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迷仙阵 初克金蚕蛊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549字
黄烟绿云里,绿袍老祖嚣张大笑,头悬一颗绿光荧荧的宝珠,映得天地皆青,眉发尽碧,正是老怪第二元神玄牝珠。鸟爪也似的细长手臂,擎着一杆比身子还要高大的魔幡,放出数百丈的妖云毒雾,笼着百毒金蚕蛊摧向庞宪等人杀来。 倪芳贤一看,信手便将朱灵九宫旗招展开来,赤焰熊熊,鲜红似血,熏染得空气烟煴,荡漾不已。衬着那绿烟黄云,鲜红翠碧,越发显得艳丽。 朱鸟御火,宛若大日横空,又似熔岩爆发,火雨四射,幻丽无俦。金蚕恶蛊、朱雀神火方一接触,便簌簌陨坠而下,满空充斥烧焦的刺鼻恶臭。只是相对被离火烧灼而死的金蚕蛊,遮天盖地,声势浩大的百万魔兵,丝毫不显半点颓势。 庞宪劈手打出五行雷火梭,九缕火光伴随着滚滚雷音,轰然在蛊毒群中爆发。可这百毒金蚕蛊不愧为绿袍老祖成名依仗,水火风雷皆不能侵害,稀疏散落百十只通灵毒蛊,余者仍旧浩浩荡荡狂涌而至。 “大家随我退回阵中固守。”庞宪朗啸一声,身子被九天元阳尺金花紫气笼罩,好似星丸飞掷,电掣狂飙,闪了几闪,便飞落翠萝峰顶。 一时间只见各色遁光闪耀,纵起**道虹光,分别落往连屏十二峰。 庞宪身旁两道遁光一闪,分别现出银姝和袁化。自从得到毛公坛藏宝,袁化道行精勇猛进,不但成功熬炼真骨,更是将绿毛山人刘根当年的炼魔双剑紫蚨、禾雀洗练得心灵相合,方才连斩绿袍门下五位妖党。 远远望去,诸位同道均已脱离金蚕蛊海。庞宪冷笑一声,今日倒要看看绿袍老鬼能奈我何,连屏山护山大阵可是魔教之中鼎鼎大名的颠倒乾坤迷仙阵。穿心师伯入定之前,业已将大阵中枢控制之法传给了自己。 缓步进入灵泉洞,只见后洞灵泉之上悬浮着一株青莲,莲藕根系扎在虚空,吞吐着灵雾一般的仙气,翠梗晶莹,宛若碧玉。席子般大小的荷叶无风自动,荡得其上露珠来回滚转,好似一汪星河流淌之时生成漩涡。 这片荷叶正是整座迷仙大阵的中枢,参天象地,根据阴阳生克五行,倒转八卦,有无相循,虚实相应,本乎数定于一,一生万物之妙,渺乾坤看一粟,缩万类看咫尺。 袁化才瞥了一眼,便觉得眩晕不已。暗自骇然,心道没想到往日里寻常的连屏山,竟有这般大阵守护。 庞宪拚指一点,从指尖喷出一股混元真气,那汪星河顿时应激变化,有无相生,凭空分出无数涓涓细流,硕大荷叶散发着濛濛清光,仿佛兆示着冥冥天机。 此时洞外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般的变化。连屏十二峰涌出层层光幕,好似祥云瑞霭,引得虚空荡漾,晃眼间便将插天高峰遮掩起来。 绿袍老祖和门下妖徒此时汇聚一处,短短一个时辰的斗法,已经折进去十数位妖人。纵然视之为奴仆畜生,也有些挂不住脸。心中咬牙痛骂,定要让连屏山片叶不留,杀光,吃光,抢光,留他个光秃秃的荒山彰显百蛮山阴风洞的威名。 当下四十余面妖幡合到一处,黄烟绿雾如波浪一般翻涌,督导着百万金蚕蛊气吞天地般扑向连屏诸峰。好似一片青黑交杂的秽云,就待蚕食仙峰胜景。衬着绿袍老祖那桀桀怪笑,真是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这些景象尽皆显示在庞宪眼前那片青色荷叶上,对银姝叮嘱几句,她便和袁化走了出去,准备按照事先布置,诛灭金蚕恶蛊。此番定要让绿袍老怪大出血,才能让他痛中之痛,暂且止住疯狂攻势,从而获得喘息之机,得以炼化艾真四宝。
片刻之后,便见云霾之中突现层层门户。那铺天盖地而来的金蚕蛊明明飞向云隐峰,可是兜头一转竟然到了朝阳峰,继而一转,又分流了一股到笔架峰。 早有准备的金姝银姝二女,带领门下宫娥,纷纷撒撒,迸射出漫天彩烟。映着日光,瑰丽无伦,合着满山秀丽风景,幻化为如仙如梦的玄奇景色。 精光灿灿,横冲直撞的百毒金蚕蛊一经被这彩烟侵染,便好像失去了理智。倏地两两相抱,也不分雌雄,不听绿袍指挥,只被那点蒙昧本能驱使,尽情地交欢起来。 这些彩烟正是赤身教秘法炼制的诸天五淫之气,寻常散仙吃它一缠,尚且还要意乱情迷,定力稍差,就会失去元贞,道基被坏。更何况这些蛮荒异种,生来本性就欲光大族群。虽有绿袍老祖心血祭炼,可是如今陷入迷仙大阵之中,便有了可趁之机。 随后,笔架、朝阳二峰便下起了滔滔虫雨,盏茶时间,地上虫尸已有三尺之厚。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腥臭、甜腻的恶心味道。不过眼看凶名赫赫,震慑正邪各家剑仙的百毒金蚕蛊陨落如雨,在场诸仙都有着说不出的痛快。 百花仙子倪芳贤啧啧叹道:“魔教秘法别有玄妙,如果运使得当,克制邪毒、荡灭妖氛竟也独有一功。我本还想回山将静虚的乾坤针拿来,铲除绿袍老妖的金蚕恶蛊。如今看来,却是不用多此一举了。” 朝阳峰上还有金姝、修阳和俞峦三人。听到倪芳贤说话这么客气,直将金姝惊得受宠若惊,这位可是驻世金仙极乐童子的道侣啊!半点也没有玄门正宗的颐指气使,对待自己这魔教传人也一视同仁。 ………… 此时连屏山护山大阵之外,绿袍老祖早就面沉如水,气氛犹如凝滞,沉甸甸地压在二十余位妖徒的心上。尚且来不及悲伤同门惨死,就心惊胆战唯恐师父发怒之下,虐杀徒众泄愤。 那些金蚕蛊一经进入虚空扭曲的护山大阵,便有些不受控制。饱经心血祭炼,如臂使指的通灵恶蛊,初时还能心灵感应,待到后来竟好似忽然发癫一般,齐齐失了反应,继而心中一痛,便知费尽精血炼制而成的百毒金蚕蛊已是被破。 横行南疆数百年的绿袍老祖真不敢相信,自家依仗为长城的百万金蚕蛊竟然在小小的连屏山被破。鸠盘婆和穿心道人那两个老不死还没出场呢! 呆愣片刻,绿袍忽地须发怒张,这可是将来对付三仙二老那等正教大佬的杀器啊!怎么可能如此不济。 脏兮兮的袍袖一挥,手上魔幡乱舞,毒云弥漫,恶蛊横飞,嘈嘈切切,又是一波金蚕蛊杀向连屏十二峰。可是空间震荡扭曲,斗转星移下,忽地就失去控制。 即便是绿袍之能也不敢轻军冒进,只身涉险,亲自入内明辨大阵运转究竟。接连放出三波金蚕蛊都是有来无回,这连屏山竟似凶兽蛰伏,不管绿袍如何试探,都是半点涟漪也不曾惊起。 最终,一口怪牙交错紧咬,绿袍昂着丑恶大脑袋,恶狠狠地道:“走!” 匝地妖氛,倏地升起,似风卷残云一般,团团滚滚,往前飞去。晃眼之间,已经遁出百里之外,随着绿袍妖幡一指,落到个低矮荒山之上,似乎老怪物另有布置。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