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京城隐居

宋医 127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387字
第127章京城隐居 这主意好!”庞雨琴抚掌道,转头望向杜文浩:“着行吗?” 杜文浩笑道:“你说行当然行!就这样吧。” 林青黛忙道:“不不,我一人就占了一半,这不行!” 杜文浩道:“行了别争了,咱们三个掌柜的投票决定,我们两有两票,你一票,二比一,少数服从多数,听我们的!” 林青黛笑了笑:“那好,不过不能全分了,除了买药铺住处的钱之外,还得留出一部分钱作为流动。剩下的再分,这样吧,除了买药铺住宅的钱之外,拿出一万分红,剩下的作为流动。行吗?” 杜文浩和庞雨相互看了一眼,都点头称好。 杜文浩这才将贾旺隆、呼忠和辛九娘叫来跟大家见了面,继续前行。 由于整个疫已经被军队封锁隔离,这一路上他们的牛车经过了无数关卡,有呼延忠的腰牌,一路畅通无阻,但车辆都经过了药水喷洒严格消毒。 由于制作七宝散需要主药三七粉,在宋朝还没有使用,无人知道也没地方进货,所以,杜文浩在路上停下来,带着众人上山采挖一些,原样交给贾管家让他派人先送到京城禁军内部药行让药行派人负责采挖。为了防止泄密,杜文浩还采挖了几十种宋朝没有出现常用的药材,一并送去。 一无话,不一日到了京城开封府。 从京城南面河水门入城。穿过保康门街。过了大相国寺。穿过繁华地甜水巷。便来到了东城热闹繁华地东十字大街一座药铺前。 这药铺门比县城里地五味堂大一些但在繁华地京城里。只算个小门面。药铺大门上一块牌匾。写着“浮云堂”。牌匾有些陈旧。看样子这药铺年头不短了。不过这名字到挺符合他们现在地身份地。身如浮云。漂泊京城。 高将军派给杜文浩地新任管家贾旺隆已经事先和这家药铺掌柜说好了。出价两万六千贯。买下这家药铺。连同后面地宅院。 由于需要隐姓埋名所以杜文浩把自己地姓去了。把名也拆了。改叫“文水告”。林青黛她们名字也都做了更改。 贾管家找来街道里正作保杜文浩与这家药铺地掌柜签了买卖文契。当场契款两清人签字画押作保。 办完手续。付了酬金送走里正。贾管家带着杜文浩他们查看了整个药铺和后面宅院。这宅院在京城只算一般。但比县城里大得多了。 除了可以从药铺进出之外,另有正门通往热闹的甜水巷。两座威武的石狮子,两丈多高的青砖高墙将宅院整个围了起来进门,照壁后面宽阔的大院外围是给仆从和护卫们住的,还有炮制药材的炮制房和药材仓库。而整个内宅另有高墙隔开。 内宅里本来有若干小院落为了护卫方便,大家也嫌各自住一个院落太冷清挤到杜文浩的主院一起住。主卧是杜文浩的,林青黛和英子住左厢房,庞雨琴和雪霏儿住右厢房。呼延忠和辛九娘作为随从也住在主院内,其余护卫住在主院外警戒。 宅院的丫鬟老妈子和仆从贾管家都已经配齐,都是经过严格审查的。宅院药铺都已经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不需要他们操心。 制作隔离服防毒面具和消毒药水的配件及原料,包括装七宝散的瓷瓶,杜文浩已经在途中写下交给贾管家,让他派人先行一步,到京城订购。他们来到京城买下宅院药铺后,订购好的配件和原料,包括禁军药行派人采挖的药材,都立即秘密运送到了杜文浩的宅院。 制作装备和配置消毒药水大量的时间是在订购配件和原料上,杜文浩他们的工作并不多,装配过程主要由装成店伙计的护卫们完成,杜文浩他们只控制最关键的环节——用于防毒面具过滤小泥丸浸泡用的药水和消毒药水的配制。 消毒药水的配制由于要运送到前线,如果煎好药水之后再长途运送到前线,费时费力,所以杜文浩他们将药物配伍好之后,碾碎并用石磨磨成粉末,运送到前线之后,加定量的水煎好就能用了。这样就无法逆推猜出用药和配伍剂量,也方便运送,由于是全药使用,还增加了药效。 尽管高将军叮嘱不能使用剖腹疗伤术,以免太过招摇引起敌方奸细的注意,但杜文浩还是立即布置订购手术需要的所有器械、手术敷料、各种消毒药水和全麻局麻的麻醉药、服装、手套、手术巾,还订做了消毒用高压锅(密
用动物皮革做的圈,经过青油浸泡,可以满足密封要备了一间专门的手术室。为了应付晚上急症手术,设计并专门订做了一种能较长时间喷射亮度很高的烟花作光源,用数面固定铜镜反射的简易手术无影灯装置。 路上杜文浩已经告诉了贾管家自己要和庞雨琴成亲的事,所以到了京城,贾管家便开始操办这件事了。 贾管家对京城很熟,由于一切低调,所以只按照六礼的规定,请了媒人做媒,披红挂彩护送花轿迎亲这些程序都省了。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成亲。 林青黛说她不用丫鬟服侍,反正英子这段时间照管杜文浩也照顾的挺顺心,便把英子正式送给杜文浩夫妻作贴身丫鬟。 到了京城这些天,除了杜文浩坐堂问诊之外,他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古代就有这个好,没有照相、电视、报纸、网络,所以除了邻居,谁也不认识谁。因此,皇上才有可能微服出访,现代的国家领导也没办法做到,一出门就被人认出来了。杜文浩尽管在董达县已经名声鹊起,但是,也只有很少的人见过他,其他人只知道他的名而已,就算当面见到也不认识。而且,这浮云堂药铺生意也比较清淡,一天难得有几个病人上门。所以,杜文浩换了名字坐堂问诊这些天,风平浪静,无人认出他就是擅长华佗神技的那位名医。好在他们现在根本不用为钱发愁。 媒人选定的成的日子终于到了。 参加婚礼的只有林青黛们以及宅院管家、护卫、仆从,宾客就只有后院御林军骁骑营的文统领带着两个副统领参加。 庞雨琴穿了冠霞帔,在众人的哄闹声中,披红挂彩的杜文浩背着她进了家门,来到大堂。司仪唱礼,两人拉着红绸拜了天地。而拜父母高堂的时候,两人只能遥望县城方向磕头。 酒席之后,文统领带着个副统领喝得醉醺醺的告辞走了。 在女哄闹中杜文浩揭了庞雨琴的红盖头,雪霏儿和英子嚷着要闹洞房。杜文浩也有些醉了,笑道:“此刻天色尚早,这么早就逼我们上床睡觉,太不人道了吧?我是第一次来京城,听说京城很繁华,咱们这些天都闷在屋子里哪都还没去,要不,今晚出去逛逛夜市看看花灯吧?马上要过年了,咱们年货还没置办呢。你们意下如何?” 庞雨琴抚掌:“好啊好啊!今儿个是腊月二十四,该写对子了,咱们何不逛逛夜市,买几付对子回来贴了热闹?” 英子也道:“!还有炮仗!过年没炮仗可不像过年。” 林青黛道:“是啊,咱们也该置办些年货了,现在天色尚早,那就去逛逛,只是别太晚了,免得耽误了人家洞房花烛哦。” 庞雨琴羞红了脸,偷瞧了一眼杜文浩。 护卫首领呼延忠尽管觉得这样不太安全,但高将军已经交代了,杜文浩只要不出京城,行动一切自由。但几个美女花枝招展的太过扎眼,建议换成男装。 这个建议得到了众女的赞同,换成男装逛街更放得开,于是都换了装,跟着杜文浩出了门。呼延忠和辛九娘带了几个护卫也是便装跟随。 由贾管家带路,一众人出了门,沿着东十字大街往皇城南门最热闹的御街走。 京城果然繁华,远不是董达小小县城可比,此刻天已经黑了,街两边挂着红灯笼,照得路上亮堂堂的。街上行人如梭,来来往往,身穿锦衣,三五成群,说说笑笑很是热闹。 路过一家珠宝匹锦商铺,杜文浩带着庞雨琴进了商铺,买了一串价格不菲的珍珠项链给庞雨琴戴上,珍珠颗颗圆润,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显得庞雨琴格外的俊俏。 杜文浩又给雪)儿买了一付蓝田玉的手镯,也是价格不菲,作为兄妹结拜的信物帮她戴在手上,乐得雪霏儿合不拢嘴。 御街两边挂满了灯笼,尽管寒冬腊月的寒风刺骨,但游人熙熙攘攘还是很热闹。 街边有不少字摊写春联对子的。找了个书法还过得去的先生写了几付对子拿着。雪)儿嚷着要吃路边摊的小吃,便挑了一家坐下。 还没点吃的,身后来了一个推水车的老汉,对摊主道:“大哥,水有吗?” “有有!等等啊!”从小吃摊旁边提了一大桶泔水走过来,倒在那老汉水车的大铁桶里。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