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百花仙子 仙府归属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3569字
九幽镇狱神符方一失效,便见金神君气势暴涨,还没等大发神威,肆意屠戮,眼前忽地一片赤红。遥天空际红霞乱舞,急电也似覆压而下。 火光影里,六十四面朱灵旗阵团团滚滚,约隐约现,仙云如焰,瑞霭浮空,映得满天奇幻异彩,山崩海啸般笼向金神君。而庞宪四人顿觉一股大力袭来,身不由己,被甩脱出险地。 等立定跟脚,庞宪朝前看去,无数只朱红火鸟好似羽毛般组成九只神异朱雀,宛若煌煌大日,光焰灼人。闷雷阵阵,爆裂无比,直令人目眩神驰,摇魂荡魄。 “是芳贤姐姐出手,金老魔头大劫已至!”俞峦面色惨白,可是精神透露着兴奋,好似眼前危局已尘埃落定。 芳贤?这是哪家女仙的名号?庞宪一阵疑惑,虽然谙习蜀山中各家有名剑仙,可是一时间竟想不起来哪位女仙有如此威势,方一出手便将金神君这等魔道大佬镇压下来。 面对着庞宪疑惑,俞峦激动地说道:“这是我一位同道至交,百花仙子倪芳贤。有她在此,老魔头绝对翻不起风浪。” 庞宪一听,惊喜交加,竟然是她?百花仙子倪芳贤名声并不响亮,可她却是当今道门第一人极乐童子李静虚的爱妾。休说本身就有玄门正宗地仙修为,护道法宝更是李静虚亲手炼制,今日危局当解。 俞峦仍旧言道:“这旗门仙阵出自极乐真人之手。真人如今已有金仙法力道行,不需任何法宝飞剑,随手所发雷火便能降服一切外道邪魔。” “真人生平炼就两件至宝,一件乃是九转纯阳护心锁,给他的妻子五福仙子孙洵护身;另一件便是芳贤姐姐手上的朱灵九宫旗。” 千百声生脆祥和的神鸟鸾鸣,听来让人心旷神怡。熊熊烈火,霹雳神雷,压不住金神君的怒号狂呼。他老人家此番出世真是倒了血霉,先是被庞宪出手束缚,飞剑法宝狂轰七天七夜。好不容易等到神符失效,又被倪芳贤的旗门仙阵困住,朱雀离火炼真身, 一道道遁光来到庞宪身畔落下,韦秃等人拥簇上来,关切问道:“庞小真人没事吧!” 四下一扫,三十余位仙家大半都在连屏山法会见过。庞宪呵呵笑道:“无妨!我有玄天至宝防身,金老魔头伤不了我。现在就看他怎么倒霉了!” 这场斗法看似危急万分,实则有惊无险。庞宪以九天元阳尺顶在前方,层层枷锁下金神君真没机会狠施毒手,只是法宝损失不少,不过有艾真子四件藏珍到手,一切都是值得的。 话语方歇,便听三声震天大霹雳,万丈金光,千重雷火,在仙阵之内猛然爆发。精光异彩,耀眼腾辉。“哗啦啦”金色光华乱闪,无数黄金断裂残肢四下飞射,只震得山岳崩颓,地动山摇。 朱红旗门晃眼即收,四外红霞宛若风卷残云,只剩下飞烟残絮。一道金色流光,电掣狂飙,眨眼间没入遥天云端,略闪了几闪,便即不见。 红光敛处,现出一位宫装妇人,玉容花貌,雍容华贵,果真不负百花仙子的芳名。 “芳贤姐姐,你怎么放了那老魔头跑了?”俞峦急切问道。 倪芳贤摇头一叹,“金神君魔法高深,几近不死之身,如今气数未尽,不好除他。不过我用静虚炼制的三道乾天太乙神雷符宝,震破他的一百零八头金精有相神魔。” 看着俞峦面上焦虑,知道她担忧和金神君的纠葛。温声许诺道:“峦妹勿忧,稍后咱们去我那花云崖合炼几件法宝,定能制金老魔于死地。” 庞宪眼看大势已定,上前言谢道:“这次多亏仙子相助,我等才能化险为夷。” 说着就想要将金石峡艾真子藏珍,赠给倪芳贤几件。她背后的关系可比任何奇珍异宝都来得珍贵,若能得到极乐真人护庇,那可是为将来大劫平添七成生机。 还不等庞宪开口,倪芳贤便道:“我听静虚说起过你,想要在南疆为五台派留下一脉传承。你家祖师在世时和静虚乃是同道好友,我可不能沾你后辈的便宜。” 又面带笑容,指着地上黄金断臂道:“这一百零八头金精有相神魔虽然碎裂,可是再经魔法稍加祭炼便能还原。你可带回山去,炼成护洞法宝。” 庞宪看百花仙子言辞坚定,心知不能推脱,便又转头对俞峦道:“俞姐姐,这次我们共同取宝,那三才清宁圈归你,这件我收服的玄阴简也给你拿去防身吧!” 倪芳贤有极乐真人护持,不缺法宝飞剑,干脆和俞峦拉近关系,未来总有互相扶持的机会。 可是俞峦怎好意思收下,坚辞道:“庞道友,你和银妹助我脱困超劫。更是获得这件三才清宁圈,三圈合璧,伏魔卫道威力无穷。我若再收你好处,那简直是贪心不足了。” 围观群仙面皮抖动不已,心头在滴血般乱颤。给我啊!给我啊!我好意思收下,你们这些败家子,真拿天府奇珍、前古异宝不当回事啊!
倪芳贤呵呵笑道:“你这小辈真有意思,还嫌至宝烫手不成?峦妹的性子我最了解,你再强迫,她就该躲起来,日后再也不跟你结交了。” 庞新心内大囧,看来我果真不是师姑那般万妙玲珑,连送礼都送不出去。 倪芳贤续道:“如今更重要的还是这金石峡少清仙府的归属,庞宪小真人你可有成算?” 庞宪头皮一紧,这是对自己的考验?看着百花仙子明眸皓齿打量自己,心忖这决定恐怕关乎未来两家关系深浅。不过自己对这少清仙府还真有些想法。 环身四顾,天上又有数十道遁光破空而至,等他们按下云路。庞宪带着自信的容光言道: “我虽出身大派,可也知道旁门散修最是艰难。功法传承、修行洞府尽皆难为。如今恰逢金石峡仙家洞天出世,我欲要为广大群仙谋些福缘。” 这什么意思?在场群仙不论正邪,内心砰动,难道……不会真的是己等所想的吧? 果不其然,庞宪果断说道:“这座洞天福地全数交给尔等散仙打理!” “轰”场上顿时轰然大乱。这可是西南十四洞天最好的一处啊!哪家发现不是死死地抓到手中,怎么可能惠及他人? 庞新面带微笑,嘿嘿!就知道会有这种效果。自家连屏山战略收缩还来不及,更没有门人前来占据这处洞天福地。 再说这里可不是祥和的修道场所,若是自己占领,日后非得被峨眉派那金蝉、石生等小辈,寻隙前来攻打不可。 百花仙子倪芳贤眼中露出奇异光芒,细声道:“你真的要赠给旁门散仙?要知道我等修士上体天心,许出承诺可不能更改啊!” 更改?为什么要改?峨眉派不是算定这里是金蝉、石生命定之主吗?我倒要看看日后他们怎么收回这处洞府。慷他人之慨,自己可不会有半点心疼。 坚声道:“洞天福地本就是世界的馈赠,理应天下群仙共享。这座洞府内,虽然没有天书道法,可有不少前辈真仙遗刻。今日在场诸位仙家均有缘法。不过……” 这声“不过”霎时令群仙把心提到嗓子里。幸好庞宪没有故弄玄虚。 “不过凡事无规矩不成方圆,在此我要立下三戒。” 庞宪睥睨四方,面色谨然,肃声道:“一戒,**掳掠者,扰乱修行风气,不可进;二戒,抽魂炼魄,非人类者,不可进;三戒,王霸自威,奴役群仙者,不可进。” 南疆虽然枭鸾并集,泥沙俱下,可是更多的人还是以修行为要。耳听庞新戒律,非但不觉得拘束,反而多了一层保护。 倪芳贤微不可察地颔首赞许,此子果真是修道种子,南五台一脉日后定会发扬光大。 庞宪续道:“至于更细微的律令,尔等可以共参拟定,只要传令我连屏山备份即可。” “哗”群仙这下终于毫无保留地喧嚣开来。法侣财地,自家那小旮旯怎么可能比得上金石峡这等仙灵宅窟,而且少清仙府分有前后两洞,前洞足有两百八十三座居室之多,眼前群仙分明是人人有份啊!而最重要的还是府内真仙遗刻,庞宪看之不上,在场散仙却是珍惜得不得了。触类旁通下,说不定道行就能有长足的进益。 这些散仙乱哄哄地在想自家福缘收获,有些聪敏之辈已经想的更远。如此众多旁门散人拧成一股,该是多么大的势力啊! 其中有一位吴立,乃是异教中的能手,本在金鞭崖修道,因为门人恶了矮叟朱梅,被朱矮子趁势夺走修行洞府,欲在金鞭崖创建青城派。 如今多年苦修,辛苦淬砺二十四口黄精剑,早就想约齐能手,找朱矮子报仇雪恨。当下便对庞宪问道:“庞真人心怀慈悲,实为我等楷模。不过蛇无头不行,更何况我等人多口杂,谁也不会臣服于谁。我们只对庞真人心服口服,还请真人为我们指定几位带头人吧!。” 庞新似笑非笑,心知这位吴立除了性情刚愎,和朱梅有私仇外,并无大恶。于是遂他心愿道:“少清仙府后洞计有五座居室,那就劳烦韦秃、任素罗、青羊老祖、清波上人和吴立几位前辈主持金石峡琐事吧!” 这几位皆是散仙中的能手,并且均在万魔法会上和婆婆一脉交好,将金石峡交给他们自己也能放心。 等群仙带着兴奋激动远去商讨后,庞宪正要和百花仙子再套些关系,忽听五岳散人丘魁急声道:“山主,大事不好啊!百蛮山阴风洞的绿袍老祖发来战书,说要于九月初三前来讨伐咱们连屏山。” 庞宪脑子一轰,“什么?那老怪物跟咱们有啥瓜葛?他发什么神经来攻打我们?”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