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慕夏

死灵博物馆 203 作者盐渍月鸦 全文字数 2352字
那是一种陌生的声音,却十分悦耳。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犹如擦干净一只清澈的水晶杯,将最柔美的蜂蜜酒倒入其中,用每一滴琥珀般的液体来敲击水晶杯。只可惜,这声音说出的第一句话,却不怎么讨人喜欢…… 无名氏用了一秒来表达惊讶,因为她觉得这是很美妙的声音。 又用了一秒,来理解鸢尾兰那值得纪念的第一句话。 最后,她陷入了一秒解决不了的尴尬和恼怒之中,这臭屁的人偶怎么一开腔就是抨击自己的身材?也不想想是谁给她的声音? 无名氏低头看了看,身上确实穿着男装,但这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将独行者商会会长的身份继续贯彻神秘感才特意打扮的……她觉得还挺好看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我说话了!” “是啊。”无名氏俯视着看起来很开心的鸢尾兰,“是我带来的魔法道具,也是我替你抹上嘴唇的。我虽不奢求你的道谢,但也不用这样吧?” 鸢尾兰还在激动之中,一直在用新拥有的声音尝试各种东西。 它能随自己的喜好,表达出各种各样的情绪和和音调,也能像人一样发出哼哼的旋律,她也顾不上和谁分享喜悦,或是向无名氏解释什么,倒是在用还不太娴熟的声音试图唱歌。 以那不成熟的音调为伴,路奕努力对无名氏解释:“她没有恶意的。” “我知道啊。” “希望你谅解。” 但说出事实,这本身就是一种恶意了啊当然,无名氏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因为这人偶确实可能还不谙世事,不懂这些人情世故……更关键是,无名氏不愿承认这一点。 虽然在一直以来的岁月里,她都没在意过这一点。 以命运卡孤独的身份幻化为人形时,她根本不具备这种类人的审美观点,所以就弄得挺随意……算了,她咽下这份苦涩,因为像这样的争执和矛盾,也挺热闹的…… 路奕和古书小声交流:“今晚我打算住外面。” “我也打算,不和鸢尾兰一起回死者之牢了。” 他们都清楚,最近可能不得清净了。 一个憋了很久的人偶忽然能够开口,除了死者之牢里的砖头之外,绝对没人会感到高兴……她得到了自由交谈的权力,看这架势,不知要找人聊几天几夜才能磨光那兴奋劲。 倒是有个很合适的对象。 替主人分享喜悦,也是比安卡该做的。 “给你。” 忽然,一本书被丢到了路奕面前。 《战争的艺术论元素武器的搭配和战术》,这一册魔法书正是路奕特意挑出来的,以魔法的常用体裁,记载了相当实用的内容,对死灵法师来讲是件至宝。 路奕急忙翻看,自己也兴奋了起来。 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人所撰写,总计七百页厚…… 全是最优质的羊皮纸,除了那泛黄污渍般的底色之外,其他倒是没有半点破损。时间在它身上留下了长久的痕迹,这正是唱诗班会喜欢的。 万幸,它的行文格式严格遵照了魔法咒文的格式,以如诗的短句来排列。
不像那些为了节省纸张,才拼命把字塞在一大段、一大段里头的传统书籍,魔法师撰写东西总是这么阔绰,根本不在乎浪费了多少纸…… 价值不菲的书页,有时就只用来记录区区一个词、一行字。 这种莫大的浪费,在魔法书里却稀疏平常。 “我看看……关于亚人种,冰雪之地的龙人族所使用的武器?虚渺至极的传说元素荻的采集和运用?还有……如何用魔法陷阱克制蜥蜴骑兵……圣堂巨鹿的排泄物可以提取到最纯粹的土元素?写得真杂啊……” 各种和元素武器相关的内容,都能在这里找到。不仅仅是什么火、雷锻造的元素之剑,还有一些路奕从未听闻过的古怪魔法元素,构造出了相当复杂的武器。 它涵盖到的内容相当广泛,如果不是路奕要保留精神力给安,现在就会试试具现化了。 关于战术搭配也有长篇大论,理论扎实,仿佛作者本人就是领兵打仗未尝一败的军神。 翻到这儿,路奕看回封皮,想瞅瞅这书的作者究竟是谁。 “咦,没有署名……” “我看看。” 古书也跟了过来,随便翻阅了几页,立刻做出了判断:“这个啊,应该是世界秩序的第三代秩序执掌人在年轻的时候写的吧,有年轻人那种自以为是知晓世间万物的豪迈和愚蠢感……而且,对元素研究这么深的也就他一个。” “很强吗?” “暮年之前,一直都是个理论家,所以人们提起他时更多会称他为慕夏校长……壳之世界大名鼎鼎的魔法学院豪门慕夏学院,就是这人创办的。” “理论家也是伟大而不可或缺的呢。”路奕深深知道理论家的价值,知道他们是如何推动世界前行的,因为罅隙对面的各个时代,都缺不了这些人物的奇思妙想。 古书又说:“主要是,那时很多人对成为强者不抱兴趣,毕竟都被暴君打怕了,只能咬牙转型做理论……这才有闲心写写书什么的。” 他们聊天的声音是很高的,因为旁边有位人偶在叽叽喳喳,和迎接清晨的小麻雀差不多,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话想说…… 没留时间给路奕,古书一边翻阅,一边继续介绍。 “到他暮年,壳之世界面临着史称‘拂晓辉光’的危机,导致世界秩序人才凋零,就连九阶的小朋友都没几个了……这位老家伙临危受任,倒是干得不错。” “那为什么没有留下署名?” 古书嘟哝:“谁知道呢……可能就像青春期的少年少女,总是喜欢写点文艺调调的诗歌、小说什么的。长大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那么羞耻的东西……类似这个心态?我猜的。” “幸好它不是少年蹩脚的情诗,而是一本确实的巨著。”路奕把那本书拿了回来,如此说道。 “那自然要不然,我也没理由收集它。”调整好心态的无名氏,接过了话茬。 她递来的,还有另一本那是透过命运的经纬线,不请自来的访客。 命运魔法书《和死亡结缘的血魔鬼》。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