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危机

宋医 115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514字
在这时,就听到大街上传来汤助教和洪国良的呼喊:!三小姐!你们在哪?” 两人急忙跑出院子,来到主街上:“我们在这里……!” 汤助教和洪国良纵马过来,汤助教是个老大夫了,当医官多年,以前也曾参加过瘟疫的防治,只是,这么猛烈地瘟疫,他从来没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说话声音都发颤了:“死了……!全部人都……都死了!一个活的都……都没有!” 洪国良也紧张地点了点头。 杜文浩道:“我们发现很多家都有翻东西的迹象,带走了不少细软,你们呢?” “也发现了。这时恐怕没人有偷东西的心情,都想着逃命,所以,很可能是活着的人带着细软逃命了。” 杜文浩点头道:“是,我们找了一个幸存者,可惜,刚才也病死了。临死之前说了一句,活着的人都逃走了。这些人会把疫情传播出去的,咱们必须立即将这个情况上报,将整个地区隔离起来,防止疫情蔓延!” 四人立即马扬鞭飞驰回县城。 这时天就已经黑下来了,夜路难走,等望见城墙时,已经是深夜了。 只见城门口燃着几大炉篝火,火焰腾直冲天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四人骑马冲到城楼下,发现城门口护城河以外,挤满了逃难的百姓,有站着的,有背着的,还有用门板、木板抬着的声喊声哀求之声响成一片,夹杂着咳嗽声,痛苦的呻吟声,哭爹叫娘声。 黑洞地城门此刻已经紧紧关闭。城楼上有捕快、民壮全副武装。弯弓搭箭。举着灯笼火把。 在过去几十年地平日子里城河地吊桥已经失去了它地战争意义。被拆掉。建成了固定地木桥护城河地河道年久失修。只有夏天雨水充分时才是河流。而冬天枯水。已经半干涸。 城楼上一个捕快正在大声喊着:“众位乡亲。知县大人有令。从即日起封城。擅过护城桥闯城者杀勿论!请大家散了吧。不要聚集在一起。以免瘟疫扩散!” 他声音一落。下面便响起一片哀求之声:“求求老爷开门让我们进来吧!我们要找大夫治病……求求你了……”“求求你发发慈悲。让我们进去吧!” 这些人说着。却没人敢过吊桥去撞城门。 杜文浩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城门前地木桥上和大门前。倒着十几具尸体身上插着羽箭。显然是冲击城门被城楼上地捕快们射死地。所以。护城河外地百姓都只能停在护城河沟以外。不敢再过吊桥。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口吐鲜血倒在地。旁边的人惊叫:“哎哟,有人发病了!” 那人周围的人立即作鸟兽散开一大块空地,几个壮汉过来抓住地上那人的手脚,走到护城河边这病人扔进了护城河的烂泥沟里。 杜文浩急忙纵马来到护城河边,借着篝火往护城河里一看,只见护城河烂泥沟里,横七竖八躺着的都是人,有的一动不动了,有的还在卷曲着身子发出痛苦的呻吟。 杜文浩惊问那几个壮汉:“为什么要把他扔到沟里?他还活着!” 杜文浩穿着连体隔离服,带着防毒面具,模样怪异,几个壮汉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一边咳嗽一边喝道:“你是谁?怪模怪样的搞什么鬼?不想挨揍就滚一边去!……咳咳咳” 庞雨琴道:“这位是五味堂的杜大夫!不得无礼!” 此言一出,场中顿时嗡嗡声响成一片,壮汉惊讶道:“你真是擅长华佗剖腹疗伤术的五味堂的杜大夫?” 杜文浩道:“正是杜某!快把他抬上来,人还没死,要尽力救治!” 这时,旁边一个不停咳嗽的老汉已经拉着一个小孩在杜文浩马前跪倒:“杜大夫,求你救救我孙子,他病得很厉害……”那小孩也不停咳嗽着。 众位的人一听这位真是擅长剖腹疗伤术的杜大夫,呼啦全围拢过来,跪倒磕头:“杜大夫,救救我吧,我快死了……”“救救我娘啊……”“求求你救救我儿子吧……” 原来城外这些人大部分都染了病想进城求医的,那些没病的(包括自认为没病的)都四下逃散了。 杜文浩手足无措,也不敢脱下防毒面具,说道:“大家快请起,我会想办法救治大家的,但我现在手里没有药,要进城回到堂里才有药。” “对对!进城!进城才有药!”众人纷纷说着。 这时,汤助教纵马上前,脱下防毒面具,对城楼上高声喊道:“上面的人听着,我是衙门 助教!奉命和杜大夫一起出城回来了,赶快开门让要取药给病人救治!”
城楼上的一听,惊喜地高声道:“杜大夫,汤助教,请等等,小的马上去禀报!” 那几个壮汉听说果真是杜文浩之后,连连赔礼道歉,杜文浩让他们赶紧下沟渠把还活着的人都抬上来准备抢救。这些壮汉也都是来求医的,哪里敢说半个不字,招呼了十来个人,下到沟里,把还在喘气的都抬了上来。 杜文浩在马上立起身来,高声叫道:“大家听着!所有发热咳嗽感觉不对劲的人,都全部集中在火堆旁边来,我会马上组织救治。其余没病的人,立即在上风口一百丈以外,另燃篝火等待天明!记住,相互间要保持一定距离,用毛巾捂住口鼻,以免相互传染!” 杜文浩带着防毒面具不敢脱下来,说话瓮声瓮气的听不清,只有靠近的人才听见,其他人依旧哀求着呻吟着。 那几个壮汉急跟着杜文浩大声呼喊,这下大部分人都听见了,但是,没病的人也都舍不得离开生病的亲人,都不愿意把病人放在火堆边自己离开。一时间乱哄哄的。 杜文浩道:“先把昏迷的人到火堆旁来,先抢救病得最重的!” “我儿子昏去了!先救我儿子吧?” “救我奶奶!杜先生,先救我奶奶啊!” “我相公在吐血,要不行了,求求你先救相公吧!” …… 杜文浩高声道:“我现在没药,只能用针先救昏倒的,等药来了,再给大家医治!”说罢飞身下马,取出金针,先给昏厥的人用金针度救逆。 正忙的时候,忽然从后面挤过来两个铁塔一般的大汉,他们前面的那些人被这两人挤倒西歪摔倒两边。两个铁塔大汉挤到杜文浩面前,其中一把抓住杜文浩的胳膊将他拉了起来,瓮声瓮气道:“走!先帮我娘治病!” “你干什么?”杜文浩这一把揪得胳膊都要断了,叫道:“放开我!我胳膊要断了!” “放开杜先生!”庞雨琴急了,纵马过来叫道,眼看杜文浩痛的脸都扭曲了,急得一鞭子抽了过去。 这一鞭子只如给这壮汉挠痒一般,这铁塔转过身,冷不丁一拳捣在庞雨琴骏马上,那马一声长嘶,侧飞出去摔在地上,口吐鲜血再也起不来了。马这轰然倒地,压倒了不少人,好在马背上的庞雨琴见机得快,借势一滚,这才没伤着。 那铁塔大汉一手捏着杜文浩的脖颈:“你敢乱动我就拧断你的脖子!走!给我娘瞧病去!治不好你也别想活!”说罢,另一手揪着杜文浩的腰,大喝一声,将他凌空打横举在半空,大步往外就走,另一个铁塔大汉在前面伸出蒲山大的大手,一阵划拉,挡在前面的人被推得纷纷往两边摔出。 庞雨琴爬起来要追上去,却被人群堵住了,急得直哭。 就在这时,就听城楼上一声女子的清叱:“站住!休伤了杜大夫!” 众人望去,只见城楼上一个穿着白色隔离服人,夹手夺过旁边民壮手里一柄长枪,纵身跃出城墙,在众人惊叫声中,如一颗白色的流星,头朝向往城楼下坠去。 堪堪要撞到地面时,那人手中长枪在地上一撑,顿时弯成一道弧形,卸掉下坠之力,借着长枪反弹,那人身子空中一振,划了一道弧线,轻飘飘越过护城河,落在了对岸边上,如大鹏一般几个起落,便挡在了两个铁塔大汉面前。 “滚开!”铁塔般壮汉飞起一脚踢向那人,只见眼前一花,那人已经不见了,铁塔般大汉这一脚踢空了。 落脚正要寻找那人,便觉一股大力从腰间冲来,自己两百多斤的身子旋转而起,随即头朝下咚的一声,结结实实杵在地上,眼前金星乱冒,随即,咔嚓一声,脑袋被一只绣花鞋牢牢踩住,就听得头骨嘎嘎响,似乎随时都要碎裂似的,壮汉自己一条腿依旧竖在空中,被那人单手攥着,全身如同被抽了筋骨,软绵绵的根本无力反抗。 这人制住这铁塔大汉之后,眼见另一个铁塔大汉一只手正叉在杜文浩脖颈上,也不敢妄动,单手提着铁塔壮汉的一条腿,一只脚踩住他脑袋,厉声道:“放开杜先生,否则我将你兄弟脑袋踩扁!” 那铁塔大汉掐住杜文浩脖子的手猛地一紧,虎吼一声:“放开我兄弟!否则我就捏死他,反正我娘也快病死了,大家一拍两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