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求助神医

宋医 129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616字
快董鹏一旁听见了,他正对两位大夫束手无策着急,,忙道:“两位,要不试试这法子,反正是针灸,没什么大问题的。” 庄大夫瞪眼道:“谁说针灸没大问题?弄不好也是会死人的!” “可是你们倒是想想办法啊!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儿子死吧?” “谁看着你儿子死了,这不正在想办法吗!”肖大夫忿忿道,瞧了庄大夫一眼,“既然他说用这法子,就按他的意思试试好了,免得人家说咱们不用心!反正这几处位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庄大夫点点头,取来金针,按照贾管家说的方法开始金针度治疗。 片刻,孩子咚咚了几个屁,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急促的喘息声也减缓了,呻吟声也减小了。 董捕快大喜,摸了摸儿子额头,叫着他小名道:“冬冬,感觉怎么样?还痛吗?” 冬冬点点头,弱的声音道:“放了屁,就比……比刚才好些了……” “哈哈,这法子还真管用!”捕快夫妻大喜,眉开眼笑。 庄夫和肖大夫两人面面相觑,刚才只不过是一时赌气,想不到居然凑效了,庄大夫转过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贾管家,庄大夫拱手道:“呵呵,想不到贾掌柜深藏不露,居然是位针灸高手!” 贾管家嘿嘿笑。拱手还礼:“哪里哪里是碰巧了罢了。除了这一招。别地我还真地什么都不会。” 庄大夫又生看了他一眼。对董捕快道:“孩子通气了。应该没问题了再开一付通腑降逆。泄热导滞地方子。回去服用。当无大碍。” 董捕快连声谢过两位大夫。又谢谢了贾管家。过了一会。孩子虽然肚子还在痛。但比以前好多了。董捕快夫妻很高兴。付了诊金拿了药。背着孩子出门走了。 杜文浩他们也跟着出门董捕快他们往西走。看样子是住开封府衙门附近。与杜文浩他们地浮云堂方向正好相反。 庞雨琴等人见杜文浩教地法子管用。也都很高兴看见站在门口望着董捕快地背影。神情却颇为凝重有些诧异。 贾管家倒没发现杜文浩脸色不对。呵呵笑道:“少爷。你这法子还真管用。倒叫我露了一回脸了。” 杜文浩摇头道:“有些不对劲,针灸增加孩子的肠胃动力,促进肠胃蠕动以孩子排气了,使得腹痛有所缓解是,针灸对动力性肠梗阻效果明显对机械性肠梗阻却效果不大,看样子子肠结非同一般,这肚子痛的原因没有找到,病根没除,只怕还会发病!” 雪霏儿她们听不懂杜文浩这些半现代半古代的话,眨了眨眼睛,问:“什么意思啊?” “针灸可以止痛,但是,关格的真正原因没有查出来,这样很危险,我担心针灸止了痛反而掩饰了孩子的病症,耽误了救治!如果是这样就麻烦了。” 庞雨琴也急了:“那怎么办?要不,相公你还是给孩子看看吧?” 杜文浩苦笑摇头,低声道:“这样不行,很有可能会暴露我们身份,那就危险了!” 雪霏儿勉强笑道:“别担心了,你们看孩子不是好好的嘛,兴许哥刚才的针灸已经治好了这病,我们是庸人自扰罢了。” 眼看董捕快一家人背影要消失在人群中了,杜文浩一咬牙,转身对护卫首领呼延忠道:“你派两个人跟着他们回去,在他们住处外面守候到今晚四更,如果还没什么动静,应该就没事了。 如果有事情,立即跑来通知我!” 呼延忠当即派出两个护卫急步追了上去。 贾管家沉吟片刻,低声道:“少爷,这件事……须得谨慎。” “我知道,可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林青黛柳眉微蹙,道:“先看看情况再说。如果孩子真的又犯病,咱们想个办法不露行踪地救这个孩子就是。” 遇到这件事,大家的心情都好不起来了,无心再逛,回到了浮云堂。 回到屋里,杜文浩先让二女做好手术准备,这才和庞雨琴进了洞房。 今天是新婚大喜,总不能苦着脸,林青黛她们三个非要闹洞房,找了些花样热闹气氛,合欢酒喝下,洞房花烛的喜庆也起来了。 夜深了,也热闹够了,三女这才嘻嘻哈哈离开了洞房。 红烛映秀,庞雨琴更显娇艳,把杜文浩瞧得血脉奔涌,将她拦腰抱上了床,放下帐帘。 两人都是第一次,不免手忙脚乱,好在杜文浩到底是学医的,又是从性开放的现代社会穿越而来,所以,这巫山倒也和谐,一时间男欢女爱,其乐融融,直到四更天,方才 兵,相拥而眠。
正睡得朦朦胧胧,咣当一声门推开了,英子冲了进来,跑到帐外,气喘吁吁道:“先生!护卫来报,说……说那孩子病危,董捕快已经背着孩子赶车去惠仁堂去了,问怎么办?” 杜文浩猛地坐了起来,光着身子一撩帐帘,急声道:“帮我穿衣服,我马上去看看!” 庞雨琴也坐起来,跟着英子帮杜文浩急匆匆穿衣服,正在这时,门外有人说道:“文浩!” 听声音正是林青黛,杜文浩忙道:“青黛姐,快进来!” 林青黛推门进:“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能去,一旦暴露身份,会有危险!” “可是,孩子病危啊……!” “别急!我有个办法,你听听许可行!”林青黛走过来,低声对杜文浩说了。 杜文浩喜道:“好!这个办法好!那就有劳姐姐了!” ———————————————— 惠仁堂。 庄大夫和肖大夫用先杜文浩通过贾管家教的针灸施救,这一次却没有什么明显效果。孩子依旧痛得满床打滚,冷汗直冒,四肢厥冷,有厥脱的迹象。两个大夫已经束手无策,神情颇为尴尬。 董快的老婆在一旁低声呜呜地哭着,眼看两位大夫没招,对丈夫说道:“夫君,要不,咱们再去找找别的大夫看看吧?” 董捕快怒道:“个东京城药铺里惠仁堂是数一数二的!他们都治不了,谁又能治得了?” “可是,得赶想想办法,不能眼睁睁看着儿子啊……呜呜呜” “这谁不知道还用你说?”董捕快来回转圈,急得都快疯了,忽然站住了,问两位大夫道:“要不,再去求求贾掌柜,兴许他还有别的办法?” 庄大夫摇摇头:“没用的,贾掌柜是做药材生意的,以前没听说他会什么医术,他已经说了,他会这一招针灸也是偶然,再说了,肠结针灸本就只能治标不治本。” 董捕快绝望了:“那我儿子岂不是没救了?” 肖大夫插话道:“听说太医院新任太医丞钱不收钱太医擅长儿科,前些日子治好了祁国长公主的女儿,还用黄土汤治好了九皇太子,声名远播,要不,咱们两引荐一下,去太医院求钱太医救这孩子一命吧?” 宋朝太医院的太医除了给皇城里的皇上和皇后嫔妃以及皇亲国戚们看病之外,闲暇时也可以给其他人看病,但是有个规矩,朝廷官员可以直接请太医看病,而一般老百姓,则必须有京城知名坐堂大夫的引荐才给看。 也是说,老百姓病了,不能直接找太医院的太医看病,得先找京城知名大夫看,这些名医也没办法了,引荐向太医求医问诊,太医这才给看。 当然,不管是朝廷官员还是一般老百姓,找太医看病有个前提,那就是太医有空,不能耽误皇上和皇亲国戚们的就医。 董捕快当然知道这个规矩,一听两位名医愿意引荐向太医求医,大喜过望,这下孩子有救了,拱手致谢。 先前董捕快是赶驴车送孩子来就诊的,驴车现成的就在外,面,忙匆匆把孩子抱上车,两位大夫陪着一起赶往太医院。 由于太医院可以对外问诊,所以设在皇城边上。在门口通报进去,说有急症,请求钱不收临诊。 钱不收此刻已经是太医丞,也就是太医院的副院长,还得到皇上御赐的紫衣金鱼袋,要知道,这玩意可是三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佩戴的专用标识,不过,钱不收奉行了一贯的平易近人的传统,并不因此拿架子,有求到他的病患,他从不推辞,哪怕是深更半夜。所以,钱不收很快便起床来到太医院的诊察室。 简要问了病发经过,前医用药之后,钱不收按腹探查,切脉望舌,脸色立即变了。沉吟片刻,慢慢走到条案前,提笔写了一个方子,交给药童拣药。 董捕快急切问道:“钱太医,我儿子怎么样了?” “孩子从心下至少腹硬满而痛不可近,拒按,按之硬,腹部硬如磐石,短气烦躁,壮热,舌上燥而渴,舌红,苔黄腻,脉沉紧,辨证为水热互结之结胸证。老朽已下方大陷胸汤。” 董捕快似懂非懂,点点头问道:“那……,要紧吗?” 钱不收愣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说实话吧,孩子病很重,这药是否有效,老朽没有半点把握,这种腹痛急症,除非是我师父……,不过……,唉!” “钱太医的师父是谁啊?在哪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dia,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