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魂炼猫鬼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434字
连屏山翠萝峰,庞宪和银姝二人依依惜别,虽然在射雕世界做了几十年夫妻,可在现实中仍然有些不舍。 映着夕阳,庞宪脸庞被撒下一片金屑,好似黄金铸就一般。银姝心中充满柔情,不禁想到在射雕世界,庞宪所说,要和自己共踏秀丽山河。 实际上二人并无轰轰烈烈的爱情,可是这般平淡却最是令人心醉,相濡以沫就是如此吧! 良久之后,银姝咬牙说道:“三个月后,你一定要来啊!妾身如丝罗,愿托乔木,日夜盼君归!” 说道最后,已如蚊蝇之声,低不可闻。一道黄色光华闪过,银姝已是破空而去,遥遥只见远方掣了几掣,再无踪影可寻。 庞宪一脸怅然,返身回到洞府。只见灵泉洞已被司空师叔祖泄愤,毁了个精光。因为心中有事,也就不顾洞府简陋破败,挥手清出一片干净地面,盘膝跌坐,深思起这段时期的经历和未来打算。 射雕世界虽然经过多年,而现实中才七天时光。实际上蜀山世界的高人多的是干涉时光轮回手段,不说佛门至宝贝叶灵符,就连芬陀大师为了令小人国身子长大,起了个法坛七天之内令二小人经历三生三世,颠倒因果,许以未来善功换取现在之果。 因为庞宪经历特殊,这才幻念成真,和银姝二人双双投入射雕世界。说来射雕一行虽然并没有增长道行法力,更没有获得法宝奇珍,可是收获之大不可想象。 庞宪一直以来对黄山斗剑耿耿于怀,心中悲愤郁结不能畅怀。经过射雕世界纵横江湖,心胸为之一阔。更何况最重要的是和银姝定情,此乃人生大事。 而自己误打误撞帮助穿心道人祭炼成阎罗法坛,他老人家有恩必报,竟然以天地灵根玉树灵果相助,玄胎孕化便凝结婴儿。这玉树灵果乃是灵脉化形,六百年才能成熟,一次也不过二十余枚果子,其灵效比起朱果尤胜百倍,婴儿一经孕育便如常人,比起旁门散人百十年的苦修还要精纯浑厚。 想到此处,庞宪不禁百感交集,十五年修行终于成就散仙果位,即便是五台派二代师长也不过是同样境界。当然与未来峨眉群英相比,仍是逊色不少,三英二云之首李英琼便以五年时间孕化婴儿,这等资质令人难以望其项背。 本来庞宪准备收拾妥当,和银姝一起前去拜会鸠盘婆,只是穿心道人暂时阻止。言道若是混元祖师犹在还有可能,现在婆婆绝不会令银姝与五台弟子相结合。准备炼制几件秘宝再令他前去大雪山魔宫。 有穿心道人代为仗目,他和婆婆互知根底,想必三月之后再起行,定会万无一失。心思想罢,庞宪轻舒一口气,看着寥落破败的洞府,顿起形单影只之感。 咦?不对! 我的灵兽云豹呢? 庞宪豁然起身,摩柯尊者司空湛早就离此而去。那灵宠云豹早就熟悉自己的气息,这么半天应该回来了啊! 心中放心不下,随即手起一卦,竟是大凶之相,应在东南。 这南疆看似洪荒未辟之地,其实潜藏着数不清的凶险,就如地下那头精通土遁的穿山甲也不过寻常货色。更有邪道妖人,蛮荒遗存下来的土著巫族,自己那云豹失陷敌手毫不奇怪。 当下不敢怠慢,把足一顿,伴随着破空雷音,一道银白虹光朝南飞去。
………… 距离连屏山三百里外,有一苦同族,该族仍旧奉行蛮荒时期的特色,设有女巫祭祀。七年前该女巫生育一女,身有鱼鳞,生具异相,被该族奉为神明转世,而女巫地位越发高涨。 此时该族正在祭炼巫法,一座三层石台立于平地之上,四角各有一条锁链拘束着台上灵兽,正是庞宪的云豹。 只见它四肢被烧红的锁链穿透,钉在了石台之上。台上血迹斑斑,看来被人用酷法折磨,云豹瘫软在地,精神萎靡,就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石台下的景象更是惨绝人寰,十二根大柱各自绑缚着一位昂藏壮汉,这些土著身上被插满金针银刀,鲜血流淌不绝。地上更有数十具死尸,看那死态有的被人挖了心脏,有人被剥皮抽筋,更有人被割了鼻子,刺穿喉咙,显然死前遭受到非人的虐待。 “姬瑶花你个女魔头,残杀同族山民,巫神不会放过你的。”铜柱上被施以酷刑的山民汉子怒声骂道。 盘坐在鲜花宝座上的女巫祭祀,咯咯怪笑道:“就是这样,怨恨吧!你们的诅咒越强,祭炼出来的猫鬼才越凶厉。” 说着便有一名山民受虐而死,巫女姬瑶花悠悠来到死尸前,手摇白骨骷髅杖,一股黑烟喷薄而出,便将死尸魂魄抽出,隐隐约约仍可听见狠毒的咒骂声。 姬瑶花接着便将尸魂喷向灵兽云豹,那黑沉沉的乌烟一经接触云豹伤口,便“滋啦啦”响起腐蚀声,一股腥臭之气扑鼻而来。 看着云豹痛苦的眼神,姬瑶花感到一阵快意,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犹如一位绝代妖姬。 庞宪身剑合一来到此处,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情形。看着连哀鸣的力气都没的云豹,顿时一股怒火充塞胸膛。云豹和自己相处这么多年来,早就成了亲人一般的关系,如今竟然被人如此虐待。 正在折磨云豹的姬瑶花,只听一声雷鸣般的冷哼,还没醒悟怎么回事,便有一道银白剑光从天而降。 “撕拉!” 伴随着喷勃的血柱,两条臂膀飞了起来。 姬瑶花愣了愣,“啊!”凄厉的惨叫这才响了起来。 庞宪哆嗦着双手,轻轻地抚摸满是伤痕的云豹。“呜咽!”云豹蹭着庞宪双手,豆大的泪珠滚滚流落。 “你该死!胆敢伤害我的灵兽。” 听着冷酷的话语,姬瑶花打了个寒颤,继而暴怒。她作为女巫作威作福惯了,何曾受过此等屈辱和威胁。忍着剧痛,惨叫道:“给我杀了他!” 苦同族山民互相对视,满是犹疑,这位道长从天而降,好似传说中的天神,大家怎么敢得罪呢? 眼看着低贱的下民竟然不听自己的吩咐,姬瑶花恶狠狠地挥舞白骨杖,黑烟过处便有几位同族山民伏倒在地。剩下诸人终究被巫女欺压惯了,手持钢叉便向庞宪捅来。 庞宪头也不回,仍旧爱抚着灵兽云豹,银蛟剑铮铮脆鸣,腾跃在上空,好似银龙一般飞舞。一道白光划过,又是几个人头飞起。 庞宪深恨巫女,不令她速死,那才真是便宜了她。几个人头飞落,砸在了她身上,姣好的面容顿时溅上鲜血,显得更加妖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