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章台柳隐 银姝收徒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403字
凉风习习,小镜湖畔,绿柳成荫。 “夫君,如今城破在即,大势已去。您身为江南文坛盟主,若是委身投敌,屈服鞑虏,难免遗臭万年。既然食君之禄,忠义不侍二主,不如以身殉国,也能为我华夏有志之士留下清风正气。” 语气铿锵有力,言辞委婉而激烈,品质高洁闻之令人赞叹。 “儒士,莫要冲动!”分花拂柳,现出一位六旬文人雅士,挣扎着拉扯美妙嫏嬛,身不由己踉跄前行。 这女子朗玉珠辉,灿若明霞,眉宇间隐有一股清气,望之自然忽略她的美艳芳容,禀然生出敬服,不敢逼视亵渎。 看着文士满头大汗,一脸焦容,这女子心中渐渐泛凉。婚后耳鬓厮磨,亲近无间,早就认清了学贯天人的东林领袖远没有那么伟岸。失去了层层光环荣耀,内里不过是位懦弱小人。 佛水山庄虽然占地深广,可是一炷香时间,老文士也被拽到了镜湖岸边。 斜眼暗视女子坚毅面容,老文士心知推拖不得,硬着头皮走到湖边,胸中一片浸骨冰凉,把手试了试湖水,喏喏言道:“水太冷,不能下!” 说着,便想要探手抓住女子双手,回返绛云楼。 好似蛆虫触碰肌肤,这女子再也忍受不得,“啪!”冷不丁便将伸来的手掌打落。心中悲愤难言,这是连最后的老脸也不顾了吗? 我柳如是怎么瞎了眼,选了这么个龌龊老朽! 虽然堕入章台,可素来个性坚强,往来结交无不是铮铮铁骨的义士英雄。在这国破家亡之际,往日里高风亮节的当代“文章伯”,竟然表现得如此卑劣不堪。 “钱受之,你懦夫!”柳如是双眼赤红,砰然爆发。“往日你自标清流,愤世嫉俗,生似除你之外,尽皆污浊俗流。如今轮到你生死抉择,原来也是个贪生怕死的小人。” 钱谦益呆愣愣地看着同床共枕的如夫人,再没想到温良贤淑,鹣鲽情深的她也有如此刚烈一面,万难相信她竟会朝着自己动手。 眼见着钱谦益仍是一副蠢愣模样,丝毫没有悔改之意。柳如是顿时怒火攻心,决绝道:“罢了!既然你要腼颜迎降,我也不能阻止,自此往后你我夫妻情分恩断义绝!” 言罢,纵身一跃,投入湖中,慷慨激烈以至于斯。 最后一眼只见钱老学士慌慌张张,急忙前去寻找家丁施救。哀大莫过于心死,此情此景仍不能激起他奋不顾身义勇壮举,一颗芳心终于沉沦。 恰在此时,天边光华一闪,时间好似静止下来,四外一片静谧。朦胧中柳如是像是踏入了一层玄幻空间。 光,白茫茫充满视界,一丝风的气息也无。 忽地福至心灵,抬头一看,一位浑身缭绕着银白毫光的仙子,俏立于灵芝瑞云之上,笑意盈盈地看着自己。 “你是?” 只听女仙清澈如水般的声音传来,皎皎若明月,空灵兮如幽兰,让人心旷神怡,胸中郁结之气顿时宣泄一空。 “吾乃连屏山翠萝峰灵泉洞银姝是也,日前静中推算,你与我有缘,未来可免我一场劫数。如今你已尘缘尽消,可愿随我回山虔修,参悟上乘妙谛?” 此时此刻,柳如是心如电转,思维前所未有的敏捷。连屏山?可是那座连屏山吗?
踏前一步,跪伏在地,“如是早有耳闻,民间饥民潮涌般迁往南疆,据传那里是片世外之地,可避刀兵战火。敢问仙子可是来自南疆那座连屏山?” 银姝恬然一笑,像是兰花绽放,神色间带有自得,“那正是为师夫君指引天机。当今天数已定,满清鞑虏入关势不可挡。唯有南疆那洪荒未辟之地,才可免遭屠戮,作为人族第二文明始源。待到将来酝酿爆发,挥师北伐再造乾坤。” 柳如是魄力奇伟,心有救亡图存之宏愿,听到此言,不禁感到热血沸腾。 斩钉截铁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银姝霎时间喜意盎然,心中生出无限欢喜,相公果然神机妙算。好一朵正直聪慧的仙玉灵葩,出淤泥而不染,正合本门道法传承。 如果另外几位也是这般蕙质兰心,将来那场生死魔劫未尝不可轻松渡过。 当下折了一段柳枝,又取柳如是一缕秀发,拚手一指,银光灿灿,缓缓幻化为柳如是模样,跌入湖中。这正是魔教有名神通太阴转嫁移形禁法。 柳如是默默旁观师父施展法术,感到分外神奇,这就是仙家手段吗?果然令人目眩神迷,心生向往。 “也是徒儿机缘,前些时日我和你师公在恒山降魔,收服不少珍禽,倒是方便以作代步之用。” 说着银姝,放出一团云光,溟濛**,烟笼雾约。也不知道是何等妙法,只听一声激昂鸣叫,烟云大开,飞出一只纤细鸟影。初时不过蝇头大小,晃眼已如座山大雕,翎羽锃锃,华贵而亮丽,散发着摄人气势,神骏非常。 座山雕昂首一声尖鸣,拍打着硕大巨翅,施施然前往烽火连天的南京城飞去。 留下一地鸡毛的佛水山庄,水太冷,水太冷!钱谦益因此名声大损,留下千古笑谈。 ………… 黄昏时分,江神庙。 斜阳西挂,衔山欲没,昏黄的光晕映着百年老槐木,阴森森,有着说不出的恐怖。阴风一吹,枝桠乱舞,好似鬼魅作乱,常人到此定然忍不住遍体生寒,森然诡异。 往日里祭祀江神的庙宇,因常年动乱,早就没了烟火气,显得分外破败。可是此际隔着门缝,却见灯火如豆,有一道人,跏趺而坐。 观他神气正在搬运周天,吐纳用功。丝丝白烟,透过天关,结成一朵道花,托着一颗精光四溢的宝珠,不时传来一声龙吟,爆散出万千金花紫气。 可不正是庞宪! 等他做完晚课,早已星河耿耿,皓月当空。正自疑惑银姝为何还不归来,便听绝远天际传来几声鸟鸣,如枭似鸾,相互应和,竟呈一曲天籁。 狂风呼啸,荡开神庙大门,数只灵禽争先追后飞扑到了殿内。幡幔飞扬,露出狰狞的江神塑像,凶恶地瞪视着诸人,只是在场几人谁也不会理会一尊泥塑凡胎。 庞宪只觉眼前一亮,银姝携着七位绝丽佳人,亭亭走了过来,华嬛聘婷,各具美姿,螓首蛾眉,无不如雕刻般完美。一时间阴森昏沉的破庙,都好像焕发出无量的光彩。 蓬荜生辉,概莫如是!(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