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作者慕容湮儿 全文字数 2579字
第十五章:侍寝夜 陵王与陵王妃走后,端木矍则是站在榻边看了她许久,却始终不说一句话。訾汐的心头有些发毛,刚想开口说话,他便一语不发的转身离去。盯着他的背影,訾汐有些莫名,这些个王爷似乎都不大正常,唯一正常点的也许就只有宫蔚风了。 当夜李公公便带着皇上的口谕宣端木灵今夜侍寝,訾汐听说了,昨夜皇上传召的是宫锦玉侍寝,翌日便被封为宫美人。今夜端木灵异常兴奋的让奴才为她好好打扮一番。 訾汐则端坐在案前,她大病初愈,眉宇间仍有病态却更显楚楚动人,神情恍惚的凝视着端木灵坐妆台前的背影。 据闻,陵王独孤羿乃先帝十分器重的十四弟,临终前遗诏上写的六王辅政第一位便是独孤羿,而独孤羿自然便成了名义上的辅政王爷之首。这个人就是她的姐夫,传说中的陵王。他与姐姐站在一起真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壁人。 窗外浓郁的茉莉花香溜进,与满屋的脂粉香气混合在一起有些刺鼻。訾汐撑着额头凝望镜中那张笑的娇媚异常的脸,在脂粉的妆扮之下更加艳丽夺目,相信男人都抗拒不了这样一个带着点冷艳却又妩媚的女子吧。 看天色渐渐暗下,凤訾汐找出一支红烛点燃,耀眼的金光耀花了眼。端木灵由镜中望着那个正呆呆凝视烛火的女子,嘴角勾起笑意,“訾汐,咱们一直都是一条船上的人,若我侍寝之后能得到皇上的宠爱,定不会忘了你的。”由于此时在屋内的奴才皆是陵王特地派来的奴才,所以端木灵说话也没有顾忌。 “你很想侍寝吗?”訾汐收回视线,轻揉揉自己被烛火微微刺痛的眼睛。 “我们进宫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侍寝吗?”端木灵这话说的轻松,但是一张笑容洋溢的脸却在瞬间冷下。 “你不怕他吗?那日宫锦玉都被吓晕了……”对于她的突然转变虽然奇怪,却也没有多加详问,只是问了一个更令她奇怪的问题。 她冷哼:“少提那个宫锦玉,晕?我看她侍寝倒侍的挺快活的,回来之后满面红光。在我面前装胆小可怜,你肯定被她那柔弱的外表骗了吧。” 迎上端木灵讽刺的冷光,凤訾汐一怔,赶忙为宫锦玉解释道:“皇命难违,她即便不想侍寝那又能怎样?”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宫锦玉并不如端木灵所言那般。 “凤訾汐,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单纯了?被我哥哥伤成这样?”她手中把玩着的翡翠珠用力摔在妆台上,她身边几名奴才立即跪倒直呼:端木小姐息怒。 就这样,四目相对良久,谁都没有说话,时间一分分的蹉跎着。 直到李公公前来催促侍寝时间已到,端木灵才重重的叹一口气,收回眼底的迷惑与凌厉,在与她擦肩而过那一刻时,她附在凤訾汐的耳边道:“虽然你我时常相互算计,但我是真的当你是我的朋友,唯一的。” 直到屋内关门声起,訾汐才回神,回想起端木灵所言她心中有着强烈的波动,那波动竟使她提步追了出去。这份冲动就像是每每想到端木矍便会想哭的那份冲动,仿佛那颗心不是自己的……对,不是自己的。 “灵儿!”她奔出月华斋,冲远处那个被玉辇抬着去圣天殿的女子大喊一声。 那名女子缓缓回头冲凤訾汐露以嘲讽一笑,暗暗道: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在深宫大内还这么大声音叫嚷,真是没得救了。
第十六章:金屋长门恨 訾汐站在原地,微微喘气,望着那个毫无留恋越走越远的女子,黯然轻笑。真恨,恨这个什么记忆都没的自己,总觉得人生一片空白,无路可去,像一只被人摆布的玩偶。 一滴清泪沿着眼角而坠落,她抱着头蹲下身子,她到底是谁,真的是凤訾汐吗? 不是,绝对不是! 也不知蹲了多久,腿也麻了,可是她却不愿起来,只想这么一直蹲着,沐浴在溶溶月光之下。 窸窣脚步之声踏过漫地的草丛,直逼那个始终抱头而蹲的女子。 “汐丫头。” 闻此声,她倏然仰头,怔怔的凝视着傲立在她面前的那个白衣男子,风度翩翩。和煦的笑容被月光映照着,倾国倾城。 “宫蔚风。”她的眼中含泪,闪现迷茫。 汐丫头,好亲切的称呼。 他也半蹲下身子与之平视,修长的指尖抹去她脸上残留着的泪痕,目光雍雅地凝视着她,里面藏了太多她看不懂的情绪。感觉到他手指的温度触碰在脸颊,她心笙摇动,只觉一抹暧昧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 那瞬间短暂的对视,只觉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两人的心底滋生。 突闻一曲清歌幽幽传入: 自从分别后,每日双泪流,泪水流不尽,流出许多愁。 愁在春日里,好景不常有,愁在秋日里,落花逐水流。 当年金屋在,已成空悠悠,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愁。 …… 其绝代哀怨之音令人感触颇多,其中饱含着肺腑情深,不禁令人潸然泪下。 这一曲哀怨之音打破了此时的暧昧,凤訾汐问,“谁在唱歌?” “梅贵妃。”宫蔚风嘴角浅笑,继而说:“六年了,这首《长门怨》她唱了六年。” “长门怨?” 他习惯性的揉揉她额前的发丝,宠溺一笑,“你应该不记得金屋藏娇的故事吧。我给你讲讲,你便知道了。” “汉武帝刘彻有名皇后名陈娇,自幼与之青梅竹马,他曾承诺‘若得阿娇作妇,当金屋贮之’,只可惜当初的承诺皆因岁月的蹉跎而流逝,武帝喜新厌旧,爱驰。后废阿娇,立卫子夫为后。为了挽回武帝之心,阿娇每日吟唱此曲……” 宫蔚风突然顿音,听的正起劲的訾汐着急地问:“后来呢,武帝有没有回心转意?” “有的,可是随即又无情的离去。”他笑容依旧,却未达眼底,“武帝娶陈娇最初的目的只是为那个皇位,这便是帝王之爱。” “那梅贵妃呢?她唱了六年长门怨难道都唤不回皇上的心吗?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宫蔚风优雅起身,举头望星点如雨的夜空,笑道:“梅贵妃与陈娇很像,只不过她六年来的吟唱却没有换来皇上一分同情与怜惜。因为她做错了一件事,所以,本是准皇后的她非但没有得到后位,反而被打入冷宫。” 见他起身,她便歪着头仰望以背影视她的宫蔚风,“做错了什么?” 仅在那一瞬间,天地万物仿佛顷刻间静了下来,烟波逐水叶飘零,翠微深处暗香袭。 他的沉默让她明白,他并不愿意提及此事,便笑道:“没关系,你不说我也不想勉强。” “现在还不是时候,待到时机成熟,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他的语音顿了顿,手抚上腰间的玉箫,原本凝重的脸色忽而一笑,“包括你的身份。”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