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离火精英 世界萌芽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609字
狂涌怒喷的火山熔浆因为玄冥五鬼所设禁法,被拘成一束火柱,裹着青黑浓烟,浩浩荡荡直冲云霄。被天际罡风一吹,万里云层染上瑰丽云霞,奇幻无俦。 “轰……轰……” 大地震动,崩裂几处火缝,好像凄惨伤口,透露出赤红火苗熔液。 “不对!”摇摇晃晃,立足不住的俞峦急声说道:“今日地震非比寻常,百十多年从来没有这样。” 纵着剑光,悬身半空的庞宪闻言,运转元神,朝着火山口探去,顿有炙热灼烧之感。查探之下,禁不住大惊失色。 只见一头形似驼鹿,周身通红如血,背上密布两排凶睛,金光闪闪,奇亮如电的火精正在搅荡烈火熔浆。不时喷出赤红光芒,夹杂着无量金星,冲击着岩壁。 庞宪冷哼一声,有些埋怨俞峦,在此镇压火山将近两百年,竟然不知有一头火犴潜伏。如今趁势作乱,想要震裂火穴,引起滔天灾难。 心忖那火犴乃是离火精英化生,若是进入火山口和它斗法,不拘胜负都免不了千里火海,大难临头,干脆化被动为主动。 手中剑诀一引,银蛟剑化作匹练惊虹,“嗑察察”天崩地裂一声大震,凿穿一条水桶粗的通道。火山内,银蛟剑天生被克,难以和火犴争雄。不过庞宪意不在此,铮铮锐鸣,剑气化为百丈长虹,迎着火犴一搅,就将它逼进甬道。 “银妹,待会你来封禁火穴,这头火妖就交给我。” 火犴本想勾动地火,以来和敌人斗法。可是终究智慧不足,被庞宪一激,便通过裂开的一处火穴狂奔出来。 唯恐火妖御使地极真火,酿成大灾,庞宪把手一撮,扬出一溜金光雷火,霹雳声中兜头便将它打得栽了个跟头。随着修为精进,五行雷火梭威力越发宏大。 身子一晃,引着火犴便朝密林飞去。一路火蛇乱舞,金星四溅,点燃一蓬蓬大火。林中鸟兽失了栖身之地,四散奔逃不止。 银蛟剑光华乱闪,剑速雷音快到不可思议,宛如白驹过隙,一线银光过处,便轰爆火犴真身。可是空中火球爆发,流火飞萤散而复聚,十里之外烈火升腾,又现出了雄鹿一般的火犴。 这头火犴跟脚不凡,乃是一缕南方离火精英感应地气而生,天生精通火遁神通。此时似被庞宪激怒,仰天一声怒吼,踏火而行,迎头便向庞宪撞来。 庞宪倒吸一口冷气,这类火焰精灵天赋本质异乎寻常,玄功变化奥妙无穷。除非天生克制,否则绝难对付,幸好自己也不是易与之辈。 把手一转,掏出一颗寒辉四溢的精光宝珠。喷将出去一股混元真气,便见寒风朔朔,雪花飞舞,氤氲白气弥漫四散,方圆百里之内天象大变,银装素裹,玉塑琼雕。蛟龙珠虽然失去第二元神的妙用,可却增添了不少厉害神通。 火犴激灵灵打了个寒颤,烟火之气顿时大敛。太初寒气和子午寒潮交相作用下,便连散仙也难逃脱,更何况是它。 本能反应转头就要逃跑,正在此时,一抹飞云宛若流水,狂飙而至。许久未曾舒展筋骨的云豹,兴奋异常,张口便是一股色彩斑斓的烟霞。云卷云舒,融入寒潮白雾,晃眼间四外已是不可视物。 自从修炼内景元宗,云豹道行突飞猛进,未曾留意便顿悟了一种血脉神通,小诸天云禁真法。一经发动,随着功力深浅,便会形成一片五识五感迷乱颠倒的法界。 庞宪意外之下,感到由衷的喜悦,这小东西说不得日后还能独当一面。烟霞云禁对庞宪自然无效,看着那火犴急慌慌乱转,把手一拍,蛟龙珠流光溢彩,数十百道寒白射线纵横上下。
只听“嗖嗖……”子午寒光线连连打在火犴法体。这次它再也不能幸免,叽叽怪叫声中,身躯冒出缕缕青烟,一个个的血洞汩汩流淌赤色鲜血,满空皆是烤肉焦香。 子午寒光线这门神通乃是干鹊波旬二人依仗子午寒潮所创,又被庞宪融入太初寒气。若是尽情宣泄,千万道寒光射线一起发作,不啻于地仙高人斗法。 火犴欲要逃跑,既有云豹在旁阻挠,又有寒白射线接连将它击退。过不多时已是满身鲜血,神情萎靡,奄奄一息。 庞宪瞅准时机,双手一撮,以蛟龙珠内寒气,凝成百十条寒气秉冽的绳索,利剑一般扎进火犴穴窍,将它封禁了起来,吊在了一棵树上。 说来话长,实则这场斗法兔起鹘落,不过盏茶时间,火犴便被庞宪制服。唯恐火山口那边出现变故,令云豹看守住这头火犴,庞宪即刻飞身前往。 密林之中簇簇烈火燃烧,被庞宪随手引动寒潮,微微一催,便即熄灭,只剩下很长一段烧焦的林木。凌空下视,恰似一条墨龙张牙舞爪,蜿蜒在翠浓绿野中。 这边厢因有玄冥五鬼事先布下禁止,通天彻地一根巨柱,收拢烈焰熔浆。又有银姝和俞峦引来瀑布飞泉,荡灭泄露飞溅的火雨,并没有造成严重灾害。 上方天际黑烟滚滚,红霞丽霄;下面却是寒云冷雾,烟水溟濛,两相映照,竟成奇观。 直到星月朗朗,整个世界都成了一片朦胧月色,那喷薄的火山才渐渐势弱起来。火红的岩浆映得半天皆赤,在这寂静的南疆野岭,是那么地玄奇。 三人放松下来,不禁相视一笑。去了心中郁结,俞峦在火光中面颊生辉,灿然笑道:“二位稍待,容我先去整理仪容。” 趁此闲暇,庞宪和银姝渡步前去密林中。 还没来到火犴被伏之地,便听到呜咽啼泣之声,在这空寂的林中十分刺耳。 庞宪和银姝透过枝桠,只见那头火犴卧在老楠树上,默默地舔舐伤口,伴身妖火熄灭后,显得十分瘦弱,惹人怜惜不已。 云豹在旁时不时地蹭一下它,还将自己最喜欢的火枣摆放在火犴脑袋旁边。此情此景给了庞宪莫大触动。 先时愤怒火妖勾动地火,欲要引发滔天劫难。可是现在想来,也是己等坏了它的巢穴在先,令它无处容身,这才有报复之举。 若是蜀山中正道中人在此,比如峨眉派的三代小辈,齐金蝉等人就是毫不犹豫地将火犴击杀。斩妖除魔是那样的理所当然,是那样的光明正大,可是庞宪现在却有了不同的想法。 人与自然该怎样和谐相处?这个问题即便如李静虚那等金仙,恐怕也不如庞宪认识地深刻。而讲究慈悲,豺狼虎豹与鹿兔牛羊共存的佛门忍大师等人,更是愚昧落后。 这倒不是庞宪智慧渊达,而是他背后有整个世界的文明作根基。蜀山中金仙菩萨固然傲视寰宇,可是先天所限,所知所感均难以突破认知的鸿沟。仍旧处于生产力落后,人类自身眼界狭隘的封建社会。 也许自己能够为此方世界带来不一样的清风。庞宪心忖,自己固然平庸,可是当眼光放在人与自然,人与天地宇宙中时,自己的胸怀尤胜天蒙、尊胜那等无上级人物。因为自己站在无数巨人的肩膀上。 一颗改变世界的萌芽就此萌发!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