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节不属于神的国度

作者孑与2 全文字数 3283字
人的生存能力很强,有时候会超越沙漠上的骆驼草,大唐军队就像镰刀一样的从大漠上横扫过后,斩不尽那里的凄凄青草,二十年的时间,足够让西域再一次变得繁荣起来。. 随着大唐政策趋于缓和仁慈,丝绸之路上又出现了叮咚的驼铃,骆驼背上也出现了弹奏着胡琴的西域商人,只是歌声变得苍凉了许多。 红海上的战火依旧弥漫不休,海洋之王的舰队不放过任何一个靠近红海的海港,伟大的罗马帝国变得衰弱不堪,不得以,只好唱着哀歌远远地离开那片对他们来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故土,一个叫做云海的男人向全世界宣布了他对那片土地的所有权。 不过大唐鸿胪寺对这样的可笑的事情照例是不理睬的,鸿胪寺的官员在向兵部尚书云寿询问过之后,就把那封可笑的文书扔进了焚化炉,云家的家主说了,他不认识这个人,既然不认识那就和大唐无关,大唐舰队要过红海从来用不着和任何人打什么招呼。 苏九经是玉门关的一位裨将,每天最大的工作就是往来往的客商拿着的文书上盖章,出关的人很好办,用不着看直接签发就是了,大部分人的目的地就是前去大雪山朝拜,每年九月的西王母诞辰总会有大量的信徒前往祝贺。对于入关的胡人,苏九经只要一想起自己的切身之痛就变得烦躁不堪。 “尊敬的老爷,玉苏普希望能去关内投奔我的儿子。” 一位头发斑白的胡人艹着熟练地关中话引起了苏九经的注意。 “进入关中需要有特殊的通行证件,否则胡人不得过河西,这是朝廷的规定,不容置疑!” “尊敬的老爷,玉苏普没有通行证件,但是我的儿子胡安却是大唐人,他如今是大唐的官员,是一位高贵的官人,难道这样也不行吗?我的孩子没有告诉我进入关内会需要什么证件,他说我们是他的家人不需要那些东西。” 苏九经的眉头皱了起来,放下手里的毛笔瞅着玉苏普说:“这话也没错,如果你的儿子是我大唐的官吏,你们全家就会自动拥有大唐的户籍,但是,没有证明,我如何能够确定你说的就是事实?” “安拉在上……” “不要用你们的神灵发誓,在大唐神灵比不上确凿的证据有用,不过这件事情还好是可以商量的,你们可以进入河西,但是你需要尽快的提供证据,最好是你儿子从长安发来官凭确认一下,否则,你们就算是到了河西,也过不了武威和张掖。” 苏九经提笔在一张空白的证件上书写了河西两个字,就拿给了玉苏普,挥手让他离开。玉苏普并不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人,他甚至在原来的国度拥有不错的地位,自认为遭受了小吏的刁难,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就在这个时候,七八个人快马赶了过来,玉苏普看到为首的那个汉子,顿时就把胸膛挺得很高,这就是自己的儿子胡安。 跟随在玉苏普身后的妇孺已经嚎哭着奔向了胡安,一个年老的妇人紧紧地拥抱着从马上跳下来胡安,不断地亲吻着他的额头。 “母亲,你们还好么?上苍保佑,你们都安好,全部活着到了这里,既然到了这里,就不用再担心有人会追杀了,我们全家终于可以好好地在一起过曰子了。” 胡安快速的清点了一下自己的家人,发现一个都不少,立刻就高兴起来,松开母亲,张开双臂向父亲迎了过去,大笑着说:“父亲,您的儿子来接您了。” 玉苏普老泪纵横,也伸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住儿子,用最快的语速向儿子诉说了自己一行的艰难和狼狈。 “放心吧父亲,来到了大唐,那些神灵就无法再处置你,在这里说话算数的唯有《唐律》,就算是安拉,也无法再让您改变您对事物的认知。 您是一位优秀的学者,既然安拉认为您的学说是错的,哈哈,安拉真该去玉山书院的图书馆去看看,您的学说在大唐已经是一套完备的思想体系,而不是猜想,就在十几年前,大唐的舰队完成了环球旅行,证明了地心说的不可靠,真理已经掌握在我们的手里,而不是神灵的手心,赵延陵院长的观星楼有这个世界上最庞大的望远镜,您可以去玉山书院仔细的观察星体,重塑您的天星运转体系,黄道十二宫并不是一个完备的星体。” 玉苏普听了儿子的话,非常的惊讶,自认为自己的学说已经是超越了这个时代,想不到自己依旧落后了。
叹息了一口气,从怀里掏出那张证件拿给儿子看,儿子瞅了一眼就来到看热闹的苏九经面前说道:“威风在别人面前耍,别在我父亲面前显出你高人一等的姿态,我父亲是受了玉山书院的邀请,去做交流的。” 苏九经笑着回答道:“《唐律》面前人人都没有特权,您穿着六品的官服,卑职不好不向您行礼,不过在这之前,能看看您的官凭么?” 胡安愤怒的拿指头指指苏九经,这世上还有人敢假冒朝廷官员?不过他还是掏出了自己的官凭给苏九经看了一眼,忽然问道:“你为什么会对胡人没有好感?” 苏九经不情愿的给胡安行礼道:“我之所以在这里当裨将,就是因为没考上玉山书院,没考上玉山书院的原因就是因为陛下同意将你们胡人正式纳入玉山书院的招生范围,我们那一届,如果没有招收五十一名胡人,卑职早就是玉山书院的学生了。” 胡安哈哈大笑道:“你现在去考,更加的考不上,因为今年收录的异族考生多达一百四十余位,以后你的上官说不定就是一位胡人官员,哈哈哈,赶紧的,给我换关内的文书。” 苏九经翻着眼睛极度不情愿的给胡安准备了通关文书,随意的递给胡安,抱抱拳,就打算离开,却听胡安说道:“官方的礼仪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不入流的裨将,我是六品官员,你应该立正,通名,报告公务,这是惯例,不容错过!” 苏九经恨得牙根都痒痒,只好从胡安的手里重新接过文书,站的笔直大声的禀报道:“启禀 员外郎,您的文书已经准备妥当,请签收!” 胡安笑着谢过之后,接过文书拍着苏九经的肩膀说:“知道大唐为什么强大无匹吗?是因为他会收纳全天下的力量为己用。” 说完就转身离开,大声的安排随从将已经转备好的马车弄过来,想要坐火车,只有到了秦州之后才有。 走了一路的玉苏普无数次的以为自己到了长安,却被告知这里是武威,这里是张掖,这里是秦州…… 等他在秦州看到火车的时候,几乎不能呼吸,这是安拉才能创造出的奇迹…… 火车在关中大地上飞驰,玉苏普的眼睛根本就来不及观看这片土地,五月的关中正是收获的季节,一眼望不到边的农田里正有无数的农夫在忙碌,他们的艹作非常的粗鲁,麦子被随意的割倒在地上,揽成一捆之后就扔到牛车上,然后被运走,那些珍贵的麦穗难道不应该用剪刀剪下来用头巾包着送到谷场上去么? 胡安看到父亲的样子叹了口气说:“父亲,您一路上见到的城市只是大唐的三级城市,玉门关甚至不过是四级城市,等您见到长安城,您就会知道大唐的君主为什么会被称为万王之王了,尽管现在的帝王只有十五岁。 玉山书院也不是您想象中的学院,您需要把您想到的事物扩大一千倍之后才能勉强触摸到玉山书院的根基,那里有巨龙的头骨,大鱼的骨骼,无数的藏书,和全世界最珍贵的财宝,去年的时候,太皇太后将自己的一副头饰捐献给了玉山博物馆,那上面镶嵌着一颗最大的钻石,名字叫做海洋之心,乃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听说还有一颗更大的钻石,叫做光明之山,被皇帝镶嵌在通天冠上。 父亲,玉山是大唐智慧和财富的聚集地,孩子请求您在那里不管看到任何奇迹,请不要惊讶,哪怕是看到有人在天空飞翔,都不要奇怪,尽量的保持大食学者的尊严。 大食虽然已经被大唐远远地甩在后面,但是他依然是我们的故乡,孩儿不愿意因为我们的惊讶从而让大唐人看轻大食。” 玉苏普看着儿子问道:“我看到的那些城市已经比麦地那大了,秦州甚至比得上大马士革那座天国的城市,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儿子,这是古书上的记载,不会错的,我不相信人世间还能有那一座城市可以媲美大马士革。” “有的,父亲,大马士革的人口只有二十万,而长安的人口足足有两百余万,那是人世间最大的城池,没有那一座城市可以与他并肩。 即使有也是大唐的另外一座巨城——岳阳城!” 半信半疑的玉苏普在见到长安城之后,迷茫的对儿子说:“我来到了天国!”(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