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广成天书拂心灵

作者青丘仙狐 全文字数 2283字
你倒为何庞宪面带怒容?原来群魔演化无边欢喜妙境,庞宪虽说修行至今不过三十余年,可是前世见多识广,今生修行根基扎实,定力远超同济,怎会被这些邪魔外道所诱惑。 只是若欢喜魔法仅止于此,也不配称为魔教正统了。那极乐妙境能够随人心念任意幻化,如意幻魔更是在旁添油加火,在庞宪心间演化出了银姝各种媚态,搔首弄姿,下流不堪。明知是假,庞宪也难掩心头怒火,如此一来便被如意幻魔所乘。 魔教神魔神通诡异,休说动念便为人所制,即便是目光对接都可能遭到暗算。可是人非草木,亦非圣贤,岂能摒弃七情六欲,各种心思杂念? 如意幻魔便趁着庞宪动怒之际,穿透天星奇光所化光幢,一只欺霜赛雪的白嫩玉手搭在庞宪脸庞,娇滴滴道:“小哥哥,修的什么道啊!快来和妹子我快活快活吧!” 这下玄冥五鬼彻底乱了手脚,三十四色天星奇光乃是穿心道人花费三百年苦功,从空际星辰摄来奇光祭炼而成的护身至宝,相当于一片微型星河笼罩四外,与人斗法几乎先天立于不败之地。这如意幻魔竟能突破星河防御,可见其跟脚乃是域外天魔有些佐证。 “小老爷,您快跟我们逃吧!”五鬼急抓抓乱叫。 庞宪也有些意外,这老魔头果然有些道行,只是现在万万不能不顾一切地逃跑,否则定会被老魔所制,那才是有死无生。 心知此时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心似平湖不起波澜,全力收摄杂念思绪,若被老魔趁隙引动内火,内外相煎那才是真的到了末日。 如意幻魔粲然一笑,心中得意非常,一群蠢货,平白为自己做了嫁衣。又转眼盯着庞宪,满是嘲讽,在天魔面前还想收摄心神?简直是做梦。 “小哥哥,人生苦短,享乐最重。顽石枯木,寿越千载,又有何乐趣?岂不闻只羡鸳鸯不羡仙。” 喷珠溅玉的话语打乱了庞宪心田,挠在了心头最痒处,让人如烈日艳阳下的雪狮子,软化的不行。 “冷静,冷静。一个千百岁的老太婆,难道想让自己春心荡漾?庞宪啊庞宪,你太没出息了。” 一边强自镇定,一边思考对策。此时光幢之外,桃花如潮,香雪艳海,一**地冲击着流光云幢;满天气泡演绎着无边极乐,勾魂荡魄之音回响在天地间,仿佛这就是人生存在的唯一价值。 如意幻魔无形无相,用着各种诡计挑逗庞宪心思,若是常人早就精元狂泻,成了废人。不过庞宪坚持得越久,她心中越是欢喜,这才是鲜嫩可口的好炉鼎,一次交合定能抵得上千百次的极乐。 在这紧急关头,庞宪突然灵光乍现,脑海浮现一段广成天书下册的内容,不由自主念了出来:“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皆悉归。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 诵念之后,心绪果然平复不少,额头一片灵光闪耀,如意幻魔自带的**之气,顿被冲荡开来,散作渺渺残烟。 如意幻魔娇呼一声,“可恶!从来没有人能够抵挡我的魅力。”
黑白分明的双眸显露懊恼之情,铁城地狱建立之初,时常召开无遮大会,那一时期最是快活不过,道行法力精勇猛进。其后铁城山老祖执掌大地狱,建立规条,虽然有些约束,倒也能够忍受。 可是近些年来鸠盘婆畏惧天劫,重订教规,森严苛刻,地狱中镇压的冤魂厉鬼许多都被超度入轮回,如今就连采补个男人都这么费力,真是自跌身份。 伴随着娇笑,如意幻魔七窍喷吐出一股粉红烟雾,毛孔、私出都散发着甜腻腻的气息,诱人堕落沉沦。映着满空桃花,靡靡魅音,显得婀娜亮丽。 只是此时庞宪已是渐入佳境,诵念广成天书真言,每念一遍,心神便清净一分。如意幻魔此举真是媚眼抛给瞎子看。 前世有一则佛门轶事流传甚广。世人推崇慧能所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庞宪反倒觉得神秀所言:“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更合心意。 若论境界禅机慧能自是更胜一筹,可是劝诫世人角度神秀更具普及性,对惠及众人来说,神秀更加适合禅宗衣钵传承。庞宪自问没有那么高远的心性修为,一遍遍地诵读广成天书,心灵境界得到了升华。 如意幻魔眼看庞宪不为所动,心头反而填了怒火,这些魔神向来随心所欲,百无禁忌,丝毫不知修心养性为何物。 心忖自己阅人无数,还怕收服不了一个小子?当下随心变化,时而清高如雪山白莲,时而繁盛如火红杜鹃,雍容华贵有牡丹,淡雅高洁有兰花,总有一款能够吸引人,不怕迷惑不了这小子。 可是庞宪面带微笑,心如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自西东,早就沉浸到了道境之中。心神圆润,婴儿活跃,充满灵性道机。 如意幻魔越是幻化越是心焦,长此下去自己抢占的先机就要失去,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油盐不进的呆瓜蠢货。难道一阵子没采补,自己的魅力下降如斯? 还是…… “咯咯!难道……小弟弟你喜欢这样的?” “嘭”地一声,凭空升起一股彩烟,朦胧之中便见一具健硕阳刚的威武身躯。那面庞好似刀削一般,充满棱角,紧身武士服遮遮掩掩更添魅力。 “我可不信世上还有人能够不沉沦在我的美貌之下,除非你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庞宪心神一阵波动,没想到欢喜狱中竟有如此前卫的存在,为了勾引自己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如意幻魔见这出格举动,果然扰乱了庞宪镇定神识。当下因意如窍,钻进庞宪心神深处,宛如附骨之疽,就待将他吃干抹净。 可是庞宪这一波动反而生出别的变化,冥冥之中竟然和体外七朵金花生出感应,好似如臂使指,稍一呼唤便将金花金丸召来心田。 “呀…………” 一声凄惨哀嚎,摧残在庞宪识海。 “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这炼魔金花怎么也能进来?”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