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名医起步

宋医 110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735字
文浩给他开了抗过敏的药,让马上煎服。傻胖帮着这年轻人服下,不一会,年轻人脸上、身上过敏症状开始慢慢减退。把那年轻人乐坏了。 杜文浩又诊脉之后,重新开了补血气的药。那病人千恩万谢,付了诊金药费,抱着药袋子走了。 这时,就听门外青石板路马蹄声响,过来几辆马车,停在了门口。 能做马车来,不是军队的就是官家的人,杜文浩抬眼望去,只见马车上下来几人,却是神医钱不收和两个徒弟,另外还跟有几个手摇拂尘光下巴的男人,很象电影电视里的太监。 杜文浩很是惊讶,站起相迎。 钱不收进来和文浩见礼之后,给双方做了介绍,果然,这几位是宫里来的太监。这几位太监听说杜文浩这小年轻竟然是钱不收的师父,都很惊讶,对杜文浩执礼甚恭。 钱不收道:“师父!这几位宫来的公公说,祁国长公主的孩子病了,听说老朽擅长儿科,特来请老朽去给孩子瞧病。老朽不敢贸然答应,特来请师父示下。” 杜文浩笑了,读医史知道,钱乙就是从治好这位祁国长公主的女儿开始名扬天下,成为一代名医的。想不到自己居然见证了一代名医的成名。说道:“治病救人理所应当,更何况是长公主的孩子呢,你去就是,好好医治。” “是,师父。”钱不收拱手,“这次老朽带手进京,堂里只留憨头,他若有处理不了的病案,还请师父多多照应。” “你放心,我会的。” “多谢师父。不知师父还何示下?” 杜文浩想起史料记载。这神医钱乙给祁国长公主女儿治好病之后紧接着会给皇太子治抽风病。而皇太子这病很是蹊跷。所有太医都束手无策。开始钱乙也找不到好地治疗办法。着急上火得一嘴燎泡。便跑到太医院厨房要煮绿豆汤泻火。正好灶台坏了正在修。看见灶台里黑漆漆地。钱乙想到五行辨证决定用灶心黄土配伍地黄土汤治病。最后靠这方子治好了皇太子地病。杜文浩决定点拨一下他。反正可以治好地免了他着急上火这场罪。 文浩道:“不收。你可知我治病为何能想到你所不能?” “老朽不知。请师父指点。” “阴阳五行!此乃一切辨证地根本!”杜文浩故作神秘状。一付老气横秋地样子晃着脑袋吟道:“东方生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南方生热。在地为火。在体为脉藏为心;中央生湿。在地为土体为肉。在藏为脾;西方生燥地为金。在体为皮毛藏为肺;北方生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藏为肾。五行生生相克。其中道理。你要时时铭刻在心。” “是。师父。”钱不收不知道杜文浩这时候跟他提阴阳五行做什么。恭敬地回答。 杜文浩继续摇头晃脑道:“五行相克的道理用在岐黄一术上,须‘抑强扶弱’!例如肝气太旺,肝木乘脾土,当疏肝平肝。又如脾土侮肝木,当运脾化湿。再如脾虚水侮,当健脾利水。记住了吗?” 这些都是中医基本理论,钱不收早八年就知道,不过还是恭敬地答道:“记住了,师父。” 杜文浩点点头:“为师知道这些你其实早就知道,但现在重提这些基本的东西,就是让你记住,——最复杂的办法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最简单的思路去重新想一想,或许就能想出办法来。你此番前去,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难病症,要多从五行辨证上去琢磨,多想想抑木扶土、培土制水、佐金平木、泻南补北这些法子,或许就能茅塞顿开。” 钱不收心头一凛,跪倒磕头:“多谢师父指点,不收铭刻在心。” “那好,你去吧!” “是,师父保重!” 钱不收磕了几个头,起身带着阎妙手上马车去了。 ——————————————————————— 第二天,杜文浩正在大堂坐堂问诊,庞雨琴和雪霏儿照例在一旁抄方拣药。 来了一个病人,是个小伙子,一边呲牙咧嘴用手挠着身上,一边抽着气道:“杜大夫,你得救救我的命!” 杜文浩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笑道:“你好端端的救什么命?” “痒啊!全身上下痒死我了!睡也睡不着,吃也吃不下,再这么痒下去,非死不可!” “脱下衣服我看看。” 小伙子赶紧把衣服脱了,只见全身都是红色皮疹。 杜文浩给他诊脉望舌,问了发病情况之后,奇道:“你这是麻疹啊,这大冷的天你怎么会得麻疹呢?麻疹一般都是天热的时候发病。你干啥的?” “我是铁铺的学徒,一天到晚
抡大锤,就算大冷天我们铁铺里也比夏天还热。” “这样啊。你这病几天了?” “五六天了。” “以前看过大夫吗?” “看过,惠泽堂的辛大夫给看过。就在我们铁匠铺旁边,就近就看了,可没看好。 ” “开了什么药?” “我也不知道,开几付方子,可都没什么效果。药方我抄了带来了,您给看看。”小伙子摸出几张处方递给杜文浩。 杜文浩扫了一眼,都是凉血的、燥湿的、风的、止痒的。杜文浩笑了笑,摇摇头:“这方子只看见了表象,没有抓住你这病的根本,所以起到效果。没事,我给你开个方服下,保证没问题。” “太好了,多谢大夫,都说你是华佗再世,我这人楞,看您年轻,还不怎么信,早知道早就来找您了,呵呵。” 这人说话倒也直,杜文浩心想,口了药方,庞雨琴抄完方子,瞧了一眼,惑道:“先生,你这是麻黄连翘赤小豆汤啊?” “嗯,怎么了?” “这几天我看医书,刚好到这道经方,好像这汤药是辛温解表的药,他又没伤风着凉,怎么也用这药呢?” 雪霏儿道:“也许麻黄连翘小豆汤不光治外感风寒,还能治别的病吧。” 文浩赞道:“没错!这次霏儿说对了。” 雪霏儿得意地俏脸一样。 庞雨琴道:“不会吧?哦……,我明白了,他肯定同时外感风寒,引起了麻疹!” 杜文浩笑道:“那你先把他诊脉看看。” “好啊。”庞雨琴替小伙子诊脉,仰着俏脸想了想:“脉轻取即得,举之有余,按之少力,如水漂木,应该是浮脉。这下没错了!”庞雨琴问那小伙子:“你这两天伤风着凉身体酸痛吗?” “没有啊?就是全身发痒,痒得进心,怎么挠都没用。” 庞雨琴傻眼了。 杜文浩笑道:“这种病不能抓的,越抓越厉害,因为你抓的地方的血脉会紧张,就会释放更多的邪毒出来,抓过的地方会引发麻疹,所以你才全身都痒。记住以后不能抓了。” “可是痒得厉害啊!” 杜文浩对庞雨琴道:“你诊脉情况怎么样?” “先生你用的是外感风寒清热解表的药,脉象也明明是浮脉。可他却说了没伤风着凉,这是怎么回事呢?真奇怪!” “不伤风就不能有浮脉了?”杜文浩笑道,“他是身体里面痒还是表面痒?” “表面啊。” “既然病在表,脉又是浮脉,那不是表证是什么?既然是表证,自然要用发表的药啊。——记住,发表的药不是只对伤寒外感有用,只要是表证,都可以对证用药的。” 庞雨琴俏脸微红,点点头:“哦,我记住了!” 庞雨琴把药方送到药柜拣药。杜文浩又叮嘱小伙子道:“这药白天你抡大锤的时候不要吃,吃了没效果的,要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再吃,吃完之后喝一大壶温开水,然后盖上厚被子发汗,连发三天!明白吗?” “明白了!”小伙子点点头,拿了药付了钱,谢过之后走了。 这时,杜文浩起身上茅房,不一会回来了,就听到雪霏儿和庞雨琴两人正在争论。 雪霏儿道:“她这明明是喜脉!是有喜了!杜先生说的,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盘走珠,是为滑脉。” 庞雨琴道:“滑脉是滑脉,只是,她这脉滑大,这就未必是喜脉,而是有病了,刚才人家也说了,月事并没有停啊,哪来的喜脉?” “现在怀上的啊,怀上了以后不就停了吗?” “应该是停了天葵之后出现滑脉,才是喜脉,她这分明是有病了,而且,你看她高热不退,咳嗽气喘,分明是病了嘛。” “病人也可以怀孕啊!” 杜文浩笑道:“争什么呢?” 雪霏儿道:“你回来得正好,你来判断一下,这病人是不是喜脉。” 只见桌子边坐着一个少妇,病怏怏的模样,一个农汉站在旁边,脸上尽是忧虑之色望着这少妇。 杜文浩诊脉之后,笑道:“没错,是滑脉,但滑大而数,不是喜脉,是痰湿实热所至。雨琴说对了。” “又是她对!就不能让我对一次?” “那你得好好努力学才行!好了,我先给病人瞧病,看她这病不轻。”杜文浩转身端详了一下少妇的脸色,只听这少妇不停咳嗽,而且呼吸很急,皱着眉头,面泛红潮,咳到厉害处,一弯腰,在痰桶里吐了一口痰,杜文浩仔细一看,不禁心头一凛——痰里有泡沫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