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五三章 人品

天路杀神 953 作者撞破南墙 全文字数 3347字
一批批的车马向着巫家庄集结,现在的巫家庄已经成了董事局的临时分基地,由叶信与千代无双亲自坐镇,五十万斤银髓聚集到一起,可不是小数目,巫家庄又几经战火,彻底失去了防御能力,叶信担心出现什么闪失,早早就带着千代无双过来了。 把银髓拉进赤阳道,寻常的牛马是不行的,半圣级的修士进入赤阳道,都会感觉压力重重,寻常的牛马根本受不了,经过一番商议,黑瓮魔圣提出用不老山的山猪为牵引,山猪这种凶兽皮实、耐苦耐劳,虽然也会受到影响,但不会象寻常的牛马那样干脆被压得散了架。 叶信便让黑瓮魔圣出面去与不老山交涉,而不老山已经被搞怕了,何况叶信的要求也不是什么大事,几千头山猪罢了,毫不犹豫的应允,随后派出一些不老山的修士把山猪送到了巫家庄。 重新整顿车架,装好货物,山猪车队开始向赤阳道进发,象黑瓮魔圣这样河图洲土生土长的修士还算好,他们以前或多或少都有进赤阳道的经验,只不过十多年前赤阳道突然发生大事,贪狼神殿被毁,新建起了佛院,他们要保持观望,这些年很少涉足赤阳道,而象师东游、萧魔指、鬼十三等人,却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因为承受着巨大压力的缘故,他们都显得沉默寡言、兴致寥寥,直到走了十几天,逐渐适应了压力,才算缓过一口气。 终于接近了佛院,有两只飞梭远远掠来,悬停在车队上空,其中一只飞梭上的男女见过叶信和千代无双,惊讶的问道:“这不是叶星主和无双姑娘?你们这是……” “上一次冒昧入访佛院,打扰了各位大师修士,叶某心中很是不安,所以特意备了一些薄礼,还请几位去通报永逸大师。”叶信扬声说道。 “叶星主倒是有心人。”飞梭上的男女都笑了,随后又向着佛院的方向掠去。 就算是占山为王的强盗团伙,见到有人特意上门送礼,巡山的喽啰都要客气三分,更别说这里佛院的修士生性本就很平和,自然不可能为难叶信。 到了佛院近前,永逸和那小晴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叶信和千代无双,永逸笑呵呵的说道:“无双姑娘,认识你几年了,你都从没想过送我点什么,看看叶星主,再看看你,啧啧……差距为什么就这么大呢?” “懒得理你。”千代无双撇嘴道。 “不过……”永逸望着一眼看不到尾的车队,咂舌道:“有必要搞得这么大声势么?” “聊表寸心而已。”叶信笑道:“永逸大师,自在与无碍两位大师可在佛院?” “他们都在,我这就去找他们。”永逸说道:“这么多车里装得是什么?叶星主能不能先告诉我?两位师兄问起来,我也好有话说。” “都是银髓,五十万斤。”叶信说道。 永逸和小晴的表情出现了定格,呆呆的看着逐渐收拢的车队,直到过了几息的时间才缓过神,永逸咧了咧嘴,长吸一口气:“叶星主,你这‘寸心’能砸死人啊……” “上一次冒昧入访,多次劳烦永逸大师,叶某实在是惭愧。”叶信说道:“一点小心意而已。” “好吧……你先等等,我马上去找两位师兄。“永逸说道。 永逸和小晴走进佛院,还不到一分钟,自在与无碍的身影便已出现在门口,叶信抢先施了一礼:“见过两位大师。” “叶星主,刚才听永逸说,把我吓了一跳。”自在叹了口气:“你有这份心就好,但这些银髓我们佛院不能收,否则成什么了?” “是啊是啊,叶星主,我们没把你当成外人,你也不要把我们当成外人,你的心意,我们看到了,也收下了,但这些银髓你还是带回去吧,各洲修士修行不易,我佛院好歹也算明界传承,比你们宽松得多。”无碍说道。 “两位大师,我们一路日月兼程,到这里已经很疲惫了,让我进去喝几口水,然后我们慢慢谈,好不好?”叶信笑道。 “这个……”自在与无碍对视了一眼,叶信的要求很合理,他们没办法拒绝,否则太不近人情了。 “请吧。”自在笑了笑。 叶信迈步前,回头看了鬼十三一眼,鬼十三垂下眼帘,回示叶信他心中有数,不会误事。 片刻,自在与无碍已经引着叶信走进了一座大殿,叶信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能不能请大师动用神通,断绝这里的视听?我与两位大师说的话,不想让别人听到。”
“好。”自在点了点头,随后拿起桌上的茶碗,扔到半空,茶碗突然炸得粉碎,化作一道光幕倒扣下来,把三个人罩在当中。 “叶星主,有话尽管说。”无碍缓缓说道。 “叶某应该是见过两位大师的师尊。”叶信说道。 “哦?什么时候?在哪里?”自在一愣。 “在浮尘世。”叶信说道:“那一天,叶某到城外的双架山游玩,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两位神人,他们相斗非常激烈,其中一位神人不敌,突然转身向我看了一眼,结果我脑海中就出现了他的幻影。” “叶某虽然出身将门,但只是一个纨绔子弟,并没有什么抱负、理想,只愿快活一生。” “哈哈……看来叶星主也有佛性啊。”无碍笑道,接着发现自在瞪了他一眼,尴尬的说道:“好,你继续说,我不打断你了。” “然后,叶某莫名其妙学会了一种法门,就是那位神人传给我的,只不过他用的是剑,而叶某家传是刀法,用刀来施展那种法门,好像也差不多。”叶信说道:“但是,那种法门让叶某的心性大变,平常时叶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只要动用那种法门,叶某就会变得铁石心肠,尤其是修成了法门中的八极炫光之后,一旦开始动手,不把眼前的敌人杀光,叶某便没办法停下来。” “八极炫光?贪狼战诀?”自在大吃一惊,刚才他还怪无碍插话,现在他自己也忍不住了:“你见到的那两位神人,就是我师尊和贪狼星皇?” “和两位大师谈过之后,叶某回去想了很久,应该就是了。”叶信说道。 自在呆在那里很久,随后长叹一声:“怪不得……怪不得叶星主杀业如此之重!可见面之后,又感觉叶星主有礼有节,不象那种霸道蛮横的人,原来是贪狼战诀的缘故!” “叶星主,你告诉我们这些……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我们和你应该是仇人啊!”无碍苦笑道。 “理大于情。”叶信说道:“何况上一次两位大师已经把因果说得明明白白了。” 实际上叶信真正的传承是神能,他在双架上得到贪狼战诀,只是因为当时已经夺取了钟馗的部分能力,所以才能汲取贪狼星皇残缺的元神,钟馗神能是他的力量之源,贪狼战诀只是随机抽到的一份大奖。 而且叶信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如果佛院的修士秉性不太好,属于另外一码事,经过接触,自在、无碍乃至永逸等人昭显出的平和之气,已经让他没有了敌意,别说现在距离真圣还远,就算他到了真圣,拥有了可以毁灭佛院的力量,他也不会动手,因为实在没必要。 叶信始终保持着一个原则,他不开第一枪!从逼死铁心圣,一直到把河图洲搞得哀鸿遍野的道友会,都是因为对方要杀他,或者要谋夺他的基业,他把道友会设在永泰府,针对的就是巫家庄,其他宗门只是受了牵连,这点叶信没办法控制,否则巫家庄会生出疑心。 “那叶星主送这份重礼,是为了……”自在试探着问道。 “与我的传承无关。”叶信说道:“上一次见两位大师如此赤诚,而叶某却多有隐瞒,回去之后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所以这一次决定坦言相告,纵使两位大师会生出芥蒂,至少叶某做到问心无愧了。” “好!”无碍击掌而起,喝道:“叶星主是个信人,值得我敬你一大杯!来人,上酒!” 无碍吼了一嗓子,外面却没有动静,他呆了呆,才发现自己在结界之内,外面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 “喝酒的事可以缓缓,叶某也要敬两位大师的。”叶信说道:“两位大师之高义,足以当万世楷模,叶某请问两位大师,那数百万亩药田,加上神殿遗宝,与这五十万斤银髓相比,孰轻孰重?” “不能这么比。”自在笑着摇头:“药田和神殿遗宝,并不是我佛院之物。” “这些年里,佛院日日都要派出弟子,去药田巡查,这份辛苦要叶某装作看不到么?”叶信说道。 “哪有什么辛苦?只是出去游玩一圈而已。”自在说道。 “或许对两位大师来说,只是出去游玩,但对我宗修士而言,却是恩重如山。”叶信说道:“如果没有两位大师看护,这些东西早就没了,叶某总归是一宗之主,两位大师待叶某这般赤诚,而叶某丝毫没有回馈之情,在我宗修士们眼中,叶某岂不是成了无情无义之辈?那叶某的人品就掉到泥里去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