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又是一块金子

宋医 135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498字
儿低声道:“你不说这种手术年龄太大的人会有 高龄手术的确非常危险,因为老年人的器官衰退,手术耐受性很差,加之老人一般都有高血压、糖尿病、心脑血管疾病或肾功能不好等等,手术容易引心律失常,休克、心衰和肾功能衰竭等危险,其中最主要的危险是心肺疾病。万卷提供该 另外,老人手术恢复缓慢,容易引感染,生并症和后遗症的可能也远远大于常人。所以,一般情况下不鼓励高龄老人手术治疗。 听了雪霏儿的话,杜文浩只有苦笑,心想这老太太目前来看是严重的腹腔感染,若不立即手术,只怕活不到天亮!现在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不过这话不能当着老太太的面说,所以只是摆摆手:“别说这些了,马上准备手术!” 高龄手术并不是绝对不能做,也不是做了就死,其实,手术的关键不在年龄而在身体,身体差,就算二三十岁照样完蛋,身体好,九十岁一百岁成功手术的也大有人在,关键就在于病人心肺功能,肝肾功能,血糖、血压水平等等,这老太太能否熬过手术这关,就看她的身体了,既然她能活到七八十岁,身体应该还是不错的,而且从身体检查来看,老太太营养很好,身体素质还不错,这稍微让杜文浩心头有点底。 手术准备好之,腹腔打开穿孔引起急性腹膜炎! 可是,将腹腔积液抽干之,杜文浩等人都惊呆了——老太太肚子里,赫然一块亮晶晶的金块! 杜文浩将金取出,望着这块金块人脑海中都冒出了同样的一个疑问,——这吏部考功司郎中大人的母亲怎么也有金块呢? 杜文浩来不及细细思这件事,必须尽快完成手术,少用一分钟,就多一份安全。 有面几次成功腹腔手术的经验,杜文浩和二女都已经熟练多了,缝合好破损小肠之后,用消毒液清洗腹腔,然后缝合伤口,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手术进行很顺利完成之后,老人家生命体征比较平稳,暂时还没有出现杜文浩担心的并症。看来,老人家平常充足的营养和良好的身体在这关键时候还是挥了作用。 用盐水让老太苏醒之后太太朦朦胧胧茫然四顾:“我……我这是在哪里?我鼻子怎么有根管子?还有……” 庞雨琴道:“奶奶。你鼻子、肚子和下身是插了管子了是治病必须地。等明后天你排气了我会给你取掉。你坚持一下。你现在肚子感觉怎么样?” “谢谢……。感觉肚子……不痛了……。谢谢姑娘!” “不谢!您别多说话。先好好休息。等好了再说。” 将老太太送到病房里。由英子和雪霏儿轮流值班守护。 杜文浩坐在房间里拿着那块从詹母肚子里取出来地金块和上次从董捕快儿子地腹腔里取出地金块进行比对。林青黛和庞雨琴坐在一旁瞧着他。 杜文浩先仔细观察两块金块现表面也有沙眼,而且眼的位置很相似。心头一动,找来墨汁小心擦拭两块金块的表面和断口然后分别用两张薄薄的糯米纸包裹两块金块,取下了表面花纹,再将两张糯米纸上的花纹进行叠加对比,不由眼睛一亮,惊呼道:“你们看!沙眼完全吻合!两块金块应该同一个模具倒出来的!” 二女仔细看过,果然如此! 林青黛低声道:“难道,想杀害冬冬和詹母的凶手,是同一人?” “很可能!” “那奇怪了,冬冬是个普通捕快的儿子,而詹母是考功司郎中大人的母亲,两没有任何瓜葛,凶手为何要杀他们两呢?” 杜文浩皱眉思索半天,摇摇头:“我想不到其中的原因,等老太太好一些了,再详细问问,说不定能找到线索。——现在离天亮还有一点时间,回房睡一会吧。” 庞雨琴轻轻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夫君,我去守护老太太吧,我看见她生病,就象见我奶奶病了一样,守在她身边,我心安一些。” 杜文浩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我知道你想家了,手术后的第一天是老太太最危险的时期,我和你一起守着她好了。” 庞雨琴感激地拉着杜文浩的手,含着泪点了点头,说道:“你一夜没睡,就不知老太太病情会不会反复,我困了还有人替,你要累倒了可没人替你。趁现在还没什么大问题,你赶紧睡一会。有什么事我马上叫你!” 杜文浩心想这话也对,便回房睡了。 庞雨琴来到病房,让雪霏儿先回 自己和英子两人守护老太太。
连续几天腹痛,让詹母根本无法睡觉,加之麻药并未完全消失,整个人昏昏欲睡,但腹部伤口疼痛,尤其是鼻子插的胃管和下体插的尿管,让她非常的难受,胃管刺激呼吸道,不仅使分泌物增多,而且还不停想咳嗽,可是,咳嗽引起切口疼痛,加之胃肠减压,使得詹母不敢咳嗽,也无力咳出喉咙中的痰液,开始出现窒息证象。 护理常用的知识杜文浩已经教过庞雨琴,庞雨琴知道该怎么办。 腹腔手术切口的疼痛无法完全侧卧,所以庞雨琴便用棉垫子垫在詹母背后,让她斜侧躺着,然后轻轻帮她拍背促进排痰。 詹母鼻孔里插着的胃管让她非常难受,根本无法入睡,痛苦地呻吟着哀求道:“姑娘……,帮我把……,这管子取了吧……,求你了!” 庞雨琴柔声道:“奶奶,我相公帮你剖腹疗伤,你现在还没有排气,肠胃里的气就只能通过这根管子排出来,这管子是帮你减轻肠胃压力的,如果拔掉这管子,你肠胃里的气会无处排泄,会膨胀起来,那时候远比插管子要难受得多,这是你治病的需要,也是为了让你少受些罪。” 詹母听懂了,可是喉咙里痰咳不出来,非常的难受。表情十分的痛苦。 由于现在处绝对禁食期,连汤药都原则上不用,所以难以用汤剂帮助排痰,庞雨琴道:“老奶奶,我教你一个办法咳痰,你照着学啊,你先深吸气两次,然后用腹部带动胸腔,进行两次由下而上,先轻后重的咳痰,主要不要猛咳,以免震裂伤口。” 詹母试着咳嗽了几次,掌握要领,加上胃管的阻碍,不仅痰没咳出多少,反倒引着切口剧痛,她痛苦地摇摇头:“不行……,姑娘……,我不咳嗽了……” 庞琴一边帮她轻拍后背排痰,一边柔声哄她:“奶奶,不咳嗽也不行,我相公说了,如果老不咳嗽,你的气管里痰液会越来越多,一旦吸进肺里,会引起感染的,那就危险了!” 詹母知道了害,便努力学着用庞雨琴教的办法咳痰,尝试几次,仍然不行,气管分泌物却似乎越来越多,她开始烦躁起来,不停痛苦地吞咽着,伸手要去扯胃管。庞雨琴忙按住她的手:“这样不行!奶奶,你要拔出来了,还得给你插进去!” “走开!”詹母躁地嘶着声音叫着,挣不脱庞雨琴的手,她便用另一只手抓扯庞雨琴的手,使劲抓挠着。古代老太太的指甲很少修剪,都很长,抓得庞雨琴手背尽是血槽,但庞雨琴依旧按住她的手不停劝着不让她拔管。 詹母喉咙里嘶嘶作响,眼睛睁得圆圆的:“放开……,我要死了……!救命啊……!咳咳咳……” 庞雨琴柔声宽慰着:“不会的,奶奶,我家相公医术很高明,替好多人剖腹疗伤治好了病,都没事,现在都活得好好的呢。你别担心。” “不!我要见我儿子!儿啊……!你在哪里?娘要死了……!儿啊……咳咳……!” 老太太越来越烦躁,忽然,腹部一阵,哇的一下,嘴里涌出不少呕吐粘液,由于此前已经多次呕吐,胃里有的东西都吐光了,只剩酸水。 接着,又连续干呕起来,引得胃管刺激咽喉,想咳嗽又牵引着切口痛,只能异常痛苦地吞咽着,老泪都流出来了。含糊不清叫着儿子的名字。 英子见状也慌了,对庞雨琴道:“夫人,我去叫少爷吧?” 庞雨琴也有些慌了,点头道:“好!快去!” 杜文浩刚刚迷糊睡了一小会,便被英子叫醒了,幸亏他是和衣而卧,耷拉着鞋子,飞快地跑到了病房。 杜文浩简单问了一下经过,诊脉之后现脉滑数,舌质红,苔黄,乃肝火上炎,是由于对自身病症的担忧,加之处于陌生的环境,对剖腹疗伤这种完全陌生的治病方式的虑,导致心情高度紧张、恐惧、焦虑,血压升高,心跳加快,尤其是插管刺激咽喉部,最终引起反射性呕吐。 在她无力咳嗽的情况下生呕吐,更加增添了危险,因为呕吐物如果不能排除口腔外,会随着她过度紧张的呼吸和咽喉部刺况下的下意识吞咽动作而吸入肺部,造成吸入性肺炎,那就危险了。必须尽快止呕,并让病人学会正确的咳痰方法。 现在还没有排气,不能服用汤药,否则很容易引起肠梗阻。不用汤药该怎么止呕?(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