!红发老儿丢了这么大一个脸,看他日后怎么压在咱们头上耍威风。”银姝俏脸生辉,点着庞宪鼻尖笑嗔道:“你呀!也是太好心,帮他消灾做什么?管他去死。” 庞宪也不在意,随口说道:“你就看吧,日后有的是好戏连连!” 红发老祖脾性不改,有他遭难的时候。而且师叔法元早就出手拉拢姚开江等人,倒要看看今世他们怎么跟峨眉派斗起来,而那枯竹老人到时候又是什么立场参与。想想都期待啊! “咱们去哪?这就回家去吗?”低头询问银姝,耳鬓厮磨尽显温情。 银姝双目灿灿,恰似天上繁星,明亮慑人,“咱们路过云雾山,去拜访一位我的闺中好友吧!我跟你说她可真可怜,被师父镇压在火山窍穴,饱受风火之劫已有三甲子。都快两百年了啊!她师父真狠心,据说还要有六十多年才能脱劫。” 庞宪语气轻松,“都听老婆的,咱们联手之下,什么劫数超脱不了?” 云烟过处,唯有虚空残留飞絮白虹,仙踪缥缈,上下青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