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三大生灵

媂谕 288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355字
祤鸟、七彩火鸟、混沌之前、三大生灵...... 这些信息乍一从青莲子口中说出,安祤已然懵了。 看得出安祤神情有异,青莲子眼中也略有愧疚之色:“其实,我本不想提起这些,因为一切的一切,只是我的猜测罢了。而对于你来说,这些猜测,无论真假,或许都会令你的情绪受到影响。” “青莲子,你实话告诉我,这些猜测,你能确定有几成的真实性?” 安祤却是很快就回过神来,目光定定的看着立在身前的青莲子,眼中看似波澜不惊,但起伏不平的胸口却透露了她此刻的情绪。 “其实,我的猜测真实与否,只看灵宝天尊的态度,便能确定了。”青莲子绕了半天,却是终于绕回到了最开始所提及的话题,果然与灵宝天尊有关系。 “师尊知道我的身世?”安祤张口,半晌却不知道该怎么问下去。 青莲子长叹一声,语音中含着几分默然的意味:“玄、元、始,三炁化生,其本则一。混沌除开之前,混沌青莲、元始天尊、七彩火鸟,这三大生灵都选择了不同的方式存于混沌除开之后的天地之内。譬如我的前世混沌青莲,自崩于天地间,却是残留了种种可以复苏前世的遗子,不然也没有今日的青莲子。譬如七彩火鸟,留有一枚蛋自裂缝中进入未曾开辟的混沌之内。譬如原始天尊,他化为盘古。执巨斧开天辟地......看似三大生灵都有了去留,可是唯有元始天尊化为的盘古一族,至今没有任何的结论,只存在于传说之中,有这样一个尊盘古大神。但众仙也好,凡人也好,都认为是盘古以自身血肉经脉化为了一界天地,再然后呢?” 安祤不笨,相反她十分聪慧,且从小就被安期生要求读了许许多多的凡间书籍。特别是记载仙人的书籍尤为多。 此刻听得青莲子所言。安祤一下子就明白了:“青莲子,你莫非觉着师尊他是原始天尊的转生?” 青莲子却不置可否:“之前,我不太肯定。但他灵宝天尊丹道之祖的名声却并非空穴来风,除非是掌握了混沌之气。以神识之力酝酿。否则不可能有这修仙界第一枚灵丹出现的。因为灵植也好。其他种类的灵材也好,其内的灵性是不容玷污的,唯有掌握了神魂之力。以神识抽离控制,方可令得炼制出来的丹丸拥有灵性,可以让修士服用增益。” “混沌之气,神识之力,这岂不是......”安祤点了点头。 青莲子所说的这两样“力”,都是安祤所具有的,也恰好是青莲子所具有的。自己所谓的炼丹天赋,似乎也源自于此,并非是什么悟性,或者灵慧之体,而是有可能和青莲子一样,和灵宝天尊一样,是来自于混沌之前的三大生灵之一。 想到此,安祤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所以青莲子,你若怀疑灵宝天尊就是元始天尊转生,那通过他,反过来也能确定我的身世了。如此,倒是有理有据的......” “他收你为徒,让你走进这一方只存在于混沌初开时的巨大药田,或许,他也在猜测。”青莲子说着,突然一个回眸,目光落在了身后的空洞处。
安祤一惊,也顺着青莲子的目光往回看,可是什么也看不见,但眉心的太极元丹却微微一震。 “就连小祤都感到了你的混沌气息,如今又何必遮掩呢?”青莲子对着虚空处淡淡的开了口,语气冷然,叫人听不出喜怒。 果然,虚空中一缕清气骤然化作了和灵宝天尊一模一样的人形,踏步而出,谁也看不出是他的真身还是化身。 这灵宝天尊骤然露出原形,随即便是一阵哈哈大笑,紧接着道:“亿万年的疏离,骤然嗅到那一股子青莲香气,老夫还以为是自己鼻子出问题了呢!” 青莲子与灵宝天尊对望着,两人眼底似有火光略过,灿烂间,又有一缕隐约相合的自然之气,正是那一缕源自于神魂深处的精纯的混沌之力。 所以青莲子也可以肯定的点头道出了一句:“原始,就不曾见,别来无恙。” “哎......老夫也是数万年前才逐渐恢复了前世记忆的。”灵宝天尊看似感慨,却没有丝毫的困扰,只乐得一笑:“却没想,当初咱们三个散的散,离的离,如今却又聚到了一起。” 说着,灵宝天尊看向安祤,笑意中有着无比的慈祥和蔼之意:“祤儿,或许你的记忆也要数万年之后才会略有恢复,但无妨,因为你,这修仙界的混沌之气又重新活泛过来了,为师可也以多熬些日子,等你慢慢想起前生种种的。” 安祤就这样看着灵宝天尊,又看了看青莲子,脸色有些苍白,所以没有回应半句。 知道这样的事实,哪怕是对于早慧的安祤来说,也过于惊愕了,所以青莲子看向灵宝天尊,缓缓的摇了摇头,示意他无需多言。 走到安祤身边,伸手轻轻按在了她的薄肩上,青莲子略一用力,便把人儿带入了怀中。 拥着安祤,青莲子感觉到她身子的僵直,心下也生出了无尽的酸楚:“我知道你心中愁绪万千,因为有时候明白了真相,也就只能看到绝望了。但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和我,和原始不一样,我们是本体转身,而你却是神魂相继,一胎一胎投下来的。所以,你有父母,且你的父母,应该离得你很近很近了,我能感觉到。” 听见青莲子提及“父母”二字,安祤终于动容了,僵硬的身子一软,便彻底靠在了青莲子的怀中。 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安祤只觉得眼里存不住泪,一滴一滴,接连而下,犹如断线的珠子,就这样淌了下来,淌湿了青莲子的衣襟。 而灵宝天尊也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这一方种植巨型灵材的药田里,也只剩下了安祤和青莲子两个相拥着。 被怀中人儿的哭泣弄得自己也有些感伤,青莲子长叹一声:“罢了,你哭吧,这二十多年来,你心里一直念着亲生父母这件事儿,哪怕你再坚强的面对安期生,再懂事儿的说自己不计较,也只是嘴上的说辞罢了,我都懂......” 青莲子的一句“我都懂”,仿佛一把钥匙,打开了安祤封存了许久的情绪之门,自此,抽泣变成了大哭,大哭变成了嚎哭,直至整个药田都被哭声所弥漫。(未完待续。)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