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青莲化丹

媂谕 9 作者一半是天使 全文字数 2318字
呆呆地望着紫云瑛远去空中的背影,和君贤脸色变幻,最终还是一叹,只摇了摇头,似有什么顾忌,唇角更是挂着一丝涩涩的味道。 “你莫非心仪云瑛姐姐?那还愣着干什么,趁云瑛姐姐还没嫁人,你赶紧鼓起勇气去向紫阳真人提亲啊!” 安祤虽然只是个**岁的小姑娘,但她自小熟读凡间各类典籍,对这些男女之事也模糊地有了印象。 紫云瑛没少来三玄宫串门,即便安祤不曾与和君贤有过交集,但看之前紫云瑛与和君贤说话的样子,两人肯定有过私下的交往,且互相钦慕吧? 想到此,安祤上前一步,伸手推了推还呆立在哪儿的和君贤一下。 和君贤却没有任何动作,只半晌后叹了口气:“我若已成真仙,那还能厚起脸皮去提亲。但现在连六转的四品金丹我都没能炼出来,离得真仙还有万里之遥,紫阳真人怎么可能会愿意将云瑛仙子下嫁给我呢?” 说着,和君贤回过头,低首看向矮了自己许多的安祤,一副气鼓鼓的小模样,既可爱又逗趣,心情倒是轻松了一大半。 半蹲下来,和君贤与安祤目光直视,勉强一笑,语气温和中带着几分坚韧:“所以啊小姐,我们都要努力,努力修行丹道,努力朝着仙路往前走,哪怕路程荆棘,哪怕万般艰难,为了最后的梦想,都不能放弃。” 看着和君贤坚韧的目光,听着他温和却深沉的话语,安祤抿了抿唇,若有所思。 仙界不比凡尘,但世俗的观念却一点儿不少。比如门当户对这条,以和君贤的身份地位,还真的没资格去向紫阳真人提亲呢! 哎,可惜了,云瑛姐姐和和君贤看起来还是蛮配的,当然了,如果刻意忽略和君贤实际上已经三十五六岁的事实 不过仙人修行,寿元漫长,比如自己的叔叔,都已经一千岁了,看起来也不过三十来岁,过上几百年,云瑛姐姐和和君贤十来岁的差距也就不算什么了吧! 想到这儿,安祤突然有了明悟,看来自己也真的要努力往丹道一途修行了,不然,以凡人之身,在这玄州仙界上恐怕一辈子都找不到一个好郎君吧! 可怜自己年纪小小,就要考虑如此长远安祤一张小脸微微发苦,连和君贤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有发现,直到感觉脚下一凉,埋头一看,才反应过来自己竟还赤着双脚站在地上呢。 走回到碧潭边的石块儿上坐下,将沾了灰尘泥沙的玉足浸入池水中,池中央的莲叶又缓缓延展到了脚边,将安祤托起,似乎在示意自己跟它去往湖心。 抬眼看了看湖心独立的那一株菡萏,虽无风,它却左右摇曳着,像是在告诉自己什么,又像是在召唤着自己,安祤没有犹豫,直起身子,扬起玉足一踏,就安安稳稳地坐在了莲叶的中间。 靠近了池中央,总觉得有些异样,因为平常自己做着的时候,莲叶上会沁出淡淡的凉意。 毕竟安叔叔和杨三娘都说这无根之莲周围的水温极低,虽不是冰,却比冰的温度还要更为寒冷。 但此刻,透过莲叶,安祤却感觉略有些温热,甚至眼前的菡萏也缓缓地垂下了它高昂的“头”,竟以尖尖的花苞顶端轻触了触自己的手心。
摊开手心,安祤还捏着紫云瑛所赠的那一枚紫游丹。 丹气酝酿,幽香而不散,柔柔的紫色丹药停在安祤白嫩的手心,看起来份外诱人。 这不,菡萏用尖尖的花苞顶端撩拨了一下圆滚滚的丹丸,似乎在示意安祤将其喂食给它。 “青莲子,你想要这枚紫游丹?” 张口就问了出来,安祤却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奇怪。多年的相伴,菡萏于自己来说从来不只是一株植物,而是有灵性的小伙伴,更何况之前自己还在紫云瑛面前说要称呼它为“青莲子”。 听得安祤询问自己,菡萏果真点了点“头”,还扭了扭茎干,一副极为渴求的样子。 “可我怎么喂给你呢?你又没有嘴巴”并不是不在乎手中的紫游丹多么珍贵,而是安祤对这无根之莲有着完完全全的信任,既然它想要,自己就没有理由吝啬,就像两个好朋友一起分享美好的事物,自然而然,如此而已。 再一次垂下紧闭的花苞,菡萏竟将“头”埋入了深潭,然后又抬起,撩动出几滴冰凉清寒的潭水,仿佛在示意安祤,要她将紫游丹化入水中。 安祤何等聪慧,一眼就看出来了这菡萏的意图,眯着眼笑了笑,想也没想就点点头:“这样吧,我也不能浪费了云瑛姐姐的好意,这枚紫游丹,你一半我一半,咱们平分可好?” 说着,安祤用指尖轻掐了半枚紫游丹在手,另外半枚用指尖捏住,隔空一送手就将其落入了水中。 半枚丹丸一接触这碧潭水,肉眼可见,一股淡淡的紫意在凝萃如墨的碧色池水里渐渐化开,却丁点儿也不散,直直就沉入了水中那莲叶之下的根茎部分,如此不过转瞬,池水又恢复了如镜般的平静。 与此同时,原本摇曳的菡萏突然间端端直立,像是在吸收紫游丹的精华,纹丝不动。 随即,莲叶上亦散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温热,安祤端坐其上,看在眼里,心中称奇,干脆一咬牙,将手心另外半枚紫游丹也沉入了水中,想知道青莲子是否会发生什么特别的变化。 有了另外半颗灵丹的补充,素来平静无波的碧潭也漾开了点点涟漪,安祤身下的莲叶也随之轻轻波动着,传来一阵有一阵温热。 将整颗紫游丹都给了青莲子,安祤拍拍手掌,虽然觉得有些辜负了紫云瑛的好意,却一点儿也不后悔,只屏住呼吸,生怕惊扰到了正在吸收丹药的青莲子,睁大了一双水眸,眨也不眨一下。 好半晌过去了,待坐下莲叶传来沁凉的触感,安祤知道它应该已经将紫游丹的精华吸收完毕,这才半趴在莲叶上,以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菡萏,只是注视,却没有开口打扰。 风过,菡萏摇曳,像极了在感谢安祤,原本层层紧闭的花苞竟在顶端悄然露出了一个尖尖小角,一缕肉眼可见的淡青色的雾气从中“破出”,然后于空中飘然而起,最后,竟然直接就钻入了安祤的鼻息!
隐藏
尊宝娱乐