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3056字
第三章:哭泣的秀女 待安王走后,凤訾汐便被李公公带出了大殿,说是带她回姑娘们的住处,过些日子等待皇上的册封。凤訾汐虽然迷茫,却也乖乖的跟在其身后,没走几步她便小声问道:“刚才那个男子是谁?” 李公公显然没有在意凤訾汐这句话,只是摇头晃脑的笑道:“凤二小姐是被皇上给吓傻了吧,连您姐夫的幕僚安王端木矍都不认识了?也对,皇上那暴怒的脾气有哪个姑娘见了不被吓着,这不,刚才宣王的妹妹就被皇上给吓晕过去,瞧那副惨样哟,真是我见尤怜呀……”他的嘴巴喋喋不休的说起今夜所发生的一切,口中不时啧啧轻叹,满是惋惜。 “端木矍?”她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心头却是猛然一颤,她捂着胸口感受到强烈的心跳声,怎么回事,心为何突然跳的这么厉害,而且心跳中还带着丝丝绞痛。 她真的失忆了吗?如果真的失忆了,为何对这里一点儿也不陌生?可是若说没有失忆,她为何想不起自己是谁,还有自己的名字。 凤訾汐,真的是她的名字吗? “凤二小姐您就放宽心好了,在后宫杂家会帮着您的,只是,嘿嘿,以后要在陵王与陵王妃面前多为奴才美言几句。”李公公满面讨好,不时露出怪异的笑声,在寂寂黑夜中毛骨悚然。 “陵王是谁?” “果然是吓傻了,连您的姐夫陵王独孤羿都不记得了。也罢也罢,待会奴才唤个奴才给凤小姐您送杯压惊茶去。” 无数个疑问藏在心头却不敢问,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双手紧紧纠结在一起微微泛白。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来到一处名为“月华斋”的地方,水光潋滟拂月华,光影如矩射明眸,晚莲芬芳又扑鼻,其景色之美不禁让人沉醉其中。 还未踏入月华斋的正堂便听闻一阵阵细微的啼哭声由飞燕草丛的花圃中传出,夹杂在一起异常凄凉,凤訾汐步伐一僵,转身步入那片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幽兰之光的飞燕草丛内走去。拨开束束飞燕草,映入眼帘的是五个女子正瘫坐在草地上呜咽的哭着,其中有一名正是她醒来后第一眼见到的女子,不是已经昏死过去了吗,这么快就醒了? 她们看见凤訾汐的到来,哭声瞬间止住,泪眼朦胧的盯着她,随即又哭了起来。 凤訾汐蹙了蹙眉,也蹲坐在她们身边,不解地问:“你们怎么了,为何要哭?” 一听到这里她们不禁哭的更伤心了,但是,频频的抱怨之声也由她们口中吐出,更让凤訾汐对这个皇宫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数月前,三年一次的选秀,六王分别挑选了一名女子进宫奉献给皇上,也就是那个可怕的暴君独孤珏。皇上没有拒绝,反倒是极为乐意的将六王选中的女子安居于月华斋,而今日却是一场令人震惊的夜召,六女一同侍寝! 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凤訾汐醒来所见到的,那名晕倒在龙床上的女子乃宣王宫蔚风之妹宫锦玉,她是第一个被皇上传召侍寝的女子,性格也极为孤僻胆小。当独孤珏脱光她的衣裳将其四肢分别捆绑于龙床之上时,她吓得当场晕了过去。 第四章:神秘的六王 再说起六王与皇上之间的关系,各位女子更是众说纷纭,有的说皇上与六王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又有的说皇上与六王的关系不好,讲述的绘声绘色。 就在此时,满脸泪痕的宫锦玉开口说话了,“据我所知辅政六王分为两派,一派以陵王独孤羿为首打着保皇派的旗帜,另一派以禹王独孤荀为首打着辅政派的旗帜,分别把持朝纲六年,多年来两方依旧势均力敌。与皇上的关系表面平静,实则势同水火,暗潮汹涌。在朝政上,只要六王不齐齐点头,就是皇上他都无法决策一件国事,而六王之间的矛盾早已日积月累,亦无法站在一条线上,以致于时常为一件事而挑起战火。” 众人聚精会神的听着,眼底的寒光渐渐浮出,一名蓝衣女子悠然而起,嘴角勾勒着冷笑,“宫锦玉,既然你不爱装傻,非要将事实挑明,那咱们也不装了。”
“我只是就事论事。”宫锦玉的声音细若流水,眼底未干涸的泪花依旧凝聚于眼眶中,颇有楚楚动人之态。 顷刻间,原本围座一圈的女子悉数站了起来,形成了两方对立的形势,唯独凤訾汐依旧坐着仰头望着两方的暗潮汹涌。方才宫锦玉说起六王分为两派,那此刻分站两处的女子也就是明显的派系了?那她是属于哪一派的? 突然回想起李公公所说,称她为凤家二小姐,还说陵王是她的姐夫,那她应该是陵王的人。 蓝衣女子柔媚的目光扫向依旧坐在草地上的凤訾汐,目光中闪过不耐,“凤訾汐,你傻坐着干什么,难不成你想叛变?” “没,没有啊。”突然被点到名,她有些不知所措,即刻起身站在她们身后。原来,这边才是属于自己的位置。 宫锦玉幽幽一声细叹,伴随着夏风吹三的飞燕草香她深深的吸纳着:“端木灵,咱们都是进宫的秀女,将来很可能要一同相处,为何要分门第?王爷们之间的恩怨不该牵涉着我们的。” 鼻腔中冒出一声冷哼,蓝衣女子端木灵勾起项颈边的一缕发丝笑道:“幼稚。” 两派的争执并不长久,仅在端木灵那句“幼稚”中结束,凤訾汐今夜可谓是大开眼界了,方才还拥作一团抱头痛哭的她们竟然能在瞬间变脸,而且表情中根本没有所谓“对暴君的害怕”,唯独有充斥在四周那浓烈的火药味。 不知为何,对于六王,她竟然有一种很强烈的求知欲,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对她说,只要接近六王你便会知道真相! 离开飞燕草花圃之后凤訾汐被端木灵与明珠半拖半拽的“请”进了屋子,屋内灯火微暗,熏炉的烟雾早已熙攘了满屋,散发着淡淡的瑞脑香味。端木灵拿着西施浣纱的团扇为自己猛扇风,空气中弥漫着夹杂了脂粉的汗湿味,有些刺鼻。 “我说凤訾汐,你平时不是挺能说的嘛,今天哑巴了?”端木灵目光炯炯地瞅着她,精锐的目光仿佛能将她看透。 “我……”她张了张口,却不知该如何说下去,随之又闭唇不语。眉宇间净是纠结,是否该告诉她们自己已经失忆?可是这么诡异的事她们会信吗?就像她与端木矍短暂的对话后,他眼底对自己明显的不信任,甚至眼底还闪过质疑之色…… 明珠捂唇轻笑,“灵姐姐,你瞧她这个样子,铁定是被皇上吓傻了。之前宫锦玉被绑在龙床之上时她不是吓的当场晕过去了嘛,醒了之后竟然敢踢皇上,还骂皇上是变态呢。怕是现在都还处在精神恐惧的地步呢,凤訾汐,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嘛。” 端木灵听罢也笑道:“对啊,凤訾汐,还记得自己是谁不?” 她马上接口:“当然,我可是陵王妃的妹妹,凤訾汐。” 明珠与端木灵对望一眼,爆笑出声,凤訾汐莫名的看着捧腹大笑的两人,脊背发寒,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她记得李公公说陵王是她的姐夫啊…… 端木灵纤手指着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果然是吓坏了脑子,以前的凤訾汐从来不说自己是陵王妃的妹妹,只会说陵王是你姐夫。” 听到这里,她这才松了口气,但是转念一想,“我是陵王妃的妹妹”与“陵王是我姐夫”这两句话有什么不一样? 明珠缓下了笑意,拉着端木灵的手而望着我:“好了,咱们不开玩笑了,商量正事要紧。” 那晚她与明珠还有端木灵在一起谈论了所谓的“正事”,确切的应该说是明珠与端木灵在商量,而她则是迷茫的听着一语不发。更从她们的话语中简单的了解到关于凤訾汐,六王还有暴君皇帝的事。 端木灵,昭王端木矍姐姐的次女。 明珠,陵王独孤羿的干妹妹。 而她凤訾汐则是华王凤侍钦的二女儿。 此次选秀,六王皆选送自己的亲信进宫为妃,其目地昭然可见,安插自己的人在皇上身边,进一步巩固地位扩张权势。更重要的是自独孤荀珏登基这六年来皇后之位一直等同虚设,六王送亲信进宫为的就是争那个后位。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