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吞金谋杀案

宋医 131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912字
捕快惊道:“剖腹疗伤?是钱太医的师父杜神医吗?他不是已经……” 黑衣人笑道:“我不认识你说的什么杜神医,救你儿子的是一位江湖隐士。” “啊?这位救我儿子的恩公在哪里?我们夫妻要去磕头叩谢他救命之恩。” “不用了,”黑衣人笑了笑摇摇头:“他隐居世外,不想别人打扰他。” “那……,能告诉我们恩人的名讳吗?他救了我儿子,我们要天天给他老人家烧香,祷告老天爷保佑他多福多寿。” 黑衣人微笑道:“不用了,进屋吧,我还有话跟你说。” 董捕快忙把黑衣人往屋:“对对!我们都糊涂了,您请进屋,屋里说话!” 进到屋里,董快把儿子小心地放在炕上,解开棉衣,小心地揭开儿子的衣服看了一眼,只见儿子的肚子上包着纱布,忙整理好衣服,拉过被子给儿子盖上。转身对妇人道:“你快给炕生火啊,就算你舍得冻着咱们儿子,也不能冻着恩人啊!嘿嘿” “哎!”妇人喜滋滋抹了一眼泪,跑到院子抱来柴火生火热炕。 黑人在炕边坐下,从怀里取出一个小包放在炕上的方桌上,打开,露出里面黄橙橙的一小块金子,低声道:“董捕快,这小块资金,是大夫给你儿子剖腹疗伤时,从你儿子腹腔里取出的!你儿子肚痛的原因就是吞金了,金子坠重,无法大便排除,造成结肠关格,最终洞穿小肠,这才差点要了你儿子的命。” 这位黑衣人自就是林青黛。而给这孩子剖腹疗伤地。便是杜文浩了。为了避免泄露行踪。林青黛给杜文浩出了个主意。就是由她蒙面将孩子劫持回去给杜文浩医治。治好了再送回来。 林青黛将孩子劫持到浮云堂内之后。杜文浩和二女已经做好准备即进行剖腹探查。居然在腹腔里发现了一块金子!原来是吞金所致肠梗阻。由于金块太重。导致小肠穿孔引起急性腹膜炎! 手术进行很顺利。杜文浩他们几个一琢磨。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很可能是一件谋杀案。但没有任何头绪。待孩子伤情稳定之后。翻来覆去问了这孩子。孩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让林青黛露面。在把孩子送回来地时候。顺便询问一下有关情况。做个调查。 董捕快惊讶异常细看了看那金块:“我儿子吞了这金子?我们家就几块碎银子和几吊铜钱。何曾有过金子!——儿子金子你是怎么吞地?你怎么不早告诉爹娘?” 冬冬摇摇头。孱弱地声音道:“孩儿……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么大一块金子你吞了会不知道?” 林青黛道:“你别着急,我们已经仔细问过孩子,看样子孩子真的不知道吞金了,很可能有人要害他!” 董捕快大惊:“恩公是说,有人想谋杀我儿子?” 董捕快的老婆正在生火听这话,吓得一哆嗦掉柴火,坐在炕头用手护住了儿子紧张地望着丈夫。 林青黛点点头:“是的,你们家境清贫金块既然不是你们家的,孩子又说了他没有吞服过金块,说明是有人故意想杀害孩儿,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事情。” “是谁?谁要杀我儿子?我董鹏做事光明磊落,从来没坑人害人,也没得罪什么人,为何要害我儿子?” “这就得靠捕快你自己探查,找出真凶了!”林青黛道,“大夫说了,有几个线索可以提供给你,也许对你破案有帮助,——大夫在孩子的肠胃里跟金块一起的发现了驱虫药丸残渣,估计金块是包裹在驱虫药丸里骗孩子服下的。你们给孩子服用过驱虫药丸吗?” 董捕快和老婆相互看了一眼,一起摇头:“没服用过啊。” “我们问过孩子,有个老太太给他服了糖丸,你们可以自己问问。” 董捕快忙低头问孩子道:“冬冬,有人给你东西吃?” 孩子点点头:“那天下午,我在院子里堆雪人玩,有个老太太在篱笆外面叫我过去,给了我一小块麦芽糖,我吃了,很甜,吃完之后,她又给了我一颗糖丸,说这糖丸要一口吞下,不能嚼,这样才好吃。我就吞了,然后她就走了。后来我就肚子痛起来了。” 董捕快厉声道:“为什么那天你不告诉我?” 冬冬显然很怕父亲,吓得哆嗦了一下,瘪着嘴要哭。 妇人忙搂着儿子安慰着,对董捕快道:“你吓着冬冬了!好好问嘛!—冬冬乖,告诉娘,那天为啥不跟我们说?” 冬冬抽噎着说:“我害怕爹打我,爹说过不乱要别人的东西的。” “那你还要?”董捕快哼了一声道。 “孩儿下次再不敢了……” “那老太婆长得什么样子?” “嗯……”冬冬想了好一会,道:“她用布巾包着脸的,看不清长得什么样。” “声音呢?” 冬冬想了好一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老太太的声音,只是摇摇头。 董捕快 半天,冬冬也说不上那老太太具体什么样子。
林青黛道:“算了,冬冬太小,能记住这些已经很不错了。还是你们好好想想凶手有可能是谁?大夫说,用金块包裹在药丸里给孩子服下,用这种方法杀人会让孩子很痛苦,也会让你们受尽折磨,所以凶手应该与你们很可能有很深的仇怨。最重要的,是凶手能用金块做凶器,说明家境殷富,对银钱并不在乎。大夫让你们从这样的人里去想。 ” 董捕快和妻子都皱眉思索,妇人自言自语道:“与我们有仇的有钱人?会是谁呢?会不会是夫君你得罪了什么富人,所以这么害我们?” 董捕快摇头道:“我这些年抓捕的,都是些小偷小摸的小贼,那些大富人家我们小捕快哪敢去动啊?再说了,的确有大富人家犯罪了的堂审是皂隶们的事情,判案是知府府尹大人的事情,也与我们捕快没啥关系啊,为啥怪罪到我们头上来?” 林青黛道:“大夫仔细检查过这金块,说这金块是倒模压制出来的,上面有些沙眼可以用来作为辨认特征。我们已经派人巡查同一个模具压制的有这种沙眼的金块,希望顺藤摸瓜找到凶手的踪迹。” 董捕快奇道:“根金块上的沙眼就能确定凶手?怎么确定啊?” “这个你不需要担心们经有人在查了,你只需要想出有可能谋害你儿子的凶手就行了。” “你们帮我破?” “嗯,可以这么说吧。——你现能想出来吗?” “我想想!与自己认识,有仇,很有钱,舍得用金子谋杀的人……”董捕快起身慢慢踱着步,低着脑袋想了又想,走回来,还是摇摇头:“我真想不出会是谁。” 林青黛把那金重新包好放入怀里,起身道:“别着急们慢慢想,想到什么,就在你院子门上挂个蓝布条,我就来找你。另外不要报案,衙门估计没什么办法查出来而打草惊蛇,留心保护好孩子安全就行了。” 董捕快两口气赶紧点头答应。 林青黛摸出一张处方放在桌子:“这是给孩子的药方,今天的他已经服用了,明天照方拣药给他煎服,连服五天,就没事了意伤口不要碰水就行。饮食清淡一些。好了,我走了!” “姑娘请等等捕快朝老婆使了个眼色,妇人会意紧跑到屋角,打开一口掉了漆的箱子出一个蓝布包拿过来递给董捕快。 董捕快将蓝布包打开,里面是几块碎银子和七八吊铜钱,把布包推到林青黛面前:“姑娘,这是一点心意,麻烦您带给恩公,感谢他救了我儿子。” “不用了!大夫说了,他是隐士,不是坐堂的大夫,不需要付诊金的。再说他也不缺钱。” “不不,这是我们夫妻一份心意,若恩公不收下,我们心里愧疚的很啊。” “那好,我替他收下,”林青黛把蓝布包拉过来,没等两口子说谢,又把蓝布包推了回去,“你给的钱我已经收了,现在我把这些钱作为给孩子的礼物,让他好好过个年,添几件新衣服。” 董捕快很是意外,正要说话,林青黛已经起身道:“行了,就这样吧。这孩子太挑食了,这样对身体不好,你们不能太溺爱孩子了,这样反倒害了孩子。” “是是!”两口子忙不迭答应。 林青黛俯身轻轻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小家伙,好好养伤啊,以后别挑食了哦!” “嗯,谢谢姑姑!” “不谢!” 董捕快夫妻将林青黛送到门外,一个劲感谢。 林青黛隐入黑暗,扫了一眼董捕快家院墙两边隐蔽在角落的两个人,高飞高走,回到了浮云堂内宅。 杜文浩和庞雨琴、雪霏儿还有英子正在屋里烤着火说话,见到林青黛进来,忙招呼她坐下。 林青黛道:“成了,孩子送回去了,夫妻两很感激你,不过,他们也没想到谁会是凶手。” 雪霏儿道:“当真奇怪,要是与他们家有仇,直接把孩子掳走或者一刀杀了不就得了?何必要费这劲,让孩子吞金来杀人。这凶手当真奇怪。” 杜文浩道:“是很奇怪,不过这个点或许正是这件案子侦破的关键。虽然他们夫妻找不到凶手的踪迹,但没关系,我们已经抓住这凶手的两条尾巴!第一是那模具的唯一性特征,希望派出去寻访的护卫能发现类似的金块,第二是凶手得知孩子没死之后,很可能会再次下手的,咱们已经派人守株待兔。就不知道派去的他们屋外守护的护卫队的两个护卫本事怎么样,能不能抓住这凶手。” 林青黛道:“高将军派给你的这些护卫武功都很不错的,人也很机警,从东东说的经过来看,那老太太应该不是什么高手,要不然,也用不着骗孩子吞金,如果要折磨人,高手有的是办法。” 杜文浩笑道:“青黛姐你也是武功高手,想必折磨人也有一套吧?” 林青黛抿嘴笑道:“我是低手,不会折磨人。”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