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种奇蛊 兵临南疆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444字
清晨,乌蒙山北麓,坐落于丛林密莽间的聂古寨。 一座座竹楼沐浴在朝阳下,仿佛披上了一层金霞。远处山峦雾气溟濛,映着阳光一照,幻成七彩,正是南疆无处不在的毒瘴烟岚。 竹楼群落中,最是显赫的一座大屋内,烟蒸雾绕,散发着呛人肺腑的腥、臭、秽、湿各种难闻气息,直欲令人窒息。 走近细看,只见一位六岁苗童正盘坐在水缸里调息运功。缸下烈火熊熊,煮得药汤沸腾不止。随着水沸,蝎子、蜈蚣种种毒物翻腾滚荡。 这位苗童不断吞吐毒烟毒雾,吸纳百毒精粹,屋内秽臭逐渐消散,药汤污色也变得清淡。他的脸上忽蓝忽绿,时赤时紫,阴暗晦明变幻不定,显然运功到了紧要关头。 忽地,房间内毒雾化作两条细细匹练,好似灵蛇般射入苗童鼻孔。霎时间,他的脸上变得绚丽多彩,七转七变后复作平常。 等他睁开双眼,乌溜溜地胜似天上星子。唇红齿白,宛若云阙仙童。 盘昊“噗通”一声,爬出药缸,来到正室一看,禁不住轻声惊咦。 歪头打量室外天色,这都日上三竿了,爷爷怎么还没做早饭啊! 迈着小腿走出竹楼,只见院落里带有苗疆风情,一串串风干的长蛇、蟾蜍、蜘蛛挂在屋檐下,随风摇摆。柱子上悬着辣椒、蒜,成色饱满,惹人食欲。这些都是苗疆村寨家家户户必备圣品。 “咣当!” 大门倏地打开,一位黑布包头,身着短打衣衫的老者健步如飞,风风火火来到盘昊近前。 不顾盘昊反应,伸出枯瘦如鸟爪的老手,朝着他胸口一划,顿时心血淋漓,滴落在左手抓着的一条赤红如血玉般的三寸小蛇。 眼看着小蛇伸缩扭摆,身上多了一条金色斑纹,老者这才放下心来,心有余悸地望向来路。 “爷爷,这是什么呀?”盘昊奶声奶气地问道,伸出手指戳了戳血玉小蛇。 瘦削黝黑的老者看着苗童,和蔼笑道:“昊儿,这是‘红天龙’,乃是洪荒异种,将来你若有一天能够将它炼成本命元蛊,足以和百毒金蚕蛊争锋斗雄。” 盘昊雀跃道:“百毒金蚕蛊?是绿袍老妖所炼百万魔兵吗?” “嘘!”老者紧张兮兮地捂住盘昊小嘴。 这死孩子口无遮拦,绿袍老祖虽然早已遭劫,可是遗下的凶狠恶名,仍然威吓苗疆十万大山无数黎民,即便是方外异人也不敢直呼其名。 正在此时“嘭”地一声轻响,本就如惊弓之鸟的老者急忙回头看去,院中多了一位青衫壮汉。 苗疆山民人人炼毒,家家炼蛊,尤其是老者身为聂古寨寨主,家学渊博,源远流长。见此还以为“红天龙”消息外泄,此人前来抢夺,当即出手暗算。 “嗡……嗡……” 双方对峙,空中忽然一暗,无数细小黑影漫天飞舞,影影绰绰,竟然看不真切。 青衫壮汉见之大惊失色,“无影线蛊?巴南六姓老丈传承自哪家支脉?” 嘴上问着,手上也动个不停。一扯一引,刀光霍霍,形成浑元之势。无形气劲暗布虚空,震得他周身四外波纹**。 细小虫蛊无量无算,迅乎雷电,划破道道残影。可是陷入壮汉刀法引起的浑元气场,便如泥牛入海,再无反应。
老者心中一沉,再去细心测量来人,衣衫打扮分明是位汉人。自从连屏山主指引华夏南迁,苗疆地界多了不少中原人士。 初时,苗疆土著还曾忧虑是否会和中土汉人大起冲突。可随后发现,这些汉人神通广大,并不和己方争夺猎场。山上神人相助,赐下红薯、玉米、土豆、南瓜多种蔬植良种,穷荒之地也能一岁两熟,实为神迹。 十万大山土著山民,艳羡华夏衣冠,高屋华栋。他们的文明礼仪无不优雅、包容、高尚,引人心生向往。即便坚守祖宗传统的固执老朽,也对那些葱姜蒜辣椒趋之若鹜。不知不觉间,这片古老而神秘的土地,正在发生一场翻天覆地般的革命变化。 既是汉人当不会觊觎“红天龙”,他们最是鄙薄蛊虫传承,视之为邪门歪道。 把手一招,满天飞舞的无影蛊虫随之隐遁,再无丝毫踪迹可寻。苗疆蛊术精奥诡异之处,别有一番玄妙。 这番争斗兔起鹘落,眨眼间便已尘埃落定。 杨达收起手中长刀,正要介绍来历,请老丈相助,解决危难。眼前倏地窜来一道黑影。 “坏人,不许欺负我爷爷!”盘昊人小腿短,速度却快,挥着小拳头直超杨达打来。 杨达虽有神刀之名,却哪有应付小娃娃的经验。俯身圈住小盘昊,冷不防便被小小拳头“嘭”地打在鼻梁。 疼!眼泪鼻涕横流。 虽然一身内功出神入化,可哪想到小盘昊像是小牛犊般,力量奇大。不曾提防下,走南闯北无往不利的神刀杨达,偏偏在这稚儿手上中招。 两人大眼对小眼,尤其盘昊,黑珍珠也似的眼珠,乌溜溜乱转,奇趣盎然。就连盘老寨主也忍不住愕然失笑。 煞气腾腾的场面顿时变得好笑。 “唳” 一声鹰啼惊空遏云,杨达失声:“不好!” 怀抱盘昊,蛇行狸翻,扑入竹楼内,盘老寨主不假思索紧随其后。 透过竹窗可以看见一只海东青展翅翱翔于云天之上,晃眼间便飞得不见。几人这才有暇寒暄。 “老朽出自盘瓠氏之后,正是聂古寨寨主。” 杨达眉毛一挑,果然!苗疆虽处穷荒之地,可有些大族历经千古,传承不绝。这盘姓与冉、元、巴、李、田为巴南六姓,蛊毒之术已非世俗手段,堪称入道。 “在下杨达,误闯贵寨实属无奈,还请见谅!”说着便是躬身一礼。 盘老寨主精神一震,“杨达?杨壮士可是位列南疆十杰的神刀杨达?” “不敢当,不敢当!”杨达连连摆手,中原谦虚风范表露无遗。 苗人淳朴,可老寨主活到如今,早就成了人精。南疆十杰这等人物,平日里可不是小寨主能够高攀得起的。 当即脸色一变,热情道:“进了我们苗寨就是好兄弟,有什么难处尽管直说,老夫绝不会无故推脱,坐视不理。” 这话说得直让杨达心中一热,“老丈,在下探知南明皇帝朱由榔滇都兵败,正往此处逃来。满清狗鞑子大军压境,逼近苗疆,战火一触即发。急需报信,备战鞑虏。” 盘老寨主脑子一懜,白山黑水的满清铁骑杀来了!(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