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混沌青莲

媂谕 7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515字
阳光洒在紫云瑛白净的脸庞上,泛起淡淡的光晕,她看着安祤赤脚立在莲叶上,忍不住生出几分心疼来。 “小安安,我接你上岸。” 说着,紫云瑛双手掐诀,口中更是念念有词,隔空,但见一道流光隐现随即一道法诀打出,安祤的身子就像是被人用带子在腰上系了一样,跌跌跄跄地就从碧池上掠空而起。 紫云瑛见安祤跌跌撞撞,心下亦觉得有些紧张,还好最后安祤也算是稳稳地落在了岸边。 “云瑛姐姐,你不是说这三年你都不能出门,要准备参加玄洲的仙门会吗?”看到紫云瑛,安祤高兴异常,也不顾自己还赤着双脚,两三步就扑了上去,和对方抱个满怀。 “每日都修炼,也挺无趣的,就溜过来看看你这小妮子在做什么,没想到,却是在做白日梦呢!” 紫云瑛和安祤打小就认识,两人亲如姐妹,说话间也就不讲究什么礼数了。 将安祤抱了抱,紫云瑛还用手挠了挠她额前的散发,语气更是打趣儿不已。 “做白日梦?” 安祤仰起头,退后两步,眨眨眼:“难道姐姐是在我梦里?不是真实存在的?” 轻扬了扬衣袖,紫云瑛退后两步,上下仔细打量了安祤,然后很没姿态的一把坐在池边一块嶙峋古怪的乱石平台上:“你呀,我是说你先前一个人在唠唠叨叨的说什么青莲,是白日做梦呢!” “这株菡萏尚未开放,姐姐怎知晓它不会是青莲?”才明白紫云瑛所言是这么回事儿,安祤也回头望向碧潭中央婷婷玉立的菡萏,心中却亦有些不太确定。 看着安祤的小脸绯红,紫云瑛心下微疼,她自然也是知道安祤不曾修炼仙法的。 多年来,虽然自己觉得奇怪安期生为何不让她修行,回去也问过父亲紫阳真人,但涉及个人隐秘,也没法子过多的打探什么。 不过紫阳真人也侧面地提过,说不定安祤的体质不适合修行吧,所以北极真人才没有为其开启仙道。 不修行就不修行吧,紫云瑛虽然觉得遗憾,可仙人中有许多隐秘是不为人道的,她便也没有问过安祤。 相反的,面对体质一如凡人的这个小妹妹,紫云瑛更多出了几分爱护之意,见她目光落在菡萏上,一副舍不得的样子,只得摇摇头:“但凡十洲三岛所开放的莲花,都不是凡俗间的所谓了,均可称之为仙莲。而仙莲之中,据我所知,哪怕是超越了十洲三岛存在的天庭之上,都不会再有青莲绽放了” 叹了叹,看得出安祤不太明白,紫云瑛又继续道:“仙莲和凡俗莲花类似,也有五色颜华,其中青白二色最为难得。白莲虽珍,却也还能得见一二。却是青莲最为难得了。青莲的色泽非蓝,非绿,略接近紫,再点染些鲜艳的红,最后呈现的青莲色,可谓紫意流淌,碧意凝光,夺目炫妙,着实是世上奇花啊!” “戒得长天秋月明,心如世上青莲色果然,这青莲是最难得的。”安祤沉下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一扭头看向紫云瑛:“云瑛姐姐,青莲虽然珍贵,少见,但总也是五色的一种,你怎么说这世上不会再有青莲了呢?” “因为仙莲之祖,便是那亿万年前曾孕育出盘古大神的混沌青莲。你想想,那混沌青莲多么的了不起,生在开天之前,还孕育出了盘古大神,又岂是眼前这株小小菡萏可比的呢?”
紫云瑛说着,目光也沉在了那一株含苞未放的菡萏上,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悲伤感染到了自己,语气也愈发沉痛起来:“因承受不住开天的压力,混沌青莲曾被崩毁,只遗留下了四枚莲子。第一枚成熟的莲子,化为三十六品净世青莲,因其过于逆天,所以不为天道所容,便一分为三。其莲花,化为了三宝玉如意,为元始天尊所有;其莲藕,化为了太乙拂尘,为太上老君所有;其莲叶化为了青萍剑,为通天教主所有。另外,还遗留了三枚不成熟的莲子,其一化为十二品功德金莲,为接引道人所有,其二化为了十二品业火红莲,为冥河老祖所有,最后一枚,化为了十二品灭世黑莲,为传说中的罗睺魔祖所有。” “这么厉害?” 听得紫云瑛所言的这些,是安祤从未听闻过的,因为这些属于仙界的隐秘之闻,自己所阅读的诸多凡间书籍却是不曾涉猎的,乍听之下,犹如惊雷在心中响起,只觉得头重轰隆隆一阵闷响,就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了。 “还不止呢!” 收起心中莫名的哀痛,紫云瑛洒脱的挥了挥手:“传说啊,混沌青莲的五片花瓣化为了五面仙宝旗,其一为戊己杏黄旗、其二为青莲宝色旗、其三为离地焰光旗、其四为素色云界旗、这四面旗都是有主的,而第五花瓣所化之旗,不留名,亦无踪。对了,还有混沌青莲莲叶化为的天榜、地书、冥簿、山河社稷图、河图洛书、七宝妙树、红绣球这八样至宝却的的确确还存在了各位神仙老祖的手中呢。特别是混沌青莲莲蓬所化的乾坤鼎,至今还为鸿钧老祖所有。鸿钧老祖可是丹道之祖呢,小安安你应该听说过吧!只是传说混沌青莲的莲茎吸收了万古凶煞之气,最后化为了一把弑神枪,也是与传说中,那魔祖罗睺的法宝神器。” 说着,紫云瑛又是接连叹了好几口气:“以上我说的,于亿万年传下,仙界之人多有听闻,却不知是真是假了。且不论咱们小小的十洲三岛,就算是更广阔的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十八水府、五镇海渎、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的各路仙人和真人,恐怕都没有人见过这些混沌青莲所化的法宝吧,唯有上元天庭太微宫里头那些存在了万万年的老神仙们,才会略知一二。” 顿了顿,将感慨的心思敛住,紫云瑛目光转到身前的安祤,伸手轻轻拍了拍她,恢复了笑意:“所以,姐姐说你是白日做梦呢!别说这世上已无青莲,就算有,也只有那天庭或者西山王母的瑶池才会存在吧” “这可说不准?” 安祤却是不太服气,嘟囔道:“说不定,我这株菡萏就是那遗留世间的唯一一株青莲,只是若干年来不曾开放,怕引来世人窥视罢了!我决定了,以后我都唤它青莲子!” “所谓青莲,却不是青绿之色,而是青紫之色呢,若只看花萼这莲花倒是像凡间的绿莲罢了!”眉眼弯弯一笑,紫云瑛听着安祤的“妄语”,只当她小姑娘心性。 安祤也不言明这无根之莲的诸般妙处,只想着到时候开出青莲来再让紫云瑛服气就是了。 不过紫云瑛见自己言及“绿莲”时,安祤竟难得没有反驳,连连又道:“好好好,到时候若着菡萏真的开花了,是一株绝世青莲,那可要记得叫姐姐来赏花就是。”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