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莲意有灵

媂谕 8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374字
知道紫云瑛是打趣儿自己,安祤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但心里却是坚信这株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莲花是极为不凡的,只是时候未到,暂时无法绽放于人前罢了。 “咦?” 却是姐妹两个说话的空隙,一声轻咦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正是和君贤显出了身形。 他渡步上前,然后对着紫云瑛和安祤福礼一拜:“君贤不知云瑛仙子也在此,打扰了。” 看到和君贤款款而来,神清气闲,温润如谦谦君子般的脸上对露出和煦的笑意,紫云瑛脸上浮起一抹红晕,赶紧站起身,半侧着脸,也端端地福礼道:“和公子有礼了,是云瑛唐突在先,不曾通禀就擅入三玄宫” “云瑛仙子与安小姐乃是手帕交,亲如一家,否则,真人也不会亲自将这三玄宫其中一枚阵法仙玉交给您了。”说着,和君贤摆摆手,示意紫云瑛无需多礼,然后又向着安祤笑了笑:“小姐,这是您需要的手抄本,不过” 眼神掠过一旁的紫云瑛,和君贤又补充道:“还请稳妥保存,不可外传。” “这是什么?” 紫云瑛掩不住好奇,睁大了眼,只看了看封面,那端正清瘦的四个字《金液丹经》却也清楚地映入了眼帘,顿时有些意外:“祤儿,你怎么要看这样晦涩难懂的丹书呢?莫非北极真人要传授丹道于你了?” 在紫云瑛问过之后,好半晌,三玄宫的碧潭边都是一片寂静,仅有安祤的呼吸声略大,且神色带着几分激动。 “云瑛姐姐” 看到和君贤也用着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怕是他心里早就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研读这本丹经了,安祤缓缓低下头,将书册紧贴在心口,想了想,也没有隐瞒,干脆如实道:“今日一早,我又和安叔叔理论了,问他为何不让我修行仙法。他也终于告诉了我实情” “安叔叔说我没有仙根,无法将天地灵气纳于经脉存于丹田” 吞了吞口水,安祤一股脑的便把今儿一早的事情详细地说与了和君贤以及紫云瑛听。 而和君贤与紫云瑛听着,面面相觑,心下也愈发可怜安祤起来。 安祤一口气说到最后,小脸一苦:“按照杨婆婆的指点,我就想着或许以丹道成仙,也不失为一种法子。至少试过了,将来就算无法如愿,也就没有遗憾了。” “没有仙根?”紫云瑛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眨了眨眼:“这不可能吧!” 对于出生在玄州的仙人后辈来说,没有仙根的例子极为罕见,就算紫云瑛曾经猜测过安祤为何不曾修仙的诸多原因,也万万无法聊到竟是这个缘故。 眼底深藏的苦涩并未轻易显露,安祤只故作无所谓地笑了笑:“没有仙根就没有仙根吧,条条大路通天庭,我还不信了,这玄洲我呼吸的是仙气,吃的是仙草,喝的更是灵泉仙水,当然啦,那仙风我还不敢吹所以只要我努力修习丹道,终有一天能以丹道问鼎仙路!” “这”紫云瑛将信将疑,可还是很难立刻消化安祤所说的事实。 但凡十洲三岛诞生的仙人后辈,生下来就会有仙根,唯一只是资质优劣的区别罢了。因为仙根就是仙基,说白了就是修仙的基础,若无基础,则仙路无涯,茫茫无边,哪怕再努力,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踏上仙途的。
和君贤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但他毕竟不是真的才十六七岁,心智比起紫云瑛来要更稳重成熟的多。 眼看安祤一肚子苦水都硬吞了下去,紫云瑛却露出那样同情可惜的神色,和君贤朗然一笑,故意大声道:“没有仙根又何妨!小姐,君贤助你炼丹,以丹问道,就不信这老天爷不肯为你开一条成仙之路!” 看到和君贤如此鼓励自己,安祤有些意外,深深地点了点头,眼底却忍不住浮起一层水雾来:“君贤大哥,谢谢你。” 说完这句话,仿佛印证似得,安祤又将书册往心口贴得紧了几分。 “对对对!” 紫云瑛也反应过来了,将心中的疼惜之意掩藏,只展颜一笑:“北极真人擅长丹道,祤儿你得了这本密不外传的《金液丹经》,这本与《太清丹经》齐名的顶级丹道法诀可不得了,又有君贤相助,姐姐也信你,总有一天可以炼成九转仙丹,服之成仙的。” “多谢云瑛姐姐。” 心口微微发酸,安祤只觉得自己身边能有这样良知益友支持自己,已然没有了任何顾忌,胸中充满了斗志,伸手将书册扬了扬:“我现在就开始研读,待准备好了,君贤你教我开炉炼丹,可好?” “没问题。” 看着安祤满含希望的目光,和君贤除了鼓励她之外,自然不会说其他什么泄气的话。以可是安祤的凡人体质,连丹炉真火都没办法靠近,又该如何炼丹呢? 和君贤一想,觉得自己回头得好好找北极真人请教请教才是。 “对了!我这里有父亲给的一瓶紫游丹,先拿出来一枚给,祤儿你试着吞服,看有没有效果。” 紫云瑛说着赶紧从怀里的绣囊里掏出来一个鸡蛋大小的玉瓶,拔了瓶塞倒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浑圆丹丸,伸手就直接塞到了安祤的手中:“此丹药效温和,却有洗髓伐骨之效,我从吃到大,父亲也曾说过,就算是普通人,服用了此丹也能提升不少的体质。” “紫游丹乃是云瑛仙子之父紫阳真人的祖传丹方,这一枚甚是珍贵,放在外面,恐怕上百仙晶才能购得。且不说其价值了,少了一枚,万一紫阳真人发现,云瑛仙子该如何向其交代呢?”说着,和君贤露出讶异之色,看向紫云瑛的目光也含了几分深意。 “少一枚两枚,父亲应该发现不了的。更何况三年后。就是咱们玄洲的仙门会了,到时候父亲还得带我去参加,他满门心思都放在了给我选婿的事儿上,哪里顾得上这些!”紫云瑛摆摆手,示意没什么。 “选婿?” 却不想紫云瑛突然吐出这两个字来,安祤和和君贤齐齐问出了口。 “哎呀!人家不说啦!” 脸一红,看向和君贤的眼神有些些的羞怯,更有丝丝的恼怒,紫云瑛一咬牙,暗怪自己说话怎么不经过脑子,竟将这样羞人的事情都说了出口,顿时憋住一口气,再一跺脚,一团祥云凭空而现,就这样托着自己一溜烟儿不见了踪影,只留下一声娇嗔。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