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阎罗法坛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3577字
二人准备妥当,庞宪便把手一指,那龙蝗剑犹如彻地碧虹,电射而出。六团白影倏地一惊,飘忽如风,四散开来,在那阴霾雾气中上下翻飞。 五毒仙剑乃是五台派镇教仙剑,与天魔诛仙剑、百灵斩仙剑齐名。如今虽然仅有一柄龙蝗剑,可此剑由太乙混元祖师全力祭炼而成,甚至能够匹敌峨眉派的天府奇珍。若不是庞宪功力太低,对付这六贼阴魔还不手到擒来? 龙蝗剑急如电矢,神龙闹海般纵横飞舞。六贼阴魔腾挪辗转,变化万端,时而还会像烟雾一般爆散开来,在这阴霆罡煞中神出鬼没,变幻无穷。 庞宪手掐剑诀,额头布满细密的汗珠,龙蝗剑腾跃之间似有无俦威力,惊涛骇浪般荡起阴霆邪雾。在那阴沉沉的雾霾之中,一道碧虹倏忽若电,追逐着六团烟岚,每一次电掣都需要庞宪以极大毅力驾驭。幸好已经将那六贼阴魔引了开去。 银姝身影一闪便来到石门前,十指芊芊,葱白玉嫩,把手一挥,便从指尖射出十道彩色光线。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鸣,便将石门禁止破去。不敢稍有耽搁,匆匆推开石门,回头一顾,庞宪已经跌坐地上,右手食指中指相拚,点在眉心,龙蝗剑几乎就要脱离控制。 银姝长袖飞舞,一条飘带将庞宪束住,运劲一拉,便将庞宪拉到门内。庞宪这才松了口气,随即将太乙圈祭起,迎空化作磨盘大小的金色光圈,遥遥地将龙蝗剑吸住。那龙蝗剑凶威正炽,不过挣扎了几番,仍旧不敌太乙圈的吸力,被庞宪顺利收去。 银姝眼疾手快,赶在六贼阴魔返回之前,及时地将石门合上。能够在六贼阴魔的守护下闯进门户,不仅轻舒了一口气。再看石窟内,景色大不一样,不但没有半点魔道气息,反而富丽堂皇,祥光四射。 庞宪满目惊疑,此处显然设有乾坤须弥之术,上空十分宏远,云蒸霞蔚,彩光彻霄。斗大的夜明珠排列成星辰阵列,璀璨耀眼,显得星空浩瀚,无比悠远。 一条白玉阶梯延伸前路,直通一座鲜红如火的红玉牌坊。祥云瑞霭半掩着道路,绚丽无俦。道路两旁有几株果木,定睛一看枝叶竟是玉色,低垂着十数颗果子,碧绿晶莹,能够看到剔透的果核。 二人缓步前行,对两旁美景啧啧称奇,不过仍然不敢放松警惕。只是这一路却很奇怪并无危险禁止,通过红玉牌坊,二人倏地一惊。 原来牌坊之后立有一座九层法坛,其上幡幢林立,鬼气缭绕,阴森恐怖。那幡幢之上,满是血迹,远远地便有一股腥味飘来,隐约间还有凄厉鬼嚎。 法坛四角有四只鬼物镇守,靠近庞宪这边身着麻灰破袍,稀疏的白发下是张橘皮老脸,双眼向外突出,又大又狰狞。这只鬼物看到庞宪二人,便伸出长长的舌头,犬牙外露。可是似有禁止令他不能擅离职守,仅是做着鬼脸恐吓。 银姝面色惨白,似乎看到了极为可怕的事物,颤抖着道:“魑魅魍魉四圣魔!” 庞宪初时有些惊慌,后来发现那法坛上的鬼物并不能出来伤人,便放下心来。一见银姝现在神色,比看到三枭神魔还要惊恐,心下好奇四圣魔又是何等魔神。 银姝贝齿紧咬,露出细密洁白的玉牙,“怎么可能,这可是四圣魔,竟然有人成功招来他们作护法。这可是先天神魔中名列前十的绝世魔神啊!” 再看那法坛上方,流光溢彩,数不清的奇光纠葛散射,形成一片祥云瑞霭。星辰璀璨成河,在那氤氲仙云中载浮载沉。 九层法坛上因有黑烟黄雾缭绕,看不真切内中详情。不过这么大阵势布设的法坛想必有着逆天功效。只是庞宪遍数蜀山,也想不起来有谁和鸠盘婆有瓜葛,还在南疆盘踞。要知道连屏山下有这么个魔窟,打死自己也不敢在此修筑洞府啊! 这法坛不知道还要运作多久,可是外面又有六贼阴魔、紫河神魔和三枭神魔把守,一时间两人竟被困在了这里。因为怀疑这里是魔教前辈居所,银姝不敢破坏半点景致。好在二人功行深厚,都已经能够辟谷。 三天后,二人正在玉树林打坐运功,忽听一声轰隆巨震,似天塌地陷一般,整个地面都晃动不休。能够引起这么大的声势,肯定是法坛起了变化。 庞宪二人对视一眼,便起身前去查看。越过红玉牌坊,便见法坛景象大变模样。数百面幡幢东倒西歪,凌乱不堪。四圣魔瑟瑟发抖,跪伏于地,不复半点嚣张模样。悬浮半空的天星奇光也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六个混洞,幽暗深沉,一观之下,便觉摇魂荡魄,似乎勾连另外一方世界。 六大混洞吸摄残萤断烟,法坛情形一览无余。只见法坛上方立着一尊神像,身着玄色帝袍,头戴平天冠,冕旒垂下,遮住面容,唯有惊人气息流露。即便庞宪这等心中无神,唯我独尊的人物也有跪伏膜拜的冲动。
神像下方有一位头戴紫金冠,身穿五云仙衣的美少年。这少年背着一个大葫芦,跌坐蒲团上,各种祭祀法器散落一地。神情即是欣喜,又是紧张,自己在这蛮荒之地开辟魔宫,祭炼神坛已有一甲子,十三次开坛只有这一次最接近成功。 只见那六大混洞射下乌光,照耀在帝王神像上,镀上了一层耀世光环。神像气势越发高涨,踏破虚空,似乎能够普照大千,独步乾坤。 正在这美少年越发欢喜的时候,混洞乌光倏忽间暴涨伸缩不定,竟然陷入失控险境。美少年面色一变,猛拍背后大葫芦,随见数十股黑烟腾霄而起,可是这黑烟一经接触乌光便散作流萤飞絮,继而化为无形。 美少年紧咬牙关,又祭出一件至宝,正是从空际星辰摄取来的三十四色天星奇光。六大混洞出现的时候,为了方便行法被他收了起来。如今眼看祭炼法坛失败,不得不孤注一掷。 这天星奇光直射苍穹,将那六道通天彻地般的乌光拘成一束,射向神像卤门。帝王神像渐渐由泥胎化作琉璃,晶莹剔透似乎由宝石雕塑而成。 等到那琉璃色泽延伸到脚部,整尊神像终于大成。美少年哈哈大笑,几近癫狂,自己终于炼成了阎罗法坛。这可是诸天万界十**坛之一。想那神话传说中通天教主布下万仙阵,就是以同是十**坛中的上清坛镇压阵眼。 可是还不等他收起法坛,天上那六大混洞倏地暴涨,化为连绵光波,笼罩整个地下宫殿。帝王神像咯嘣嘣一阵脆响,道道裂纹如蜘蛛网般密布神像全身。 正当美少年以为又一次失败的时候,远处传来两声惊呼,庞宪和银姝二人毫无抗拒之力地便被光波笼罩,伴随着眩晕神魂被摄而出,化为两道流光投入天上混洞之中。 那六大混洞经过吸收二人神魂,顿时变得光怪陆离,犹如水墨画般显出山川河泽,城郭人烟。从混洞中射出的乌光渐渐趋于稳定,就连神像裂纹也拟合了起来。 美少年见此,略一寻思便回过神来。阎罗坛本就以断因果、判轮回威震诸天。既然祭炼此法坛,怎么可能少的了轮回异象?以前自己强以法力神通塑造神像,可是走而不少弯路。 看着庄严神圣的阎罗法相,美少年心中百感交集,从古至今魔教从无一人得成正果。除非像阴沟里的老鼠那样躲在秘魔境天,否则即便如天淫教主辛双晨、东方魔教教主无行尊者那等盖代魔君也只能落得个遭天诛的下场。 如今自己却做到了历代魔教祖师都不能达到的成就,有这阎罗法相大道之途前路可期啊!只是那关键时刻落入轮回幻像中的又是谁呢?若没有他们二人相助自己这次定然又是失败的下场。 当下从宽袍大袖中掏出一个白玉晶盘,运起魔教晶盘索影秘法回溯前知。庞宪银姝二人前来魔宫,引开紫河魔神、三枭神魔以及六贼阴魔之事便一一回放在眼前。 “咦?竟是那老虔婆的弟子。”美少年眼神阴晴不定,他本身与鸠盘婆颇有嫌隙,本来想要等那老虔婆遭劫,好去奚落一番。没想到她的弟子阴差阳错反倒帮助自己祭炼成了阎罗坛,原定盘算却是需要改一改了。 又看到那神魔丑相,虽然知道有银姝这等魔道嫡传弟子,实在怪不得三大神魔。这美少年仍旧冷哼一声,“没用的东西,净是蠢货!”把手一翻,便显出一杆魔幡,其上磷白鬼符,描绘成白骨骷髅,十分狰狞凶恶。 手持魔幡摇了三摇,便有数十股黑烟渺渺升起,伴随着凄厉鬼啸声,箭矢一般朝着前殿破空而去。 过不一时,那紫河魔神、三枭神魔、六贼阴魔便被拘拿进来。美少年面色阴沉带着冷笑,呵斥道:“本座闭关起坛之前,曾有严令务必不能放任何人进来,尔等可是将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 话语方毕,挥手便是一团血焰灵光,朝着三大神魔罩将过去,稍后便响起一片惨烈至极的哀嚎声。 正统魔教修士对待神魔动则便要惩戒,施以酷刑。一则使得神魔更加驯服,不敢违抗主人命令;二则便是助涨神魔凶焰,使之更加凶残暴虐。 直到三大神魔奄奄一息,呜咽求饶,美少年方才罢休。漫漫独步到庞宪二人肉身处,虽然对银姝感官复杂,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故人门徒。可是庞宪路数分明,根基扎实,真元纯正,更是处在突破的关口。 美少年也是至情至性之人,向来有恩必报,有仇必究。当下毫不吝啬,摄来红玉牌坊外的玉树灵果,就为庞宪补益根基。虽然二人神识被吸入轮回,不过阎罗法坛尚未沟通大道,此时应当是幻念成真,落入往生之中。只是恐怕灵识被迷,记忆丧失,也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醒转。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