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福不可享尽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876字
龙飞眼见自己辛苦祭炼的黄泉迷神烟被破,心中愤恨到了极点,再也不顾师长脸面。把袖一挥,便有八道寒芒,急如流星飞坠,直向庞宪射去。正是白骨神君赖以成名的白骨丧门箭。 如今五台派大厦将倾,各人都在寻找出路。龙飞平日里和白骨神君门下最是交好,这次就打算夺了庞宪手上的龙蝗剑就去投奔白骨神君,这才不顾同门情谊,决绝出手。 庞宪自从来到蜀山世界,无时无刻不再提醒自己,剑仙斗法胜负全在一念之间。多少成名剑仙败在初出茅庐的小辈手上,还不是心生傲慢,不够警醒。 自从龙飞和智通现身,庞宪就心生警惕,丝毫不敢放松。智通的无耻偷袭,龙飞突然挥出的白骨丧门箭,都没有超出庞宪的感应。面对着前后夹击,庞宪右手一探,划出一道残影,从法宝囊内取出太乙圈。 迎空将圈儿放起,亩许大的光华璀璨绽放,八道寒芒和一道幽影剑光顿时便撞在了太乙圈上。太乙圈飙飞电转,光芒炽盛,将丧门箭和赤影剑卷将进来,顺势一转,便将这法宝飞剑绞成碎屑,迎空飘洒,好不潇洒自在。 智通“啊呀”一声痛叫,却是飞剑被毁,心神受伤。龙飞也自胆寒,再也不敢拿大,神烟、骨箭接连被毁,就连阴灵剑也被压制在下风,唯恐被银蛟剑斩断,急忙收了回来。 庞宪念在同门之谊,不想赶尽杀绝,见此也将银蛟剑收回。不过仍然警告道:“看在祖师份上,我暂且饶过你们二人。若是日后再犯在我手上,就没这么简单了。还不快滚!” 龙飞脸上火辣辣的痛,直似被人扇了几百个耳光,实在是无地自容,有心说上几句狠话,又怕真惹恼了这位师侄,踌躇间进退不得。至于智通更是吓得两股颤颤,唯恐师兄想起昔日矛盾,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庞宪看着二人没出息的样子,冷哼一声,顿足破空而去。 也是庞宪太过仁慈,日后龙飞祭炼成功九子母阴魂剑,又找庞宪报仇,可惜那时庞宪业已炼成五毒仙剑,只将他打得比这次还惨。 随后一段时间,庞宪游览在群山峻岭之间,想要寻觅一处洞府安家。这段时日黄山二次斗剑的后果正在逐渐发酵,在群仙之间掀起了巨大波澜。 苦行头陀用新近炼成的无形剑出手偷袭,本来妙到巅峰鬼神难测,可是却意外被庞宪点出,为二次斗剑峨眉派的胜利染上了污点。不过随后三仙二老大发神威,斩杀五台、华山、滇西三教修士八十余位,只将群仙杀得心胆惧丧。尤其是滇西魔教,髯仙李元化深恨毒龙尊者座下大弟子周中汇,联合罗浮七仙,直将毒龙门下众弟子斩杀得一干二净,后来不得不向五台派寻借传人。 因为混元祖师兵解影响太大,倒是带来了一段难得的平静时期,只是现在谁也料想不到将来的空前浩劫会多么的惨烈。旁门异派所有宗师几乎伤亡殆尽,少有幸存之人。不过有着庞宪参与其中,未来还是那般定数吗? 这一日庞宪来到川东南川县,竟然路遇昆仑派知非禅师。这位老禅师位列昆仑四友,不但剑术高强,还有许多惊人本领,就连叛出峨眉的晓月禅师都不敢对他稍有半点不敬。 当初庞宪初来蜀山世界,最想拜在此老门下,皆因老禅师驻锡金佛寺,仙踪有定,容易寻找。可惜自己资质太过普通,难入高人法眼。 知非禅师望见庞宪,微微一笑,招手让他前往一个湖边小亭。亭子旁边有一株老梅,在这盛夏长得枝繁叶茂,勃勃生机令人心情陡然转好。 “混元祖师果然不凡,竟然将一块顽石点做美玉。”知非禅师频频点头,赞叹连连,“当初你来我金佛寺,恰逢昆仑本山有要事发生,我回转山门去了。其实以你资质难入仙家门墙,混元祖师竟然逆天造化,打磨出如此完美道胎。”
庞宪心知自己能有今日,多亏仙果晨露和千年何首乌。前者是自己仗着前知,去大雪山采摘得来,后者是在茅山许师姑赐给自己的。而功法方面主要是白阳图解和祖师编篡的混元真解。细究起来若没有拜师五台真的不可能成就现在的自己。 知非禅师自顾道:“如今混元祖师兵解,你师父脱脱又走火石化。我怜你根基品质,不愿你将来堕落邪道,你可愿拜在我门下继续修行?” 庞宪心中百感交集,若是十年前老禅师流露出收自己为徒的意愿,那非得哭着喊着拜他老人家为师。可现在……往事如烟,心意常变。师门恩重,厚比天高,自己哪还能够毫无芥蒂地另投师门? “昆仑道法高深玄妙,弟子自然是艳羡万分。可是本门刚刚遭逢大难,若要弟子另投他派,实在是难以做到。” 庞宪虽然婉言拒绝,知非禅师却更加认可他的品行。对师门如此忠心,真是难得难得!不想打破这份美好情操,便又询问道: “我看你那几位师叔都不是好相与的,你未来作何打算?” 庞宪眼中显露出一阵迷茫,虽然对祖师陨落百般不甘,可若是与峨眉派为敌,了却恩仇,那可是千难万难。 不说以峨眉为首的正道群仙势力是多么庞大,单单自己一方的猪队友就令人难以忍受。一盘散沙还是往好处说,互为敌寇才是最真实的表现。自己前世不过是一名普通人,没有半点领袖气质,怎么可能因为一场穿越就发生质的改变? 若说前知更是搞笑,蜀山之中各派剑仙哪位不擅长推算?索影晶盘更是常见,宇宙大千如掌上观纹。小势可改,大势难易。若想逆天而为,就等着一堆秃驴贼尼围殴吧!被那些老不死的盯上,就连逃跑都难,佛门心光遁法,心到身到,念到即至。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自己一个普通人想要逆天?还是洗洗睡吧! “峨眉派欺人太甚,对我祖师不公。可我本人势孤力弱,难有报仇之力。如今只想安安稳稳地修行,以期未来能够将我五台一脉传承下去。” 知非禅师闻言叹息道:“黄山斗剑苦行道友做的太过,可是事到如今只能节哀顺变。你既然洁身自好,欲要觅地潜修,这是极好的选择。未来群仙浩劫,席卷苍穹,就连我也不敢说能够超然世外。” “那浩瀚南疆,深山大泽无数,乃是洪荒未辟之地,你若有心不妨前去寻找一处灵山胜景。只要有心避世,想必还能如愿。” 庞宪知道,未来知非禅师的确涉身三次斗剑,看来也是看不惯峨眉派的霸道行事啊!之后昆仑四友是越陷越深,终究还是和峨眉派一决雌雄。可惜劫运所致,难以匹敌峨眉派的崛起大势。 南疆?倒也不错。虽然那里多是茹毛饮血的野人,教化无功,文明未辟,可是作为潜修府邸,的确是很好的选择。 知非禅师眼看庞宪主意拿定,可惜之余,爱才之心难消,于是最终叮嘱道:“你且谨记,势不可使尽,若用尽,祸一定来;福不可享尽,若享尽,缘份必断。” 庞宪心头一动,老禅师好似知道些什么。也是,这么久了,自己拉着许师姑前去鼎湖峰,收服妖龙获得广成天书,理当被人推算出来了。 知非禅师这句话出自宋代高僧四大戒律:势不可使尽,若用尽,祸一定来;福不可享尽,若享尽,缘份必断;规矩不可行尽,若行尽,会予人麻烦;好话不可说尽,若说尽,则流于平淡;戒深奥在于:永远保持不及、求缺的境界,方可做到大智若愚、持盈保泰。 庞宪心忖,老禅师当是劝戒自己珍惜仙缘,谨守本分,不能仗着神算前知肆无忌惮。于是笑着回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 老禅师颔首微笑:“孺子可教也!” 自此庞宪径往南疆而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