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随手暗棋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422字
为首妖巫这才注目纵身半空的庞宪,终究比这些山民多些见识,不敢冒然结仇,便高声喝道:“兀那道人,我族与这魔女深仇堪比血海,你可是要为他伸头张目?” 庞宪见他们注视自己,便飞身落在了鲜花宝座上。这才对嘛!竟然分不清主次,来了便乱杀一通,这可不是蛮夷土著该有的态度。 怀抱着变小了的云豹,庞宪慢悠悠地说道:“我不管你们二族有何恩怨,今日我来全是为了我的灵兽,真是狗胆包天,连我的灵兽也敢欺负!” 趁着此时,黑姜族勇士已经将十二铜柱上的族人解救,通过这些族人描述,妖巫早就变了脸色。族长舒难陀亦是满脸凝重,本是抱着必死之心,携举族之力前来兴讨,实则没有半点把握。可是被二人视为生死大敌的巫女,竟然被眼前道人砍瓜切菜般给收拾了,这一切怎么显得如此梦幻! 妖巫上前一步,朗声道:“仙长,巫婆姬瑶花恶贯满盈,坏事做尽,早已惹得天怒人怨。尊上出手伏魔,实乃我天苗山一十三寨的福分啊!” “咦?”庞宪不禁有些惊讶,这位山民祭祀妖巫看着装扮好似食人族,没想到竟然言辞文雅,半点也不像是野蛮人啊! 还不待询问这位族长有何来历,那边苦同族的鱼人便豁然变色,反驳道:“你胡说,我母亲承位巫女,带领族人降服凶兽毒瘴,使得生活富裕太平,分明是你们想要抢夺我族的财富。” 眼看双方又要打起嘴仗,庞宪当机立断呵道:“住嘴!” 庞宪在射雕世界也曾统领天下豪杰,若论气势颇能唬人,此时当得上威风八面,天苗山各路苗寨无一敢稍作忤逆,闻言都噤声不言。 见此庞宪方才对妖巫道:“我观你言行不像是出身蛮夷,你来给我说说这是要报什么仇?” 妖巫神情恭谨回道:“回禀仙长,在下闵泓,本是岭南世家,被亲族迫害只身走苗疆。幸亏黑姜族族长收留了我,机缘巧合下更是获得巫术传承。因为倍感苗民生存艰难,我便落根南疆,生存条件虽然艰难,周边苗寨相处倒也和乐。” “只是七年前,巫女姬瑶花无辜启衅,不但大肆屠杀各寨丁壮。我等归顺之后,更压迫各家村寨贡奉财富,这倒也罢了。更可恨的是每年都逼迫我等献出童男童女,以作祭神之用。” 说道此处,妖巫已是咬牙切齿:“姬瑶花既贪且狠,我等按时献纳贡奉,还不饶过我们,竟然责令污辱毁弃寨中祖灵神像。这次更是无端端地掳走族中两成壮丁,若不是实在活不下去,我们又怎会孤注一掷,以命相搏?” 人鱼有心反驳妖巫造谣生事,可是看着那些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苗族壮士,再也说不出话来。瞥了一眼生母,仰天长叹道:“吾道休矣!” 人鱼脸面虽然又黑又丑,可是双眸却是点漆如墨,亮丽非常,此时滚下晶莹泪珠,竟然有一种惹人怜惜的感觉。 “想我前生也算有千年道行,不过一时被人所愚,就被卢老仙婆斩杀。今生好不容易踏入道途,又惹下如此多的孽障,我的命真是好苦啊!” 庞宪听完妖巫所说就心起杀机,奴役周边各族不过是蛮夷之地常见作风,可是活炼生魂就有些犯了修行之人的大忌。侮辱毁弃各族祖灵神像,更是天理难容。苗疆地区仍然盛行祖灵崇拜,毁弃祖灵的行为不下于令中土百姓玷污轩辕神像,这种作为堪称人神共愤。
不过听了人鱼的感叹,庞宪不禁心中一动。卢老仙婆?蜀山中有此称谓的可只有一人,那就是居住在大荒山南星原的绝顶散仙卢妪,此老名列宇宙六怪,在唐初就已得道,只是性情古怪,喜怒无常。 若这鱼人跟她老人家有渊源那可就不得了了,本想将苦同族一干魁首斩尽杀绝,此时不妨改变一下主意,随手下一枚暗棋。 “你母亲所作所为,万死难赎其咎。虽然有碍你的修行,可也不是没有解决之道。苗疆之地蛮兽横行,毒瘴肆虐。你若花费十年时间,抚平天苗山灾祸,所得必定比你闭门清修要多。” 鱼人几次张口欲言,想要为母亲求情,可是终究知道她的所作所为有死无生,本来以报恩之心传授生母一些法术,没想到反而令她肆无忌惮,闯下弥天大祸。 庞宪也不给她犹豫的时间,把手一扬便是一流火光,霹雳声过处,那巫女姬瑶花便被五雷神火梭打成一截焦炭。 场上诸人,有的悲愤欲绝,有的欣喜欲狂,一一尽收庞宪眼底。心想既然来这么一趟,也不能白来,毕竟此处归属连屏山地界,也算自己的地盘。刚从射雕世界归来,江湖习气尚且没有全部收敛,干脆传授他们一些武艺,将来好歹也有自己的一方势力。 当下便令闵泓挑选机灵的天苗山族众,传授他们以武艺。当黑姜族族长舒难陀知道有如此好事,带领族人行那最为尊贵的礼仪。从来没有想到仙缘来的如此容易,这可是真正的仙人传法啊! 庞宪心中沉思一阵,便将《武神宝典》里面一些基础武功,如那逍遥游身法、莲花掌、混天功、铜锤手等择要传授给了各位山民。对于舒难陀更是传给了他铁砂掌这门铁掌帮的震帮武学。 至于九阴九阳那等绝世武学,庞宪可还没有那般无私。庞宪如今已有散仙修为,以现在的见识自然知道,《九阳神功》这等功法修至圆满,有机缘臻至入道境界,再有一口飞剑命性相合,可就算是剑侠中人了。若是所传非人,将来可是有碍自己修行,蜀山之中被徒弟拖累的可不在少数啊! 庞宪可不知道今天这随手传法后来被赋予了多么崇高的意义,《武神宝典》更是被后世万民尊奉为武道祖典,堪称为蜀山世界武道修行种下了根苗。 看着深受打击,瘫软在地的人鱼,庞宪叹了口气说道:“你也不要太过悲观,苦同族毕竟是你的母族,你若能沉下心来为他们做些实事,做些好事,未尝不可弥补你母亲犯下的罪孽。” “来世虽然虚无缥缈,可是对我等修士来说却是有迹可循。若有机缘日后还有可能度化你的母亲,补偿今生孽债。” 说来庞宪很是同情这人鱼,前世今生只知苦修,丝毫不通人情世故,以为传授母亲一些天赋法术便是报恩,殊不知这样反而是害了她。没有坚定的信念,人生的理想,空有一身旁门法术,只会误入歧途,给世间带来灾祸。 言罢,一道银白剑光冲霄而起,在那空中划过一道气浪白虹,邈邈逝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