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密林杀机 血鹫头陀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366字
“什么?不行,绝对不行!”杨达神情坚定,拒绝道。 盘老寨主满不在乎,“昊儿是大山子民,有何不可?” 杨达心中气得要死,这老寨主怎么如此固执。血战危机迫在眉睫,急于前往连屏山报信,可他非要带着盘昊同往。任凭自己苦口佛心,就是油盐不进。 却不知盘寨主另有打算,宛如天堑的深沼恶泽对他不过平地轻履,毒虫毒瘴也难不倒他。如果趁着这次危机和神刀杨达拉近关系,未来盘昊将是前途无量。甚至还有机缘进入最为神秘的轮回幻境,要知道苗疆十杰都曾在幻境历练才有如今成就。 毕竟有求于人,毒瘴弥漫,地势复杂的南疆离不开土著引路,杨达败下阵来。看着眨巴无辜小眼的盘昊,满腹无奈。 ………… 藤蔓飞垂,仿佛条条绿蛇,巨大乔木在**雨中摇曳。 “嗖嗖!” 两条人影鬼魅也似穿梭在苍莽密林中,竞相角逐,分毫不让。 在这深山丘陵,杨达才算见识到了苗人非凡本领。他有多番遇合,学得一门绝世轻功,螺旋九影、横空挪移,竟然占不了半点上风。 却不知盘老寨主心中惊讶更甚于他,这片土地的气息深深地印刻在血、肉、骨中,打从娘胎里便呼吸着这里的空气。所练武学又是师从毒虫异蛊,“悠游天蚣”如鱼得水,可杨达仍能不落于后。 最最令人惊叹的还是小盘昊,纵身荡在盘寨主腋下。爷孙二人,真气流转宛如一人,内息极为绵长。小小孩童大出杨达所料,不做丝毫拖累。 “咻” 正当两者置气相争,电掣也似林中急驰,忽听异响袭来,盘老寨主宛若壁虎游龙,攀上身旁合抱古木。 杨达鹞子翻身,避在草丛中,凝神沉声道:“谁?” 只见草木青青,在细雨中招展枝条,氤氲水雾,弥漫迷茫。潮湿的水汽扑打脸颊,四外一派自然景象,察觉不出敌人隐伏何处。 “嘿嘿!”奸笑吊诡,旋绕盈耳,林间多了一团幽蓝鬼火,飘飘忽忽,轻灵如一抹飞云。 “两位来也匆匆,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鼻尖沁出滴滴冷汗,妖术!暗藏敌人竟能施展妖术,定然拥有入道级修为。那可是被尊为剑侠中人啊! 不过……哼!杨达自傲冷哂,如果仅仅如此,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经过轮回幻境磨炼,一身内功臻至化境,所练九阳神功最为克制阴邪,寻常剑侠还真不必放在眼中。 树梢盘寨主悄无声息中早就出手,无影线蛊循着气息,在阴影中潜行。苗疆蛊术诡异莫测,能人异士向被天下武林中人所忌惮。 幽蓝鬼火所到之处,青翠嫩绿的枝条霎时便被抽走生机,炼作了飞灰。缓慢却绝不迟疑地向杨达二人藏身处推去。 忽地,正在平推的鬼火凭空顿住。 “啊!” 一声惨嚎响彻云霄。 “该死!” “你真该死!” 林中涌现大片阴影,一位身着赤红袈裟,面如朱砂,背上挂着一个黑葫芦的胖头陀现出身来。脸上一抖一抖,殷红如血,抽搐不停,像是得了羊癫疯。
原来是被无影线蛊攻入七窍,直捣脑颅,若非身怀异术,观想大日横空,镇压神魂,恐怕此时已经脑髓枯竭而亡。 血鹫头陀的师父红日尊者乃是仓杰座下二弟子,仗着师门出身横行草原。可惜十多年前南京城外江神庙一役,红日尊者一招未出便被庞宪斩于剑下。自此失宠,这次兵伐南疆被派作先头兵。 他心中早就憋闷不已,见到杨达和盘寨主,起了戏弄之心。没想到一个不慎,反被凡夫暗算。当下只气得裂眦嚼齿,胸中怒火翻腾,如同狂沸火山行将爆发,不可遏制。 把手向黑葫芦一拍,万千捧黄沙犹如涛崩潮涌,夹杂着滚滚黑烟魔火,喷涌而出,四下迸溅。 “轰轰轰!” 好似天鼓雷鸣,震天撼地,千丝万缕黄沙魔火从天而降,直将方圆百里丛林笼罩,砸地妖氛,弥天盖地,直令人摇魂荡魄,心骇神悸。 “咝咝……啪啪……” 草木岩石、残枝泥沼,一经接触魔火黄沙,纷纷化为无数红黄色的残烟,随风消散。 “给我去死!” 凶厉狰狞的血鹫头陀仰天咆哮。 “不好!”盘老寨主惊呼。若论杀人当先不让,可是防身护体,尤其还要护住小盘昊,这可怎么能够? 危急时刻,杨达电射而出,手中长刀舞成匹练,顿将盘昊圈将进来。 学自武当派的玄虚刀法,暗合八卦,有无相生,虚实难辨,已非刀法而入刀道。若不是庞宪另有打算,南疆地带不少旁门散仙都欲登门收徒。 “嗯哼!”魔火炼体,引得盘寨主闷哼一声。不过去了后顾之忧,烈性发作,忍住疼痛,催动五毒真气。 血鹫头陀当即便觉头疼欲裂,脸上青筋暴起,好似条条蚯蚓疯狂爬行。养尊处优惯了,哪里受过这等苦楚。激得眼泪鼻涕横流,肥胖的大脸扭曲成一团,分外丑陋。 不过入道之后,识意为法,超凡脱俗。血鹫修为既高,仓杰门下神通又强,岂是邪门蛊术可比? 黄沙魔火沸石熔金,盘老寨主血肉之躯,晃眼便被腐蚀得千疮百孔,白骨内脏裸在体外,过不一时就连眼珠子都从眼眶中滑落,唯有丝丝血筋连在一起。 “哆哆……”眼睁睁看着爷爷如此惨状,盘昊睁大双眼,泪水盈眶,牙齿止不住地直打哆嗦。 “爷爷……爷爷!”哽咽中带着虚弱的祈求。 盘老寨主强忍着不敢回头,唯恐此时模样吓到孙儿。 “杨大侠,照顾好昊儿。”嘴角漏风,话已说不清楚,可是拳拳爱意,催人泪下。 杨达猛地转身,挡住盘昊视线。身后传来一声轰烈炸响,血雨纷飞,嗡声大作,碧玉螳螂、菩斯曲蛇、血须蚊各色毒蛊毒虫,铺天盖地从盘寨主尸身里飞起。 没想到一番求助,反而害得聂古寨寨主就此身死。饱含怜悯地看了看怀中悲伤欲绝的盘昊,不敢稍错良机,纵身一跃,就待飞逃。 千万层蛊虫海宛若一幢锦绣,团团簇簇掩不住血鹫尊者冰冷笑意。 “唳!” 一声鹰啼划破长空,异常不详。(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