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山穷水尽 朱雀焚天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629字
金石峡少清仙府外,光焰万丈,直透重霄。十尊来自幽冥的阎罗分神,宛若撑天巨柱,千万里外都能看见。 一道道遁光,好似慧炬流天,星驰电射,擦着长长的焰尾,降落到险峰、林梢,查探着远方情境。 癫和尚韦秃的洞府距离此处最近,又有一件飞遁之宝火云冲,故而最快赶到。当他看到从金石峡中出来的竟是庞宪等人,心中大是惊讶。待到后来金神君出世,更是平添了几分担忧。当初鸠盘婆召开万魔法会,承蒙指点,如今稳稳地踏进了散仙境界。 南疆穷荒之地,本就是枭鸾并集,泥沙俱下,正邪各派散人在此潜修的不在少数。盏茶时间,一位位平日里深居浅出的有名人物都降下法架。 只见烈火如潮,黑烟滚滚,一位披散长发,方面大耳的异人“嘭”地一声,凭空显化在磐石之上,正是云南大竹子山的披发狻猊狄银儿。 他和韦秃曾在万魔法会上结识,便熟络地打声招呼,“这动静如此浩大,不知哪家太上长老在此隐居。庞小真人可有危险了啊!” 无声无息间,十丈开外现出一团阴磷碧火。幽光笼罩中,隐约可见一位似人非人的鬼魅,阴森森道:“连大名鼎鼎的金神君都不知道,还有脸出来混?” 声如枭嚎,令人禁不住直起鸡皮疙瘩,“嘿嘿!他老人家向来快意恩仇,轻易不会出手致人死地,可一旦立意发威,绝对赶尽杀绝!” “他怎么敢?那可是鸠盘婆和穿心道人门下啊!”虚空荡漾,似乎开启了一扇神秘门户,原来是缅甸老鸦冲的女神巫任素萝。此女巫法高深,诡异莫测。 “切!那又怎样?打杀几个小鬼,有什么好顾忌的?” 这话说得刺耳,韦秃三人均受过鸠盘婆恩惠,“哼!鬼老,说话还需慎言!那遮天混洞,唤来幽冥魔神,分明是穿心前辈的手段。想要吃定庞小真人,就怕没那么大的手段。” 鬼老也是南疆一带有名人物,看着那风光小辈吃瘪,心中阴暗爆发,话语之间踩扁往日不可高攀的人物,似乎给他带来说不清的快感。只是眼看三人怒目瞪视自己,心知惹恼了几位亲近连屏山一脉的修士,悻悻然化光远遁。可见万魔法会的遗泽,正在潜移默化众多散仙。 鬼老虽退,任素萝情绪却很低落,“那幽暗混沌光芒虽然炽烈,就怕庞小真人坚持不了多久啊!” 韦秃和狄银儿也束手无策,虽然此时爆发的力量不如万魔法会上红莲沙神等人震撼寰宇,可也绝不是几位旁门散仙能够涉足插手。庞宪运使的手段,肯定有所限制,恐怕仍难压制金神君那等魔头。 ………… 此时,庞宪诸人和金神君的斗法果已进入**,银蛟剑好似匹练惊虹,全力展开的五台剑诀,霹雳怒放,龙吟浩荡,剑光霍霍,令人耀眼欲花。瞬息之间,便会产生千百变化,夭矫腾挪,锋芒尽露,绝难想象世上能够如此高明的剑术。 金神君满眼都是亮煌煌的虹光剑影,本就不擅飞剑之道,更被九幽镇狱神符所摄,完全躲不过奥妙无端的银蛟剑光。可是……为什么要躲? 只见他神躯璨璨,三百六十余个穴窍比天上的曙星还要灼目辉煌。金精有相神魔化为一条条庚金长龙,投射入金神君诸多大穴。浑身气场越发高涨,骨骼脆响宛若虎豹雷音。 银虹电舞,劈斩在老魔肉身,“铿锵”锐鸣不绝于耳,金星火花四处飞溅乱射,竟然只留下划痕白印,这可是血肉之躯啊! “嘭!”霹雳巨响,神符笼罩的大地都狂震不已。五岳神峰巍峨宏大,劈山断江之威,竟然只把金神君砸了个踉跄。若无其事般,继续熔炼神魔锻体。
庞宪从没想过蜀山之中竟然有如斯神通,自家的银蛟剑可是货真价实的地仙级数飞剑。三仙二老那等人物的金鳞剑、玉龙剑也不过是伯仲之间。可是金老魔头竟然视之无物,单凭肉身就能硬接法宝飞剑,实在是骇人听闻到了极点。 说来金神君也有些恼火,本想随手打杀几个小狗,可没想到竟有如此神符。自家传承不全,不能全力施展法力道行。层层枷锁宛如陷入泥潭深沼,不得不暂且融合有相神魔。虽然旬月之后,经脉骨骼寸寸崩裂,总比眼前遭劫要好。 俞峦发钗凌乱,香汗淋漓,七根风雷针已被炫金神环绞断四根。幸好还有一口玉龙铡护身,动静之间,白玉长龙昂扬翱翔,好似铡仙刀风雷狂震,竟然比庞宪的银蛟剑还要生猛三分。 “老贼融兵炼体之后,几近不死之身,不过一定有其极限。” 听到俞峦提醒,庞宪略微安心。如果金神君一直这样,飞剑法宝皆不能伤,根本就让人完全绝望。 念头方定,忽然大惊失色,只见银蛟剑光华倏地黯淡下去,“呜咽”悲鸣一声,摇摇欲跌。竟是屡次和金神君硬碰下,品质挫伤,若再斗下去,定然落得个剑陨下场。 这可是混元祖师亲手炼制的仙剑啊!从没想过二十多年来心血祭炼的飞剑也有摧坏的一天。当下把手一招,好似羸弱的灵蛇,慢腾腾地飘舞到庞宪手上。 “哈哈!小狗,我要看着你们一个个剑毁人亡!”金神君右手一掌,金光炽盛,好似炮火轰鸣,银姝忍不住口溢鲜血,碧血金刀随之被破。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这就是蜀山中掌教级数的大能吗? 五岳散人挺身而上,虽然同是地仙,可是两者相差不可以道里计。这就是旁门散人侥幸成就地仙,和身怀大派真传的差距。 庞宪急忙掏出久不实用的如意金矛,这件神兵乃是域外陨铁所制,单论品质更胜仙家飞剑,唯一可惜的是不能遥遥御使,飞斩敌首。不过自家有九天元阳尺护身,近战之下,倒也不怕惨遭碾压惨死。 银姝亦是祭起赤身教重宝慑心铃,好似天魔妙语,呼形摄音,勾魂夺魄之能令人胆寒。叮铃叮铃,魔音惯脑,让人忍不住倾听,却不知天魔有形无质,来无痕迹,去无踪影,心念变幻,如电感应。即便以金神君道行,也不时为天魔趁虚而入,心灵受制,为庞宪三人创造良机。 这番斗法一直持续了七天七夜,各方均施展出浑身解数,若非有九幽镇狱神符束缚,庞宪等人早就被金神君无匹神通擒拿,拍成肉泥齑粉。拳风所至,便是骨断筋折,炫金神环克制仙家法宝飞剑。休说寻常散仙,即便是一众地仙围殴,老魔头也不会有半分畏惧! 可是,七天啦!神符威力业已尽数爆发,眼看就要失去灵效。难道自己等人只能放弃到手的法宝?穿心师伯给的令两张底牌如今可不适用啊! “噼啪!” 横亘于天的千亩乌云,团团滚滚,电旋星飞,呈风卷残云之势,就待消散一空。这真的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正在绝望之际,倏地俞峦露出不可思议的惊喜神情! 几声清脆爆裂的鸾鸣响彻在云霄之巅。红霞满天,千万缕朱红赤火,升腾布展,幻丽无俦,直似朱雀携裹焚天煮海之威,光焰万丈,漫空乘风,砸地而下。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