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盘古元界 气运天命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3553字
江南一带丘陵起伏,苍青叠翠。人世间刀兵之灾正是猛烈,大自然界受到的影响微乎其微,水涝干旱反而催发万物顽强的生命力。 狂风一卷,飞沙走石,现出庞宪等人,狼狈地跌倒在了红叶岭上。如果是平常,以庞宪功力,遁法飘忽,丝毫不显烟火气息,可见江神庙一劫是多么凶险。 过不一时,便见一位游方道士,手执八卦幡,优哉游哉地度步过来。也不见他有何神通,一步一道幻影,似缓实疾,在山间小道时隐时现。 纵然庞宪心中有千般疑惑,此时也不禁整了整衣衫,躬身肃穆,慎重行礼道:“多谢道长出手搭救,此般恩德必有厚报!” 这盲道人没个正型,嘻嘻笑道:“现在知道我瞎天君的厉害了吧?没个眼力见的小子,还把老夫当成江湖骗子,有眼无珠!” 庞宪哭笑不得,这又怪得了谁?明明是你自己让人误解,还来怪罪别人? 不过嘴上自然奉承道:“前辈道法无形无相,小可与内人眼拙,识别不出真仙人,得罪则个!” 被这一吹捧,自称瞎天君的盲道人更是眉飞色舞道:“那是!你才几年道行,大千世界,奥妙无穷无尽,你的见识还是太浅薄。这不!吃了大亏了吧!” 庞宪面上一红,自从得到五岳神符,斗剑又败优昙传人,还真是有些膨胀,这盆冷水可真及时。 说到此处,庞宪凝声问道:“前辈,那塞外番僧使的是什么手段?怎能借来西方白虎七宿之力,晚辈一身至宝竟然派不上用场。” 瞎天君寒声冷笑,“哼!粗鄙手段,不过假借天命而已,有何道哉!” 一双白眸,直勾勾地看着庞宪,显得有些瘆人。“那多铎上应西方白虎星宿,主掌杀伐,扫灭乾坤,覆没一切反动。其气数根植天命,即便道家练气士遇之,也不敢直撄其锋,否则必然败道而亡。” “气数?”庞宪疑声反问,“人固然有气运加持,气数未尽即便遭劫,也有逃生之机。可是气数有这么厉害吗?” “嘿嘿!”瞎天君不笑还好,一笑更加磕碜,“上古大运之子,气冲华盖,可以湮灭金仙道法,你说厉害不厉害?” 一个激灵落头,庞宪寻思上世神话传说。玉虚门下广成子和赤精子,兴游五岳,脚踏云光,却被纣王二子顶上红光阻了云路。可见此言非虚! “这样说来遇到这种应运而生之人,岂不是无计可施?”庞宪紧皱眉头。 “也不尽然,寻常身怀大运者不通道法,杀之易尔!”瞎天君杀气腾腾,并非纯良善人,“不过其后必有灾劫,渡过便可。” “这次全是因为那番僧仓杰法王,他们密宗一脉,最善假借天命大势而行,野蛮粗浅,真是无趣。不过……” 瞎天君笑呵呵道:“你身上就有镇运至宝,只是不得其法,你回山后照我秘法举行大祭,自会不惧气运杀伐之道。” “回山?”众人不注意处,神刀杨达忽地怒气腾腾:“你们妄为神仙,身怀无边道术,怎不去济世为民。顺天应命,顺天应命,那该死的虚无缥缈天命。你们就是借天命之名,回去享受清福。” 听到杨达怒骂,瞎天君冷笑连连,“天命就是天命,可不是虚无缥缈!” 庞宪蓦然一怔,还是首次听到有人这般言之凿凿的谈论天命。当下虚心请教道:“前辈知天命?” 说起天命,瞎天君终于收起古怪模样,端容肃穆道:“诸天之上,大千交汇,元元本界,气运总摄。” 郑重对诸人说道:“即便不懂天命,我们也应当对天命心怀敬畏。” 众人面面相觑,庞宪不解道:“前辈可否能够明言,详解究竟?” 临风而立,站在峰头,衣袂猎猎作响。瞎天君遥指天际星空,畅谈道:“你看那星河是多么浩瀚,充满着无穷的魅力。同一片星空下,它们之上也有生灵繁衍,创立文明。” “而在这片星空上,还有更加高深的时空。无边遥远,无边高处,有一方元始世界,可以称之为盘古元界,统摄周天气运。” “那里有人皇驻世,圣贤辈出;那里有妖神纵横,魔祖肆虐。高天之上有天庭,大罗神仙显威名。东海深处龙王宫,龙子龙孙驾风云。饕餮、穷奇隐神山,祝融神火烛九天。” “一株草可成精,一尾鱼能修仙,灵脉化形龙蛇,滴血演化生灵。阴阳消长,充满灵机,非我等凡世可比。” “他们的历史就是我们的天命,人族圣皇、道门教祖、巫神妖圣竞相博弈,抵定万界秩序,主宰大千气运。” “天命,天命,这就是天命啊!”瞎天君长叹一声,面向众人,一脸悲容。“你逆转天命,就是要推翻这些道祖圣人的棋局。”
“呵呵!”带着丝丝冷嘲,“我们又是什么东西,能够和他们圣人道祖比吗?” 杨达听得云里雾里,天上星星也有生灵建立文明?这怎么可能?繁星那么小,怎么可能有人居住? 庞宪却犹如醍醐灌顶,这老道人果然道行匪浅,竟能探知星际文明。而那无穷高远的盘古元界更是让人想入非非,最初最始最根本的世界啊! 果然最迷人的还是无垠星空,那些世界是否也有如自己这般的修道者,他们的道法又该是何等样的神奇玄奥,真想神游太空,与诸天生灵结交道友。 但是……天命真的不能够逆转吗?我们的世界难道是元元本界的傀儡吗? 听到庞宪的疑问,瞎天君嘘声道:“这就关乎气运本质,那是圣人圣皇涉及的领域,非我等可以妄自揣测。” “不过我祖上祖师当年倒是力抗天命……” 似乎想到昔年辉煌,瞎天君陷入遐思,沉吟片刻方道:“祖师天纵之姿,多智如妖,智计无双,堪称当年天机第一人。” “借东风,火烧赤壁,强撸灰飞烟灭;八阵图中演乾坤,扫荡寰宇,辟易千军万马。” “可是又能如何呢?”白色眼眸泛着亮泽,瞎道人唏嘘道:“天要亡汉,谁人能够续命?” “在那元界之中,英杰无数,金仙罗汉遍地走,大能巨擘无数,他们挣搏出来结果,何人又能够扭转乾坤?” “最终气运交感,星将如雨,无数豪杰应运而生,打将出来一个璀璨三国。” 此时,瞎天君已是泪流满面,“只可惜天下百姓困苦,十室九空,民不聊生,惨若炼狱。何苦!何苦!又何必逆转天命呢!” 虽然庞宪多有猜测瞎天君来历,现在得到印证,仍然震惊万分,“诸葛武侯!” 过了片刻,瞎天君收敛情绪,不好意思道:“见笑!见笑!你们还想着逆天吗?” 杨达仍不服气,反驳道:“天下正统,神州社稷,怎能落入蛮夷之手?如果你们人间显圣,自会一呼百应,还怕驱逐不了那群杀戮成性的鞑子吗?” 听完一席话,庞宪所得良多,此时出言道:“没那么简单!” 结合前世见闻,细细辩驳道:“天命所在,无往不利。正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我们出力一分,敌人便会有外力介入十分。我们进步一成,敌人运程就会获益十成。真要去逆天改命,只会苦了天下百姓,反而不能得尝心愿。” 银姝也参与讨论,道:“天灾水火,旱涝无情,这些都是天命。大明气数将终,这些年来可曾有过太平年景?” 众人略一回顾,忍不住触目惊心,大江南北多灾多难,真是应验了王朝末日景象。 宋文宝和杨达,乃至秦淮七女皆是民族义士,情操高尚,听得是满脸灰败,气沮欲丧,眼前一片灰暗,再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却在此时,庞宪话锋一转,凌厉道:“天无绝人之处,自有生机涌现。前辈,我们未尝没有机会。” 众人一怔,何处还有生机?旋即热切地看向庞宪。 瞎天君饶有兴趣地说道:“说说看,哪来的机会?” “你说天命乃是圣人道祖、人皇巫神,诸多大能竞相博弈而成,难移其分毫。可是我们无需直面这些威震诸天万界的巨擘啊!” 庞宪脸上焕发光彩,充满自信,“只要举世无敌,哪怕群星降世,应劫应运而生,天成智慧,仍可将他们斩杀。” “不错,不错!”瞎天君击节赞叹道:“老夫虔查天机,推演前知,发现世间运道默移南疆,不知是吉是凶,这才抱着万一希望入世。如今看来,不枉费我一番功夫,即便是违背祖训,失去双眼,也是值得的。” 庞宪肃然起敬,躬身道:“还请先生教我,为世间万民谋取福利。” “嘿嘿!”瞎天君摇头笑道:“你心中不是已有成算,何用我来教?” “而且,我若助你,反而是祸非福。我们这一脉和天机纠缠,遍染因果。我给你出的每一个谋划,都在天机演化之内。短时期内看似得益,实则落入天网,最终万难翻身。” 说着说着,这瞎眼老道人踏歌而行,“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屁话,屁话……” 青山流水,潺潺成乐,竟似天籁。东方红日在云层里跳跃,又是一天大好时光。 庞宪心知不能强求,洒脱挥手告别,有些恩情需要惦记在心里。不过有种感觉,以这位瞎天君秉性,日后还有相见之日。 “走啦!我们回家,回南疆!” 凝视银姝,心中泛着甜蜜,连屏山成了自己在这世上的家,那里是避居的港湾,真美!(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