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斗剑 是非成败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3954字
山风呼啸,寒风猎猎,黄山始信峰斗剑仍在继续。 虽然已是漆黑夜晚,可是剑光闪耀,虹光满天,亮堂堂与白昼无别。 混元祖师和妙一真人终究还是元神合剑,犹如两条天龙,翱翔天际,夭矫飞舞,斗在了一起。 混元祖师的五口仙剑合一,所化毒龙兼具五毒形态。龙蝗剑的匹练长鞭,朱蛤的连腮阔口,碧蝎的剧毒绿尾,银霜蜈蚣的雪白躯体,紫蟒的狰狞蛇信。百十丈的毒龙纵横翻腾,上下青冥,不时响彻轰鸣雷音,却是剑速太快,划破长空引起音爆。 妙一真人的金光霹雳剑亦是化作匹练长虹,惊天泻地,直冲北斗,霄汉星河也不如它来的璀璨。 二龙并舞,绞作一团,一金五彩伴随着滚滚雷音,蹿射在群峰之间,照射的密林光华乱闪,迷离幻彩,宛如一方玄幻世界。 庞宪恨不得长出千百只眼睛,将两方剑道奥义细究个明白。两位祖师心剑相合,迅如流星飞陨,彩芒腾辉,绮丽无俦。庞宪心忖幸好前来参加二次斗剑,旁观两位掌教演绎无双妙法,大大地开阔了自己眼界,单单这一项就不是自己百十年闭门苦修所能获得。 等到第二天早晨,一**日穿破云彩,普照大地。正赶上两位教祖凌虹贯日,映着朝阳,金光闪耀,个中雄伟,难描难绘,惊心动魄到了极点。 许飞娘神情有些放松,对庞宪言道:“祖师技高一筹,已经渐渐掌握主动,齐老儿彻底落在了下风,不到午时定能分出胜负。” 庞宪定睛一看,果不其然,祖师的五毒剑光怒发直有百丈,百毒烟岚笼罩天空,各色毒虫飞蛾隐约渺现其内。妙一真人的金光霹雳剑虽然仍旧乱窜乱跳,灵机十足,可是被亩许大的毒瘴束缚压制,难以摆脱。 欣喜同时心中一动,急声对许飞娘提醒道:“师姑,小心峨眉派狗急跳墙,阴谋暗算祖师。” 不过此时峨眉老祖长眉真人飞升不足四十年,因为没有到大兴之期,尚且没有露出张扬爪牙。五台虽然和峨眉敌对,也佩服玄门大宗的气度,加上对祖师的信赖,许飞娘不信三仙二老会那么没品出手偷袭。 许飞娘随意扫了一眼峨眉派所在的芦棚,发现峨眉群仙均在棚内,也就不再在意。庞宪虽然仍旧提心吊胆,不过一则相信许师姑的能力;二则祖师有九天元阳尺和太乙五烟罗护身,想必不会如命定中那般凄惨。 心思未定,便听一声惨嚎撕裂云空。往那天上一看,庞宪面色霎时变得一片惨白。 只见祖师犹如弹丸一般从天飞坠,齐涑溟的剑光暴涨,宛如数十丈金龙,夭矫惊虹,直欲吞噬祖师。幸好五毒仙剑神妙非凡,化形五毒自动护主,可也仅能身免,难以摆脱金光霹雳剑的剑光。 许飞娘心胆惧丧,实在想不通祖师怎么会眨眼之间便就落败,这其中没有半点征兆啊! 庞宪心有成见,扭头一看,苦行头陀面带自得微笑,招呼同门玄真子并嵩山二老,破空而上。四人挥出六道剑光隔开妙一真人和混元祖师的飞剑,欲要为两家调解。 这边厢五台群仙一拥而上,紧紧护住自家祖师。毒龙尊者和烈火祖师也没有想到混元掌教又是无端端落败,相视一眼,面带苦色走上前去和峨眉三仙对峙。 追云叟白谷逸护眼看五台众门徒各个怒目相视,如对敌寇,便上前劝说道: “峨眉五台两家斗剑虽然是劫数使然,可若追根到底还是由孽徒引起。孽障毕修违反清规,背师叛道。内人凌雪虹擒拿叛徒,关你们五台何事?贵祖师偏要多管闲事,包庇于他。如今二次斗剑均是大败亏输。事到如今,还是乖乖地赔情道歉方是上策,峨眉派作为玄门大宗海涵无量,自会饶恕尔等无理启衅。” 法元、林渊等各位师叔气得是三尸神暴跳。这白谷逸气焰嚣张,明着是调解两家纷争,可那神情表现分明是看不起旁门异派,自觉高人一等,用着赏赐的口吻说教,但凡有点气性都不能够忍受的了。 庞宪心知列位师长不善辩论,便抢言道:“大败亏输?亏你那张老脸也说得出口,我家祖师分明就要取胜,为什么会无端端地落败?真当我们不知道世上有无形剑吗?” 心中有火,怒视着苦行头陀道:“大名鼎鼎的东海三仙原来也不过是龌龊小人,光明正大的斗剑还要耍弄手段,真是令人不齿。” 庞宪一言真个是石破天惊,在场各家仙真异人均是大惊失色,七情上脸。峨眉一方万万没想到一个五台小辈竟然呵破自家底牌,五台诸位知名剑仙先是一惊,继而气炸了肺。 金身罗汉法元破口大骂道:“玄门大宗?去你娘的!卑鄙无耻一至于斯,世间无赖还差不多。” 五台派作为旁门第一大派终究还自重身份,滇西、华山两派可没有这个顾忌,各种污言秽语劈头盖脸喧嚣冲霄,尤其是华山几位****,各种问候老齐家的生殖器。 不说峨眉派门下个个是面红耳赤,恨不得一剑捅死勾魂姹女李四姑、生香娘子胡采春等人,就连庞宪都受不了这几位大姑的重口味。 喂!人家玄真子会吃你的奶吗?采春大妈,苦行头陀在你胯下婉转承欢?那画面太美,我不敢想象。 有这么一群浑神乱闹,庞宪顿时压不住场面。混元祖师吃了一记无形剑,又被齐涑溟趁势反击,此时头昏脑涨也就懒得勒令三教门徒。
其实两家此来纯是以斗剑论高下,在毫无保留生死相搏之际,哪成想苦行头陀竟然无耻偷袭,若不然事前肯定会用太乙五烟罗护身。 矮叟朱梅跟苦行头陀有的一拼,没脸没皮毫无底线。此时眼见华山派妖女**闹得不成样子,乐得跟五台派撕破脸皮,干脆就釜底抽薪,彻底来个了断,当下便对苦行头陀使了个眼色。 苦行头陀先前虽然不忍心出手暗算,可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掌教师兄落败。本来想要就此收手,可是华山派的几个妖女艳词秽语,不堪入耳。又有朱梅在一旁蹿到,火上浇油,也不再顾及身份。 庞宪人虽稳重灵醒,可是到底道力浅薄,混元祖师也料不到这种情况下,峨眉派会做得这么狠这么绝。 无形剑本就无影无形,诡异莫测,初次登场任谁也难以防备。正在群仙拥簇中闭目调息的混元祖师突然圆目怒睁,大吼一声:“尔敢!” 敏锐如飞娘也不过略略感应到一缕微风,再看祖师额头一道红线,双目淌血,仙风道骨化作狰狞。大袖一挥,五道彩色云烟悠然浮现,却是终于祭起太乙五烟罗。 还不待混元祖师愤然反击,便听震天动地数声大霹雳,挟着万道金光,千重雷火,轰然砸落。精光异彩,耀眼腾辉,声势好不骇人。 庞宪只感到摇魂荡魄,山岳崩颓,眼前一片血红,匆忙中被人一拉,遁光闪烁,现身于十里开外。 再看场上,三仙二老扬手挥落,正是玄门太乙神雷。地上躺了一地残尸,霹雳电弧乱闪,焦肉香气四溢。混元祖师直如万顷涛浪里中流砥柱,五色烟光,随灭随生,变化无穷,可是在这雷霆电海里究显得摇摇欲坠,好不单薄。 耳边响起凄厉惨呼“师父”,转眼一看,许师姑乱发披散,一脸鲜血,神情恐慌不已。 庞宪咬牙恨声道:“祖师有护身至宝,我看他们几个老不死的怎么破太乙五烟罗和九天元阳尺双重防护。” 庞宪不说此言还罢,一说许师姑更是泪眼盈眶,惨声道:“啊……!是我害了师父啊!” 一道红影晃过,许飞娘已是向着祖师奔去。庞宪满是不解,可是还没有想出个头绪,便见祖师的太乙五烟罗已是被破。 “轰隆” 一声惊天炸响,混元祖师便被轰飞,泥犁一般在地上滑出一道深深沟壑。 三仙二老正要趁势推动万顷雷波,将混元祖师诛杀,使其形神俱灭。便见许飞娘拿出一柄紫莹莹的玉尺,朝那金光雷海里一指,便见九朵金花,一团紫气,应势而出,晃眼间便罩住祖师全身。 一任那雷霆霹雳灭世一般狂轰乱炸,金花紫气蓬莹勃跃,百十丈金光异彩宛如华盖,不漏半点不支之态,果真不愧广成子修道炼魔防御之宝。 庞宪见此,哪还不明白?哀叹一声,命数天注定,半点不由人。定是祖师抬举许师姑不成,特用元阳尺补偿师姑。 事到如今,再无他念,祭起银蛟剑,纵身一跃,身剑合一,一道银虹划过,便来到了许师姑身边。 这时五台、华山和滇西三教群仙都已经回过神来,纵起各色剑光,直向峨眉攻将过去。三仙二老眼看破不了九天元阳尺的防护,转身便杀向三教修士。 庞宪眼看许师姑断肠欲绝,急声劝道:“师姑,快走。只有回山门才能救治祖师。” 许飞娘本在伤心自责,一听庞宪提醒,顿时知道轻重。把手向地上一拍,五色烟云翻腾,又用太乙五烟罗护住自己和小师侄。 两人架起祖师就要遁走,眼前缤纷闪烁,一条银霜蜈蚣滑过,禅香幽远,眨眼变作一柄雪白飞剑被苦行头陀捏在手中,仍然如灵蛇一般,屈伸不定,乱窜乱跳。却是苦行头陀正在用小旃檀妙法收走祖师的五毒仙剑。 庞宪双眼赤红,气愤难平,左袖一摆,便有一个金灿灿的光圈从衣袖里滑出。这金圈迎风见长,眨眼间变作磨盘大小,凭空生出一股吸力,便将五毒仙剑中最贵重的龙蝗剑定住,终究是同源真气祭炼,略一挣扎便被庞宪的太乙圈收走。 可是另外三柄仙剑距离太远,场面纷乱,庞宪不敢稍有耽搁,便和许飞娘纵起遁光破空而去。 苦行头陀心忖五毒仙剑威力绝大,就连天府奇珍都能匹敌,唯恐落入异派手中,将来仍与本门为敌,这才在斗法之余想要将它收去。 五毒元灵失去混元祖师统御,仍旧桀骜难驯,镇压之下颇费心力。而现在场上一则斗法正炽,二则难以打破许飞娘的九天元阳尺防御。苦行头陀无暇抽身,趁乱被庞宪收去一柄。日后庞宪重炼五毒剑,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将峨眉一班小辈打的是灰头土脸,狼狈不堪。 庞宪于高天之上,回首望去,只见毒龙尊者祭出至宝万魔软红砂,直似无垠血海从天而降,波涛汹涌,白骨沉浮,魔音惯脑,惊天动地。而地上烈火澎湃,喧天而上,滚滚浓烟,腾霄遮蔽,华山烈火祖师亦是尽了全力。 满天绿火、剑光、红线、金光如万道龙蛇,在空中飞舞不住。那场景是那么的繁华,那声势是那般的喧皓,可是庞宪心中却是一片惨然,五台的大世就要落幕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