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人生有恨 不应有悔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208字
庞宪正在欣喜小有功成,将广成子九字炼魔真符显化出来一朵金花。虽然不似九天元阳尺那般动则百十丈金光异彩,可这是凭借自身功行,首次祭炼的异宝,其中成就感实在令人愉悦非常。 正在此时,鸠盘婆一行人走进大殿。鸠杖黑幽幽似是九幽冥铁铸就,“咚咚”声响勾魂摄魄,令庞宪飘扬的心神顿时沉静下来。 当下不敢怠慢,急忙起身向婆婆行以大礼。作为魔教一方大能,鸠盘婆也就逊色于尸毗老人、轩辕老怪那等人物半筹,即便自家祖师在世,来此也不敢有半点不敬。 鸠盘婆纵然心有成见,可也不愿对一个小辈失了气度,微微颔首,便走向大殿正座。 鸠盘婆也不多做寒暄,天下间能令她客气的大有人在,可绝不包括庞宪这个小辈。“你与我门下弟子银姝在南疆偶遇,年轻人血气方刚可以理解。只不过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本教教规严禁情孽,今日必须有个了断。” 婆婆此话说的铿锵有力,决绝无比。虽然早就从那段情伤走了出来,终究对她性格造成了严重的扭曲。可能也觉得自己此话说的不留余地,随后又道: “你若有别的要求,不拘是道书、法宝,甚至是老身的许诺,都可以得到满足。” 庞宪有考虑过前来提亲各种情况,婆婆虽然严词拒绝,可是终究在自己意料之中。只是情孽一词太过令人反感,令他紧皱眉头。 若说以庞宪观念认知对蜀山世界最反感的方面,绝对包括对待姻缘情爱的态度。 “情孽”、“情劫”这真是对待爱情最严重的玷污。有人可能说修仙就该了断尘缘,就该太上忘情,就该全身心的修行,好似人生只有一个目标——成道。 这完全违背了庞宪道德观念,好似峨眉派未来诸多女弟子,齐灵云、周轻云,尤其是凌云凤,一旦听说自己有夙世因缘,便好似天塌了一般,避之如同蛇蝎。 长生不死人人艳羡,可若是为了长生,泯灭最基本的人性,还值得人们去追逐吗?尤其是在蜀山世界并不缺乏合籍双修的情况下。 得道是每一位修士最终的目标,可这不是人生唯一的目的,也不是人生旅途中唯一的风景。如若缘来,则应缘而去,何必视之为畏途? 从射雕世界归来,庞宪也曾有刹那间的犹豫,面对即将到来的群仙浩劫,自保尚且不能万无一失,何必涉身情劫。可是随即便又否决,银姝是一位好姑娘,温柔善良,用她的体贴入微,早就和自己默契到了灵魂深处。 两人之间并没有轰轰烈烈,如火焰一般焚烧所有激情的爱恋,可是细水长情最是迷人。银姝值得自己用身心来关爱、呵护,人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如今听到鸠盘婆的言辞拒绝,庞宪踌躇片刻,斟酌语言,回复道:“婆婆容禀,弟子和银姝虽然相交时间较短,可是早已两心相印。” 庞宪此话一说,便遭鸠盘婆冷哂,世间男儿多薄幸,旁人可依不可靠,唯有自身掌控的力量才是最实在的。想当初欢喜神魔赵长素初时对自己不也是千依百顺,甜言蜜语,最后结果如何?那可真是狠毒啊!听从贱人挑拨搬弄是非,宠妾灭妻,竟用魔教中最恶辣的毒刑锁骨穿心小修罗法折磨自己发妻。
那锁骨穿心小修罗法,乃是以自身炼成的修罗魔火,由敌人七窍攻入,顺行经脉穴窍周流全身,专一消熔骨髓,酸人心肺,最是阴毒不过。鸠盘婆变成现在这般矮小丑陋模样,全是因为当初被赵长素用魔火炼尽元精真髓,几乎油尽灯枯而亡。 庞宪虽然不知道鸠盘婆心中所想,可也看得出来婆婆对自己说的话充满反感。当即话锋一转换了方向,续道:“人生需要不断地成长,可能未来某一天看现在的自己很傻,但您怎么能要求一个年青人拥有老人的智慧与心境?” “我们可能走错路,走弯路,这是无可避免的事情,谁也不是天生的圣人。我们能做的仅仅是走一条无怨无悔的道路。立足当下,仰望星空。” “即便是现在我也不能对婆婆保证,未来一定会和银姝天荒地老,心志不移。可是我能说此时的我们彼此真诚,以真心换真情,为了将来不留遗憾,还请婆婆能够成全。” “而且贵教祭炼神魔,最是考验毅力心智。若是银姝心灵难以圆融,定会被天魔暗袭,我怕她会有做火入魔的风险啊!” 看着庞宪忧心忡忡的模样,鸠盘婆面色沉凝,压人心魄。冷笑一声,便道:“我情愿我的弟子堕劫化灰,也不愿她们被男人欺心。” “三姝姐妹我视她们如珠如宝,可不是被你们男人来糟蹋的。她们若是堕劫,我必会穷极毕生精力,渡化她们来世。可若一位女子连心都丢了,那就再也没救了。” 耳听鸠盘婆如此冷酷,如此决绝,心下猛地一沉。实际上庞宪前世就是那种勤勤恳恳不善言辞之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到了蜀山世界仍然没有舌灿莲花的本事。眼看不能通过说理讲情打动鸠盘婆,一时间竟有些陷入僵局。 大殿之上一片静默,就连人的呼吸声都显得沉重,庞宪几番欲言都找不到切入点,鸠盘婆铁石心肠,一旦心有定计很难被外人打动。 正在此时殿外一阵骚动,几声娇呼夹杂着劝阻声传来。庞宪扭头一盼,便见银姝面色苍白走了进来。时隔三月,银姝显得有些憔悴,满头乌黑秀发被一枚玉环系于脑后,简简单单的粉色衣衫毫无坠饰,却更加衬得银姝秀美动人。 银姝闯进殿中,美目盼兮,与庞宪双目对视,自然流露出切切深情。眼见庞宪依诺前来,终于放下了心中巨石, 顾不得诉说衷肠,便向鸠盘婆跪拜,急声说道:“师父,弟子自从出生以来,从来没有亲自拿过主意,就连拜师也是被三妹强行拉来。天幸师父待弟子恩重如山,悉心教导传授道法。还请师父成全我这一次吧!”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