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暗度陈仓

宋医 137 作者沐轶 全文字数 3478字
天是大年三十。晚上要守岁的,头一晚大家都没睡见詹母病情平稳,便让林青黛、雪儿和英子去睡一会,后半夜好守岁。 三更天的时候,众女都起来准备守岁,见詹母病情稳定,已经半睡半醒的,正在逐步好转,便都高兴起来,张罗着准备过年。 午夜时分,除夕之夜终于来临了。 远处传来了大相国寺悠扬的钟声:咚——咚——咚…… 顿时间,无数的烟花冲向夜空,在纷纷扬扬的雪花里绽开,照亮了大半个夜空。四面八方响起了新年的爆绣声,震耳欲聋。 浮云堂里没小,护卫们都紧张地守护四周,而众女都跟着杜文浩集中在詹母病房里抢救病人,所以宅院里反倒很安静,更显得外面的热闹非凡。 詹母被这除夕的钟声唤了,她慢慢张开眼睛,蠕动着嘴唇对庞雨琴说着什么,可是她气管被切开,无法带动声带,只有沙沙声,不知在说什么。 庞雨琴连猜蒙,终于明白老太太的意思,忙把一扇窗户推开,让老太太能看见满天的烟花绽放。 老太太一高兴,感到腹一阵咕噜噜肠鸣,竟然连着放了好几个屁,不过被外面的爆竹声掩饰住了。 先前雨琴已经告诉她,只要排气了就能取胃管了,心中一喜,想要说话,可切口的关系还是说不出来。 庞雨看出了詹母想说话。忙俯身道:“老奶奶。你想说什么?” 詹母费力地做了个写字手势。庞雨琴急忙跑去拿来纸笔递给她。詹母哆嗦着慢慢写了三个字:“我排气了!” 庞雨琴喜道:“奶奶。你刚才真地排气了吗?” 詹母点点头。 庞雨琴道:“那好。我马上给你拔胃管!”抓住那根南瓜藤缓而又快捷地抽了出来。 胃管一出。詹母长长地舒坦地出了一口气。感觉到世界上最美妙地时刻无过于此了!张开嘴想说谢谢。可气流都从喉咙切口跑出。无法带动声带发出声音。 杜文浩让庞雨琴用消毒药水帮詹母擦拭手掌,然后拿了一小块消毒手术巾放在喉咙切口下面拿一小叠消毒过的纱布放在手术巾上面,告诉詹母果想说话,就用消毒纱布轻轻按住切口的套环,就能说出话来了。 詹母拿了纱布放上,说了声:“谢谢……”果然,声音发出来了。很高兴又说了好几声谢谢。 詹母尿管派出的尿液一直比较正常文浩便让庞雨琴把尿管也拔了,腹腔的引流管暂时还不能拔。不过两根最让人受罪的管子拔出之后,詹母整个人都舒坦了。 庞雨琴搬来靠枕让她半侧位斜靠着,这样躺着舒服,也能看外面的夜景烟花。 厨房已经准备好了年夜饭,既然已经通气了,也可以进一些流食了。在庞雨琴的提议下年夜饭搬来了病房里一起过年。 外面夜空里烟花不时射向天空绽开了。宋朝的烟花自然比不上现在的烟花品种花样繁多,但古代过年要比现代热闹多了满城都是鞭炮声、说笑声、欢呼声,热闹非凡。 由于不知道詹母后面是否还会发生别的事情文浩不敢喝酒,众女自然也跟着不喝以茶代酒,共度除夕。 吃过年夜饭,雪霏儿到底还是孩子,眼见詹母病情已经稳定,便将头一天买回来的烟花爆竹拿到院子里放,宅院这才有了过年的热闹。 放完焰火,林青黛让杜文浩和庞雨琴回去睡,庞雨琴说不困,除夕夜要守岁,杜文浩当然也不肯一个人回去睡,大伙便坐在一起聊天。 聊到后半夜,杜文浩实在熬不住了,趴在庞雨琴腿上睡着了。这时,外面锣鼓喧天,原来是除夕夜游街的花灯队伍过来。不过杜文浩实在太累了,就这样的喧闹都没能将他闹醒。 雪霏儿和英子喜欢热闹,拉着林青黛去门口看花灯去了。屋里只剩杜文浩和庞雨琴。 庞雨琴爱怜地望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睡着了的夫君,心里满是柔情蜜意。想起两人成亲这么些天了,父母还有奶奶都还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们此刻好不好,想着这些,不觉有些心酸。 詹母瞧着她这神情,用纱布堵住喉咙切口套环,对庞雨琴道:“姑娘,想家了?” 庞雨琴勉强笑了笑,点点头。 “能告诉奶奶,你是哪的人吗?” 庞雨琴摇摇头:“对不起,奶奶,我不能说。” 詹母道:“奶奶看得出来,你知书达理, 个大家闺秀,你爹应该朝廷官员吧?”
庞雨琴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 “哦,老身先前听我儿子哀求你夫君救我的时候,就知道你夫君是个隐士,不愿意别人打扰,所以你们才蒙着面。” “是的,对不起了,奶奶。” “这没什么啊,但凡有本事的人,都是比较清高的,你和你夫君,还有几位姑娘,对老身都特别好,尤其是姑娘你,真比老身亲孙女还要好,你看你的手,先前我烦躁的时候,把你手都抓烂了,你都不躲一下,任凭我抓,这份情,奶奶……,奶奶如何报答了……” 庞雨琴微笑道:“奶不用客气的。” 詹母话语有些哽咽了,低道:“这一晚我就在想,我这条命是你们救的,得好好报答。老身的儿子是礼部考功司郎中,地方官政绩考核都归我儿子管,他说话还是管些用的。 你相公救了的命,他医术如神,老身想,等我好了回去,让我儿子推荐你家相公到翰林医官局或者太医院去任职,可好?” 庞雨琴道:“我家相公现只想隐居,不愿出去为官。奶奶的心意我们心领了。” “这样。”詹母点点头,想了想,又道:“如果你信得过奶奶,趁现在没人,你夫君又睡着了,把你爹的情况告诉奶奶,我让我儿子把你爹调到京城来,你们父女不就可以团聚了吗?” 一听话,庞雨琴又惊又喜:“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点小事我子还是能办到的!” 庞雨琴最终还是摇摇头:“谢谢奶奶,可这不行,我们不能让我爹娘和奶奶他们知道我们在京城的。” 詹母奇道:“莫非你们是私定终身逃婚来京城的?别怕,我去跟你爹娘还有你奶奶说,你家相公是个好人,这样的人不嫁那嫁给谁啊?放心,有奶奶给你做主,什么都不用怕!” “多谢奶奶,我们不是逃婚,我是我奶奶和爹娘许给我相公的。不过,现在不能让爹娘他们知道我们在京城,其中原因,请原谅不能告诉您。” “哦,那奶奶不问了,你们肯定有你们的理由。不过你放心,你告诉奶奶你父亲的情况,奶奶发誓绝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包括我儿子,我只让他把你爹调来京城就行了,至于理由,我也不会告诉他的。将来你爹调到京城,我也不会告诉你父母你们的情况的,我知道你们不想别人打扰。你父母奶奶就在京城,他们生活怎么样你也都知道,想了可以偷偷看看他们,等将来你们不用隐居了,一家人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吗?” 庞雨琴欣喜地连连点头:“嗯,这样好,那太感谢奶奶了,把我爹调到京城肯定要花钱的,要多少钱我给您!” “瞧你说的!你们夫妻救了我性命,这可多少钱都买不回来,又承蒙你亲近叫我一声奶奶,帮你这点小忙算得了什么,我这也就一句话的事,不瞒你说,我儿子孝顺着呢,这件事你就放心吧,包在奶奶身上!” 庞雨琴十分感激,轻声把父亲的有关情况告诉詹母。末了,又道:“先前那个在外面放炮仗的是我夫君的干妹子,也是我的好姐妹,她也和我们夫妻一起隐居,他父亲也在县城里,开了一家‘恒祥客栈’,奶奶能否想办法让他们一起搬迁到京城来?” 詹母想了想,道:“这稍微难办一点,考功司管不到人家做生意的,不过,奶奶认识不认商贾,可以尝试找熟人联系他到京城来合股,放心吧,奶奶一定尽力办。” 过了一会,林青黛他们回来了,兴奋地又在院子里放炮仗烟花,这下把杜文浩吵醒了,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天快亮的时候,大家才陆续轮换着回去睡觉。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杜文浩只睡了一小会,心中记挂着老太太的病情,醒来的时候妻子不在身边,忙起身来到病房。庞雨琴正在喂詹母喝人参细粥,见到杜文浩进来,笑道:“相公,怎么不多睡一会?” “你不在睡不着。” 庞雨琴俏脸一红,低头娇嗔道:“奶奶在这呢!” 詹母也笑道,用纱布堵住喉咙切口,说道:“不用管我,我是过来人,又是你们奶奶,就当我不存在得了。” 杜文浩也有些不好意思,问了詹母自觉情况,检查了引流物,望舌切脉之后,生命体征比较稳定,这才放心。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