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雪中求医

宋医 134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438字
宋医第134章雪中求医 题忐忑-跟了出来低声问:“钱太医。我娘这病'” 不收沉声道:“非常危险!如果今晚不能的到及时医治。恐怕活不到天亮!” “啊?”詹题吓的一哆嗦。“怎么会这样?太医你先前不是说问题不大吗?” “啊——?那请太赶紧救治吧!” “救治?”钱不收摇头。叹了口气。低声道:“詹大人。老太太现在乃结胸危症。按理用大陷胸汤|之。但是。老人家的证象跟数日前老朽曾遇到过一则病例完全相同。哪一次用了大陷胸汤反倒加剧了病情。所以。老朽不能再用。” “那可怎么办?”,题吓浑身。|都白了 明日天亮找不到这人。老太太危矣!” ,题急声问道:“谁?” “这人乃一名隐士。高深莫测。尤其擅长治疗腹痛。刚才老朽提到的那则病例。就是前些日子的事。开封府捕快董鹏的儿子也是患了关格。|堂庄大夫和肖大夫医治无效。送来邀老朽会诊。这孩子的关格病恶化很快。送来时已转化水热互结之结胸证。老朽下方大陷胸汤。依旧无效。到后脉微欲绝。元阳暴脱。命在顷刻。老朽无能。只能让他把孩子带回去准备后事。 也是这孩子不该|回去路上的遇这位隐士手施展华'剖腹疗伤神技。救了这孩子一命。” “华佗剖腹疗伤神技?”詹题的眼睛都睁大了。“用华佗神技救的性命?” “他能救这子。就能救老太太!今天天黑之时。董捕快和庄大夫肖大夫带着孩子来到太医院找到老朽。告诉老朽这件事情。老朽也想拜见这位奇人。那人经告诉董捕快说有事可以在院门上挂蓝布条。他就会来的。所以此前我们正在院子等待那位林异人的出现知老太太病重。这才赶来治好之后又去。但还是没露面。现在老朽来此也不知异人露面与否。” “我明白了。钱神医。可这异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才找到的他?神医说我娘只能挨到明日早上。要是过了早上还找不到这异人。那我娘……” “所以事不宜迟咱们还是赶紧把老人家送到董捕快家。等候异人露面。好求他救命啊!” “对对!” ,题急忙下令套车带着妻妾冒着风雪。把老太送到了董快家。 董捕快夫妻和庄大夫肖大夫还在屋里苦等。但那神秘蒙面女子却还是一直没有出现。忽听人喧马嘶。院子里来了好多人忙出门一看。这才的知是礼部考功司郎中大人光临董捕快等人急忙上前见礼。 问了知那异人还没出现。,题是庆幸又是失望把运送詹母的马车停在院子中间。焦急地在院子里来回走着。 不收道:“,大。那异人上次出现都是黑巾蒙面。显然不愿别人知道。您这样在院那异人恐怕不会出现的。” ,题急了。厉声道:“你们先不是一直躲在屋里吗?异人也没有出现啊。现在都快四天了。离天也就两个时辰。异人再不出现。我娘她……” ,题心急之下。咕-一声。跪在了雪地里。伸开双手。悲声道:“老天爷开开眼吧!让异人恩公出来吧!——恩公啊。求求您救救我娘吧!,娘的是董捕快子一样的病。钱太医说了。天底下只有你老人家一人能治。我娘从小守寡含辛茹苦带我长大成。我还没尽到孝道她老人家也还没享几天清福呢。求求您了……” ,题的几个妻妾也跟着跪倒。呜呜地哭了哀求:“异人恩公。求求您救救娘亲啊……!” 其余家丁随从也跟着跪倒。顿时间院子里跪倒一片。 ,题眼泪一抹。转身对家丁随从吼道:“你们都出去。躲到巷子里去。一个也不许进来。官一个人在此哀求异人恩公就行了。走!快走!——钱太医。你们也进屋去!快啊!” 随从家丁急忙都出院子躲进了子里。钱不收等人也退进了屋里。院子里便只剩詹题和几个妻妾。跪在雪地里。凄凄惨惨一声声呼唤着恩公救命。 大雪纷纷。很快便他们头发眉毛染白了。一上下都是雪花。成了几个毛茸的雪人。几人却旧苦苦望空哀着。 ………… ———————————————— 浮云堂内宅。林青黛他们正在说话。接到蹲点守候的线报送来消息。说董捕快家门口挂了蓝布条。这表
快了凶手是谁。林青黛急匆匆出去了。 杜文浩和庞雨琴正屋里烤火。依相'说着悄话。林青黛敲门进来。杜文浩忙拿来一根凳子给她坐在火炉边。见她脸上似笑非笑的。有些奇怪:“去了这么会功夫。怎么回来笑嘻嘻的?董捕快想到凶手是谁了吗?” 林青黛摇摇头。 “那干嘛要挂蓝布带?” “他们有别的事。” 林青黛没有回答。反问道:“猜去看见谁了?” “谁'” “我徒儿?”杜文浩一愣。随即明白了。“,你说的是钱不收啊?他怎么来了?” “不清楚。不过这好肯定董捕快告诉了们儿子的救了。不收精明的很。天底下只有你会剖腹疗伤术。一猜就知道说不定这个救了孩子的大夫与什么关系。所以让董捕快挂蓝布条。想引我出来看看究竟是谁。幸亏我去的时候。院子里有不少居在说话。我不方便下去。再仔细一看竟然发现了你的徒弟钱神医还有徒孙阎妙手两人。于是我就知道不是找到凶手了。而是想见我们所以就回来了。” 杜文浩笑道:“好。要不就露馅了。看来咱们小心些。别让这老狐狸找到我们。至少现在不能暴露了。 ” 众女都点头。 几人开始说起小时|过的有趣的事。这是最喜欢的话题了。尤其是这个女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杜文浩都插不上嘴。不过他也没更多说的。因为好多东西不能说。比如年三十的越来越不好看而又不的不看的春晚。所以就听他们说。听的入觉的古代过年有意思的东西还真不少。 说着说着。觉夜深了。这才各自回屋歇息。 杜文浩和庞雨琴婚燕尔。正是情浓的时候。每都是鏖战良久。这才相拥而眠。 这一晚自然也是。只不过。战不到三个回合。英子便急匆匆小碎步跑到帐帘边。急声道:“生!有急症!” 杜文浩全身欲火被这句话立即浇熄了。比一盆凉水还管用。他很担心这样的事情多了。将来说不定会影响夫妻生活。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选择了大夫这职业。 杜文浩赤条条从庞琴身上翻身下来。顾不的打扫战场。撩开帘子。急匆匆开始穿衣服庞雨琴也匆匆穿衣。她知道急症很多是需要手术的就算不是手术。她也想陪在夫君身边。一边穿衣一边问英子道:“是什么病人?” 英子一边帮着杜文穿衣。一边:“是个老太。是青黛姐从外面背回来的。说病很重。已经放在手室里了。” 杜文浩匆匆穿了衣。带着庞雨琴冲出房门。冒着鹅毛大雪。急匆匆来到手术室。雪霏儿已经在哪里了。 林青黛一身黑衣。黑巾蒙头。急声对杜文浩道:“才我们设在董捕快家外面的线报来报。说吏部考功司郎中詹题将病重的母亲运到董捕快家院子里。一家人在地上哀求。请你救他母亲性命。我便去看了。你徒儿钱不收躲在屋里。样子也很焦急。他都治不了的病。估计只有你能治了。所以我便出声让他们退出去。然后下去把老太太背上回来了。说十天之后不管生死。送还给他们” 杜文浩先用针灸抗休克。使老太太苏醒过来之后。简单问了一下发病情况。赶紧进行按诊切脉望舌。 老太太痛的抱着肚子不停呻吟。瞧见他们都是身穿黑衣。脸上蒙着黑纱。头上也包裹着有些害怕。痛苦地问道:“你们……你们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庞雨琴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低声道:“老奶奶。你放心这地方很安全。我们都是好人。要给你治病。你放心吧。” “哦……。是大夫啊……。我好痛……。肚子好痛……!” 老太太痛不停扭动身子。庞雨握着她的手想劝慰她却又不知说什么好。见她白发苍苍乱成一团。痛苦的样子。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心头一酸。眼泪禁不住流淌下来。低声饮泣。 老太太听她低声哭艰难地张开眼看了她一眼:姑娘。你……你哭什么啊?” “没……。没什么老奶奶。你放心。我相公一会治好你的病的。” 杜文浩诊察完毕。脸色已经变了。急声道:“立即准备手术!”—————————————— PS:新书月票榜掉到了第九名。成了臭老九了。55555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