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靡音妙舞欢喜乐 天星奇光化云幢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551字
这时虽然危险,可是庞宪本就有心试炼自身道力,万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而且经过魔音魅惑,心中能够感觉到每时每刻自身神魂都在进步。不经过磨砺的婴儿,只是温室中的花朵,难掩脆弱本质。 虽然魔音滚滚,好似天河倒灌的浪潮,庞宪在压力之中却感觉到智珠在握,看似凶险的局面正是自身茁壮成长的良机。 “噼啪”、“噼啪”…… 几声清鸣脆响,不知不觉间,又有五朵金花先后孕育而出,和早已存在的那朵金花联合,化成一片淡金光幕,顿时极大地化解了庞宪的压力。彩色光潮虽然仍旧撼天动地,可是再也奈何不得庞宪分毫。 得此空闲,庞宪集中精力,缓缓导引汹涌而来的滚滚精气,摄入其余的三枚炼魔真符所化金丸。 三枚金丸形如鸡子,虚实不定,成三才方位,浮于庞宪身侧,散发三层金色光辉。最外层好似薄薄的蛋壳,均匀镶嵌有九个穴窍,喷涌吞吐五色云雾,化为最精纯的元气,吸摄金丸之内。 中间一层烟云弥漫,噼啪声连绵不绝,急似雷鸣电鼓,又有点点金色火星时时炸放,好似孕化天地一般,令人神摇魂驰。 最内一层,隐隐可见蝌蚪鱼龙一般的符文,闪耀蜿蜒,精勇活跃。庞宪每运功一次,金丸旋转一圈,摄来无量精气涌入最内一层,鱼龙蝌蚪越发壮大,连带着外边三层金光越来越真实不虚。 桃花煞魔眼见庞宪端坐,凝神练法,不仅不为自己姐妹所动,还借着桃花精气炼制降魔异宝,不由得小脸一皱,眉眼间煞色升腾,端起葱白玉嫩的手遥点庞宪道: “小子!休道我姐妹奈何不了你,这欢喜狱中有的是百般酷刑,你若老老实实收手,从了我等,还可饶你一命。否则,定让你生死两难全。” 天音魅魔闻听此言,冷哼一声。 “白痴!能在我天魔大化十二魅音之下坚持如此之久,岂是易与之辈?凭你三言两语就想降服他,你脑子进水了吧!真是无用草包一个。” 眼看二女又起争执,如意幻魔怒斥道:“两个蠢货!还嫌声势不够浩大,拖延时间不够久?那帮骚浪蹄子说不得早就被惊动了。再不使出全套功夫,待会僧多肉少,小心没你们两个的份。” 天音、桃花二魔斜眼相对,可也知道此时不是怄气的时候。真等五淫那帮欲魔来此,到嘴的小鲜肉可就要交出去共享了。 当下芊芊玉手一拍,朵朵桃花自虚空中浮现,清风阵阵,迎面一吹,粉屑朦胧,幻成一片香粉花海,彩萼交辉,灵空吐艳。 天音魅魔也放下身段,靡靡之音自青翠竹笛发出,渐渐汇成一曲欢欲、诱惑、迷离的天籁之音。 庞宪只觉一阵沁人心脾的幽香暗暗飘来,金花光幕竟然阻挡不得,又有发自内心的红尘魅惑,好似来自原始蛮荒,勾引起人类本性的欲念,直令人浑身发烫,瘫软欲跌。 睁开眼一看,只见满空粉嫩桃花,娇艳欲滴,每朵花中都有一位妙相天女,婀娜聘婷,姿容妩媚。有的轻抚纱裙下的私出;有的跳起天魔舞,搔首弄姿;更有甚者娇喘不休,摆弄着不堪入目的下流媾和动作,**泛滥,竟成溪流。 即便是见多识广的庞宪也不禁口干舌燥,双目赤红。那无边无际的粉红花海,逐渐演化,越来越多,最后直如翻天骇浪,以天河倒泻之势覆压而至。 轰轰隆隆,震天撼地,汹涌澎湃的红尘欲海,伴随着丝丝淫霍之声,直入人元神。
玄冥五鬼也不禁目瞪口呆,若论位格两大魅魔自是不如他们,可是神通法力别如天壤,难以望其项背。 当下急道:“小老爷,让我等助您横渡虚空前往下一方地狱吧!没必要和这些肮脏的下流胚子纠缠不休。” 庞宪方一犹豫,继而否定。未来群仙浩劫惨烈无比,难得有此良机磨练自身,可不容错失。天予不受,反受其咎。 主意拿定,便不再左右摇摆。双手轻托,显出一挂星河,三十四色星光交相映辉,流光溢彩。继而化作一栋光幢,将庞宪罩在内部。 桃花煞魔见此,轻蔑一笑,自己的手段岂是那般容易防备?更何况天音虽然虚伪,可是神通了得,天魔大化之音即便是自己也不敢稍有轻慢。 天音魅魔指尖轻颤,虚空十方,响彻无边媾和娇喘,既有蚊虫窃窃,又有浪声骇笑。桃花纷飞,缤纷坠落,宛如下了一天花雨。 斗法越发急切。 ………… 赤身教大殿。 晶莹魔镜显化着地狱中庞宪的一举一动。 待看到庞宪陷入欢喜魔神环饲之中,铁姝尽情嘲笑,“这就是胸怀大志?呵呵!怎敌得过我教红尘软玉乡。” 银姝面不改色,她才不信庞宪仅有这点定力道行。 鸠盘婆老神在在,端坐正中主位。初时看银姝自信模样,还以为庞宪有什么逃跑脱离手段。自看到天音、桃花二魔尽展神通,红尘花海浪卷涛飞,妙相天女玉臂舒展,抓花散霞翩翩起舞,遍及世间一切美好诸相,便知道大局已定。 方要吩咐打开地狱,接引庞宪归来,免得时间一久,那小子精关失守,被采补糟蹋得狠了。鸠盘婆虽因情伤做过许多恶事,可其本性并非狠毒灭绝之人,尤其庞宪关涉爱徒银姝,更不会将形势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正在此时,一片五色霞光升腾与缤纷桃花雨中。那霞光是如此地灿烂,即便满天花雨粉嫩娇艳也不能遮掩其半分光彩。霞光如幢,光芒万丈,横陈半天,任那花海怒卷狂涛,崩天裂地,一如定海神针,岿然不动。 殿中师徒四人,面现惊异,没想到庞宪身上竟有如此异宝。前时炼魔金花虽然玄妙,克制邪魔,可是层次浅薄,难以抵御盖世魔焰。 这五色光幢却不是那么简单,异彩升腾,通天彻地,分明是件防御至宝,就连天魔魅音、桃花煞气都不能损其分毫。 铁姝惊愕非常,几乎说不出话来,银姝倒是满脸光彩。 金姝眼看殿上气氛沉寂,十分尴尬,便出声道:“难道这就是五台派,镇派七宝中防御至宝太乙五烟罗?” 鸠盘婆也觉得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一个小辈竟有如此奇珍至宝。随口道:“绝对不是太乙五烟罗,那五烟罗虽然随生随灭,变幻无穷,更能抵御邪法异宝,水火风雷。可是绝对防御不了天魔魅音,更何况欢喜狱中群魔均有千年火候,其神通邪法超乎世人想象。五台派除了太乙混元祖师,即便是司空湛来此也得折戟沉沙。” 听得师父鸠盘婆判断,三女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唯有银姝心中有数,这当是西昆仑老魔穿心道长所赐。不过即便如此,庞宪也真不简单,群魔环伺之下仍有如此定力,若是常人即便身怀异宝,也难以发挥半点功效,早就沉沦遭劫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